79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在线阅读 - 437

437

        刘启深深的看了爹娘、小妹一眼,不再停留,转身离开。以前商人收购东西之时,刘启也知道外面的世界,但那时年幼,刘启也不记得应该如何去寻找出路,无奈之下,只好往身后的山峰走去。

        紫竹沟四面环山,每面都连绵数十里,山里瘴气毒物,巨蛇猛兽颇多。紫竹沟可以说是被困其中,进入紫竹沟只有一处蜿蜒陡峭的山路,此地是野兽较少出没,商人才敢来此收购紫竹。

        刘启此时年幼无知,在三娘身边五年,不如外面世界的一天,五年时间唯一成长的就是不屈的性格。年幼的刘启丝毫没有想到,要如何走出去,只想着不能让父母担惊,也无曾想过自己要吃些什么,甚至没有想过,在三娘身边不饿的原因。

        此时,温暖和煦的阳光穿不透茂密的古树,空气之中,飘荡着有些发黄的烟雾,清风一吹,黄烟向前蔓延,空气之中散发着刺鼻的辛辣味,山中杂草、树干,都披上一层黄色外衣。

        阴暗潮湿的树林之中,黝黑枯瘦的身体,一步三摇的往前行走着。刘启虽小时听村中人说过,除了紫竹林那块,其余山峰都不可进入。但,如此多年,早就忘记,此时光想着不让父母受惊吓,忘记村中老人的言语。

        十岁的刘启,停留在五岁的见识上,刘启晕忽忽的看着四周,黄烟之中,十丈之外都看不清楚。刘启此时有些害怕,四周总传出野兽的吼叫,十岁的孩子在此无助的行走。此时,就是往回走都不可能,刘启早已忘记路线,无奈之下,只好步伐阑珊的走着。

        不知过了多久,刘启终于忍受不住,“扑通”一声,刘启摔倒在地面之上,如此地方,在此昏迷,不是睡死过去,就是瘴气消失,被野兽活吞,刘启丝毫不知身外之事,此时也已经陷入昏迷阶段。

        此时,山峰之上,苍穹之下,一道红色光芒疾驰而过。忽然,光芒之中发出轻“咦”声,光芒消散,里面赫然出现一名身穿灰色衣服,身材稍微有些矮胖,有些发福的男子,男子踩在一柄红色仙剑上。

        “啧啧…如此瘴气还留有一口气,看来也和我有缘了。”仙剑上的男子,啧啧有声的打量着身下,男子站在百丈高空,下面黄烟瘴气浓厚,也不知男子是如何看见瘴气之中有人的。

        仙剑上的男子,身上突然多出一层红色的光罩,光罩把男子围住,男子脚下的仙剑,在半空之中旋转一下,向山峰瘴气之中冲去。

        刘启脸上已经显现出黑气,此时,一道红色光芒冲向刘启,当光芒出现在刘启身上之时,丝毫不停顿,光罩之中,一个大手出现,手掌抄起刘启,立即就向高空之中飞去,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红色光罩中的男子,直向苍穹飞去,当五百丈时,才停下来。苍穹之下,光罩之中,矮胖男子夹着刘启,男子皱着眉头看着刘启。此时,脸上的黑气已经蔓延,男子好像再思考一样,过了片刻,拿出一个玉瓶,心疼的看了一眼,倒出一粒丹药喂入刘启的嘴中。

        也不知是什么灵丹妙药,吃进去后,刘启脸上的黑气就开始消退。盏茶时间后,刘启身上的黑气已经消失,刘启眼皮抖动几下,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刘启感觉自己被夹在怀中,但绝对不是三娘的那种熟悉感觉,刘启抬头,怔怔的看着男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谢谢你救我,这是哪儿阿?”过了半晌刘启才说话,一时间还没感觉到自己在高空之中,没想到苍穹离自己如此近,身边的白云也无曾发现。

        “你自己看看,这儿是哪?”男子不怀好意的看着刘启。

        刘启一怔,随即看向四周,当看见身边的白云之时,白云正在快速的向后退去,刘启一声尖叫“阿…救命阿。”不是刘启胆小,当初与三娘一起之时,比这危险万倍的地方也曾见过。但,此人与三娘不同,三娘会救自己,谁知晓这胖子是否会给自己扔下去?

        灰色衣服男子笑道:“你不要怕,我若要害你,岂会救你?”

        刘启看着男子,男子虽然真诚的笑着,可有些肥的脸,怎么也看不出真诚二字。

        刘启道:“哦,那您带我下去好么?”

        灰衣男子摇摇头说道:“我先问你些事情,然后我们再下去。”

        刘启抓了抓头,看着男子,过了一会儿点点头表示知道。

        男子笑道:“我叫上官泓元,你叫什么?”

        “刘启。”

        上官泓元问道:“你为何一人在丛林之中?”

        “我要走出去,结果不知怎地就晕倒了。”

        “那你家中父母呢?怎么放心你一人进入那里?”上官泓元皱着眉头问道。如此年纪,纵然是家中贫瘠,也不可能让孩子一人进入其中。

        刘启一怔,沉默半晌后才说道:“我没有爹娘。”

        上官泓元嘴角扯出一丝笑容,道:“那你可愿拜我为师?我教你法术,如何?”

        刘启怔怔的看着上官泓元,抓着脑袋,道:“什么是法术?”

        上官泓元一楞,看着刘启,道:“那你可曾听说过清心宗?”

        刘启老实的摇了摇头。

        上官泓元再问道:“那你不知道世间有一种特殊的人?”

        “什么人?”

        上官泓元气道:“就是那种厉害无比,你看看,我现在在苍穹之下飞行,正常人可以么?你拜我为师,我就教你法术,让你也像我一样。”

        刘启怔怔的看了半晌上官泓元,道:“有钱么?”

        上官泓元也一怔,道:“没有。”

        刘启眼神之中出现惋惜,道:“那你可以给我米与白面么?”

        上官泓元此时脸色已经黑了起来,道:“你要干嘛?”

        刘启眨眨眼,道:“换钱阿。”

        上官泓元差点被口水呛死,咳嗽了半晌,道:“你总想钱干什么?你可知道,多少人抢着拜我为师,我教你法术你不学,却总想着钱。不行,你今天必须拜我为师。”

        刘启拒绝道:“我不拜,没钱我不拜你为师傅。”

        上官泓元吹胡子、瞪眼睛,恶声恶气道:“不行,你必须拜,不拜的话,我就把你扔下去。”

        刘启性子本倔,若上官泓元好言好语,刘启也不至于如此,奈何,上官泓元脾气火暴,刘启性子倔强,二人谁也不肯退让。刘启也不曾说话,只是一脸坚毅不屈的看着上官泓元。

        上官泓元哼了一声道:“如此,就不要怪我了。”

        刘启还没说话,上官泓元的手一松,刘启的身体就往下掉去,五百丈的高空,寒风刺骨,冰冷的寒风,刘启的身体迅速的往下掉落,刘启不曾叫喊过,任由自己的身体往下掉。

        上官泓元看着刘启没有向自己求救,皱着眉头,仙剑往下一转,上官泓元迅速的追向刘启,上官泓元可舍不得刘启死,上官泓元几个呼吸间,就已经到刘启身边,大手一抓,再次抓住刘启。

        “你说吧,你如何肯拜我为师?”上官泓元无奈,若让别人知道,自己逼个孩子拜师,想必自己的脸都丢光了,众人能拿此当笑话,笑上百年。

        刘启眨眨眼看着上官泓元,道:“给我钱。”

        上官泓元叹息一声道:“多少,你说吧。”

        刘启一怔,看着上官泓元,道:“我不知道。”

        上官泓元气结,连钱的概念都不知道,就跟自己要钱。

        “那我一个月给你三两可以么?”上官泓元都感觉自己脸红。

        “很多么?”刘启抓着脑袋,傻傻的问道。

        上官泓元气道:“就这么多,不然我给你扔到城镇,你自己去赚吧。”

        刘启立即说道:“不要,我拜你为师了。”

        上官泓元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虽然方式有些不对,但终归收下了刘启。

        “为师是清心宗人,我们清心宗如何,以后你自己就能体验到。但,你要记住,我教你法术,你绝对不可为非作歹,倘若我知道,莫要怪为师不留情面。”上官泓元神色一变,严肃的对着刘启说道。

        刘启怔怔的看着上官泓元,抓着脑袋问道:“什么叫为非作歹?”

        上官泓元叹息一声,道:“就是不准做坏事,不准杀害好人,不准****,不准偷盗东西。”

        刘启哦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

        上官泓元点点头,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人,刘启也不是为非作歹之人,上官泓元道:“好,如此我们回山之时,禀报师兄,再正式收你为徒,你就是我清心宗之人了。”

        刘启认真的点点头,虽然开始之时,是为钱财才答应。但,既然是师傅了,必须要尊敬的。

        上官泓元欣慰的笑了笑,早已经没有刚才与刘启吹胡子、瞪眼睛的模样。

        “为师有四名弟子,一个女儿。所以,你最小,老大他们呢,已经没什么希望了,师傅的面子就靠你争取了,回去以后,你一定要好好修炼,在宗门给师傅争脸。”上官泓元一脸期待的看着刘启。

        刘启点点头,道:“师傅,我一定努力。”

        上官泓元摇头,道:“不是努力,是一定要成功,师傅的面子就靠你了。”

        刘启抓着脑袋,不知如何答复,连修炼是怎么回事儿,刘启都不知道,刘启哪儿敢贸然答应?上官泓元随后就带着刘启往“清心宗”赶去,一路上还不断的嘱咐刘启,刘启也是唯唯诺诺的答应着。

        清涔山刘踞在神州浩土心脏处,清涔山连绵数百里,高耸入云,山上奇珍异草、珍禽,到处可见。清涔山东南西北四面千里之内,皆是沃土,山脚下,十里处,“清平城”借清涔山的地势,乃神州之中,最为繁华之城镇。

        在“清平城”之中,就可看见若隐若现的清涔山,朦胧之中可以看见清涔山九座最高的山峰,九座山峰,主峰在其中,其余八处环绕主峰。九处山峰被云海环绕,云海只在山腰中环绕,更让山峰添了几分神秘。

        “清心宗”自创建以来,就与“梵音宗”、“合欢谷”并列为正道领袖,清心宗隐约有超越“梵音宗”、“合欢谷”的势头。“梵音宗”为佛宗,此时道教盛行,天下百姓自然更愿依赖“清心宗”,如此,“梵音宗”虽也兴旺,但却稍弱一分。

        “合欢谷”虽也道教,但却在正邪之间,“合欢谷”却靠双修之法,谷内弟子男女各半,弟子们十六岁之时,就可自选道侣,宗门内资质好的,宗主与长老则指定双修之人,如此行事,百姓也难以接受。

        山脚下,刘启与上官泓元站立于此,刘启仰着头,怔怔出神的看着清涔山。山脚下,看其清涔山更是威严壮丽,山峰蜿蜒崎岖、陡峭异常,平凡百姓若想上山,足以媲美蹬天。

        上官泓元道:“怎么样?有机会时,你去其余山峰看看,每处山峰都十分美丽。但,没有人家的同意,你可不能乱走。”

        刘启点点头道:“知道了,师傅。”

        上官泓元不再言语,抓起刘启,带着一道红色尾痕就向山峰冲去,在高空之中,看着整座清涔山,一时间刘启也沉浸在如此景色之中。八座山峰,每座山峰之上,都有许多的茅屋。主峰之上,殿宇雄峙,座落峰顶,白云环绕,偶有仙兽鸣叫。

        上官泓元带着刘启落到峰顶,峰顶之上,玉石铺地,大殿上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为“清心殿”。殿前十丈处,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铜制香炉,香炉之中,三根粗大的香在飘着袅袅青烟。

        刘启低头看着地面的玉石,虽不知是何东西,但足以让刘启震惊。这么豪华的屋子,这么漂亮的石头,刘启一时间有些怀疑,是否每月三两有些少。

        大殿近距离看,更是雄伟壮丽,每十丈,一个三人合抱的粗大红柱,柱子与柱子中间,摆放盆景,盆景十分漂亮,盆景却是没有一盆是鲜花的模样。大殿门前,两根柱子边,站着两名身穿道袍的年轻男子。

        上官泓元带着刘启走向大殿,大殿门口上的两个小道士行礼道:“拜见上官师叔。”

        上官泓元点点头,道:“掌门师兄在么?”

        小道士行礼道:“回师叔,掌门正与其余师叔商讨事情,掌门吩咐,若上官师叔前来,自可进去。”

        上官泓元点点头没有说话,招呼着刘启进入其中。屋内,七名男道士、一名女道士。八人之中,一名头发花白的老道坐在当中,老道身后画着三幅画像,画像前摆放一个红木供桌,供桌之上,一个小香炉,插着三根香,袅袅青烟飘然而起。

        头发花白的老道正是“清心宗”掌门道斋,身下坐着的是各峰首座,道斋的师弟。上官泓元一进入屋内,众人全部停顿下来,一齐看向上官泓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