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美元本位猜想

第八十五章 美元本位猜想

        随着周铭这句话说出来,杜鹏那边立即陷入了沉默,久久没有说话,不过周铭也并不着急,因为他了解杜鹏,知道他并不是那种没有决断力的人。

        果不其然,只过了一分钟,杜鹏就说话了,他问周铭:“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

        “消息要给有用的人才能真正挥他的作用,而现在我除了杜鹏你,也没其他人告诉这个消息了。”周铭说,“如果是杨老的话,我并不认为把这个消息直接告诉他是件好事。”

        “为什么?”杜鹏急忙问。

        “原因很简单,杨老现在尽管已经掌握了军队的实权,也是实际上的国家领导核心,但整个国家那么大,总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四海归心的,那么这个时候他在退位前再提出新的军事理论,很容易会招来有心人的恶意揣测,是不是要在退位前多安排什么,反而会误了大事,所以我才并没有直接找杨老。”

        周铭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杜鹏你是我兄弟,这么重要的消息,既然你听着也有用,为什么我特么不告诉你呢?”

        杜鹏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没错,周铭你这话特么的感动了我!”

        “行了,我说咱们俩大老爷们就别在这矫情了,其实我知道这个事情也是一个巧合。”

        周铭告诉杜鹏说:“你知道我在美国这边搞金融做投资,最近由于中东的局势变化,我从石油到军工证券都有投资,而我现在在投资美国军工企业股票的时候,却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通用和菲尼克斯这两家军火企业经过计算是非常具有投资价值的,而这两家公司的共同特点,就是他们的巡航.导弹和光学电子装备特别好。”

        “美国这边的情况和国内并不一样,他们是由各大财团垄断的军火生意,而国防部无论需要什么,都必须花钱从财团控制的军火企业手上购买。正是这个原因,可以通过分析股市上各个军火公司的股市走向,通过各个军火公司的精通强项来分析美国准备的战争战法。”

        周铭接着说:“现在通用和菲尼克斯的股票形势,让我想起了美国关于立体打击和斩行动的战术理论,简单说起来就是通过使用巡航.导弹来对重要的军事设施或者是指挥中心进行轰炸,夺取制空权,然后上轰炸机进行无限制的轰炸,消磨敌人战斗意志,最后再步兵上去占领。”

        周铭说着叹一口气:“相比这些,我又想到了国内现在落后的战术理论,因此才给你打了这个电话。”

        听完周铭的话,杜鹏那边无比感慨道:“周铭我真是对你这个家伙服气了,居然能从那么一个小方面延伸到其他这么多方面。”

        “没办法,这就是经济在战争中的表现!”周铭故意装b的说了一句,然后很开心的笑道:“其实这些都是必须要了解的,因为我作为一个投资人,就必须要了解投资对象的方方面面,如果缺一方面的了解,就可能造成信息的不完全,最终有可能造成投资失败,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没想到在美国的投资还是这么复杂的一件事吗?”杜鹏问。

        “不过在美国的投资,而是在全球范围内的经济,都是要受到全球的政治甚至是战争所影响的。”周铭纠正道。

        杜鹏也不再矫情:“原来如此,那么周铭你送的这份大礼我就收下了,你在美国那边放心,不管什么时候,我们的军队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随后周铭又嘱咐了几句就挂断电话了,周铭并没有多再对海湾战争美国可能的战术进行分析了,这一方面周铭知道杜家肯定有专业人士,那些在总参里服役的军官们肯定比自己懂的多,而另一方面,自己除了知道几个导弹和战斗机的名字以外,也真不知道其他的了,还是不要班门弄斧的好。

        有句俗话说的好:装b恰到好处是牛b,一旦过头就成傻b了。

        周铭才挂断电话,就感觉一个香软的身子靠在了自己身上,林慕晴问周铭:“我明白周铭你是想帮他,让你和国家的联系更为紧密一些,但你确定美国人一定会那样打吗?要知道现在国防部的订单可还没出来呢!”

        周铭摇头回答:“并不需要等订单出来,因为现在的国际环境和趋势就注定了这场战争美国人一定会这么打。”

        “你的意思是苏联解体,美国要宣誓自己在全球的霸权吗?”林慕晴问。

        “这只是政治方面,还有经济方面。”周铭说。

        “经济方面?”林慕晴感到非常惊讶,她眨着自己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周铭,表示很不理解。

        周铭点头回答:“就是经济方面,或者简单来说就是指美元。”

        “布雷顿森林体系,我想这个东西慕晴姐你肯定听说过吧?”周铭问。

        林慕晴点头表示听过,周铭接着说:“关于这个体系的解释五花八门,但是核心思想,就是确立美元本位制度,后来随着几次美元信用危机,布雷顿森林体系早已宣告结束,但美国仍然会希望保持美元本位制度,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无所顾忌的通过全世界来展自己,哪怕自己有半个世纪的财政赤字。”

        “这很好理解,就像在一个村里,每个人不管买什么,都必须用我家做出来的钱币,那么这户人家哪有不富的道理?因为他想要买东西,无非就是多做几个钱币就是了。”周铭说。

        “当然,要维持美元本位并不是说说而已,是需要强大支撑的,过去是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现在随着全球经济复苏,美国单凭经济肯定不行,就必须依靠全球第一的武力了。可是之前的战争,美国都有点灰头土脸,这一次的海湾战争,就是他为自己正名的机会了,他不可能不倾尽全力的。”

        周铭说:“美国打伊拉克,全世界都知道他能赢,但关键就看他能不能赢的干净利落潇洒漂亮。如果再和越战一样,只怕美国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号令全球,维持美元本位制度了,而这个情况,也是国内各大财团都无法容忍的,包括布莱顿财团。”

        听着周铭的解释,林慕晴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之后才长出了一口气说:“真没想到只是一场还没有生的战争,周铭你就能分析出这么多信息,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原来我以为所谓金融就是关注市场和公司的形势,只需要通过这些就能分析出正确的投资方向,却没想到这里面还和国家政治还有历史现在未来有那么重要的联系,看来我和周铭你比起来真是差太远了。”林慕晴无限感慨,“曾经我把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公司给做起来,进行了几次非常成功的投资,并且把公司做到了国内和美国以后,我以为我追上你了,现在我才知道,我还是太天真,和你差的太远了。”

        面对林慕晴的感慨,周铭对她说:“慕晴姐你已经很厉害了,当初我只留给了你一个金名基金公司,我本以为你能把这个公司壮大就很不错了,却没想你居然通过自己整合了整个港城的资金成立了港城联合投资基金。慕晴姐你都不知道,当初我听到这个消息有多惊讶。”

        周铭想了想又说:“而且至于美元本位这些只不过是我胡乱猜测的罢了,毕竟我总要给你说点什么,完全是我在吹牛皮,是我信口胡诌的。”

        林慕晴却摇摇头说:“周铭你不要安慰我了,我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我都明白的。”

        “周铭你说你是在吹牛皮,我相信,但你能随口胡诌出这些又何尝不是你的本事呢?在港城中环的那么多摩天大厦里,坐着非常多的富豪,但我敢说不会有过十个人,能说出和你一样的分析,就算是在华尔街,我相信也不会有过一百个人。”

        林慕晴说:“因为这不仅需要无比开阔的眼光和思想,更需要有丰富的观察和知识储备。”

        说到这里林慕晴顿了一下接着说:“周铭你说我厉害,我知道我做的那些对普通人来说都是很了不起的成绩,但对你来说呢?我并不想要对普通人多么的高高在上,我只想跟上你的脚步,但是现在看来就连这么简单的想法都成了一种奢望,每一次我以为我接近你了,你都会用事实告诉我你又向前跑了很远!”

        周铭愣在了那里,现在就一句话可以形容周铭的心情,就是“我优秀也怪我咯”。

        不过周铭很清楚现在这话是万万说不出口的,否则只会让林慕晴更激动。

        于是周铭深吸了一口气说:“慕晴姐,这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这个世界在进步,如果我不向前跑,那么就会有人从后面上来踹我的屁股。”

        林慕晴想说什么,不过周铭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直接让她无语了。

        “而且那个要踹我屁股的人就是慕晴姐你。”周铭说。

        听着这句话,林慕晴当时就蒙了:“谁要踹你屁股了?”

        “刚才不是慕晴姐你说一直在追我吗?谁知道你是不是要上来踹我屁股的。”周铭嘿嘿笑道。

        “我才没有,我说那话的意思是我要充实自己,要能跟紧你的脚步……”

        林慕晴努力想解释着,可周铭却摇头晃脑一副我不听的架势,让林慕晴有些抓狂,最后林慕晴抓着周铭的手就咬了一口。

        周铭痛呼出声:“慕晴姐,我原来怎么没现你是属小狗的呢?”

        “你才是属小狗的呢!”林慕晴针锋相对道。

        周铭无奈摇摇头:“看来我得想办法把你这张嘴给堵住才行。”

        林慕晴正要说怎么堵,周铭就直接上了行动,双手捧起林慕晴的俏脸,对准林慕晴的芳唇就吻了下去。

        不过周铭的吻并没有那么顺利,一开始林慕晴拼命的摇头不给周铭亲,但她哪拗得过周铭,并且她本身也并不抗拒周铭的亲吻,很快林慕晴推搡的手就搂住了周铭的脖子,投入到这个亲吻当中了。

        随后解放了的周铭一颗颗解开了林慕晴的衣扣,双手从雪白的腰腹一路向上,很粗暴的从内衣的下边进入了高地,也让林慕晴呻吟出声,而随着周铭向下亲吻,林慕晴也用力抱住了周铭,十只修长的手指都插到了周铭的头里,似乎是要把这个男人拥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