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周江聚会

第六百四十一章 周江聚会

        路庄是隶属于江南省吴苏市的一个县级市,在路庄的西南靠近太湖的地方,有一个周江古镇,这里是非常典型的江南水乡风貌,最难能可贵的是周江镇里的建筑。
        在这座还没一个娃娃笑工厂占地面积大的小镇里,就有超过一百座古典宅院,这些宅院几乎都是明清时期所建,至少都是百年朝上的古建筑了,最古老的建筑甚至都超过了千年,还的追溯到了北宋年间。
        这座小镇是任何喜欢江南水乡旅游者梦寐以求的圣地,而周江这里除了他江南水乡的建筑风貌,这里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同样也吸引着各大资本的汇入流通,这里经常能见到有商贾巨富一掷千金买下一栋宅院,当做自己一个闲来无事度假休憩修身养性的场所。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一场由周江镇委书记举办的私人商业聚会,就在周江的沈万三故居里召开。
        这位沈万三就是江南一带传说中的超级富豪,沈百世他们那个沈家就是沈万三的后代。
        沈万三故居位于周江东侧,虽然数起来这座故居只剩下了六个院子,但每一个院子都有堪比足球场大小的面积,里面不仅有亭台阁楼,还有各种假石假山,以及各种砖雕壁画。
        富贵园是其中最大的一个院子,里面也有最大的一座大厅,而这次的商业聚会就选在这里举办。
        张云从清晨五点就起来了,就开始了这次聚会的准备工作,他的妻子在帮他梳理着头发整理着大价钱定制的一套西装,而张云就埋头在一张足有百年历史的书桌上,反复修改着自己今天准备的稿子。
        “真是想不到周铭先生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就这么交给你了,他连来都不来的。”
        背后妻子一边熨烫着衣服,一边对张云感慨的说着,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而张云则停下了手笔,抬头看着窗外叹口气说:“周铭先生可不是一般人,他的想法可不是我们这种凡人能猜测的,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做好他交代的一切工作。”
        “不过我觉得张云你也很聪明,以后不一定会比周铭先生要差。”妻子说。
        张云回头笑笑:“我也有这样的信心,毕竟我现在是以周铭先生为榜样,我觉得做商人就应该做成他这样的!”
        但随后张云又摆了摆手:“好了先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
        张云紧接着又继续埋头在书桌上修改着自己的讲稿了,张云的妻子也没有再去打扰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云房间的门终于被敲开了,是黄荣走了进来。
        “没想到张云你起来的还挺早,这么早就在准备了吗?”
        黄荣进门就看到张云书桌上各种一团团的稿纸,立即明白了,他走过去拿起笔记本看了看:“这个稿子写的不错,不过这种聚会可没有你想的那么正规,虽然会有你发言的机会,但却没可能照着稿子念的。”
        “黄董您放心吧,我一定会把稿子背下来的。”张云开了个玩笑。
        上午八点,张云跟着黄荣乘船去了会场,是直接能到沈万三故居后门口的。
        既然这是一个半正规的私人商业聚会,那么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宣传条幅,只有富贵园的整体被简单修缮抛光了而已,只有不断穿行而过的服务员小姐,才能让人明白这里是一个半公开的聚会。
        “那边是南希集团的柳勇,看来柳家是铁了心要在滨海这边分一杯羹了。”
        “那位是供销社的秦天,还有海电局的林奎安,这些家伙没想到都还很积极嘛!”
        黄荣一位位的给张云介绍道,然后自己走过去主动找他们聊天了,张云也跟过去了,不过黄荣却一点也没给他介绍的打算,那几位商业大佬也同样没有询问的打算。
        就这样,张云尴尬的站在一旁听他们尬聊了一会废话,就借故离开了,而黄荣只是轻轻点头,而那几位却连多余的情绪都欠奉。
        直到张云和他的妻子都走远了,柳勇才看着他的背影问:“那位小朋友是谁?”
        黄荣微微一笑:“张云,杭城张家的人,现在在周铭手底下做事,你可不要再问我周铭是谁了。”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笑,就周铭现在在滨海风口浪尖的位置上,他们可能没见过周铭,但一定不可能没听过周铭这个名字。
        “那么也就是说,周铭这个家伙也打算把业务继续拓展了吗?”林奎安问道。
        “不过这个周铭未免有点太目中无人了一点,你看我们不管多忙都是亲自过来的,没想到他居然就派了这么一个手下人过来,太不懂事了!”秦天则说。
        “但我却觉着这才是那位周铭的性格。”柳勇呶了呶嘴,“你看沈家不也是只派了沈善长过来吗?”
        大家这才看到门口,沈百世的儿子沈善长才走进了富贵园,他们立即反应过来今天有好戏看了。
        事实的确如他们所料,沈善长进门就看到了张云,他当时就皱起了眉头。
        上次在和平饭店沈善长就见过张云,事后研究更是明白张云就是周铭的人,因此这才让他很不爽了。
        于是他找来了故居的经理,让他去把张云给赶走。
        他吗的我对付不了周铭难道我还对付不了你这么个手下人吗?我知道这么做不可能真把你赶出去,但至少恶心恶心你也挺好的。
        沈善长得意洋洋的想着,然后准备看好戏了,他甚至都在和旁边的朋友打赌起来:“你们说那个张云是很配合的滚出去,还是恼羞成怒被经理叫人赶出去?我赌他一定会恼羞成怒,毕竟这是在这么高级的地方,又是这么重要的聚会,他代表的可是那个周铭。”
        在沈善长眼中,就见那个经理径直朝张云走去,可当沈善长瞪着眼睛要看戏的时候,却看到那位经理又黑着一张脸返回来了。
        “这位先生是那位周铭先生的人,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经理质问沈善长道。
        沈善长一下被问懵了:“这重要吗?那不就是一个杭城小家族的人吗?”
        “这位张云先生如何我不做评价,但是周铭先生我想沈善长你应该再熟悉不过了,所以现在请你出去。”经理补充道,“很抱歉这是那位张云先生的意思。”
        听这位经理这么说,沈善长当时就不乐意的跳脚了:“什么你疯了吗?你也好好看看我,我是沈善长,沈家的大少,是我阿爹沈百世派我来的,你他吗居然敢赶我出门?我可是沈家的人啊,沈家!这里还是我沈家先人的故居,现在你居然要赶我们离开自己家,还有没有天理啦?”
        沈善长突然的爆发顿时成了整个富贵园的焦点,所有人都对他指指点点。
        “居然说这里是他们家先人的故居,这种脸皮也是没谁了,虽然这里叫沈万三故居,或许七百多年前沈万三也的确住过,但你沈百世家里面究竟是不是沈万三直系血脉,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吗?”
        “这就是代表沈家来参加这次聚会的人吗?看来沈家也低的确没人啦,居然这种人也能派过来,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旁边这些指指点点的评价让沈善长气到肺炸,但他却也不能不这么做。
        开玩笑,这可是一次江南一带,以及有兴趣在这一带投资的全国商贾巨富的聚会,他怎么能错过?尤其是在沈家现在情况这么差的情况下,他更不能错过这样一次盛会了。
        沈善长可是记得自己出来前,父亲给他下过了死命令的,必须要在聚会上做出点成绩来。
        可是现在聚会还没开始,自己就要被赶出场,这是他怎么也不能接受的。
        沈善长随后想到了什么,他指着不远处的张云说:“是你!这一切都是你这个家伙安排的对不对,你和那个周铭你们都是卑鄙的家伙!你就那么怕我们沈家吗?”
        面对沈善长的指责,张云显得很茫然很委屈,他摊开双手很无奈的表示:“兄弟你这么说可就冤枉我了,我刚才可是什么都没说的。”
        张云是真的很无奈,因为他的确什么都没说,刚才那经理突然过来告诉自己这里是私人聚会场所,就要张云离开,张云很惊讶的告诉他自己是跟着黄荣过来的贵客,是代表周铭先生过来的。
        作为这里的经理,他肯定也是见多识广的,只听到黄荣就很惊讶了,听到后来的周铭,更是让他差点没惊讶到跳起来。
        随后他立即向张云道歉,表示自己搞错了,然后就过来找沈善长兴师问罪了。
        “请你不要无理取闹,现在只是给你一个教训,如果你再在这里无理取闹,那么我一定会请你出去的,请你记住我说的话。”经理警告他道。
        都说瘦死骆驼比马大,但面对一个已经败落,甚至都拆分了一半的沈家,还有另一个如日中天的周铭,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了。
        “其实我很不明白,大家好好的为什么要搞事情呢?”张云故意叹气的对沈善长说。
        这话听得沈善长都要吐血了,他紧咬着牙关,满脸恨意的看着张云咬牙切齿:“等着吧,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