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商界大亨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一章 黄浦江上游轮

第四百四十一章 黄浦江上游轮

        (鞠躬感谢“风神羽少”和“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傍晚,夕阳一片金黄洒在黄浦江上,就像是给黄浦江镀上了一层金,都说滨海八景的海天旭日景色壮观,但外滩这里也不遑多让。
        一艘豪华游轮停靠在外滩老渡口这里,让每半个小时一班的轮渡都停了,渡口上引来无数人围观。
        “看啊!这就是从国外引进的豪华游轮,那造价好几百万美元,就我们这种人不吃不喝工作上几千年才能买得起!那都是有钱人的玩意,我们平时坐轮渡过江,那都是摇摇晃晃的,但你要是坐这种豪华游轮,那就和在平地上一样,都没什么感觉的!”
        “那这样的豪华游轮,至少也得咱们厂长那个级别的领导才有资格上去坐吧?”
        “你们厂长?别开玩笑了,我告诉你上一次我看到这种豪华游轮出现在黄浦江上,那还是在外国大老板来的时候,还记得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桑塔纳吗?那就是海车集团的老总请外国老板畅游黄浦江时,在这种豪华游轮上敲定的合资建厂的项目!”
        “不可能吧,可那边明明就写的是周铭的名字,那应该是个国人吧,不是只有外国人才能坐得起豪华游轮吧。”
        “那也肯定是港城来的华侨外商,要么就是哪个年纪很大,躲过了清算的旧社会地主老财资本家,因为只有这些人,他们才有这个资本坐豪华游轮!反正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是没那个机会,而且周铭这个名字你听听,一听就很有文化涵养……我曹!”
        这些围观争相看着那边难得一见的豪华游轮,也幸好这个年代没那么多智能机,要不然肯定就无数的小视频拍起来了,不过就算这样,很多人也都伸长了脖子踮起了脚,还有人拖家带口的,让自家小孩骑在脖子上看。
        这些人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着,讨论着这个豪华游轮,一个个掩饰不住的羡慕。
        但很快他们都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看到一个看上去比他们都年轻的人正朝那边走去,于是他们都纷纷叫喊起来。
        “喂!那个家伙疯了吗?走过去干什么,今天轮渡不营业啊!”
        “快回来吧,那么豪华的游轮不是给你准备的,当然贸然闯过去被打,那就丢人啦!”
        可那个年轻人却转头回来说:“可我就叫周铭啊!”
        听到这话,这些围观人群们立即哄笑出声。
        “这人真是没点b数啊!你叫周铭你就能上船了,那我还叫林泽康,我现在就能去中南海当国家主席吗?你这说话都不带一点脑子的吗?”
        “人家这周铭,很显然就是解放前那种老财主资本家的名字,而且你看不懂这阵势吗?怎么看都是豪华奢侈的,你再看看你,哪有一点能和这豪华相匹配的样子?过去就是丢人!”
        还有人把话说到了周铭身旁的苏涵身上:“那小囡,你可不要被那个神经病给骗啦,他一定骗你说他能上那船吧,那是不可能的!”
        苏涵则笑着对他们说:“可是他真的叫周铭啊!”
        听到这话,这些人笑得更厉害了。
        “你们也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怎么和你说都不听呢?”
        “就让他们去吧,反正待会我们就看笑话就是了,你看那边的保安都动了,肯定要动手赶人了,最好能给他们打一顿,让他们敢这么皮……我曹?”
        这些人说着说着,突然他们的声音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般戛然而止了。
        因为他们都瞪大了眼睛,看到那举着牌子的保镖十分恭敬的邀请周铭进去了。
        随着周铭上了船,岸边立即跌碎了一地的眼睛。
        妈耶!我看到了什么?居然真的是个年轻人,这年轻人究竟什么身份,何德何能居然能坐上这么豪华的游轮,肯定是个贪官后代,为什么他能坐我不能啊!
        周铭上了船,还特意回头向他们招了招手,又让岸边一片哀嚎。
        “周铭先生您这是在干什么?”船上,李庆远在迎接周铭,见到周铭在招手很奇怪的问。
        周铭摆摆手表示:“没什么,我只是在和岸上的朋友们打声招呼罢了,毕竟这些家伙也挺可爱的,他们都不相信我就是这个周铭。”
        李庆远有些无语,想着这周铭还真是小孩子,还喜欢开这种玩笑。
        这个上了船的人就是周铭,他和李庆远约好了这个时间,他们会把他们的豪华游轮停在黄浦江边,到时候周铭按时上船就行,却没想在这个年代这么一艘豪华游轮停在江边,哪怕是在最富裕的滨海,也依然会引起轰动,引来很多人围观,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
        “哼!简直幼稚至极!”突然一个很不满的声音响起。
        周铭看过去,就见一个中年人坐在游轮敞开的甲板上,看着这边的眼神带着恼怒。
        李庆远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他小声给周铭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和您说过的重要朋友于胜戎,他是滨江于家现在的大家长,或许说于家周铭先生您或许没什么了解,那么绍兴师爷龙游遍地,我想周铭先生您肯定知道了。”
        这句话周铭的确听说过,说的就是出自绍兴的一个幕僚集团,由于科举当官的道路艰难,所以他们就另辟蹊径,通过做师爷幕僚,等待升迁的机会。
        最开始这只是士人们升官发财的路途,后来随着幕僚的竞争也越发激烈,很多人就也去给大商人大资本家当起了幕僚。这样当绍兴师爷各地开花越来越多,一个个也非常聪明能干,就像游龙一样,最后才有了那么一句俗语。
        据说民国那位整天把“娘希匹”挂嘴边的光头总统,就是绍兴师爷势力的代表。
        相比江南和滨海,或许滨江的商人集团并不那么耀眼,但作为长三角地带的三大商人集团,滨江的资本力量绝不容小觑。
        尤其周铭很清楚不管是李庆远,还是后来某宝的老马,能先后出来两个首富,除了他们本身的能力以外,他们背后推动的滨江资本实力也足以笑傲全国了。
        那么作为滨江商人集团核心的于家,自然是重中之重。
        这也是周铭在过来滨海以后,专程让李庆远先回一趟滨江的原因,就是周铭希望能取得和滨江资本集团的合作。
        李庆远也不负众望带来了于家的大家长,还搞出了这么一个游轮会面,只是这位于大家长的脾气貌似不太好就是了。
        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周铭随后走上甲板来到于胜戎面前。
        这位于家的大家长,他是一位中年人,小眼睛,脸有些宽,他的头看上去有点呈倒三角形的样子。
        “于先生你好,我刚才只是和岸上的那些人开了一个小玩笑。”周铭先表达了歉意。
        不过于大家长似乎并不买账,他仍然冷哼一声:“这样的玩笑很好玩吗?那些是什么人,他们对我们的事情有任何帮助吗?你为什么要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情呢?”
        于胜戎想起了什么又问:“还有,中午的时候听说你还去了外滩35号?”
        周铭点头说:“刘榜眼中午请我吃饭,刚好我没什么事就去了。”
        “刚好没什么事?”于胜戎语气越来越恼火了,“这种话你居然也能说的出口,你知道外滩35号是什么地方,那位刘榜眼为什么会平白无故请你去吃饭,他的目的是什么?你又知道我为什么听到你在那里,就立即联系你来游轮上会面了吗?”
        面对于胜戎这盛气凌人的一句接一句问题,让周铭也皱起了眉头。
        “于先生,我当然知道外滩35号刘家菜是依附于黄家,并且自己也很有野心的,或许他也打算利用我这次来滨海的机会。”
        周铭对于胜戎说:“这些事情我都知道,我也并不认为这些事情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于先生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
        周铭说着深深看了于胜戎一眼:“倒是于先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庆远早在上个礼拜就回到了滨江,为什么直到今天中午我去了外滩35号,你们才这么急急忙忙的联系我,我很想问要是我不这么做,那么于先生你还准让我等多长时间?”
        一句反问让于胜戎哑口无言,因为他就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故意扣着李庆远,不让李庆远联系周铭,就是为了让周铭在滨海这边等得心急,只要周铭心急到主动联系了李庆远,那样他就能在未来合作里占据主动地位,然而最终等来的却是周铭去了外滩35号的消息,于胜戎担心事情有变,这才迫不及待让李庆远联系周铭了。
        这些事情好做不好说,饶是于胜戎这样的人物,他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题。
        毕竟是要合作的对象,周铭就没有得理不饶人了,随后周铭坐下说:“于先生,既然我们现在都已经在这里了,还是开门见山直接一点好了。”
        于胜戎也顺着台阶下来了:“那好,我相信周铭先生在滨海这段时间,应该已经对滨海的形势有一定的了解了,虽然这黄浦江的水非常深,但我们也不是毫无办法的,我们于家之前一直都和樊家有所交流,樊家同时也是江南地区传承久远的大家族,在滨海能和樊家合作是最好的!”
        “樊家?”
        周铭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恐怕这个事情不那么好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