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1075章 韩湫的条件

第1075章 韩湫的条件

        一连两尊兽王陨落,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若是吞天魔龙无法扭转局势,必定会影响蛮兽各族的士气。

        因此,血神教神子必须得死,只有用他的鲜血,才能再次震慑住人族修士。

        五、六千位人族精英修士,变成了囚徒。

        他们绝大多数都被打断双腿,也有一些被封住修为,跪在赢沙城百里外的一片沙漠之中。

        数之不尽的蛮兽,聚集在那里,将人族囚徒围在中心,露出锋利的牙齿,随时准备扑上去,将他们咬食。

        烈日炎炎,黄沙呼啸。

        这是相当屈辱的一幅画面,让赢沙城中的人族修士,全部都感觉到愤怒。

        以赢沙城基地为中心,向外扩散二十万余里,全是一片荒漠,占据青龙墟界了相当大的一片6地区域。

        青龙墟界的土著,将其称为——赢格玛沙漠。

        在这赢格玛沙漠,一共聚集有接近一百个蛮兽族群。它们的分工很明确,其中十二个蛮兽族群,围困赢沙城的人族修士。

        其余的蛮兽族群,全部都分布在赢格玛沙漠的四方,收集天材地宝。

        本来,各个蛮兽族群的内部,也是在相互争斗,相互厮杀,谁都不服谁。

        只不过,吞天魔龙实在太强大,将赢格玛沙漠的蛮兽族群全部都整合起来,联手对付人族修士。

        正是如此,人族才会陷入困境。

        蛮兽中,任何一个族群,其实都远远不是人族的对手。

        当然,随着源源不断的人族强者,通过墟界船舰赶来赢沙城基地,十二个蛮兽族群,显然是已经困不住人族修士。短短数天之内,就有大批人族修士,冲出蛮兽的包围圈。

        于是,吞天魔龙又召集二十个蛮兽族群,赶来赢沙城,继续围堵人族修士。

        它们要将青龙墟界的宝物,全部掠夺,哪怕只是一块圣石,也绝不留给人族修士。

        其中一些兽王带领座下的蛮兽族群,已经赶到赢沙城外与吞天魔龙会合,还有一些兽王,却是正在赶来的路上。

        “可恨啊!那些蛮兽在昆仑界根本不敢这么嚣张,来到青龙墟界,竟是将人族修士压迫到如此程度。”

        “在昆仑界,大家就是过得太安逸,所以,来到青龙墟界才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若不是三百年前,女皇独自一人闯入蛮荒秘境,连斩八位兽族大圣,将所有兽皇全部震慑住。第一中央帝国怎么会有数百年的太平盛世?”

        “最近几百年,人族的年轻小辈,的确都是太过贪图享乐,失去了危机感。”一位老者叹息了一声。

        赢沙城中,人族修士的士气,遭受严重的打击。

        当然,也有一些人族修士认为,两位界子肯定会有应对的策略,可以阻止吞天魔龙的杀戮。

        可惜,这一次两位界子保持了沉默,没有任何行动。

        不久之后,一则消息传出:“顾临风杀死凌霄天王府的五位统领,得罪了池万岁,因此,这件事,两位界子不会插手进去。”?虽然只是捕风追影的一则谣言,很少有人相信,却还是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

        众人知道,以顾临风的强硬性格,根本不可能给吞天魔龙跪地认错。更加不可能,为了一群毫无关系的人类修士,选择自投罗网。

        因此,人族修士才将希望,寄托在两位界子的身上。

        两位界子不插手,岂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五、六千位人族精英全部惨死?

        经历这一次的屠杀,人族修士还有信心与蛮兽战斗吗?

        当然,也有一些修士做出分析,两位界子并不是不想插手,而是根本没办法破局。

        吞天魔龙布置的这一切,本来就是死局。

        别说两位界子,就算九大界子同时驾临,也是无解。因为,以吞天魔龙的修为,要杀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人族修士,也只是弹指一瞬间的事。

        现在,要救那些人族修士,只有一个办法——

        顾临风主动向吞天魔龙跪地认错,以他一人的性命,换取数千人族精英的性命。

        当天夜晚,池万岁出现在赢沙城最热闹繁华的一座酒楼,道:“整个青龙墟界,只有顾临风可以救他们。并不是本王见死不救,而是真的无能为力。”

        张若尘自然也是听到吞天魔龙的声音,不过,却显得很平静,没有理会,继续沿着他对流星隐身衣的感应,寻找韩湫的踪迹。

        傍晚时分,张若尘来到一处风沙极其强烈的区域,停下脚步,道:“我知道你就在附近,还不立即现身?”

        沙漠中,吹着肆虐的狂风,出呜呜的声音,犹如巨兽在咆哮。

        “哗——”

        地面上,泥沙快流动,形成一个直径十里的巨大漩涡,一直沉入进地底。

        一道纤细的黑色幽影,从漩涡中心显现出来,逐渐升到地面。

        黑色的气流散开,显露出韩湫的纤细身影,一双明眸盯向张若尘,呵呵一笑:“我就猜到,你肯定在流星隐身衣上面留下了暗手。只不过,你这么迟才找过来,倒是让我十分失望。”?

        张若尘道:“既然知道我在流星隐身衣上面留下了一道气息,你为何没有将它炼化?”

        韩湫向张若尘走了过去,两片晶莹的红唇,勾出一个迷人的弧度,道:“我为什么要将它炼化?我还要将流星隐身衣还给你,它就穿在我的身上,要不……你亲自来脱?”?领悟黑暗规则之后,韩湫的性格,生了很大变化。

        张若尘最初认识韩湫的时候,她的性格,与黄烟尘差不多,颇为冰冷,还有一些傲气。

        虽然说,她对张若尘的确是有一些情愫,可是,却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主动。

        而且,在张若尘看来,她真的是主动得有些过分。

        此刻,韩湫已经走到张若尘的近前,相隔只有一步,乌黑色的长,直接垂到地上。

        无论周围的寒风有多么猛烈,却吹不动她的一根丝。

        张若尘盯着她的双瞳,只感觉,那双美丽的眼睛犹如两个黑洞,要将他的精神和灵魂都拉扯进去。

        不过,张若尘也不是一般人物,立即移开目光,道:“你将流星隐身衣穿在里面,还是外面?”

        “自然是最里面。”韩湫饱含笑意。

        张若尘伸出一只手掌,向她的胸口的衣襟探了过去,就在快要接近的时候。

        他的指尖,寒光一闪,一道锐利的剑气涌了出来,点向韩湫的眉心。

        这一指,张若尘直接将剑五的意境融入进去,度快得犹如光梭,使得空气也都冒出一连串火花。

        “哗——”

        韩湫的身影,化为一团黑雾,从原地消失。

        张若尘的这一指,仅仅只是击穿了她的一道影子。

        下一刻,韩湫的身影,从张若尘的右侧重新凝聚出来,露出幽怨的神色,道:“我就猜到,你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

        张若尘收回了手指,道:“我也猜到,你一直都隐藏了修为,以你现在的实力,与兽王相比,也是只强不弱吧?”

        韩湫修炼出黑暗之道,最擅长的就是隐匿,想要藏住自己的修为,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

        在图卷世界,张若尘给韩湫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神血。以黑暗之道的吞噬度,她早就已经将神血全部炼化。

        并且,韩湫还通过不断吞噬接天神木散出来的生命之气和树桩中的死亡之气,将修为提升到六阶半圣的境界。

        后来,在大地裂缝的底部,吸收了大量圣源灵气,她一举将修为提升到七阶半圣的巅峰境界。

        最近几日,她吸收七彩圣花的力量,又有新的突破。

        张若尘找到她的时候,她刚好突破到八阶半圣的境界。

        可以说,具有黑暗之体,同时领悟出黑暗之道的韩湫,能够吞噬世间的一切能量。

        那种修炼度,没有任何修士可以比拟。

        以韩湫现在的实力,即便是张若尘,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韩湫的眼眸轻轻眨巴,如同一只小狐狸一般的笑了笑,道:“若不是有殿下的全力帮助,韩湫根本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

        张若尘的脸上,并没有笑意,道:“将圣源灵泉给我。”

        “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韩湫收起笑容,转瞬之间,一股刺骨的寒气,从她的身上散出来,立即化为一个冰山美人。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她。

        张若尘道:“你要跟我讲条件?”

        “你觉得我现在没有资格跟你讲条件?”韩湫反问了一句。

        张若尘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道:“你讲,只要你的条件不是太过分,我可以答应你。”

        暗黑之体加上黑暗之道,放在任何一个时代,也会成为一个时代的主宰者。

        这样的人物,根本不可能屈从于任何人。

        相信韩湫也是知道了她现在拥有的分量,所以,不愿再做张若尘的追随者,打算跟他谈判。?

        韩湫紧紧的盯着张若尘的双目,十分坚定,道:“我要做圣明中央帝国的太子妃,而不是太子的仆从。”

        张若尘略微诧异了一下,仔细观察她,见她相当认真,才徐徐的道:“你的这个条件,有些过分,最好还会换一个。”

        韩湫摇了摇头,眼中露出柔色,道:“还是刚才的那句话,没有你的多次相助,不可能有现在的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反叛你,只是不想屈居于人下。这么一个简单的条件,也很过分吗?”

        “张若尘,在天魔岭,你曾救过我,我们一起修炼阴阳两仪剑阵,是你指引我拜入两仪宗。我去了,并且学习到《太极先天功》。你让我跟你一起离开两仪宗,我也跟你一起走了。”

        “难道在你眼中,我仅仅只是一个听命于你的仆从?难道你感受不到,我对你的那份情感?”

        “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不愿意做你的仆从,现在,我要争取一些该争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