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龙殿

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龙殿

        先,黑市中鱼龙混杂,可以打听到很多有用的消息。

        镇狱古族与不死血族的这一战,必定会惊动整个元府,乃至于天台州,到时候,各种消息肯定会在黑市中快流传。

        因此,张若尘即便不去冥王剑冢,也能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一些事。

        其次,张若尘前往黑市,也是想要购买更高级别的圣元丹,为突破三阶半圣做准备。

        只有修为越高,才能掌握更大的主动权,要不然,在朝廷和不死血族的面前,他会一直十分被动。

        一旦突破到三阶半圣,张若尘即便是遇到高阶半圣,也能从容应对,不至于只能疲于逃命。

        经过五天时间赶路,张若尘、大司空、二司空终于跨越广阔的地域,来到元府的府城。

        白天赶路,晚上张若尘便会进入图卷世界中修炼,炼化神血,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

        如今,他已经将二阶半圣的境界,彻底巩固下来,并且又有一些精进。

        同时,他修炼的九生剑法、真一雷火剑法、刻度八变,也在稳步提升。

        天台州的三十六府,元府足以排进前十,自然是极其繁华之地,历史悠久,磅礴大气,有着诸多名胜古迹。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既有华丽的车架,由雪白的蛮兽拉车,从街道中央奔腾而过。也有一些长得颇为狰狞的半人族修士,背着战兵,结伴而行,像是刚刚从某处险地归来,带回不少矿石和灵药。

        大司空和二司空都是第一次进城,一切都显得格外新奇,幸好张若尘将他们看住,才没有闹出不必要的麻烦。

        踏入黑市前,张若尘使用无形无相三十六变,改换了自己的容貌,变成林岳的模样。

        因为兵部的大力宣传,通缉画册传遍整个元府,因此,张若尘的容貌,早就已经是家喻户晓。

        在中域,林岳的容貌,却很少有人见过。

        若不是万不得已,张若尘根本不想改换自己的容貌,只想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活着。

        但是,对普通人来说,相当简单的一件事,对他而言,却太过艰难,一切都是那么身不由己。

        相比于府城的繁华和喧嚣,黑市中,却多了几分阴沉,给人一种处处杀机的感觉。

        街道上,也有不少行人,这些人大多都有一定的实力,身上背着战兵,其中一些人更是浑身浴血,显然都不是善类。

        “哗啦啦!”

        就在这时,有着拖动铁链的声音和微弱的哭泣声响起。

        街道后方,两排身穿血袍的邪道修士,押解近百个奴隶,走入进黑市。那些奴隶的穿着颇为华丽,身着绸缎、锦丝,显然并不是贫苦之人。

        其中,年轻美貌的女子,占了七成。剩下的三成,全部都是修为达到地极境以上的精壮男子,修为最高一人,更是达到鱼龙境。

        这是一批高等奴隶,每一个都可以送入进拍卖场,卖出极高的价格。

        黑市中,有着各种货物,“奴隶”就是其中颇为重要的一种。

        奴隶也分很多类型,比如:苦力、贫奴、战奴、女.奴。

        其中,战奴的价格最高,鱼龙境修为的战奴,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能卖出惊人的价格。

        除此之外,美貌绝伦的女.奴,也是那些大家族的纨绔子弟,十分钟爱的玩物。

        来到黑市,见到成群结队的奴隶,其实,一点都不奇怪。

        “我是玄境宗的内门弟子,你们血龙殿的邪人竟敢将我抓捕,宗门的长老,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奴隶人群里面,一位年轻男子说道。

        “啪!”

        旁边,血龙殿的修士中,一位身高两米的刀疤大汉,骑着蛮象背上,将手中的一根燃烧着火焰的鞭子,挥了出去,打在那个玄境宗弟子的脸上,将他的左半张脸打得血肉模糊。

        那个玄境宗的弟子,抱着自己的脸,不停哀嚎,显得极其痛苦的模样。

        其余的奴隶,全部都浑身颤抖,露出恐惧的神色。

        刀疤大汉冷笑一声:“玄境宗勾结不死血族,已经灭宗,你们的那些长老,估计都已经变成死人。还想等一群死人,给你们出头?哈哈!”

        一位颇为美艳的女子,立即反驳道:“玄境宗不可能勾结不死血族,绝对不可能。你们血龙殿与朱圣门阀才是真正在相互勾结,专门陷害各大家族和宗门,掠夺修炼资源……”

        “啪!”

        刀疤大汉又是一鞭子抽了出去,打在那个女子的背上,打得她卷缩在地上,不停颤抖。

        “若不是看你还有几分姿色,可以卖一个好价钱,刚才那一鞭子,便能将你的身体劈成两截。”刀疤大汉道。

        不远处,二司空问道:“师叔,这是怎么回事,那些人为何要欺凌弱小?”

        在路上,张若尘向大司空和二司空解释自己为何精通龙象般若掌,并且,也给他们讲了一些关于金龙的事。

        二司空固执的认为,张若尘乃是金龙的传人,与因陀罗大师属于同辈,因此,也就一定要叫张若尘为师叔。

        张若尘的目光,盯在那群穿着血袍的修士身上,并不想招惹麻烦,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道:“这就是黑市,弱肉强食,没有道理可以讲。”

        “贫僧去跟他们讲道理。”

        二司空显然是十分看不惯,大步向街道中央走去。

        二司空的修为极高,踩出的步伐,相当玄妙,可以缩地成寸,张若尘阻止他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那个刀疤大汉的前方。

        二司空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刀疤大汉坐在一头蛮兽的背上,看到拦在前方的那个布衣和尚,顿时感觉到有些晦气,笑了一声:“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我居然在黑市中看到了和尚。”

        “施主,你应该明白众生平等的道理,贫僧认为你应该放他们自由,不该如此对待他们。”二司空的神情颇为木讷,一本正经的说道。

        刀疤大汉先是略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眼神变得颇为冰寒,爆喝一声:“和尚,你是来找事的吗?”

        “我看他是来找死。”

        另一位血龙殿的修士,提起一根黑色的龙头长枪,从蛮兽的背上飞跃起来,一枪刺了出去,击向二司空的心口。

        二司空仅仅只是站出来,随口说一句还算公道的话,他却下如此杀手。可以看出,此人定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

        “嘭!”

        二司空站在原地,纹丝不动,锋利的枪尖击在他的身上,出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

        “金刚不坏之体?”

        那位血龙殿修士,露出震惊的神色,正要收回长枪,立即后退。

        “哗——”

        一圈金色的佛光,从二司空的身上散出来,蕴含一股强劲的力量,将长枪震碎成铁块。

        铁块倒飞回去,击在那位血龙殿修士的身上,打出密密麻麻的血孔。

        嘭的一声,那位血龙殿修士,坠落到街道的边缘位置,因为伤得太重,直接昏厥过去。

        “阿弥陀佛!”

        二司空双手合十,又念出一句佛号。

        血龙殿的修士却都是大惊失色,立即冲了过去,将二司空围了起来,拔出战兵,如临大敌的模样。

        街道上,很多邪道修士都停下脚步,站在一旁围观。

        “居然有人敢挑衅血龙殿,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别小瞧那个和尚,修为很强大,没看见他使用暗劲,将一件真武宝器都震成了碎片,估计拥有鱼龙第七变以上的修为。”

        “再厉害又如何?血龙殿在黑市中的势力,何等庞大,与他们作对,无疑是找死。”

        “没看见血龙公子的轿子,停在那边。血龙公子可不是好惹的人物,等着瞧,那个和尚的下场,肯定很凄惨。”

        血龙殿的修士之间,有着一座十六人抬的轿子,三长高的轿身,垂下金丝纱帘,犹如是一座移动中的小型宫殿。

        血龙公子从轿中走了出来,左右两只手,各自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娇媚女子,声音有些邪气,道:“陈旭,你不立即将新到的奴隶,送到拍卖场,怎么还在这里拖沓?”

        刀疤大汉满头大汗,承受着不小的压力,转过身,紧张的道:“公子,有一个和尚拦在前面,想要救人。”

        血龙公子讥诮的一笑,道:“还需要本公子教你怎么做吗?立即将那和尚收拾掉,别耽搁了本公子的时间。”

        “是。”?刀疤大汉的目光一沉,运转圣气,注入进手中的赤焰犼鞭,鞭子上的火焰,变得更加炽热,出哧哧的声音。

        手腕一抖,赤焰犼鞭甩了出去,形成一圈圈气浪,卷向二司空的脖颈。鞭子上的风劲,比刀刃更加锋利。

        然而,赤焰犼鞭还没有抽在二司空的身上,刀疤大汉却先飞了出去,胸口的位置,出现一道尺长的爪印,不断涌出鲜血。

        爪印的力量,将他全身经脉都震断,一身修为尽废。

        张若尘站在街边,手指轻轻的摸着下巴,道:“看起来十分木讷的和尚,战斗的时候,倒是一点也不含糊。”

        大司空摇了摇头,叹道:“还是年轻还小,不太懂事,师叔放心,等他回来,我一定会教育他。”

        张若尘并不反对二司空的做法,只不过,如此一来,必定是会得罪血龙殿。

        倒要看看,接下来,事态又会如何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