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八百九十一章 试探

第八百九十一章 试探

        因为伤势太重,张若尘的眼皮越来越重,没有坚持多久,就完全失去意识。

        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时分。

        “嘭。”

        张若尘一掌按在石床上面,借助反震的力量,弹射而起,随后,又以极快的度落到地面。

        他看了看恢复如初的双臂,又活动了几下筋骨,现全身伤势竟然已经痊愈。

        不过,张若尘很快就是脸色一变,因为他现,手上的空间戒子和空间手镯已经不见。甚至,就连滔天剑,也都不知所踪。

        要知道,空间戒子和空间手镯之中,可是储存有诸多了不得的宝物。

        “到底生了什么事?”

        张若尘揉了揉颇为疼痛的太阳穴,渐渐回想起昏迷之前生的事,脑海中,浮现出飞羽剑圣的身影。

        随后,他的双目大睁,道:“难道是她取走了我身上的东西?”

        张若尘立即向洞府的深处行去,很快就看见飞羽剑圣的身影。

        飞羽剑圣坐在一条灵泉的旁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衣衫,乌黑的长盘在头顶,由三根赤金簪子固定住,形成一股古韵的髻。

        飞羽剑圣收起了身上的圣道气息,因此,张若尘才能看清她的真身。

        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也充满美感,雪白的颈部,纤细圆润的柳腰,足以让心性沉稳的男子,也燃烧起欲.望之火。

        张若尘走了过去,可是,才刚刚踏入进她的十丈之内。

        飞羽剑圣身上的紫衣,立即涌出一缕缕紫色的闪电,化为数百道细小的闪电剑影,从地面和半空,同时击向张若尘。

        “嘭!”

        张若尘的双臂一挡,倒飞了出去。

        一连后退七步,再次稳住身形。

        并不是飞羽剑圣出手击退张若尘,而是,她身上的那一件淡紫色,自成防御力,将张若尘震退。

        根据张若尘的推算,即便飞羽剑圣坐在那里不动,仅凭身上的紫衣,估计一般的圣者,也近不了她的身。

        张若尘的目光一凝,盯着飞羽剑圣的身上,道:“莫非是电母紫衣?”

        “既然知道电母紫衣,那么,你就千万不要靠近本圣,退远一些,对你没有坏处。”

        飞羽剑圣并非没有转过身,只是用着不轻不重的声音,随口说了一句。

        竟然真的是电母紫衣。

        传说中,中古时期有一位神,可以操控天下之间的一切雷电之力,号称乃是“电母”。

        所谓电母紫衣,顾名思义,也就是电母曾经穿过的衣袍。

        衣袍上,不仅蕴含有无穷无尽的雷电,而且还携带有神的意志,称它为“神衣”,也不为过。

        张若尘也只是在一卷古籍上面,翻阅到关于电母紫衣的记载,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拥有如此大的气运,得到神的遗物。

        随即,飞羽剑圣站起身来,一只手捏着沉渊古剑的剑柄,另一只手抚摸剑身,声音之中,带有几分惊叹:“昆仑界,竟然还有第二柄,使用造化神铁,铸成的剑。难怪女皇会亲自下令缉拿你,你们果然是有一些非同一般的渊源。”?飞羽剑圣倒也并没有询问沉渊古剑的来历,也没有询问女皇为何要缉拿他。

        因为,她很清楚,即便问出来,张若尘也肯定不会回答她。

        “剑,是一柄好剑,一旦成长起来,或许能够挡住女皇的滴血剑。可惜……已经认主,还给你。”

        飞羽剑圣的两根玉葱般的修长手指,捏在一起,形成剑诀。有着一缕缕白色的剑气圣雾,从指间涌出来。

        “哗——”

        手指一引,沉渊古剑化为一道乌光,飞了出去,插在张若尘的身前。

        张若尘并没有去取沉渊古剑,而是依旧盯着飞羽剑圣,道:“还有滔天剑。”

        “你的嫌疑没有洗清之前,暂时由我替你保管滔天剑。即便是璇玑剑圣站在这里,犯了与你相同的错误,本圣也是这句话。”飞羽剑圣道。

        换做任何一个人,说出这样强势的话,估计也会惹得张若尘反感,甚至,不顾一切的出手,将滔天剑夺回。

        偏偏飞羽剑圣的声音,却并不是那么强势,反而带有几分柔美悦耳的感觉。真是让人越来越好奇,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飞羽剑圣又从石桌上面,取起一物,正是装着佛帝舍利子的匣子。

        她的一根玉指,轻轻一划,瞬间就破开匣子上面的封印。当她将匣子打开,立即就有一大片金色的光华,飞射出来,弥漫在整个洞府。

        “佛帝的舍利子,果然在你身上。”

        飞羽剑圣略微一笑,伸出食指和拇指,将舍利子取出来,捏在手中,仔细的观看。

        同时,她的精神力,却是注意在张若尘的身上,观察他的神情变化。

        张若尘的神情不变,只不过,双手的十指却微微捏紧,道:“你居然破开了空间戒指之中的认主铭纹?”

        佛帝舍利子,一直放在空间戒子的内空间,又有认主铭纹守护。任何人想要强行破开戒子,戒子也会爆裂。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张若尘看到飞羽剑圣手持佛帝舍利子,才会感到惊讶。

        “很难吗?一位剑圣,还斩不断认主铭纹?”飞羽剑圣淡淡的道。

        佛帝舍利子,乃是何等宝物,即便是圣者看见,也会争得头破血流。如今,舍利子落入飞羽剑圣的手中,哪有可能还给张若尘?

        可是,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与飞羽剑圣交手,无疑是以卵击石。

        最终,张若尘还是隐忍下来,收回圣气,讥讽的道:“身为一代剑圣,又是拜月魔教的圣女尊,莫非还要夺取一位小辈的东西?”

        飞羽剑圣,名叫凌飞羽,曾经乃是魔教的圣女,如今,却是魔教九宫之一圣女宫的宫主,称为圣女尊。

        张若尘曾经听木灵希提到过凌飞羽的名字,再加上,整个昆仑界,女性的剑圣屈指可数,要将她的身份猜出来,也就不是难事。

        “对别人而言,佛帝舍利子的确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对我而言,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凌飞羽将佛帝舍利子,放回进匣子,又将匣子,放入进空间戒子。

        “空间储物的器皿,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空间戒子与里面的宝物,可以还给你,不过,我要留下空间手镯,算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桩等价交易。”

        凌飞羽的手指,轻轻一掀,空间戒子就飞起来,投射向张若尘。

        张若尘将空间戒子接住,问道:“第一桩交易?什么意思?”

        “若非本圣给你服下枯木丹,你以为,你的伤势,能够那么快痊愈?一枚枯木丹,换取一只空间手镯,应该算是等价。”凌飞羽轻轻的点了点头,犹如自言自语的说道。

        张若尘将精神力,注入空间戒子,查探了一番。

        佛帝舍利子、时空秘典、神顽果、如意宝瓶,还有一罐神血,全部都在戒子的内空间,飞羽剑圣的确是没有拿他的任何一件东西。

        空间界子之中,随便一件宝物,一旦拿出去,也能轰动一方,惹来一场腥风血雨,凌飞羽居然完全不感兴趣?

        她真的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还是说,她觉得自己已经吃定了张若尘?

        张若尘道:“依照你的意思,我们还有第二桩交易?”

        “没错。”

        凌飞羽点了点头,道:“空间戒子之中的那罐神血,我全要,你开一个价。”

        其实,绝大多数神血,张若尘都是放在图卷世界,仅仅只是放了一罐在空间戒子里面,方便随时取用。

        不过,仅仅只是一罐神血,也有一千多滴。

        张若尘道:“佛帝舍利子都吸引不了你,你却如此在意一罐神血?”

        凌飞羽不缓不急的道:“佛帝舍利子固然珍贵,可是,中古时代之后,却还是会有一些天资绝顶之辈,能够达到大圣境界,留下了一些传承。除此之外,中古、上古、远古、太古皆有神灵诞生,也有神的传承,遗落在昆仑界。”

        张若尘暗暗一惊,道:“你得到了某位大圣的传承?甚至,某位神的传承?”

        “你无须多问,只需告诉我,换取那一罐神血,需要什么样的价格?”

        凌飞羽缓缓站了起来,转过身,一双波光粼粼的星眸,盯在张若尘的身上,给人一种能够看透世间一切浮华的感觉。

        那是一双绝美的眼睛,充满灵动之气,却又带有几分柔媚,犹如是能够勾走男人的魂。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便是她的脸上,竟然戴有一层面纱,让人根本看不清她的真容。

        张若尘也只是略微心神一荡,很快就恢复心绪,道:“你想换取神血,倒也不是没有机会,只不过,我暂时还没想好要什么。等我想好之后,再与你交换。”

        说完这话,张若尘提起沉渊古剑,向外行去。

        张若尘这么做,当然是在试探飞羽剑圣的底线,很想知道,她是真的有原则,还是故意装成这样,另有目的?

        “遇事冷静,心性沉稳。不卑不亢,不惑美色。如此心性,再加上十万年来第一的资质,此子今后的成就,真是无法估量。”

        凌飞羽轻轻的摸了摸手腕上的空间手镯,露出沉思的神色,又道:“看来只能带他去滔天剑一脉历代祖师的墓地,才有机会试探出,他到底是不是不死血族的潜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