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二千一百七十九章 朝廷的末日

第二千一百七十九章 朝廷的末日

        “张若尘,再接我一击。”

        殷元辰眼神锐利,以秘法,操纵神尸发动攻击。

        为了能够让神尸爆发出更强的力量,殷元辰不惜耗损自身的精血,凭借与神尸之间的血脉联系,令神尸全面复苏。

        殷元辰可不是弱者,按照张若尘几次与他对战之后的评估,他至少拥有着阎无神恶身七成的战力,纵观天庭界和地狱界,大圣之下,难有人是他的对手。

        他的血脉之强,天资之高,罕见至极。

        一道神光,从殷元辰的体内飞出,落入神尸的手中,化作一柄色泽暗淡的长剑,其上有着无数的神之规则流转,更散发出浓烈的死亡气息。

        此剑,乃是殷元辰的父亲所留,以冥古时代的诡异秘法炼制而成,是一件强大的神遗古器。

        神尸手持神剑,磅礴的神力,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将神剑的威力,催发到极致。

        神剑挥动,迸发出通天的剑芒,无尽死气涌现而出,似要演化出一座可怕的死亡国度,吞噬万灵。

        单单是这种异象,便让人感到心颤。

        与此同时,刚才被拦腰斩断的泰坦六神将,此刻也有了动静,十二尊半截身体中涌出血雾,竟是重新凝成身体,化为十二尊泰坦神将,身形同样高大无比,只是气息变弱了一些。

        作为顶尖的圣王境强者,生命力可谓是极为顽强,绝非轻易能够杀死。

        泰坦一族的生命力,尤为顽强。

        十二尊泰坦神将合力祭出一柄巨斧,锋芒毕露,神力激荡,似可开天辟地。

        就算是一座墟界挡在前方,恐怕都会被一斧劈成两半。

        张若尘眼神淡漠,心意转动,藏山魔镜从体内飞出,以惊人的速度复苏,上百万道至尊铭纹,清晰浮现出来,相互交织,隐约有着一座庞大的世界虚影,呈现出来。

        “砰。”

        藏山魔镜释放出盖世魔威,生生将神剑演化出的死亡国度碾碎。

        而那柄巨斧,则是被世界虚影,死死镇压住,动弹不得。

        下一刻,藏山魔镜释放出无尽魔气,凝聚出万重魔山,一种无形的“势”,弥漫开来。

        “砰。”

        神尸被魔山撞飞了出去,坠入百里外的一座圣湖之中,连带着殷元辰也受到冲击,如同被星辰所撞,一边倒飞,一边口喷鲜血。

        巨斧亦是倒转而回,将多尊泰坦神将的身体劈开,鲜血飞溅。

        继而,藏山魔镜飞到十二尊泰坦神将的上方,镜面泛起如水般的波纹,释放出强大的吞噬之力。

        “不。”

        十二尊泰坦神将极力对抗,眼中不禁流露出惊恐之色。

        随着张若尘本身修为实力的提升,藏山魔镜也在进一步被修复,威力越来越强。

        尤其是张若尘登上真理之山,让藏山魔镜得到极大好处,汲取了真理之道的力量,生出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

        现在,张若尘可以更为轻松的催动藏山魔镜,施展出来的攻击,更加强大,且多了不少变化。

        瞬息之间,有着十尊泰坦神将,被藏山魔镜收了进去。

        仅有两尊泰坦神将,依靠巨斧,抵挡住藏山魔镜的力量,勉强逃过一劫。

        下一刻,这两尊泰坦神将融合归一,却是不由退得远了一些,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一击重创殷元辰,镇压化作双体的泰坦五神将,战果斐然,张若尘却并不恋战,想冲出包围圈。

        他得尽快赶去,与九天玄女和池孔乐会合。

        “给本座留下。”

        伴随着一声暴喝,一头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在半空中。

        那是一头狰狞的异兽,并非血肉之躯,而是,以无数精妙的符纹构筑而成,栩栩如生,散发出滔天凶威。

        “符灵界的符兽。”

        张若尘盯了过去。

        符灵界,乃是西方宇宙排名前二十的一座大世界,以制作强大的符兽,闻名于世。

        所谓“符兽”,便是以符篆构筑形体,再以秘法赋予灵性,形态大小不同,所拥有的能力也不一样。

        若是,本命符兽,还能随着修士的修为提升,不断变得强大。

        张若尘从眼前这头符兽的身上,感受到了十分浓郁的大圣气息,可以确定,它定然是由一位顶级大圣炼制出来。

        符兽形似一头凶虎,双眼血红,始一出现,天地间的规则和圣气,便是尽皆向它汇聚而去。

        与此同时,光明神殿的十二审判使者,亦是出手,将十二审判之剑祭出,力量结合在一起,斩出绝世无匹的一道剑芒。

        张若尘心念转动,将藏山魔镜打出,迎向十二审判之剑。

        他的双手,则是快速结出印诀,调动体内亿道圣道规则,结合磅礴的圣气,凝聚出一道无比伟岸的身影,如神似魔。

        “神魔镇狱。”

        伟岸身影从天而降,一脚将凶虎形态的符兽踩踏在地。

        “吼。”

        符兽发出震天的咆哮,亿万道符篆,从其体内延伸而出,拼命的挣扎。

        奈何神魔虚影拥有无穷力量,如一座恢宏的大世界,将符兽死死的镇压住。

        下一刻,神魔虚影探出一只手,抓向操控符兽的符灵界强者。

        此人实力极强,堪称大圣之下一等一的绝顶强者,身上散发出如山似海的强大气息,精气神极其强盛。

        可此时,他的眼中,却露出了惊惧之色。

        最顶尖的符灵界强者,通常都是武道和精神力兼修,且都会达到极高的境界,唯有如此,才能培育出最为强大的符兽。

        “这是什么圣术?为何以前从未见张若尘施展过?”

        符灵界强者,心惊不已。

        当即,他祭出了另一头符兽,形似龙龟,龟甲上有无数符篆交织。

        为了能够抵挡住神魔虚影,符灵界强者更是逼出一口精血,融入符兽体内。

        “噗。”

        然而,符兽仍旧没能抵挡住神魔虚影,如同纸糊的一般,瞬间被穿透。

        “怎么会……这么强?”

        符灵界强者脑中,闪过最后一道念头,身体爆碎开来。

        符灵界强者死后,那头凶虎形态的符兽,立刻安静下来,化作一道兽形的符篆,被张若尘收入囊中。

        顶级大圣炼制出来的符兽,价值极大,若能炼化为己用,无疑能有不小的用处。

        另一边,藏山魔镜展现出可怕的威能,不但破了十二审判之剑的攻击,更是将十二审判使者重创。

        若非十二审判使者反应够快,就连十二审判之剑,都差点被藏山魔镜收走。

        趁此机会,张若尘没有迟疑,以最快的速度,杀出重围。

        “休走。”

        有强者,想要拦截张若尘。

        “噗。”

        可惜,其还没能够来得及出手,一柄铁剑,刺穿了他的头颅。

        “十三个。”

        阿乐面无表情的,将铁剑从那名强者的头颅中抽出,绯红的圣血,在地上印出一朵朵鲜艳的血花。

        身形闪动,阿乐又出现在另一名强者的身侧,一剑斩落其头颅。

        有了阿乐的牵制,张若尘得以顺利脱身,以最快的速度,掠向紫微宫的深处。

        “拦住他。”

        殷元辰目呲欲裂,大吼道。

        说话间,他本身已是驾驭着神尸,冲天而起,紧紧跟在张若尘的身后。

        其他天堂界派系的强者,也都跟了上去。

        张若尘微微停步,向他们盯了一眼,撕裂开空间之门,将一头庞然大物,放了出来,形成一道巨大的阴影。

        “嗤。”

        庞然大物张开狰狞可怖的血盆大口,一口将三名天堂界派系的强者,吞了下去。

        不是别人,正是夺舍了神蟒尸骸的邪灵。

        在吞噬大量修士的圣魂和圣血后,邪灵变得越发强大,可以调动神蟒尸骸所蕴藏的磅礴神力。

        更为重要的是,受到生命之泉的洗礼,神蟒尸骸所蕴藏的尸气,在不断减少,多了几分生气。

        “砰。”

        邪灵摆动庞大的身躯,将十多尊天堂界派系的九步圣王,震飞了出去。

        阿乐再度击杀一名强者,身形闪动间,出现在邪灵的头顶上。

        邪灵当即缩小身体,带着阿乐,极速退走。

        “可恶。”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心中都生出强烈的恼意。

        他们这么多顶尖圣王一起出手,不但没能奈何张若尘,反而损失惨重,若是传出去,绝对会成为笑话。

        耀天公子的眉头深深皱起,心中不免担忧起来,如果此次不能杀死张若尘,那他绝对会有大麻烦。

        其实不光是他,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这样的顾虑。

        以张若尘的行事作风,事后绝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一次都必须要杀死张若尘。

        此时的紫微宫内,早已化作地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杀气冲天,怨气弥漫。

        有池瑶女皇倾力培养,最近几年,朝廷诞生出的圣者和圣王,数量不少。可是与天堂界派系相比,却是差得太远。

        面对天堂界派系的突袭,在极短时间内,朝廷便是出现了惨重的伤亡。

        几乎是一边倒。

        幸好有滴血剑在,将天堂界派系的强者,阻挡了片刻,朝廷的部分人马,才得以顺利退入池瑶女皇所居住的元初神殿之中。

        元初神殿,位于紫微宫的最高处,在天池中心的绿洲内,有着大量池瑶女皇亲手镌刻下的神纹,防御强大,若能完全激发,就算是百枷境大圣,千问境大圣,也休想强行攻入。

        但,如今池瑶女皇并不在元初神殿,也没有大圣强者坐镇,即便神纹再怎么精妙,威力也大打折扣。

        负责掌握神纹的人,乃是池瑶女皇的近卫,七十二宫女圣,也是神灵的侍卫。

        她们分为六队,守护六个方位。

        在昆仑界没有复苏之前,七十二宫女圣就是圣者境界。

        在池瑶女皇的培养下,她们都早已修炼到圣王境界,彼此配合无间。

        只是催动神纹,极为消耗圣气和精神力,七十二宫女圣虽然都不弱,却也无法支撑太长时间。

        此刻,她们全都已经脸白如纸,气息虚弱,完全是依靠强大的意志,才能坚持下来。

        元初神殿外,有着大量的尸体,几乎都是朝廷一方的强者。

        之前,天堂界派系的强者杀来,他们没能够来得及退入元初神殿。

        原本身在紫微宫的朝廷强者有很多,可是,顺利得以退入元初神殿的修士,却仅仅只有数百。

        他们可以说是朝廷的精锐,也是最后的根基。

        一旦他们全部死去,朝廷多半是要分崩离析。

        如此一来,昆仑界也将陷入更加混乱的状态,加速破灭的进程。

        儒道四宗,仅剩的书宗宗主,如今也在人群之中。天堂界发动攻击的时候,他没有在九星连珠府,所以,逃过了一劫。

        七位界子却少了一位,是代表儒道的岁寒。

        岁寒和书宗宗主相反,正巧在天堂界派系发起进攻时,去到了连珠府。

        圣殿内,所有人都皱眉不展,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从功德战爆发的时候,诸天万界的修士都说,昆仑界的末日将至。他们没有看到昆仑界的末日,先迎来了自己的末日。

        天堂界派系此次是有备而来,准备了用于破解神纹的宝物,即便神纹处于激活的状态,仍旧在一点点被磨灭。

        元初圣殿外,汇聚有大批天堂界派系的强者,米迦勒大天使王赫然也在其中。

        “放弃抵抗吧,束手就擒,本王可以给你们一条生路。不然,所有人都别想活着走出元初神殿。”米迦勒大天使王的声音,响遍神殿。

        九天玄女身上血迹斑斑,那纤细的娇躯,笔直的,站在神殿的殿门前,道:“你们天堂界派系如此肆无忌惮的行事,当真就不怕天宫的惩罚?别忘了,如今的昆仑界功德战场,已经不是天堂界一手遮天。”

        “天宫的规则,从来都是由强者制定,昆仑界没落至此,早已没有话语权,等到蟠桃树被斩断,昆仑界彻底枯竭,更加不会有人在意这里所发生的一切。”米迦勒大天使王道。

        弱肉强食,这是亘古不变的法则。

        天庭万界,其中的弱界,都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何必与他们多说,等破开神纹,本座自有办法,让他们乖乖听话。“一道狞笑声响起。

        在米迦勒大天使王身边,出现了一名干瘦男子,头很大,却没有几根头发,头皮上布满了古怪的秘纹,双眼极为凸出,好似随时都会弹出来一般,看上去颇为可怕。

        此人身上,散发着极为邪异的气息,手持一根骷髅法杖,大嘴咧开,牙齿上还残留着未曾吞咽下去的碎肉。

        他是姹界的领袖人物,无心邪君,出自姹界最为古老的幽冥邪教,修炼了一身可怕的邪术。

        但凡落入无心邪君手中的人,通常都会生不如死。

        “我感知到了沉渊的气息,张若尘已经来紫微宫,而且……正在向元初神殿赶来。”

        滴血剑的器灵,突然说道。

        此话一出,在场很多人的脸色,都不由发生了变化。

        有的人,欣喜若狂,犹如看到了黑暗的曙光。

        有的人,平静自若,波澜不惊。因为知道,张若尘虽强,却只是一个人而已,改变不了大局。

        九天玄女微微皱眉,叹息道:“天堂界派系的圣王境尖端强者几乎尽出,早已在紫微宫,布下天罗地网。这里已经成为龙潭虎穴,他不该来!”

        当然,九天玄女心中清楚,有池孔乐在紫微宫中,无论这里有多危险,张若尘都肯定会来。

        他就是那样一个人。

        而天堂界派系,在取走了她血液的情况下,之所以还要坚持攻打元初神殿,目的也是再明显不过。

        就是想要,擒住池孔乐,用来对付张若尘。

        又或许,也包括擒拿她。

        天堂界派系此次的行动,主要针对的是蟠桃树,同样对张若尘也动了必杀的念头。

        池孔乐俏生生的,走到九天玄女身边,沾满血污的手中,托着一座青色的小塔,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这座小塔,与青天浮屠塔很像,却是池瑶炼制的一件仿制品,是一件君王战器。

        在其内部,有青天浮屠塔器灵的一道烙印,以此为基础,快速培养出了另一道强大的器灵。

        真正的青天浮屠塔,已经不在昆仑界,去到了池瑶女皇的手中。

        “滴血姑姑,你能不能给父亲传递信息,让他赶快离开,不要来救我们。”池孔乐将目光,投向滴血剑的器灵,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和绝然。

        滴血剑器灵摇头,道:“天堂界派系封锁了元初神殿,我也仅仅只能感知到沉渊的气息,无法向外传递信息。”

        “那该怎么办?天堂界派系出动了那么多强者,父亲会有危险。我们死,无所谓,可是他不能死。他是昆仑界的未来和希望!”池孔乐道。

        池孔乐宁愿,张若尘对她不管不顾,也绝不希望张若尘为她犯险。

        九天玄女安慰道:“别担心,以你父亲的实力,天堂界派系想要对付他,没有那么容易,即便不敌,也肯定可以全身而退。”

        话虽如此说,可她心中明白,以张若尘的性格,知晓她们有危险,岂会轻易退走?

        九天玄女的心中,长长一叹。

        六位界子对视一眼,眼中满是苦涩,同时充满了愤懑。

        他们作为昆仑界的界子,享受最好的资源培育,在这种关键时刻,却什么都做不了。

        再看张若尘所取得的种种成就,六位界子更是惭愧不已。

        很多事情,本该由他们去做,最后却都落到了张若尘的肩上。

        圣殿东南方位的神纹,乃是由白羽十二圣掌控,此时,她们的脸上,也都有着忧色。

        当初,白羽十二圣跟随沧澜武圣,前往仙机山,结果遭到了不死血族的攻击,其中六位女圣,都是因为张若尘出手搭救,才得以活下来。

        而白羽十二圣情同姐妹,张若尘救了其中六人,其他人也都对他心存感激。

        此时,听到张若尘已经杀入紫微宫,她们自是都很担心,怕他落入了天堂界派系所设下的陷阱之中。

        “可惜我们的修为实力太弱,不然真想去与若尘公子并肩作战,就像当初在仙机山的时候一样。”元漱女圣叹息道。

        柳离女圣眉头紧锁,心绪剧烈起伏,她很希望张若尘能够像以前一样,可以力挽狂澜,以无匹之势,横扫天堂界派系。

        她幻想中的英雄,就是可以做到他人做不到的事。

        虽有山岳阻隔,也要开山而来。

        可是,现实的局势是,天堂界派系强者无数,紫微宫也已在他们的掌控之下。张若尘是很强,可依靠他一个人,怎么能够杀到这里来?

        如今,整个紫微宫,已经成为了天堂界派系围杀张若尘的一个猎场,就等着张若尘往里面跳。

        柳离现在最希望的是,张若尘赶紧离开紫微宫,不要管他们。

        这个时候,米迦勒大天使王亦是察觉到了下方的动静,不由下令道:“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攻破元初神殿。”

        天堂界派系多位神灵亲自下令,必须要杀死张若尘,为了达成这一目标,也就要不择手段。

        无论是池孔乐,还是九天玄女,都是张若尘所在乎的人,只要擒住她们,一切便都尽在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