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1940章 除夕旧忆

第1940章 除夕旧忆

        目光转动,张若尘看向近前的屠氏三兄弟,他刚才之所以动用焱神腿,就是想要达到这样的效果,以绝对实力干净利落将他们击败,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

        当然,他也并未因此而傲气凌人,微笑道:“三位无须多礼,我对军营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接下来,还需要多多仰仗三位。”

        “统领客气,我们兄弟三人太过自以为是,倒是让统领见笑了。”屠天有些尴尬道。

        他们本来是自信满满,以为可以轻松碾压张若尘,理所当然取代张若尘统领的位置,何曾想,最后竟会是这样的结果。

        自他们出道以来,还从未败得如此惨过,尤其还是败给修为低他们两个境界之人。

        但他们并未因此感到气恼愤懑,反而是十分佩服张若尘,毕竟张若尘可没有耍任何阴谋诡计,是正大光明胜过他们。

        真正的强者,值得他们去敬佩。

        张若尘道:“切磋本是很平常的事情,三位愿意与我切磋,其实也是对我实力的一种认可,三位无须有任何介怀。”

        “统领如此大度,倒是让我们更加惭愧,我们兄弟三人想设宴为统领接风洗尘,希望统领不要嫌弃。”屠天目光直视张若尘,眼神显得十分诚恳。

        张若尘笑道:“三位有此心意,我自是不能拒绝。”

        他只是想要镇压住场面,倒是没必要因此将屠氏三兄弟得罪,敌人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当即,演武场内的阵法关闭,屠氏三兄弟簇拥着张若尘从演武场走出。

        没用太长时间,营帐内便摆好诸多好酒好菜,但凡九步圣王,均是齐聚营帐内。

        既然是要为张若尘和纪梵心接风洗尘,人自然是多一些才好。

        宴席之上,以屠氏三兄弟为首,一众强者陆续前来向张若尘和纪梵心敬酒。

        项楚南原本是对屠氏三兄弟很不顺眼的,可酒过三巡,他便是与屠氏三兄弟称兄道弟起来,那叫一个亲切,感觉就像是早已认识很多年一样。

        待得宴席结束,天色已是暗了下来。

        张若尘一个人走出营帐,随意寻了一个地方坐下,抬头仰望明月,他的心中不免生出许多心绪。

        今夜又是除夕夜,天上飘落着雪花,看上去很美。

        若是凡俗人家,此时应该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吃团圆饭,闲话家常。

        张若尘的心中浮现出林妃的影子,这些年他去了天庭界,努力让自己变强,却是已经很多年没有陪伴在林妃身边。

        如今回到昆仑界,这个除夕夜,他仍旧没法陪林妃度过。

        不过,有木灵希陪伴在林妃身边,想来林妃也会很高兴吧?

        同时,张若尘又想到了池昆仑和池孔乐,当初在真理天域一别,他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也不知他们俩如今过得怎么样。

        无论是作为儿子,还是作为父亲,他似乎都很不称职,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可他没有办法,太多重担压在他的肩膀上,如果有选择,他又何尝不想与父母妻儿团聚在一起,共享天伦。

        渐渐的,在张若尘的脑中,木灵希的影子越发清晰。

        想到木灵希,他的脸上不自觉流露出幸福的笑容,这么多年来,无论他处于何种境地,木灵希始终陪伴在他身边,这可以说是老天对他最大的眷顾。

        不由得,张若尘刻录下一道传讯光符打出,传递给木灵希。

        传讯光符中并无什么重要事情,仅仅表达他对木灵希的思念之情,毕竟他们已经分开很长时间。

        没过多久,一道传讯光符从天外飞来,被张若尘一把抓住。

        传讯光符自然是木灵希传递来的,其上话语不多,却同样表达出浓浓的思念。

        正当张若尘嘴角勾出一道弧度的时候,又一道传讯光符自天外飞来,亦是出自木灵希之手。

        看到传讯光符上的内容,张若尘脸色瞬间巨变。

        “有一个消息,我觉得有必要告知你,尘姐的父母都在几天前被黑杀鬼王杀死。”

        很明显,木灵希也在纠结是否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张若尘,但一番思考后,她还是决定让张若尘知道,毕竟那两人曾是张若尘的岳父岳母。

        这个消息太过突然,让张若尘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东域圣王府一战时,他还曾见过陈琉璃,想不到时隔不久,其竟会遭遇不测。

        不可避免的,张若尘想到了黄烟尘,脑中不自觉浮现出诸多画面,全都是与黄烟尘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将关于黄烟尘的一切遗忘掉,没想到那些记忆竟是如此的深刻。

        说到底,他并非是一个无情之人,无法真正将黄烟尘遗忘,毕竟那是自他受情伤后,第一个打开心扉接受的女人。

        只是后来发生那件事情,黄烟尘与池瑶一起欺骗他,且黄烟尘最后更是完全站在池瑶一边,彻底伤透他的心,险些让他再度将心尘封起来。

        本来他应该对黄烟尘充满恨意,但实际上,他却根本对其恨不起来。

        当初不死血族为了逼他现身,攻入千水郡国王城,屠戮黄烟尘全族上下,就连千水郡王和王后也都被活捉,他着实亏欠黄烟尘太多。

        加之圣书才女曾经对他说过,黄烟尘已经死去,人死不能复生,他便更加无法对黄烟尘恨得起来。

        只是无论如何,他与黄烟尘都已经无法再回到过去。

        “黑杀鬼王,必须要死。”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可怕杀机。

        如今黄烟尘已经不在,为其父母报仇这件事情,只能由他去完成。

        没有任何理由,他仅仅只是遵循自己的心意。

        张若尘很想亲自赶去东域,手刃黑杀鬼王,但却不行,北域大战在即,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当即,他又打出一道传讯光符,却是传讯给阿乐。

        黑杀鬼王乃是一位强大的六劫鬼王,实力堪比道域境强者,在东域占据一座城池,不知道屠戮了多少人族,想将其击杀,绝非一般人所能办到。

        虽已很久不曾见过阿乐,但张若尘相信,阿乐必定拥有足够实力去完成这件事情。

        而且,阿乐如今也身在昆仑界,乃是做这件事情的最佳人选。

        短时间内,阿乐传递回讯息,只有一句话:“黑杀鬼王看不到明天的日出。”

        只要身在昆仑界,想去往任何地方,其实都很方便,直接通过那一座座功德分驿站就可以抵达。

        张若尘之前是不想让人知晓行踪,才自行布置空间传送阵,瞒天过海。

        事实证明,当他凭空出现在北域,的确是让许多人始料不及。

        将事情交给阿乐,张若尘却是变得沉默起来,心中思绪万千,五味杂陈。

        “大哥,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不知何时,风岩出现在张若尘的身后。

        听到风岩的声音,张若尘的思绪瞬间被拉回现实。

        轻呼出一口气,张若尘道:“没什么,只是想出来静一静,看看雪景。”

        风岩哪会看不出张若尘情绪不对,不由道:“大哥,你有什么心事?不妨和我说说。”

        张若尘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明月和片片洒落而下的雪花,心绪不由自主回到十几年前那个除夕夜,正是自那以后,他与黄烟尘才走向对立,一步步成为陌路人。

        若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他与黄烟尘应该会过得很幸福吧,说不得孩子都已经很大了。

        沉默许久,张若尘道:“二弟,我给你说一个故事吧。”

        “好,大哥你说。”风岩一边回应,一边在张若尘身边坐下。

        他不知道在张若尘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所能做的,就是陪在张若尘身边,哪怕是当一个聆听者也好。

        这个时候,才最能体现出,兄弟之间的情谊来。

        张若尘收敛心绪,道:“曾经有一个弱小郡国的王子,为了帮自己的郡国度过危机,而跟着父王前往一个强大郡国请求援助,恰逢那个强大郡国正为最受宠的一位郡主挑选夫婿,这位王子依靠出色的表现,技惊四座,在比武招亲中胜出,阴差阳错,与那位郡主的姐姐订下亲事,而也在那时,王子发现郡主的姐姐竟是他同门的师姐,…………”

        “经历诸多事情的考验,王子终是从感情阴影中慢慢走出,开始对郡主师姐敞开心扉,并最终与其成婚,…………“

        “当王子知道他好不容易敞开心扉接受的郡主师姐,竟是与其师尊一起欺骗于他,还坚持站在其师尊一边时,王子内心充满愤怒,一颗心再度尘封起来,王子与郡主师姐割袍断义,从此走向对立。”

        “王子本以为自己会一直憎恨郡主师姐,可当王子知道郡主师姐已经死去时,他才发现,原来他早已将一切放下,爱恨情仇都随风飘散。”

        说到最后,张若尘情不自禁流下一滴泪来。

        或许是因为将心中压抑太久的话语都说了出来,张若尘感觉轻松了许多。

        如果一切重来,他或许不会再像当初那般决绝,而她或许也不会黯然逝去。

        听完张若尘这个故事,风岩不禁深深叹了一口气,却是并未做任何的评价。

        换做是他的话,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他哪里听不出来,这个故事的男主角,便是张若尘本身,而故事的女主角,自然便是那位烟尘郡主。

        关于二人的事情,他其实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会这般复杂。

        一翻手,风岩取出一个酒葫芦来,道:“大哥,我们兄弟俩喝几杯吧。”

        张若尘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接过酒葫芦,仰头喝下一大口。

        他并不是一个嗜酒之人,但此刻却很想喝酒,或许喝醉了,便不会再有什么烦恼忧愁。

        “大哥,你们俩偷偷在外面喝酒,居然都不叫我,太不够意思了。”

        就在这时,项楚南从营帐内跑了出来。

        张若尘脸上浮现出一抹淡笑,将酒葫芦抛给项楚南,道:“你来得正好,二弟刚把酒拿出来,难得的好酒,让你也尝尝。”

        项楚南伸手接住酒葫芦,嘿嘿一笑,道:“那我可就不客气。”

        风岩白了项楚南一眼,道:“三弟,你这可就冤枉我和大哥了,有好东西,什么时候忘记过你?我是看你之前喝得挺多,差点喝趴下,所以才没叫你。”

        “喝趴下?开玩笑,以我的酒量,谁能把我喝趴下?再喝上几轮都没事儿,二哥,赶紧把你的好酒都拿出来,大战前,我们先喝个痛快。”项楚南瞪眼道。

        说到喝酒,他是绝对的自信。

        风岩微微摇头,道:“行,今天就成全你,你想喝多少都管够,我家就是卖酒的,难道还怕你喝吗?”

        闻言,项楚南顿时大笑起来,道:“还是二哥够意思。”

        看着身边的风岩和项楚南,张若尘脸上浮现出一抹会心的笑容,有这样两个好兄弟陪伴在身边,老天已经待他不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