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1909章 双剑齐飞

第1909章 双剑齐飞

        沉渊剑灵的眼中,同样满是柔情,更有许多思恋,他与滴血已经分别太久。

        可无论分别多久,他们之间的感情,始终没有改变,甚至因此变得更加浓烈,就如陈酿一般。

        只是就连他也没想到,在他最为危急的时刻,滴血竟会出现在他身边,就仿佛滴血一直暗暗关注着他一般。

        “朝廷大军是否已经赶来?”史乾坤站起身来,试探性的问道。

        在他看来,既然女皇佩剑出现在剑冢,那么朝廷很可能已经派出大军前来支援镇狱古族。

        红衣女子看了史乾坤一眼,语气清冷道:“没有大军赶来,我来这里也不是受任何人驱使,我仅仅只是为沉渊而来。”

        “这……”

        史乾坤顿时泄气,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可以走了。”

        红衣女子再度开口,却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闻言,史乾坤反应过来,连快速退出冷火山。

        对方刚才可是一剑就将冥仙击杀,他可招惹不起。

        而且有这位在,他也就无须再担心这边出什么问题,还是继续去关注张若尘那边的情况为好。

        驱走史乾坤,红衣女子展颜一笑,道:“我先帮你凝聚道体,其他之后再说。”

        说话间,她一指点出,一缕血光飞出,没入沉渊剑灵体内。

        沉渊剑灵微微点头,当即闭上眼睛,继续未完成之事,对于滴血剑灵,他是绝对的信任。

        从冥仙话语中,他已经知道,现在外面情况很糟糕,他必须要尽快将道体凝聚成功,如此,才能赶去相助张若尘。

        冷火山这边没弄出太大动静,故而不死血族一方并不知道滴血剑到来,更不知道冥仙已死,激烈大战仍旧在持续着。

        饶是剑冢环境特殊,在连番大战下,仍是出现不小破坏,很多山峰倒塌,剑器化作碎片。

        “砰。”

        张若尘再次倒退,包裹住他的巨大身影径直撞在雪山之上,使得许多积雪滚落。

        “张若尘,本神子说过,即便是在剑冢,即便你能够借助阴灵力量,将自身力量生生提升到堪比不朽大圣,仍旧不会是本神子的对手,你的身体还能支撑多久?”

        血屠神子迈步向前,以俯视的目光看着张若尘,似巨龙在俯瞰蝼蚁。

        若非是在剑冢内,何须费如此多手脚,他早已是让张若尘死无葬身之地。

        张若尘眼神平静,古井不波,淡然道:“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真有本事,从我尸体上跨过去便是。”

        人生在世,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哪怕是豁出性命,也绝不能退缩。

        他答应过璇玑老人,会肩负起滔天剑一脉的使命,无论如何,他都会做到。

        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他还如何去与池瑶争锋?

        “冥顽不灵。”血屠神子眼神变得冰冷。

        一步迈出,炼狱火神拳施展,凝聚出一尊火焰巨人。

        以火焰巨人为中心,炼狱之火向着四面八方极速蔓延,似要将整个剑冢都化作无间炼狱。

        他已经不想再与张若尘说任何废话,要用绝对力量,击溃其信念。

        张若尘目光坚毅,将更多力量注入头顶悬浮的青天浮屠塔,用以守护自身。

        只有将自身守护好,他才能更持久与血屠神子战斗。

        说到底,他还没有铸就不朽圣身,肉身始终存在一些弱点,难以经受住无间炼狱塔的攻击。

        若没有青天浮屠塔守护,他现在只怕已经是伤得颇重。

        好在青天浮屠塔的器灵与他同仇敌忾,一致对外,不然还真麻烦。

        豹烈与九目天王的大战,则是占据上风,他的星神之眼,犹胜九目天王的九目。

        “可恶,如果白骨圣山没有受损,本王何至于如此被动。”九目天王眼神阴沉,心中恼怒不已。

        白骨圣山是他最大底牌,倚仗白骨圣山,哪怕是遇到不朽大圣,他也能抗衡一二。

        奈何之前白骨圣山已经被青天浮屠塔撞断,损伤严重,在未修复之前,没法使用。

        否则,一个豹烈,他翻手就能镇压。

        恼怒之余,九目天王也是发狂了,全力展开反击,他是不死血族一位神的子嗣,同阶岂能弱于人?

        雪山前,张若尘与血屠神子的战斗亦是进入白热化阶段,血屠神子战力强绝,一直在压着张若尘打,但却始终无法占据太大优势,更别说将张若尘击败。

        连不朽大圣都能击败,可在这里却束手束脚,迟迟收拾不了张若尘。

        一切只因剑冢和阴灵之故,相比于击杀张若尘,他现在是更想掀翻剑冢、磨灭阴灵。

        “本神子已经失去耐性,即便付出一些代价,也要将你与这些阴灵,一并抹杀。”血屠神子无比阴沉道。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来,一股血气涌出,源源不断注入无间炼狱塔中。

        而随着血气注入,无间炼狱塔剧烈震动起来,无数铭纹清晰浮现,交织大片空间,似乎要将整个剑冢禁锢住,连剑道规则都被生生排斥出去。

        无间炼狱塔高高飞起,悬浮在天宇,似一轮烈日,将整个剑冢都映照成炼狱的颜色,压抑无比。

        “这股力量……”

        史乾坤立身在一座山峰之上,身体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其他人也都将目光投向无间炼狱塔,眼神均是变得无比凝重。

        任谁都能感受得到,无间炼狱塔已经变得与之前不一样,似乎有一道封印被打破了。

        张若尘就在无间炼狱塔正下方,恐怖力量将他压住,几乎让他动弹不得。

        就连包裹住他的圣影,也在颤动,隐隐有着崩溃解体的迹象。

        “杀。”

        张若尘并未坐以待毙,抢先出手。

        趁着血屠神子还未将无间炼狱塔催发到极致,现在他尚还有一搏之力,再等下去,情况就会变得完全不受掌控。

        剑罡迸发,似要斩落星辰。

        “轰。”

        无间炼狱塔巍然不动,生生承受住这一击。

        “再来。”

        张若尘并未死心,继续出手。

        连续几剑斩杀而出,剑罡一道比一道凝练,《真一雷火剑法》的精髓奥义,完全被他展现了出来。

        可无论他怎么攻击,都无法撼动无间炼狱塔,甚至无法破开无间炼狱塔构成的炼狱结界。

        整个剑冢,都已经处在炼狱结界的笼罩之下。

        傻子也看得出血屠神子是何用意,其分明是打算将剑冢一锅端,谁都不放过。

        待得无间炼狱塔力量被催发至最强,一切都将飞灰湮灭,不朽大圣都未必能够抵挡住。

        “血屠这个疯子,竟然不惜耗损自身精气来催动无间炼狱塔,若是对战淳一剑圣时,他也这般做,淳一剑圣说不得已经死了。”一处密地内,罗乙眼神凝重,其中也夹杂着丝丝恼怒。

        虽说他身在密地内,但一旦无间炼狱塔完全爆发,这处秘地也未必抵挡得住。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认真思考应对之策。

        “咻。”

        极为突然的,一红一黑两道虹光划破长空,如两颗流星,耀眼无比。

        “那是什么?”

        如此动静,顿时引得所有人为之侧目。

        就连血屠神子也察觉到,不由将目光投向两道虹光。

        下一刻,两道虹光出现在张若尘身边,化作两柄古朴长剑。

        其中一柄鲜红如血,杀气凛然,最是引人注目。

        “那是……池瑶女皇的滴血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罗乙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传闻之中,张若尘与池瑶女皇之间有着极深关系,看来并不为虚。”

        罗乙微微皱起眉头,隐隐陷入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光是罗乙,其他人也都震惊无比,目光完全被滴血剑所吸引。

        夏问心、九目天王等人暂时罢手,与豹烈等人拉开一些距离。

        不知怎么的,滴血剑的出现,让他们心中隐隐都生出不祥之感。

        “不是说张若尘与池瑶女皇仇深似海,这个时候,池瑶女皇的滴血剑,怎么会出现在剑冢?”九目天王露出不解之色。

        夏问心亦是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开口道:“池瑶女皇那等存在的心思,不是你我所能揣度,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池瑶女皇果然在关注着剑冢。”

        牵扯出池瑶女皇,任谁心中都会浮现一层阴影,毕竟那可是一位能够弑神的可怕神灵。

        尤其池瑶女皇才仅仅修炼八百多年,如果给其更长时间,其未必不能与月神那种古老神灵相比。

        看着面前的滴血剑和沉渊古剑,张若尘微微有些一怔,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昔日与池瑶一起练剑的画面。

        在沉渊古剑凝聚道体的关键时刻,滴血剑竟然赶来守护,让张若尘心中充满感慨。

        池瑶是那般无情,滴血却对沉渊充满情意,还真是很讽刺。

        摇摇头,张若尘清醒过来,衣袖一挥,沉渊古剑和滴血剑同时飞了起来,犹如情侣一般,演化出阴阳太极印。

        他从未想过,竟还能有机会让沉渊古剑和滴血剑,一同施展两仪宗最强两人剑阵——阴阳两仪剑阵。

        血屠神子目光注视阴阳太极印,不屑的冷笑,道:“再好的剑,也要看执掌在谁的手中,持在女皇手中,能够弑神,在你手中,又能发挥出几分力量?两柄造化神铁铸造的剑,今后就是本神子的了。”

        “能够得到女皇的战兵,这比灭掉剑冢,更令本神子兴奋。”

        张若尘如同化为一尊剑神,身上气势节节攀升,眼神冰冷,道:“就怕你无福消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