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杀人的笔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杀人的笔

        “《赏金排名榜》上为何没有大圣?”张若尘颇为好奇。

        纪梵心道:“没有百亿枚圣石做赏金,根本没有资格下单杀大圣,就算是一座万年王朝,想要拿出百亿枚圣石都是极其艰难的事。再说,就算有大圣的《赏金排名榜》,也不是我们看得到。”

        这时,一位身穿黑袍的纤瘦女子,端着一个金属托盘,走到张若尘和纪梵心的面前。

        托盘中,放着厚厚一叠符纸,与一支青铜笔。

        生死符!

        一张符纸定生死。

        纪梵心伸出两根手指,捻起一张符纸,在上面书写了起来。

        半晌后,她动作优雅的将青铜笔放下,手持符纸,向生死崖打了过去。

        “嘭。”

        符纸,在临近生死崖的时候,爆裂而开,化为万千光点。

        随即生死崖上一块较为靠前的区域内,显现出一个名字——连城百里。

        在“连城百里”这个名字的后面,还有一长串介绍的文字:

        连城百里,隶属天杀组织,修为达到八步圣王,在《杀手天王榜》排名第八十四位,接任务一万四千六百次,成功完成任务一万四千五百九十五次。

        连城百里一共拥有三位死使,第一死使,名叫“界力石王”,为石族七步圣王。

        第二死使……

        …………

        介绍的文字很多,相当详细,甚至还有连城百里使用的圣器,修炼的功法和圣术。

        看完这些介绍,张若尘的眼神一亮,自言自语的道:“原来,与商子烆等人一起,围杀我的那位杀手天王就是他。能够进入《杀手天王榜》,倒是一个厉害人物。”

        不仅如此,当初进入百花宫刺杀丹灵王的那一位杀手,竟然是百里连城的第三死使。

        看来纪梵心是早就已经查清楚,所以才会下单杀连城百里。

        纪梵心出的价格,是一亿枚圣石。

        在纪梵心下单之前,连城百里的名字下方已经有两个价格,分别是三千五百万枚圣石和五千万枚圣石。很显然,还有别的修士,也想买连城百里的命。

        如此一来,连城百里的性命,现在已经价值一亿八千五百万枚圣石,在《赏金排名榜》上排在第六十七位。

        这样的价格,已经相当具有诱惑力,很多九步圣王都会心动,其中一些肯定会动手去杀连城百里。

        “竟然出价一亿枚圣石杀连城百里,她是何方神圣?”

        “能够拿出一亿枚圣石的人物,必定是具有大背景,我们最好还是别去招惹。”

        ……

        生死崖的下方,很多修士的目光,都向纪梵心盯了过去。众人的眼神各不相同,有的疑惑,有的忌惮,有的沉思。

        虽然说,纪梵心在来之前,一直提醒张若尘要低调,但是她的所作所为却是一点都不低调。

        纪梵心瞥了张若尘一眼,微微一笑:“该你了!想要杀谁,就将他的名字和价格,写在生死符上面。”

        “将生死符打出去,信息就会录入生死崖。死神殿的所有联络点的生死崖上,都会显现出来。”

        张若尘从托盘里面,捻起一张生死符,书写起来。

        书写完毕后,张若尘的手臂一甩,生死符飞了出去。

        “嘭。”

        符箓爆碎,生死崖上的《赏金排名榜》出现新的变化,一个全新的名字,呈现出来。

        赏金排名榜第十,空间神殿领袖公子衍,赏金三亿。

        生死崖的下方,本是相当安静,此刻却是响起阵阵嘈杂声。

        “三亿枚圣石!天呐,我要是有这么多的圣石,已经可以去一座墟界攻城略地,建立一座繁华的帝国。”

        “公子衍的人缘一直都很好,并且还有很多势力都有求于他,怎么会有人出三亿枚圣石的天价杀他?”

        “公子衍这次是摊上了事,必定是得罪了一个超级大势力。”

        不知多少双眼睛,盯向张若尘。

        有的修士,动用了精神力,想要看穿张若尘面具下的真容。

        还有一些修士的眼神却是相当阴沉,摩拳擦掌,若不是这里是死神殿的地盘,恐怕已经对张若尘出手。

        这倒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毕竟在场的修士众多,肯定有人与公子衍交好。甚至有可能,公子衍的本尊就在现场。

        张若尘却显得处变不惊,又捻起一张生死符,书写了起来。

        “嘭。”

        生死符飞出去,《赏金排名榜》上,又多出一个名字。

        赏金排名榜第十,魂界领袖潋曦,赏金三亿。

        “轰!”

        这一次,生死崖下的修士彻底沸腾起来,不知多少修士都用冷冽的目光盯向张若尘。

        “没天理了!居然有人想要杀潋曦仙子,而且还出价三亿枚圣石,若是消息传出去,整个天堂界都得震动。”

        “潋曦仙子那么美丽出尘,即便是再冷血的杀手,估计也舍不得对她动手。”

        “有本事露出真面目,想要杀潋曦仙子,先过我这一关。”

        一位身穿黄袍的英秀男子,是潋曦的追求者,竟是直接向张若尘冲了过来,双手变成白银一般的颜色。

        但是,在他距离张若尘还有十步的时候,死神殿的一位核心杀手现身。

        这位核心杀手有些特别,身上的死神黑袍上面,竟是有一道六翼飞龙。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使得整个大墓中的温度急剧下降。

        只是那股杀气,便是惊得黄袍男子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死神殿的联络点,谁敢在这里放肆,我秦开免费送他上路。”全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声音平淡的说道。

        黄袍男子的脸,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如纸,嘴唇哆嗦:“秦……开,《杀手天王榜》……第二十一位的秦开……”

        顷刻间,那个黑袍男子秦开所站立的位置,变成了绝对的中心。

        在场的修士盯向他,皆是有些心惊胆颤。

        就连张若尘也都有些动容,要知道,连城百里何等强大的人物,也只是在《杀手天王榜》上排名第八十四位。

        整个《杀手天王榜》,只会录入一百位圣王境界的杀手,每一个都是超级强悍的存在,排名越是靠前,实力越是可怕。

        吓住黄袍男子后,秦开的身影就消失不见,犹如是融化了一样。

        “真是厉害,以我现在的修为,也没有看清他是如何离开。”张若尘低声道。

        纪梵心道:“现在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就你现在的修为,大圣之下,能够碾压你的人多不胜数。你在真理天域遇到的,还只是年轻一辈的高手,老一辈的圣王强者狠角色更多。”

        张若尘耸了耸肩,很是无所谓,反正得到了须弥圣僧的长须,接下来修为境界就能突飞猛进。

        等到修为再提升两三个境界,大圣之下,还有谁能制得了他?

        随即,张若尘又伸手,从托盘中捻起一张生死符。

        纪梵心的眼眸瞪大,有些吃惊,道:“你还要下单?你拿得出来那么多圣石吗?”

        即便是一亿枚圣石,对纪梵心这种世界领袖来说,都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数字。可是,张若尘已经花费了六亿枚圣石,竟然还要继续下单,怎能不让人感到吃惊?

        张若尘笑道:“我的金步龙辇,价值不在十亿枚圣石之下吧?”

        说完这话,张若尘在生死符上面,又书写下一个名字。

        片刻后,《赏金排名榜》第十的位置,多出一个名字:血战神殿领袖迅鸦,赏金三亿枚圣石。

        并不理会周围那些瞠目结舌的目光,张若尘继续书写第四张生死符。

        “嘭。”

        生死符飞了出去,与生死崖碰撞在一起,化为了一片光雨。

        顿时,《赏金排名榜》第七,出现了“商子烆”的名字,赏金五亿枚圣石。

        张若尘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去取托盘中的生死符,嘴里发出一声轻叹。

        白苏、二师兄、三师兄、五师姐……,他们的死,一直都是张若尘心中的痛。

        本来张若尘是想用以牙还牙的手段,在死神殿买杀手,去杀商子烆的亲人、朋友、师兄弟,只要杀一个,就支付酬金。

        但是……

        真正到了决定他们性命的时候,张若尘却选择收手,做不出如此滥杀无辜的事。

        商子烆的亲人、朋友、师兄弟,不一定都是恶人,并不是都在对付张若尘,说不一定,其中就有很多心性良善和与世无争的修士。

        “你在想什么?”纪梵心问道。

        “没什么。”

        张若尘紧紧的捏了捏手中的青铜笔,缓缓将它放到托盘中。

        这是一只杀人的笔,得慎用!

        纪梵心道:“我们得赶紧离开,你这次下单要杀的四人,皆是属于天堂界派系。而天堂界派系的势力庞大,在场必定有不少他们的人。”

        “走吧!”

        张若尘刚刚转身,一位身穿死神黑袍的修士,拦在了他和纪梵心的身前。

        此人的领口和袖口都浮现出淡淡的波纹,是一位杀手天王。

        他的声音有些尖锐,道:“两位客人暂时还不能离开此地,刚才戚长老传话,让我带你们二位去见他。”

        张若尘在这个黑袍修士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气,于是警惕了起来,问道:“我们为什么要去见戚长老?”

        “因为你们二人都下了单,必须去戚长老那里缴纳定金。”黑袍修士身上的杀气消失不见,反而露出一道淡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