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可怜的通灵圣芝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可怜的通灵圣芝

        在至尊之力的镇压下,通灵圣芝打出的印法并没有支撑多久,就被撕裂开,悬在它头顶的紫色神圣古海化为一缕缕紫雾。

        “你们竟然使用战器……这不公平……”

        金属魔冠猛然落下,镇压住想要遁走的通灵圣芝。

        “老家伙,看你这次还往哪里逃?”

        项楚南大笑一声,冲过去抡起金属魔冠就是往通灵圣芝身上一阵狂砸,将大地都砸碎一大片。

        通灵圣芝的嘴里,发出惨嚎声:“真妙,真妙。”

        “还真妙?老家伙还真不怕疼。”

        项楚南全身肌肉鼓胀起来,双手同时抓住魔冠,向下轰击。

        “真妙,真妙……救命啊,打死贫道了,救命啊……”见喊救命没用,通灵圣芝又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道:“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小辈为什么要如此欺凌一位长辈?”

        “无冤无仇?无冤无仇你偷袭项爷爷干什么,敢说踢我屁股那一脚不是你?”项楚南让魔冠缩小,戴在通灵圣芝的头顶,镇压得它不能动弹。

        张若尘站在一旁,细细观察通灵圣芝,心中啧啧称奇,被一件至尊圣器狂砸了一顿,它的身上竟然一点伤都没有。

        也不知是因为项楚南手下留情,还是通灵圣芝的防御力真的如此厉害。

        又将通灵圣芝揍了一顿,项楚南才拍了拍手站起身来,道:“若尘兄弟,这株十万年古圣药居然修炼成了人形,还诞生出灵智,吃起来怪膈应,要不你吃?”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就这么吃了它,的确很膈应,而且,它肯定会有很大的怨气,积蓄在体内,反而对我们的修炼不利。”

        通灵圣芝蹲在角落里,大吼道:“没错,贫道的怨气很大,你们一点都不尊重长辈,吃了贫道,你们会遭天谴的。”

        项楚南道:“看它那嚣张的嘴脸,吃了我都感觉恶心。要不将它炼成丹药,我们再吞服?”

        “其实可以与它商量一下,让它切下两条腿给我们吃。”张若尘的脸上,露出一道古怪的笑容。

        项楚南顿时振奋,道:“对啊,先切它两条腿,等它长出新的腿,我们再切,比直接将它炼成丹药好太多了!”

        通灵圣芝一直都竖着耳朵在一旁偷听张若尘和项楚南的对话,顿时,脸色变得煞白,道:“真妙,真妙……我的腿上也有怨气,很重的怨气。”

        “它说真妙,看来是同意了!”

        项楚南从张若尘那里借来三耀万纹圣器级别的重剑,按住通灵圣芝的脖子,就要去切它的双腿。

        “等一下,我有话说。”通灵圣芝大叫一声。

        项楚南道:“别拖延时间,没用的。”

        张若尘拦住项楚南,道:“让它说。”

        通灵圣芝趴在地上,惊慌的说道:“我可以为你们摘两枚真妙圣果,你们在道观外面应该也看见,那种圣果的宝贵程度,绝对超过我的两条腿。”

        “就是古圣树上的紫青色圣果?”

        “没错。”

        张若尘和项楚南对视了一眼,皆是心动不已。

        不过,张若尘很快又露出谨慎的神情:“道观外面全是远古凶物,更有半尊远古大圣,就算你的修为很强,恐怕也无法从它们的眼皮子底下将圣果摘走。你不会是想要趁此机会逃走吧?”

        “怎么可能?天地良心,贫道敢对天发誓,绝对是真心诚意想要帮两位少侠采摘圣果,绝无二心。至于那些远古凶物,两位少侠倒是无需多虑,贫道从小在这里长大,体内蕴含有与它们同源的阴气,就算从它们身边经过,它们也不会攻击贫道。”通灵圣芝言辞凿凿的说道。

        可惜,张若尘根本不信它,道:“如果,你能将你的一半圣魂交给我,我就信你。”

        “为什么要贫道的一半圣魂?”通灵圣芝不解的问道。

        张若尘道:“只要你敢逃,我就灭掉你的一半圣魂。这样一来,你必定精神错乱,一身修行毁得干干净净。”

        通灵圣芝的上牙打下牙,也不知是愤怒,还是被吓的,道:“真妙,真妙,你也太坏了!”

        张若尘道:“你既然修炼成人形,就是已经得道。只要你不主动害我们,我们自然是不会吃掉你。但是,你故意将我们引到这处凶杀之地,不仅害得我们差一点死去,还让我们困在了这里,总要付出一些代价吧?”

        “将古圣树上的真妙圣果全部采摘下来交给我们,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等到离开这片禁区,我就将圣魂还给你,放你自由。如何?”

        通灵圣芝露出思索的神色,显然是在思考张若尘是不是在骗它。

        项楚南一巴掌拍在通灵圣芝的头顶,道:“还犹豫个屁啊!我们都原谅你了,你还一副不情愿的模样。”

        通灵圣芝很郁闷,明明是这伙人闯入它的修炼之地,还毁了它的道观,现在却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让它这个真正的受害者诉苦的地方都没有。

        但是有什么办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通灵圣芝道:“好,贫道可以暂时交出一半圣魂,但是只能采摘两枚真妙圣果给你们。”

        “不行,不行,必须全部摘下来。”项楚南摇了摇头。

        通灵圣芝笑了笑:“贫道若是将所有真妙圣果都采摘下来,也就失去利用价值,恐怕你们转过头就将贫道炼成了丹药。”

        “我去,你就只是一株圣芝而已,还这么多的小心思。你以为我们是出尔反尔的小人吗?”项楚南的脾气很暴躁,又将重剑提了出来,准备切通灵圣芝的双腿。

        张若尘按住项楚南的肩膀,对通灵圣芝说道:“三枚,采摘三枚真妙圣果回来给我们。”

        “好,就这么定了!”

        通灵圣芝分出一半圣魂出来,凝聚成一团圣光,交给了张若尘。

        走出画壁上的小小世界,张若尘和项楚南等在道观里面,而通灵圣芝则是变化了形态,变成一株紫金色的圣芝,冲出道观,时而移动脚步,时而停下来静止不动。

        很显然,它也有些害怕那些远古凶物,只是它体内的确是有远古阴气,能够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所以,那些远古凶物才自动忽视它。

        “这个老家伙的体内有远古阴气,就算用来炼丹,炼出来的也是毒丹,根本吃不得。”项楚南有些苦恼。

        张若尘见通灵圣芝没有逃走,真的向古圣树的方向而去,也就放下心来,问道:“你的那件至尊圣器的器灵有多强?”

        项楚南将金属魔冠取出来,托在手掌心把玩,疑惑的道:“器灵?”

        “至尊圣器的器灵都相当强大,说不一定能够压制那半尊远古大圣。”张若尘道。

        项楚南摇了摇头,谈道:“没觉得它里面有什么厉害的器灵,难道是因为铁帽子上的宝石掉了?”

        “可不可以将它借给我看一看?”张若尘道。

        项楚南直接将金属魔冠递过去,道:“当然可以,随便看。”

        张若尘捧着沉重无比的金属魔冠,感觉到它的内部蕴含有一股滔天魔气,仿佛手中不是一顶头冠,而是一座金属魔山。

        炼制魔冠的材料也相当特殊,张若尘从来没有见过,绝对与造化神铁一样,是天地间最顶级的炼器材料。

        “竟然只有一缕器灵意识。”

        张若尘皱起眉头,仔细查看魔冠,在魔冠的顶部有一个指头大小的凹槽,曾经镶嵌的,应该就是项楚南所说的宝石。

        “可惜了!只是一件不全的至尊圣器,否则我们倒是可以凭借它杀出去。”

        张若尘将魔冠还给项楚南,托着下巴,思考别的脱身办法。

        “快看,那老家伙还真有两下子,已经采摘了三枚真妙圣果。”项楚南舔了舔嘴唇,有些激动的说道。

        张若尘盯向古圣树上的通灵圣芝,嘴角也露出一道笑意。

        摘下三枚真妙圣果,通灵圣芝立即冲回道观,将圣果交到张若尘的手中,道:“小辈,现在你该兑现承诺,换回贫道的一半圣魂了吧?”

        “不急,等离开这片禁区,肯定还给你。”

        张若尘将一枚真妙圣果递给项楚南,自己留一枚,剩下的一枚则是收了起来,准备留给木灵希。

        项楚南捧着真妙圣果深吸了一口,直吞唾沫,张开白森森的牙齿,就要将其一口吞下。

        “等一等。”

        张若尘慎重的道:“真妙圣果常年生长在此处,说不一定沾上了远古阴气。”

        “对啊!”

        项楚南吓了一大跳,瞪向通灵圣芝,道:“你那么积极的去帮我们采摘真妙圣果,是不是知道此果吃不得,想要坑死我们?”

        “天地良心,贫道怎么可能做出这么下作的事?”

        通灵圣芝连忙又道:“你们看见那些从宫殿群深处涌出来的紫青色气雾没有?那些气雾,可以净化阴气。真妙圣树常年被紫青色气雾包裹,阴气根本无法靠近它。相信贫道的话,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吃。”

        防人之心不可无,张若尘并没有完全相信通灵圣芝,而是将易皇骨杖取出来,引动骨杖上佛帝舍利的力量。

        “哗啦。”

        金色的佛光散发出来,照射在真妙圣果上面。

        看到这一幕,通灵圣芝立即改口,道:“前两天,笼罩真妙圣树的紫青色气雾散开过一个时辰,说不一定有阴气侵入进圣果。”

        “哧——”

        在佛光的净化下,一缕缕阴气,从真妙圣果中逸散出来。

        项楚南的脸色勃然一变,将金属魔冠扣在通灵圣芝的头上,拳头如同雨点一般劈头盖脸的落下,道:“你这个老东西还真是狡诈,若不是我兄弟小心谨慎,就被你给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