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赌战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赌战

        一道黑色人影,宛如闪电,激射了出去,冲向功德簿墙。

        “想要夺取功德簿墙,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张若尘的眼神一沉,随即强大的剑意从体内爆发出来,身体化为一道剑光,冲向那道黑影。

        那道黑影已经到达功德簿墙的旁边,看到飞来的剑光,原本已经伸出去的手掌,又快速收回,一掌拍击出去。

        “哗啦。”?数百道凌厉的剑气,在掌印的前方凝聚出来,化为一片剑雨。

        “轰隆。”?一声巨响后,所有剑气全部都崩碎。

        张若尘和那道黑影同时向后倒飞了数丈,才又重新落到地面。那道黑影的真容,也终于显露出来,正是九幽剑圣。

        看到九幽剑圣那张老脸,张若尘倒也没有感到意外,毕竟,在祖灵界能够一剑击退魔音的剑修,估计也就只有他。

        突破到圣王境界后,九幽剑圣的寿元大增,变得年轻了一些,头上的白发重新变成黑发,皮肤上的老年斑消失,脸上的皱纹减少,看起来也就五十来岁的样子。

        竟然被张若尘一剑逼退,九幽剑圣的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色,道:“璇玑能够收到你这样一位杰出弟子,我不如他。”

        “你与师尊比起来,的确是有一些差距。”张若尘道。

        九幽剑圣道:“只能说明他的运气比我好,可惜,在剑道上面,他却不如我。”

        “未必吧!”张若尘道。

        九幽剑圣和璇玑剑圣分属黑市和武市钱庄,一直以来就是死对头,谁都无法战胜对方,直到论剑大会上的那一次生死决战,才分出胜负。

        可是,在那一战之前,璇玑剑圣中了冥王血毒,战斗的结果自然是算不得数。

        只不过,九幽剑圣并不知道这一点,一直觉得他比璇玑剑圣更加强大。

        九幽剑圣道:“做为璇玑剑圣的得意弟子,老夫知道你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可惜,在论剑大会上,璇玑的的确确是败给了老夫,这一点,没有什么好反驳。”?“师尊并不是败给你,而是败给了他自己。”张若尘道。

        “什么意思?”九幽剑圣问道。

        张若尘道:“师尊的心,没有那么狠,所以当年救下了一个不死血族的小孩子,还收他为弟子,将他养大成人。可惜,在与你决战的前夕,他却遭到那位弟子的暗算。否则你以为自己能够那么轻松的战胜师尊?”

        九幽剑圣沉默了片刻,随即,哈哈大笑:“为了维护你师尊的荣誉,做为弟子,你随便编一个故事,为他的失败找一个理由,将责任都推到另一个人的身上。这样的手段太低级,老夫活了五百多年,见过太多。无论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老夫就是比璇玑强大,剑道上的造诣就是比他更加高明。”

        张若尘的眼神,变得有些冷寒,道:“既然九幽前辈如此自信,可敢接受晚辈的挑战?”

        “干什么?想给你师尊正名?”

        九幽剑圣并不是一个张扬的人,但,却是一个算计很深的人,其实说出那一番话,就是想要激怒张若尘。

        一个人的心境一乱,战力自然也就会下降。

        “老夫何等身份,岂能随便答应一个小辈的挑战?”九幽剑圣讥诮的一笑,扬起下巴,一副傲然的姿态。

        “若是你能胜我,我将功德簿墙拱手让给你。”张若尘的眼中怒火腾腾,似乎是不战不休。

        九幽剑圣的眼睛一亮,道:“此话当真?”

        张若尘道:“我可以以师尊的名誉立誓。”

        “好。既然你想为璇玑正名,老夫就给你一个机会。”九幽剑圣笑道。

        九幽剑圣自以为已经激怒张若尘,并且还让张若尘方寸大乱,竟然将功德簿墙都拿出来做赌注,心中自然是有一种奸计得逞的喜悦,

        可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圣书才女站在一旁,却是直皱眉头,最终,轻轻的叹了一声:“张若尘已经今非昔比。”

        张若尘真的是被九幽剑圣激怒得方寸大乱?

        其实,并非如此。

        张若尘也是迫不得已,不得不挑战九幽剑圣,拿出功德簿墙做为赌注,更是无奈之举。

        要知道,在场的楚思远、九幽剑圣、九天玄女,没有一个是弱者。

        九幽剑圣的近战攻击力堪称无敌,楚思远的远战攻击力和防御力也是一等一的厉害,九天玄女更是拥有诸多至宝,比如:儒祖圣书、食神菜刀、神殿……

        这样的三股力量,在祖灵界,简直就是无敌的配置。

        张若尘就算再强,想要以一人之力,战胜他们的围攻,也是难如登天的事。

        更何况,张若尘还要分心照顾木灵希。

        张若尘倒是不担心楚思远和九天玄女,但,九幽剑圣却是邪道人物,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万一在战斗的时候,九幽剑圣对木灵希出手。张若尘到底该救木灵希,还是守护功德簿墙?

        所以,就在九幽剑圣出现的那一刻,张若尘已经制定好作战方案。

        首先就是要诱导九幽剑圣与他决战,只要解决了九幽剑圣,剩下的楚思远和九天玄女就要好对付得多。

        楚思远也反应过来,道:“我们一起出手,先夺下功德簿墙,你们二人再决战也不迟。”

        张若尘的身形,化为一道流光,飞落到功德簿墙的顶部,横剑而立,道:“楚前辈可是画道宗师,请注意自己的名声。以你那德高望重的身份,竟然想要以多欺少,以大欺小,赢了还好,万一输了脸往那里搁?”

        楚思远的死穴就是“爱面子,重名声”,用这一招来对付他,可以说是百试不爽。

        果然,听到张若尘的话,楚思远涨红着脸,想要说出一句不要脸的狠话,最终却又憋了回去。

        九幽剑圣也是回过味来,冷笑一声:“老夫觉得楚宗主说得有道理,的确应该先夺取功德簿墙。”

        张若尘道:“刚才,九幽前辈不是还声称自己的剑道多么高明,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只要前辈击败我,不就能够得到功德簿墙。”

        九幽剑圣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毕竟他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先前那么强势,没道理在璇玑的一个弟子面前,竟是表现出不自信的一面。

        九幽剑圣直皱眉头,道:“功德簿墙关系重大,虽然老夫有十成的把握将你击败,可是,万一出现意外呢?老夫还不想做昆仑界的罪人。”

        “你们认为只要一起出手,就有十成的把握夺走功德簿墙?”张若尘道。

        “当然。”

        楚思远憋了半天,终于还是说出这两个字。?张若尘笑着摇了摇头,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柄圣剑,道:“本来是想放你们一条生路,既然你们如此不识抬举,我也只能动用最后的底牌,将你们全部都杀死。实话告诉你们,这柄圣剑中蕴含有神灵的一股力量,我只能使用,却无法控制,一旦引动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楚思远释放出精神力,向那柄圣剑探查过去,果然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于是,连忙向后倒退,拉开一段长长的距离,道:“张若尘,你在吓唬谁?根据圣者功德战的规则,参战者根本不能携带这样的兵器进入祖灵界。”

        圣书才女的声音响起:“沙陀七界的每一位神使,都能携带一件神灵战器进入祖灵界,所以,张若尘并不是在吓唬我们。”

        张若尘微微侧目,道:“你是昆仑界的神使?”

        圣书才女取出一枚界子印,托在手掌心,道:“女皇的神力,便是加持在这枚界子印的内部。”

        张若尘在那枚界子印的上面,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股气息来自……黄烟尘。

        看来黄烟尘真的已经失踪,否则池瑶也不会将她的界子印,当成神灵战器,交给圣书才女执掌。

        张若尘的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眼神无比沉冷,道:“我若是使用神灵战器,斩杀九幽和楚思远,你就算拥有神灵战器,也拦不住我。”?“可是,我却能够使用它杀了你……为什么非要走到这一步。”圣书才女闭着眼睛,艰难的说出了这一句。

        为了争夺功德簿墙,为了两座大世界的生死存亡,最终又将他们推到生死抉择的边缘。

        “真要拼死一战,恐怕最后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指不定最后会被谁捡便宜。既然如此,还是由老夫和张若尘一战,来决定功德簿墙的归属。”九幽剑圣道。

        张若尘略微松了一口气,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也不想与圣书才女他们拼到不死不休的境地。

        “我输了,将功德簿墙拱手让给昆仑界。可是,九幽前辈你输了,是不是也应该给我一点东西?”张若尘开始谈条件。

        九幽剑圣冷哼一声:“天下谁不知道你张若尘的身上宝物多不胜数,就连大圣都眼红,你还看得上老夫身上的东西?”

        “我要灵全少君的那枚紫色神石。”张若尘道。

        九幽剑圣对自己自然是信心十足,不仅是圣王级别的修为,还将剑八都修炼到大圆满,岂会输给一个刚刚突破到至圣境界的张若尘?

        这是一场必赢的战斗!

        “好,老夫答应你。”

        九幽剑圣终纵身一跃,也飞到功德簿墙的顶部,与张若尘对峙,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越来越强,周围的空间之中,自动凝聚出一柄柄圣气剑。

        这一战,张若尘承受的压力并不小,不仅要保住功德簿墙,更要替师尊正名。而九幽剑圣的实力却并不弱,反而强大得可怕,特别是他已经能够凝聚剑道玄罡。

        达到圣王境界后,九幽剑圣的剑道玄罡,到底强大到了何等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