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凤凰巢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凤凰巢

        张若尘凭借精妙绝伦的变化之术,带着灵焰魔妃走出古堡,远离了罗刹族的大营。

        来的一片安全区域,张若尘将灵焰魔妃从时空晶石的内部放了出来。

        站在林中,灵焰魔妃先是观察四周,确定已经安全,才是冲着张若尘微微一笑:“你的变化之术真是奇妙,可以将修炼法门传给我吗?”

        张若尘道:“当然不行。”?“开一个条件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本妃都能接受。”灵焰魔妃是对“无形无相三十六变”相当感兴趣。

        在大魔十方界也有一些秘法,可以改变修士的身形和容貌,但是,却总会有一些破绽,用来骗一骗一般的修士还可以,根本骗不了圣者。

        无形无相三十六变这样变化之术,很显然,比别的变化术法高明得多。

        只要掌握这样的秘法,今后,她做任何事都会变得更加容易。

        张若尘不想在这件事上面继续纠缠,说道:“若是想要活着离开祖灵界,我们还是先谈正事。”

        灵焰魔妃的娇躯靠着一棵古树的树干上面,双眸凝视着张若尘,觉得眼前这个家伙,实在是太正经,面对她这样的绝美尤物,眼中竟然没有露出一丝邪念。

        到底是装出来的?

        还是说,此人心无波澜,根本不会被美色所惑?

        “本妃都已经说过,只要你的条件不要太过分,都可以接受,你怎么就是不懂呢?”灵焰魔妃的声音极其柔媚。

        张若尘目不斜视,道:“罗刹公主调遣了三百万侯爵,进入祖灵界,想要将七大世界的圣者全部都灭杀。现在,距离圣者功德战结束,只剩不到二十天,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

        听到这一则消息,灵焰魔妃终于脸色变得严肃,认真的道:“三百万侯爵,你确定消息无误?”

        “当然确定。”

        张若尘将自己知道的信息,全部都讲了出来。

        唯独隐瞒了“猎户八星”这个秘密,毕竟,让她知道之后,恐怕她也会参与抢夺。对张若尘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灵焰魔妃的眼神变得沉凝,与刚才那妩/媚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半晌后,才是问道:“这些事,现在有多少人知道?”

        “只有你我二人。”张若尘道。

        灵焰魔妃道:“暂时不要让太多的人知晓,以免打草惊蛇,现阶段,我们还得继续麻痹罗刹族,让他们以为我们还被蒙在鼓里。”

        “那是自然。”张若尘道。

        灵焰魔妃问道:“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张若尘沉凝了片刻,道:“罗刹公主之所以还没有动手,那是因为,她还要借用我的力量,夺取冰火凤凰的传承。趁此机会,我倒是可以牵制住她。”

        灵焰魔妃道:“只要你能够牵制住罗刹公主,罗刹族也就群龙无首。而我,却可以行走在暗处,联系七大世界的界子,组织反攻计划。”

        “我就是这个意思。”张若尘道。

        灵焰魔妃那张雪白晶莹的脸上,再次露出妖媚的神色,道:“在古堡的地底,本妃可是说过,只要你能够带着我安全的逃出来,会给你更大的赏赐。”

        说话间,灵焰魔妃的娇躯,向着张若尘靠了过去。

        张若尘感受到胸口传来的柔软和温暖,并没有避闪,只是淡淡的说道:“像你这样大胆的妃子,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你就不怕,那位魔帝大人通过战场镜像,看到你和我挨得这么近?”

        灵焰魔妃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一只细腻柔滑的玉手,按在张若尘的腰部,向着衣袍内部滑去,笑道:“我本就是被他强迫,才成为他的妃子。他能够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做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怎么,你不会害怕了吧?”

        “害怕?我只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张若尘的身形晃动了一下,施展出空间挪移,从原地消失。

        灵焰魔妃轻轻咬着嘴唇,眼中露出一道冷色,自言自语的道:”广寒界倒是出了一个厉害人物,精神意志竟然如此坚定,想要驾驭他,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

        …………

        张若尘回到栖凤圣山的时候,阿乐和罗刹公主已经先一步回去,两人的身上都带有一些伤势。

        罗刹公主立即站起身来,迎了上去,道:“你终于回来了,真是担心死我。”

        张若尘是万分佩服罗刹公主的演技,脸上却是露出一道笑意,道:“没什么好担心,我若是要离开,那些罗刹侯爵还拦不住我。”

        突然,张若尘心中一动,毫无征兆的伸出一只大手,竟是搂住罗刹公主那充满弹性的蛮腰,将她强行拉扯到自己的身旁。

        何曾有男子敢对罗刹公主如此大胆?

        罗刹公主自然是微微一惊,整个人都变得有些不自然,声音略微有些冰冷,道:“你要干什么?”

        张若尘在她那雪白的耳边,低声说道:“魔妃娘娘如此美丽动人,我只是一个俗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诱惑?”

        不远处,阿乐和白黎公主都将目光盯了过去,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

        张若尘这个家伙,难道是色迷心窍?

        罗刹公主渐渐放松了下来,扬起尖翘的下巴,笑道:“难道你就不怕苍陌魔帝通过战场镜像看到这一幕?得罪一位魔帝,回到天庭界,你还如何在沙陀天域立足?”

        “为了你,得罪一位魔帝又如何?有月神的庇护,我不怕他。”张若尘的手掌抓着罗刹公主的纤腰,搂得更紧了几分。

        以前,张若尘一直被她耍得团团转,现在自然是要好好的戏弄一下她,倒要看看这位身份尊贵的罗刹公主,忍耐的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

        “反正你是我的命中之人,人家也只能任凭你处置。”

        罗刹公主羞涩的低下了头,娇躯变得更加柔软。

        张若尘不禁皱起眉头,这位罗刹公主还真是不怕被占便宜,就这么无所谓?

        “咳咳。”

        疯魔干咳了两声,走了过去,道:“张若尘,魔妃娘娘,我觉得我应该立即回一趟八部界,否则那边出了乱子,后果不堪设想。”

        疯魔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战力也是达到巅峰状态。

        张若尘没有继续调戏罗刹公主,将她松开,深深的盯了疯魔一眼,道:“我有一句话,要单独跟你讲。”?随即,张若尘将疯魔拉到一旁,使用空间领域笼罩住周围的空间。

        “以你一人之力,若是无法镇压住八部界的诸圣,可以去联系灵焰魔妃。”张若尘道。

        疯魔微微一怔,情不自禁向罗刹公主的方向盯了一眼,问道:“什么意思?”

        随即,张若尘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给他讲了一遍。

        听完后,疯魔只感觉整个人都要疯掉,不过,他也是老牌圣者,自然是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下来,慎重的点了点头。

        罗刹公主的感知很敏锐,暗道:“张若尘每次与人谈事,都会使用出空间领域,应该是在防备我。看来经历前几次事件之后,他已经开始怀疑我。”

        疯魔离开之后,张若尘再次搂住罗刹公主,向着栖凤圣山的山顶行去,道:“我们现在就去凤凰巢。”

        罗刹公主没有反抗,如同一个娇柔女子,依偎在张若尘的怀中。

        栖凤圣山中,遗留下了很多阵法铭纹,越是向山顶进发,便是越来越危险。

        白黎公主驱赶着秋雨,在前面开路,就算遭遇阵法,最先击中的也是秋雨。随后,张若尘才是根据阵法发动攻击的方位,使用出空间力量,将阵法破解。

        一路上,不断传出轰鸣声,并且伴随着秋雨的嚎叫声。

        “张若尘,你不得好死……啊……”

        秋雨被一道水桶粗的电光击中,全身变得焦黑,嘴里都在吐黑烟。

        可是,他竟然凭借强大的神木躯体扛了下来,并没有倒下。

        白黎公主道:“何必那么不服气?宗主已经向你承诺,只要你能够帮助我们到达凤凰巢,便会放你离开,你可一定要把握住这个机会。”

        “想要报仇,就必须忍辱负重,至少要先活下去。”

        秋雨想到此处,咬紧了牙齿,眼神变得更加坚定,继续向前冲。

        也不知被轰击了多少次,在秋雨的带领下,张若尘等人终于到达栖凤圣山的山顶。秋雨则是因为伤得太重,趴在了地上。

        栖凤圣山的另一头,就是凤凰巢。

        凤凰巢,与鸟巢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却是相当巨大,长度达到一万多米,由一根根七彩色的藤蔓交织而成,藤蔓之间,建有类似于宫殿的建筑,显得极其华丽。

        巢穴的四周,完全被天地圣气包裹。

        天地圣气在快速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即便是站在栖凤圣山的顶部,也能感知到漩涡蕴含有毁灭性的力量。

        在凤凰巢的外围,则是两片辽阔的海洋,一半呈现出赤红色,一半呈现出幽蓝色。

        赤红色的海洋,是一片炽热的火海。

        幽蓝色的海洋,全是千年冥冬水。

        一是极致的热,一是极致的寒,想要横渡过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阿乐取出一柄百纹圣器级别的圣剑,释放出剑意,将圣剑打了出去。

        “哗——”

        圣剑化为一道青色流光,飞在数百丈高的半空,冲向海洋中心的凤凰巢。

        可是,圣剑才刚刚飞行了十数里的距离,虚空中,出现一道道细小的空间裂缝,将那柄圣剑撕裂成了碎片。

        阿乐摇了摇头,道:“半空的空间结构极其脆弱,飞不过去。我们只能选择横渡火海,或者冥冬寒海,无论是从哪边渡过去,肯定都是相当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