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万古神帝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映照天地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映照天地

        (章节没办法分开,必须两章一起更新。这一章,六千字。)

        乾坤界中。

        张若尘和黄烟尘走在一条大河的水畔,沿着河道,一直向下,在那远处,接天神木的轮廓耸立在地面线上,画面显得神异而又壮丽。

        “这就是我和池瑶的故事,那个时候,她也只有十五六岁,正是最天真烂漫的时候,谁能想到,竟然能够如此心狠?”

        张若尘将与池瑶的那些往事,全部都讲了出来,向黄烟尘吐露心声。

        黄烟尘很清楚,张若尘愿意将这些事讲出来,其实,就是已经将她当成最亲近的人,将最后的心理防线都打开,完完全全的展露在她的面前。

        只有真正爱一个人,信任一个人,将她完完全全当成生命的另一半,才能做到这一步。

        “所以,你最爱的人,始终都是池瑶。可是她却又杀了你,所以,你心中最恨的人也是她?或许,你还有深层次的疑惑,明明是最相爱的两个人,她为何会突然杀了你?”黄烟尘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我本不该给你讲这些。”

        黄烟尘摇了摇头,道:“你本应该早一些讲给我听,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心中竟然埋藏着如此深的痛苦?人非草木,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最脆弱的地方。虽然,我知道我远远比不上池瑶女皇,但是,我愿意尽最大的努力,却填补你心中的那处脆弱。哪怕你只是将我当成池瑶的影子。”

        张若尘停下脚步,牵着黄烟尘的手,眺望着水面上的云烟,道:“以前,我的确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池瑶的影子。可是我们经历了那么多,还成为了真正的夫妻,如今,在我的眼中,你就是黄烟尘,就是我的妻子,你不是谁的影子,也没有人可以代替你。”

        黄烟尘的眸中,露出一道甜美的笑容,道:“既然如此,就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跟我一起练剑。”

        “哗——”

        黄烟尘的眉心,一滴滴银色的液滴飞出来,凝聚成混元剑。

        随后,她犹如一只美丽的蝴蝶,飞到大江的中心,站在水面,将长剑一挥,顿时呈现出九道一模一样的人影。

        “阴仪九剑。”

        张若尘微微一笑,取出沉渊古剑,也是飞到江面,身形一分为九,施展出阳仪九剑。

        一共十八道人影,站在不同的方位,排列成圆形,他们的剑意两两交织在一起,犹如阴阳交汇,天人合一。

        他们演练的剑阵,乃是昆仑界最强大的两人剑阵,阴阳两仪剑阵。

        修炼阴阳两仪剑阵的人不在少数,可是,能够让剑阵发挥出真正威力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因为,只有演练剑阵的两个人,感情越是深厚,剑道造诣越是高深,剑阵的威力才会越是巨大,甚至可以调动天地规则作为自身的力量,爆发出远超自身修为的恐怖战力。

        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剑。

        “方圆千里的天地灵气都被调动了过去,融入进剑阵,他们施展出来的阴阳两仪剑阵,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威力。”

        凌飞羽站在接天神木的下方,眺望远处的江面,望着正在演练剑法的张若尘和黄烟尘,眼眸中闪过一道钦羡的神色。

        也不知演练了多久,张若尘和黄烟尘才停下来。

        张若尘发现了站在接天神木下方的凌飞羽,心中一动,带着黄烟尘赶了过去。

        凌飞羽早已收回目光,背着双手,盯着悬浮在半空的日月水晶棺,道:“在乾坤界中,竟然能够见到我教的古圣器。”

        张若尘走了过去,道:“我正要向你请教,日月水晶棺中到底葬着的是什么人?”

        凌飞羽轻轻摇了摇头,道:“太久远了,谁知道呢?或许只有回去查阅中古时期的相关典籍,才能找到线索。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棺中的女子必定是有相当惊人的身份,说不一定是神教历史上的某一位教主,甚至有可能……”

        说到此处,凌飞羽略微停顿了一下。

        张若尘的神情一动,问道:“有可能是什么?”

        “月神。”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凌飞羽的眼中带有一种敬畏和崇拜,又道:“拜月神教,之所以叫做拜月神教,那是因为我教信奉的就是月神。月神,永恒不死,美丽绝伦。拜月神教并不是由月神创立,可是,典籍上面记载,我教的创教祖师,乃是得到了月神的指点,才修炼成神。”

        张若尘的心中难以平静,回想起日月水晶棺的可怕力量,棺中的女子不会真的是传说中的月神吧?

        凌飞羽笑了笑又道:“你不会真的以为她是月神?实话告诉你,可能性微乎其微。”

        张若尘问道:“为什么?”

        凌飞羽道:“月神并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根本不是昆仑界的神,而是住在月亮上面。”

        “传说,在昆仑界能够看到的那一轮明月,乃是一座与昆仑界一样庞大的世界,名叫广寒界。只不过,那座世界距离昆仑界无比遥远,位于宇宙的深处,就算圣者终其一生也无法到达,所以看起来才只有一个盘子那么大。”

        “所以,月神是广寒界的神,就算曾经游历宇宙来到过昆仑界,也早就已经离开。”

        凌飞羽讲的东西,都是拜月魔教的一些神话秘闻,外界根本就不知晓。

        当然,既然是神话秘闻,真实性也就不可考察,月神和广寒界很可能都只是古人编撰出来的东西。

        “既然她在源源不断吸收接天神木的生命之气,也就说明,并没有真正死去,说不一定有一天会苏醒。到那时,你不就知道她的身份?”凌飞羽说道。

        张若尘道:“希望真的会有那么一天。”

        凌飞羽盯着与张若尘站在一起的黄烟尘,陷入沉默,半晌后才又道:“送我出去吧,我该离开了!”

        张若尘道:“朝廷已经封锁全城,并且启动归真镜,正在四处搜捕我们。你先待在乾坤界,等到风声过去,才离开也不迟。”

        “中央皇城乃是人族修士最聚集的一座城池,每天进出城的修士何止千万。朝廷能够封锁多久?明天一早,封锁必定会解除。”凌飞羽说道。

        张若尘很清楚凌飞羽为何会急着离开,因此,没有再劝。

        在《七生七死图》中两人经历的那些,只是一场缘。

        可是,世上有缘无分的人实在太多,并不缺他们这一对。或许发乎于情,而又止于礼,才是最好的结局。

        张若尘将黄烟尘的手,捏得更紧了几分,已经决定,不再融合第七世的记忆,让它永远封印在脑海中,再也不去触碰。

        第二天,中央皇城的封锁果然解除,张若尘将凌飞羽送出乾坤界,目送她离开。

        张若尘向黄烟尘看了一眼:“我们也离开中央皇城吧!”

        “今晚就是除夕夜,要不要过完年再走?”黄烟尘道。

        除夕夜是一个团聚的日子,也是一年的年终。

        张若尘想到了娘亲,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或许真的不适合东奔西走,就应该好好的陪伴家人,吃一顿年夜饭。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今晚就让青墨给我们做一顿大餐,将娘亲、郡王、王妃也接出来,我们一大家人,也该好好的过一次年。”张若尘道。

        张若尘无法真身进入乾坤界,所以,只能将大家都接到瑶池。

        林妃、千水郡王、琉璃半圣、十三郡主、孔宣、青墨、锅锅、魔猿、白黎公主、史仁,全部都被张若尘接了出来,

        在张若尘看来,他们都是自己的家人,能够聚在一起过年,就是一件无比幸福美满的事。

        青墨开始紧锣密鼓的准备食材,锅锅和魔猿在清理瑶池中的杂草,其余人则是在装饰和布置这座荒废的庄园。

        等到夜幕降临的时候,瑶池再也不是破败的样子,张灯结彩,充满节日的喜庆。

        当然,有两位大帝布置的阵法,外界根本看不见里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青墨做的年夜饭,自然是不会让人失望,美味得让人恨不得将舌头都吞掉。吃得最多的,还是锅锅和魔猿,就像有人跟它们抢一样,盘子都被咬碎了好几个。

        节日的气氛,被它们破坏得干干净净,让众人头疼不已。最终,白黎公主出手将它们狠狠的揍了一顿,二兽才乖乖的坐在座位上面,不敢再争抢食物。

        年夜饭后,张若尘将众人送回乾坤界,庄园中,只剩下他和黄烟尘两个人。

        两人坐在一座殿宇的顶部,望着中央皇城中的灯火,依偎在一起,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温暖,时间都好像静止了一般。

        张若尘搂着黄烟尘的娇躯,柔声道:“好久没有这么开心。努力修炼是为了什么,根本不是为了成神,其实,能够与自己的亲人和爱人一直相守在一起,就已经足够。”

        “想要过这样的日子,却比成神还难。不死血族、阴间、死族,随时都可能让昆仑界爆发大动乱,让我们家破人亡。”黄烟尘道。

        张若尘笑道:“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受到半分伤害。我会加倍努力的修炼,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而你只需要无忧无虑的做我的妻子就行。”

        听到这话,黄烟尘的红唇微微的一勾,露出无比幸福的笑容,主动与张若尘亲吻在一起。

        半晌后,张若尘抱着黄烟尘,从殿宇顶部飞落下去,进入庄园中的一个房间,将黄烟尘放在了床榻上面,两人缠绵在了一起。

        窗外,又下起了雪。

        房屋中,却是春.色无边,伴随着一男一女喘息的声音,交织成一段动人的乐曲。

        “咚!咚!咚!”

        皇城中,响起嘹亮的钟声。

        新的一年到了!

        张若尘渐渐的醒过来,头疼得厉害,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走下床,脑袋海中一片模糊。

        房间中,只有他一人,早已没有黄烟尘的身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张若尘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回忆,“昨晚,除夕夜,大家一起吃年夜饭,然后我和烟尘……”

        蓦地,张若尘全部都记了起来,眼神一震,连忙盯向床榻上面,雪白的被单上面,竟是有着一滴滴鲜血。

        那是女子的处子落红。

        “怎么可能。”

        张若尘咬着牙齿,紧紧的捏着双手十指,再次闭上双目,深呼吸了一口,随后,便是大吼一声:“你到底是谁?”

        “轰隆。”

        音波的力量,震得整个房间都四分五裂,化为一粒粒粉尘。

        整个庄园却是安静无声,没有人回应他。

        张若尘与黄烟尘早就已经有夫妻之实,怎么可能再次落红?

        只能说明,这个黄烟尘,并非曾经那个黄烟尘。

        可是,张若尘却又能够肯定,她必定就是黄烟尘。

        一个人的身形可以变化,但是圣魂却不可能变化。张若尘明明在她的身上,感知到黄烟尘的圣魂气息,她怎么可能不是黄烟尘?

        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若尘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和背叛,双眼冒出密密麻麻的血丝,心中既有一股恨意,也有一股怒火。

        “竟然离开了瑶池。瑶池中,有两位大帝布置的阵法,她怎么可能出得去?”

        张若尘找遍瑶池,也没有发现假黄烟尘的身影。

        张若尘想到了青墨,她是与假黄烟尘同时出现,肯定知道假黄烟尘的真实身份。可是,张若尘将精神力沉浸到乾坤界,却发现青墨竟然不在里面。

        除了她,千水郡王、琉璃半圣、十三郡主,竟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显然,在张若尘晕厥过去之后,必定是发生了什么,有人从乾坤界带走了他们。

        “难道一切都是虚幻,都是一场梦境?”

        张若尘的目光变得呆滞,站在庄园中,整个人都像是失去魂了一般,这一座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

        天,没有亮。

        雪,依旧在飘落,落在他的头发上、眉毛上、双肩、双脚,像是要将他吞没。

        在他头顶上方的天空,则是出现一团七彩色的神云,有着璀璨的神光洒落下来,随着神云越来越宽广,便是笼罩住整个中央皇城,整个第一中央帝国,整个昆仑界。

        那是真正的神光,照射在地面,包裹着天地。

        “轰隆。”

        整个昆仑界,所有神庙的祭台上面,皆是从地底冒出一尊新的神像,神像上散发出七彩色的神光。

        中央皇城的中心,也有一尊神像升起来,无比巨大,高达三千丈,犹如是通天浮屠一般,一直冲入进云层,散发出强横的气势。

        在这一刻,整个昆仑界的生灵都被震惊,其中,那些达到圣境的生灵,全部都齐声念出一句:“新神诞生,映照天地。神像出世,众生朝拜。”

        如今惊人的天地异象,只有古老典籍之中才有记载,只有神灵诞生的时候才会发生。

        中古时期过去,已经十万年,昆仑界终于又有神灵诞生?

        包括圣者在内,天下所有生灵,全部都跪在地上,虔诚的叩拜神像。

        “那是……女皇大人,她终于跨过了最后一步。”

        连珠府中,太宰王师奇盯着耸立在皇城中心的巨大神像,激动得颤抖,跪在地上,向神像叩拜。

        面对一尊神灵,别说是他,就算是一尊大帝也得下跪。

        “女皇成神了,女皇归来了!”

        中央皇城中的天地灵气,变得越来越浓厚,很快就超越了以前。渐渐的,天地灵气又转化为天地圣气,在皇城的中心,更是有着一缕缕七彩神灵之气涌出。

        凡是被神光照射到的修士,修为都在急速攀升,很多修士更是直接突破境界。他们欣喜若狂,冲到紫薇宫外,齐刷刷的跪伏在地上。

        随着一位神灵诞生,整个昆仑界的天地灵气都变得浓郁起来,很多荒芜的地方都长出灵药和圣药,诞生了祥瑞。

        所有修士都知道,一个崭新的时代已经到来!

        瑶池中,张若尘自然也是被神光照射到,体内的玄黄之气在快速转化,修为急剧攀升,就要突破到玄黄境。

        可是,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整个人都在颤抖,眼中的寒光越来越强烈,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池瑶,果然是你,我早就应该知道是你才对。”

        假黄烟尘必定就是池瑶,或许池瑶接近他,就是想要弥补心中的破绽,渡过成神的最后一劫,情劫。

        而张若尘,只是她成神路上的垫脚石,一件助她弥补心中缺陷的工具。

        “轰!”

        张若尘的双目完全变成血红色,体内,有着一股强大的圣气涌出,冲出瑶池,披散着长发,一步步走向皇城中心的紫微宫。

        街道上,跪满了人影,只有张若尘一个人在行走,显得格外突兀。

        “这人是谁啊?竟然不跪拜神灵,反而还手持剑刃,这是对女皇的不敬。”

        一位半圣境界的修士,呵斥了一句:“大胆,还不立即跪在地上,叩拜真神?”

        “噗嗤。”

        张若尘一剑挥斩过去,直接将其头颅斩飞,随后继续前行。

        “拦住他,此人是邪魔。”

        “在女皇成神之日,竟然还敢杀人。”

        ……

        更多的人向张若尘出手,却都被张若尘劈杀,没有一个活下来。

        等到张若尘到达紫微宫外的时候,浑身都被鲜血染红,在他的身后,则是一条长达八百里的血路,不知有多少修士被斩杀。就连圣者,都被斩了四位。

        那些修士都露出惧色,不敢再阻拦他。

        “这人是杀人狂魔吗?”

        “他是疯了!女皇成神,代表着昆仑界将会迎来一个新的纪元,他竟然还敢杀这么多的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你们看,他怎么有点像时空传人张若尘?”

        “我看到过张若尘的画像,的确很像,不会真的是他吧?”

        ……

        那些人族修士跪在地上,不敢大声喧哗,却都在使用音波交流。

        张若尘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无比吃惊。

        张若尘提着血淋淋的沉渊古剑,站在高耸的城墙下方,大吼一声:“池瑶,你给我滚出来。”

        音波震荡,传遍皇城。

        紫微宫中,无数大人物动怒,觉得张若尘太放肆,想要出手将他镇杀。然而,他们又突然惊醒,意识到不对劲。

        女皇不可能不知道张若尘在皇城中大兴杀戮,可是,她却没有出手阻止,这是为什么?

        朝廷中的那些大人物都是人精,全部都冷静下来,意识到此事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就在这时,宫门打开。

        一道身穿红衣的美丽身影,显露出来,走在宫门的最中心位置,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站立在张若尘的对面。

        正是黄烟尘。

        看到黄烟尘的身形,张若尘的双目变得更红,浑身杀气涌出,爆发出最快急速,一剑刺了出去,击向她的眉心。

        杀,杀,杀。

        黄烟尘手持混元剑,横剑一挡。

        “嘭。”

        她向后倒滑了数十丈远,在雪地中,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张若尘身上的杀气,消散了一些,眼里出一道疑惑的神色,道:“你不是她,你是烟尘?”

        “嗯。”

        黄烟尘轻声的念了一句,神情显得很淡漠,又道:“师尊让我告诉你,今日,他不想杀你,让你自己离开。若是你以后安分一些,她可以饶你不死。”

        “饶我不死……她成神之后,是否认为我已经只是一只蝼蚁,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威胁到她?”

        张若尘盯着黄烟尘的双目,心中无比恨怒,不仅是对池瑶的恨,也恨黄烟尘的态度。因为,她称呼池瑶为师尊,也就说明已经站在池瑶的一边。

        张若尘闭上双目,心脏在抽搐,最终还是问了出来,道:“你跟我走吗?”

        黄烟尘摇了摇头。

        张若尘道:“为什么?池瑶是不是用你父母威胁你?没必要怕她,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

        “师尊已经成神,怎么可能威胁一个凡人?我是……我是自愿留在她的身边。”黄烟尘不敢看张若尘的眼睛,却还是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神情依旧很冷漠。

        张若尘的双目中流淌出血泪,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道:“与我一起去青龙墟界历练,一起经历阴阳海的凶险,一起经历仙机山的生死考验的人,到底是你,还是池瑶?”

        “是我,也是她。”

        顿了顿,黄烟尘又道:“我将圣魂,借了她。现在你明白了吧?”

        张若尘感觉浑身都像是失去了力气,甚至失去了生命,却依旧不甘心,冷吼一声:“是她强迫你的?”

        黄烟尘的目光有些呆滞,最终,摇了摇头。

        “你竟然与她一起骗我,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本应该知道,她是我最大的敌人……噗……”

        张若尘的心脏疼痛欲裂,喉咙腥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染红了地上的雪。

        若不是,池瑶的体内有着黄烟尘的圣魂,张若尘怎么可能识不破她?本来,张若尘一直都在压制自己的感情,不想也不敢再爱上任何人。

        黄烟尘一点一点的撬开了他的心房,张若尘本以为找到了真爱,可以为她付出一切,却没想到,竟然再次被人欺骗,再次遭到背叛,被人当成突破到神境的工具。

        黄烟尘的圣魂,就在池瑶的体内,也就说明她是和张若尘经历了无数生死考验,也肯定知道张若尘对她的情谊。

        最终她却还是选择池瑶。

        张若尘愿意陪她一起去死,可是她……却不愿意。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