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358章 陈羿儒出手

第2358章 陈羿儒出手

        “我,段凌天,乃是七绝门‘烟雨一脉’这一代的传人!”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朗声开口,声音不大,但落入在场一群拜火教之人的耳中,却又是如同擂鼓声一般,振聋聩!

        包括教主‘唐轩’在内,拜火教的一群人,耳膜震荡之时,却又是纷纷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就好像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般……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因为段凌天所言,太过于惊人!

        七绝门‘烟雨一脉’?

        那不就是七绝门绝一脉吗?

        而现在,他们拜火教的凌天护法说:

        他,乃是七绝门绝‘烟雨一脉’这一代的传人?

        “这……这开玩笑的吧?!”

        “这……这怎么可能?凌天护法他……怎么可能是七绝门的人?!”

        “据我所知,七绝门绝‘烟雨一脉’任何一代的传人,同时也是‘七绝门门主’……如果凌天护法是这一代七绝门烟雨一脉的传人,那他岂非也是七绝门门主?”

        ……

        在场的拜火教之人,上到副教主、长老,下到寻常拜火教弟子,在听到段凌天的话以后,却又是纷纷表示不信。

        因为这也太离谱,太夸张了!

        七绝门?

        那可是包括他们拜火教在内的三大教派的死对头,是他们费尽心思想要灭掉的存在……

        “如果凌天护法真是七绝门绝‘烟雨一脉’这一代的传人,他在我们拜火教暴露身份,岂非自寻死路?”

        “我也觉得。所以,凌天护法肯定是故意那样说的……他,不可能是七绝门的人,更不可能是七绝门门主!”

        ……

        在大多数拜火教长老、弟子看来,如果段凌天真是七绝门的人,他公然在此暴露身份,无疑是在自寻死路。

        所以,他们几乎认定段凌天是故意那样说的!

        至于故意那样说的‘原因’,在他们看来,无非就是不满于他们拜火教教主不愿意成全他和圣女二人的姻缘一事……

        “凌天护法!”

        这时,甘茹嫣的师尊,那‘青火护法’,也在第一时间看向段凌天,面色凝重的提醒道:“有些玩笑,是不能乱开的……一旦被当真,即便你说那是玩笑,也已经晚了!”

        随着青火护法话音落下,包括‘冷鹰’在内的另外三个拜火教护法,也都跟着点头。

        “玩笑?”

        听到青火护法的话,再听到周围的阵阵议论声,段凌天心里为之一怔的同时,也是有些无语。

        这都哪跟哪?

        这些人,竟然都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他有必要开这样的玩笑吗?

        轻轻摇头的同时,段凌天却又是没有去解释,因为没有必要!

        当然,他也懒得去解释,不屑于去解释……

        “唐轩!”

        陡然之间,段凌天看向拜火教教主‘唐轩’,目光凌厉如刀,一声低喝也是蕴含着森冷无比的杀意。

        “今日我到拜火教来,只有两个目的:其一,脱离拜火教……”

        “其二,便是杀你!!”

        话音落下之时,段凌天一身衣袍鼓胀起来,整个人身上也随之席卷出一股浩瀚而磅礴的气势,仿佛能镇压一切!

        而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全场毫无意外的掀起了一片哗然。

        “凌天护法他……不只打算脱离我们拜火教,竟然还打算杀教主大人?”

        “这……他真的是凌天护法?”

        “听他的语气,似乎还很自信……真是不知道:他,到底哪来的自信?!”

        “这才几年的时间过去……他现如今的实力,莫非还能翻天不成?”

        ……

        一群拜火教之人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就好像见了‘鬼’一般。

        虽然,他们也知道几年前段凌天实力不俗,几年后肯定更强……

        但若说能胜过他们拜火教的教主‘唐轩’,他们却又是根本不信!

        他们拜火教教主唐轩,乃是‘圣仙第九变强者’,更名列《极圣榜》第四。

        这样的存在,又岂是一般人所能匹敌的?

        “杀我?!”

        唐轩原本也被段凌天说自己是七绝门绝烟雨一脉传人,七绝门当代门主一事惊懵,现如今听到段凌天说要杀他,顿时也是不由得怒极反笑!

        在唐轩的脸上,满是不屑之色。

        在唐轩的目光深处,又是藏匿着仿佛俯瞰一切的蔑视!

        对于自己现如今的实力,唐轩再清楚不过……

        虽然,他突破到‘圣仙第九变’也就几年的时间。

        但,因为当年那位疑似来自诸天位面的宛如‘神灵’一般的强者,给了他一些好处,以至于他现如今对这片天地的感悟,也是近乎达到了极致!

        也就是说:

        他的修为只要再进一步,便能抵达引来‘升仙之劫’的门槛!

        以他现如今的修为,哪怕是对上那玄刹教太上长老‘朗千金’,乃至天巫教大祭司‘莫轩’,也是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击败他们……

        而那两人,又都是名列《极圣榜》第二、第三的存在。

        “以我的身法神通……四劫以上的散仙不出,没人能杀我!”

        对此,唐轩也是自信满满。

        也正因如此,他听段凌天说要杀他,就如同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怎么?你不信?”

        看到唐轩脸上的不屑,眼中的蔑视,段凌天的双眼顿时也是眯了起来,寒光一闪而过,择人而噬!

        “竟敢对我家主人无礼,找死!”

        而几乎在段凌天眼中寒光一闪而过的同时,原本温顺得像只猫,跟在他身后的那个老人,四劫散仙‘陈羿儒’,却又是目光一冷,出一声低喝。

        出这一声冷喝的瞬间,他整个人也是仿佛凭空消失在原地。

        呼!

        当陈羿儒再次出现之时,已是来到了唐轩的面前,也令得唐轩脸色大变。

        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没看清楚对方是如何来到他面前的!

        “就算是再强大的半步仙人强者,也不可能这般悄无声息的来到我的面前……”

        雷光电闪之间,唐轩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他是散仙?!”

        在他看来,也只有‘三劫散仙’以上的散仙强者,才有可能以这种方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是……如果他是散仙,怎么可能称呼段凌天为‘主人’?!”

        想到出现在眼前的老人刚才对段凌天的称呼,唐轩心里又是一阵懵逼。

        “遁!!”

        当然,唐轩脑海中雷光电闪之间连连升起念头的同时,也是不忘第一时间催动体内刚刚蓄势而起的圣元,施展出当年那位宛如‘神灵’一般的强者传给他的那门身法神通。

        这门身法神通,是一门遁法类身法神通。

        论品级,远远凌驾于世俗位面的身法神通之上,被道武圣地之人公认为‘道武圣地第一身法神通’!

        就在唐轩身形一闪,即将遁走之时。

        “想走?”

        陈羿儒面露不屑之色,随手一挥,一股仿佛铺天盖地的力量,顿时又是宛如山洪一般宣泄而出,先一步拍打在唐轩的身上,将唐轩整个人笼罩在内。

        一瞬之间,陈羿儒那宛如山洪一半的力量,摧枯拉朽般击溃了唐轩体内升腾而起的圣元……

        唐轩所施展的身法神通,也被硬生生打断!

        顿时。

        “哇!!”

        体内升腾而起的圣元被打断,对于唐轩而言无疑是一种极大的负荷,令得他在第一时间吐出血来,脸色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身体也随之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可能倒下。

        “这……这怎么可能?!”

        与此同时,唐轩的心里也是升起了阵阵惊涛骇浪。

        要知道,哪怕是‘三劫散仙’一流的存在,也不可能在他施展那一门身法神通最关键的时刻,如此这般制止、打断他施展身法神通。

        “除非他是‘四劫散仙’以上的存在……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打断我!”

        一念至此,唐轩面色惊恐的看向身前之人。

        只是,他还没来得看清来人的面容,却又是现来人抬手之间,一股仿佛无可匹敌的力量,又一次拍打在他的身上,不只压制了他的一身圣元,更将他整个人束缚。

        紧接着,唐轩只觉得一阵头昏眼花,就好像被一股力量禁锢着腾云驾雾一般,感觉非常不舒服。

        片刻,唐轩只觉得两道力量击打在他的腿弯处,令得他的双膝一阵酸软,继而跪了下来。

        这时,腾云驾雾的感觉没了,而他眼前也恢复了一片清明……

        这时,唐轩方才现:

        那股力量,将他带到了段凌天的面前跪下,并且始终笼罩在他的身上,让他只能在段凌天的面前保持跪伏的姿态……

        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这个段凌天的身边……怎么可能有‘四劫散仙’以上的存在?!”

        现在的唐轩,被那股力量压得跪伏在虚空之中,只能看到段凌天的衣袍下摆和靴子,根本抬不起头来看段凌天。

        但,这又是并不影响他在心中出惶恐和不可思议的声音!

        “这……”

        这时,在场的一群拜火教之人相继回过神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彻底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