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299章 段凌天,你藏得好深!

第2299章 段凌天,你藏得好深!

        “看来还是我高看它了……”

        “又或者说,我小看了自己现在的实力!”

        段凌天之所以带着‘劫雷’来到现在所在的地方,主要是因为他担心劫雷的余波会伤及可儿、段思凌和甘茹嫣三女。

        为了三女的安全着想,他第一时间施展身法神通‘金乌之翅’离开了三女所在之地。

        然而,事实证明,他其实根本没必要离开。

        刚才,他随意一挥手臂,甚至没有施展任何武学招式和神通手段,也没有动用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的奥妙,随随便便就淹没了那第一道劫雷。

        在他浩瀚如汪洋大海的圣元之下,那一道劫雷,自始至终都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风浪!

        完全不堪一击!

        “宇文浩辰!”

        而在击溃第一道劫雷之后,段凌天便察觉到一道凌厉如刀的目光锁定了他,顿时也是令得他回过神来,第一时间看向目光的主人:

        游圣宫宫主,宇文浩辰!

        宇文浩辰,是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虽貌不惊人,但作为游圣宫宫主,眉宇间却又是自带威严,身上无形之间散出阵阵上位者的气息。

        今日的宇文浩辰,一如段凌天第一次见他之时,身穿一袭银色长袍。

        在宇文浩辰看过来的同时,段凌天毫无畏惧的与之对视。

        转瞬之间,他在宇文浩辰的眼里,不只看到了如刀般的凌厉,更看到了震惊和不可思议之色……

        对此,他并不惊讶。

        现在,对于自己遭遇雷劫轰击,何止是宇文浩辰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哪怕是他本人也同样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

        “先前,我便感觉自己对这片天地的感悟,已到‘极限’……原以为只是‘瓶颈’,现在看来,我对这片天地的感悟应该确实是已经达到极限了!”

        “特别是在我刚才出手击溃那道劫雷之时,我的圣元与这片天地产生的强烈共鸣,哪怕是比之三年前宇文浩辰出手之时,也是只强不弱!”

        “就算是比起宇文浩辰刚才出手之时圣元与这片天地产生的共鸣,也是已经相差无几!”

        “也就是说……现如今的我,已经满足了引来升仙之劫的‘条件’!”

        一念至此,段凌天的心情又是一阵激荡。

        升仙之劫……

        现在,他也隐隐意识到:

        他的升仙之劫,已经来了!

        只因为,在他击溃那一道雷劫之时,便现天边的劫云不只是锁定宇文浩辰,更锁定了他!

        也就是说,他……也要渡劫!

        “这么说来……我倒是还要感谢这宇文浩辰?一般感悟天地到我这等地步之人,都需要寻求到一个‘契机’,方才能引来升仙之劫。”

        “而我,正好在宇文浩辰引来升仙之劫的时候,对这片天地的感悟也达到了‘极限’……并且,正好被升仙之劫的劫云盯上,另外降下劫雷!”

        现在,意识到自己对这片天地的感悟达到‘极限’以后,段凌天也猜测到了不少的事情。

        段凌天和宇文浩辰两人彼此对视,却良久没有开口,气氛也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起来。

        只是,他们不开口,不代表旁人也不开口。

        “天呐!我眼花了吗?那第二道劫雷,竟然是冲着段凌天去的!”

        一个游圣宫长老出惊呼,打破了现场短暂的平静。

        “第二道劫雷?我看那根本不是什么第二道劫雷……轰杀向段凌天的那一道劫雷,跟轰杀向宫主大人的那一道劫雷是一模一样的!”

        另一个游圣宫长老说道。

        “那这是什么情况?”

        不少游圣宫弟子一脸茫然,完全看不懂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

        这时,一个游圣宫副宫主开口了,语气有些艰难的说道:“段凌天,跟宫主大人一样,也在渡劫!”

        段凌天,也在渡劫?!

        而随着这个游圣宫副宫主一开口,现场顿时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方才有人出质疑,“这……这怎么可能?!这个段凌天,怎么可能也在渡劫?!这升仙之劫……不是宫主大人引来的吗?!”

        “没错!这升仙之劫明明就是宫主大人引来的,段凌天怎么可能也在渡劫……这不可能!”

        “想要渡劫,必须对这片天地感悟到一定的地步……而段凌天对这片天地的感悟,不可能已经达到那等地步!”

        ……

        越来越多的游圣宫长老、弟子出质疑。

        “段凌天对这片天地的感悟,不可能已经到了那等地步?”

        另一个游圣宫副宫主说到这里,又是摇了摇头,“刚才段凌天出手湮灭那一道劫雷之时,他的圣元和这片天地产生的共鸣之强烈,已经不下于宫主大人刚才出手之时圣元和这片天地产生的共鸣!”

        “很显然……他对这片天地的感悟,不在宫主大人之下!”

        这个游圣宫副宫主说到后来,一番话又是蕴含着毋庸置疑的语气,非常肯定。

        “对这片天地的感悟,不在宫主大人之下?”

        在场的一群游圣宫长老、弟子闻言,顿时又是一片死寂。

        这个时候,又一个游圣宫副宫主,也就是黄启陵的父亲站出来说道:

        “传闻,在某个感悟这片天地到极限之人,引来升仙之劫的时候,如果有另一个同样对这片天地感悟到极限的人在场,后者很可能借助前者的‘契机’,一同引来升仙之劫!”

        “依我看……段凌天,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说到后来,这个游圣宫副宫主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目光也是尤为复杂。

        因为他没想到段凌天的实力会强到这等起步!

        他记得:

        他儿子不是说,三年前,这个段凌天在他们游圣宫宫主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吗?

        “还能这样?!”

        “真没听说过!”

        ……

        随着一个又一个游圣宫副宫主开口,一群游圣宫长老、弟子也都被震撼了。

        还能这样?

        毕竟,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类似的事情。

        另外一边,那个游圣宫宫主,也就是黄启陵的父亲,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的儿子,传音询问:“你确定三年前这段凌天不是宫主大人一合之敌?”

        “他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不弱于宫主大人!”

        问到后来,黄启陵的父亲语气间满是质疑。

        “父亲,三年前,我亲眼所见,凌天兄弟确实不是宫主大人一合之敌……至于他现在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他这三年里面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吧!”

        黄启陵苦笑传音说道。

        虽然在苦笑,但黄启陵的心里其实又是非常兴奋。

        刚才,眼看他的凌天兄弟展现出那般强大的实力,他也意识到他的凌天兄弟未必不能度过这一次的劫难。

        特别是听他父亲说:

        他的凌天兄弟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弱于他们游圣宫的宫主大人!

        “不可能!”

        听到黄启陵的话,他的父亲却又是觉得不可能,“三年的时间,一个不是宫主大人一合之敌的人,怎么可能成长到这等地步?就算他再妖孽也不可能!”

        “那我就不清楚了。”

        黄启陵摇头传音回应。

        另外一边,那二宫六院之人,也都被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以及段凌天另外引来的‘升仙之劫’给吓到了。

        他们议论纷纷之间,议论的内容也跟游圣宫那边的人差不多。

        “他对这片天地的感悟,竟然达到了这等地步?”

        巨灵宫宫主‘石南峰’的脸色非常难看,难看到极致。

        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

        他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人,实力会强到这等地步,俨然比他还要更胜一筹!

        另外,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

        这个人类势力青云府的少府主‘段凌天’,依靠游圣宫宫主宇文浩辰引来的‘升仙之劫’,一并引来了‘升仙之劫’!

        只要渡劫成功,这个人类势力青云府的少府主,也能成就那‘半步仙人’!

        到了那时,对方抬手之间就能将他抹杀!

        当然,哪怕是现在,他也意识到自己未必是这个青云府少府主段凌天的对手!

        “该死!那个段如风,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儿子?”

        这一刻,石南峰的心里除了不甘以外,还有深深的嫉妒……

        针对段凌天的父亲,青云府府主‘段如风’的嫉妒!

        不知何时,石南峰的目光又落在段凌天身边之人的身上。

        可儿、段思凌,甘茹嫣……

        在他的眼中,闪烁着如刀般的厉芒,似乎想要将泄不到段凌天身上的怒火,尽数泄到她们的身上!

        另一边。

        “段凌天,你藏得好深!”

        良久之后,和段凌天对峙、对视的宇文浩辰率先开口了。

        而这一瞬之间,宇文浩辰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愈的凌厉了起来!

        三年前,这个段凌天,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现在,却又是展现出了不下于他的实力,更借助他引来升仙之劫的机会,一并引来了升仙之劫!

        “宇文宫主,杀了他!难道你要助一个人类成就‘半步仙人’?!”

        石南峰的冷喝,陡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