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286章 护法飞禽

第2286章 护法飞禽

        游圣宫驻地之内。

        “主人他……竟然是人类?而且还是昔日人类势力青云府的少府主?”

        在有关游圣宫新的副宫主‘段凌天’其实是人类势力青云府少府主的消息传扬开来以后,已经立下雷罚誓约效忠于段凌天的游圣宫长老‘彭来’,心里自然也是免不了一阵震撼。

        只因为,他虽然立下雷罚誓约效忠于段凌天这人。

        但,他却并不知道段凌天是人类,更不知道段凌天是昔日人类势力青云府的那个少府主!

        “没想到……没想到……”

        确认了这件事以后,彭来的脸上遍布苦涩的笑意。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选择’。

        现在的他,因为有‘雷罚誓约’作为束缚,所以也是只能一路走到黑,效忠于段凌天!

        “主人!”

        所以,当消息传开以后,彭来也是第一时间心急火燎的闯入了他的主人段凌天所居的府邸,想让段凌天及时出关离开游圣宫。

        虽然,他的主人段凌天的实力很强,但却强不过他们游圣宫的那位宫主!

        在彭来看来:

        一旦他们游圣宫的那位宫主出手,他的主人必然十死无生!

        因为有‘雷罚誓约’在身,所以彭来也是不得不事事为段凌天着想。

        很快,彭来惊醒了同样在修炼的可儿母女二人,还有甘茹嫣,但却唯独没有惊醒他最想惊醒的主人段凌天。

        “生什么事了?”

        甘茹嫣看向彭来,皱眉问道。

        对于这个打断她修炼的家伙,她自然也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只是,随着彭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出,甘茹嫣却又是连连色变,意识到段凌天现在已经彻底暴露了!

        听完彭来的话,可儿绝美的俏脸也是骤然变色。

        “天哥的真实身份……被识破了?”

        顿时,可儿心里又是一阵惊慌。

        她心里清楚,她的男人‘青云府少府主’的身份被识破,也意味着他的男人将成为游圣宫的敌人,人魔族的敌人!

        虽然,她的男人实力不弱。

        但,她心里却又是非常清楚:

        别说是整个人魔族,哪怕是这游圣宫的宫主,她的男人也未必是对手。

        “天哥跟我说过……不用级圣器‘封魔碑’,他甚至不是那游圣宫宫主的一合之敌!即便动用封魔碑,他,也未必能胜得过那游圣宫宫主!”

        “毕竟,天哥手里的封魔碑是残缺的,并非完整的,挥不出全部威力。”

        可儿作为段凌天的女人,段凌天对她自然也是无所不言。

        也正因如此,可儿知道不少事情,所以才会如此担心。

        “他人呢?”

        甘茹嫣看向彭来,语气急促的问道。

        “我刚才去叫了主人,可主人现在似乎陷入了某种修炼状态……我,没办法惊醒他。”

        彭来苦笑道。

        “管他陷入了什么修炼状态,再不走他就完了!”

        甘茹嫣急声说了一句以后,也是第一时间动荡身形,去了段凌天修炼的那个房间,想去惊醒正在闭关的段凌天。

        然而,不管她如何开口,房间里面就是没有动静。

        砰!!

        气急之下,甘茹嫣直接抬手将房间的门给震了开来,跟上来的可儿连开口制止的机会都没有。

        “你还修炼什么?你已经暴露了!你想死,别连累可儿和思凌!”

        震开房门以后,甘茹嫣身形掠动如闪电,直接进入了房间里面,同时气极的开口对正在房间里面修炼的段凌天说道。

        然而,几乎在甘茹嫣飞身进入房间,话音刚落的瞬间。

        轰!!

        伴随着一声仿佛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冲进房间里面的甘茹嫣以更快的度倒飞摔出,口中淤血狂喷,身形看起来更是非常狼狈。

        轰!轰!轰!轰!轰!

        ……

        在甘茹嫣倒飞摔出房间的同时,阵阵轰鸣声随之响起,却是段凌天闭关修炼的那个房间轰然倒塌,一时灰尘漫天,仿佛遮天蔽日。

        “哇——”

        好不容易顿住身形的甘茹嫣,面色青白变幻之时,再次张嘴喷出了一大口淤血,整个人看起来愈的狼狈。

        “姨姨!”

        段思凌粉雕玉琢的小脸微微绷紧,继担忧又紧张的看向甘茹嫣,同时忍不住出一声低呼。

        在段思凌眼里,她的姨姨是除她爹娘以外最重要的人。

        现在看到甘茹嫣受伤,自然免不了一阵担心。

        “姐姐,你没事吧?”

        与此同时,可儿也面露担忧之色看向甘茹嫣。

        还没等甘茹嫣回应,她又忍不住回头看向那个轰然倒塌的房间,俏脸之上的担忧之色愈的浓郁起来。

        她的男人还在里面。

        “没事。”

        甘茹嫣摇了摇头,继而目露怒意的看向前方轰然倒塌、灰尘漫天的房间,只以为刚才是段凌天对她出的手。

        “娘,爹爹还在里面!”

        跟在可儿身边的段思凌这时也回过神来,面露急色的指着前方灰尘漫天的房间说道。

        “娘知道。”

        可儿点头,俏脸上同样露出急切之色。

        “那是……”

        而就在这时,不知何时也跟了过来的彭来突然出一声惊呼。

        惊呼声中俨然夹杂着几分震惊。

        几乎在彭来话音落下的瞬间,前方轰然倒塌的房间,随着灰尘散去,又是出现了一道小山般大小的身影。

        这小山般大小的身影,乃是由凝实的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立在那里,看起来像是一只‘飞禽’,笼罩整个倒塌的房间。

        庞大的身体将房间里面的一切挡住,难以透过它的身体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这是什么飞禽?”

        彭来愣住了,虽然看得出眼前这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是一只飞禽,但他却认不出这是什么飞禽。

        不只是他认不出来。

        哪怕是甘茹嫣和可儿也认不出来。

        “娘,这是什么鸟儿?”

        段思凌的目光也被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飞禽吸引了,忍不住问可儿。

        “娘不知道。”

        可儿摇头,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飞禽。

        “姨姨……你知道吗?”

        段思凌又看向甘茹嫣,而甘茹嫣也同样摇头表示不知道。

        “要是爹爹在就好了……他肯定知道。”

        段思凌面露崇拜之色的喃喃说道,就好像她的父亲‘段凌天’在她眼里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一般。

        “对了!爹爹还在里面!”

        想到这里,段思凌又是一脸焦急,急得飞身而出,向着前面那只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飞禽冲了上去。

        “小心!”

        见此,甘茹嫣脸色大变。

        这个时候,甘茹嫣也意识到刚才不是段凌天对她出的手,而是这只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飞禽对她出的手。

        如今眼看自己的外甥女冲上去,她怎能不急?

        “小姐小心!”

        就在甘茹嫣脸色大变,可儿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彭来飞身而出,在段思凌靠近那只飞禽之前,将她给拦了下来。

        与此同时,彭来距离那只飞禽也是不过数米之遥。

        几乎在彭来将段思凌拦下的瞬间。

        轰!!

        飞禽似是有所察觉,一股躁动的力量,自它的身上席卷开来,继而化作了一股冲击波,狠狠的拍打在彭来的背上,将彭来轰飞了出去。

        被轰飞的同时,面色苍白的彭来眼疾手快的将段思凌护住,牵引到远处。

        立定身形以后,彭来也是张嘴连吐淤血。

        转身再次看向那只飞禽的时候,眼中除了忌惮,还是忌惮,“这是什么东西?主人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竟然还有这等‘异兽’护法!”

        现在,彭来也看出来了。

        眼前这只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飞禽,赫然正是在为他的主人段凌天护法。

        不管是谁,但凡靠近,都会遭到它的攻击。

        “不过,这只飞禽,似乎并没有生命气息……反倒是在它的‘体内’,主人的气息比过去更加强大了!”

        作为‘圣仙第七变’的存在,彭来自然也是可以清晰的感应到不少甘茹嫣感应不到的东西。

        而甘茹嫣感应不到的东西,实力不如她的可儿母女二人,也就更加感应不到。

        “夫人小姐放心,主人他的气息平稳,并无大碍……至于这只由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飞禽,应该是主人的手段,正在为修炼中的主人护法,只要不靠近它,便不会遭受它的攻击。”

        看出可儿母女二人的担心,彭来适时的安慰道。

        “段凌天!”

        与此同时,甘茹嫣凝音成线,想要让自己的声音穿过飞禽的身体惊醒还在闭关的段凌天。

        然而,她的声音在靠近飞禽以后,却又是被阻隔在外,根本传不进去。

        “没用的……凝音成线,我之前已经试过。”

        彭来苦笑说道。

        “你也没办法击溃这只飞禽吗?”

        甘茹嫣问道,语气愈的焦急,毕竟时不待人。

        “没办法……它的实力,不弱于圣仙第八变强者!”

        彭来摇头。

        从飞禽之前展现出来的力量,他便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这只飞禽的强大,非他所能比。

        “他这到底是什么手段?”

        这时,甘茹嫣焦急万分的同时,脸色也是非常难看。

        然而,甘茹嫣却又是并不知道:

        哪怕是段凌天本人,也不知道这只飞禽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