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273章 以讹传讹

第2273章 以讹传讹

        “段凌天大人?”

        游圣宫长老‘彭来’再次面对段凌天的时候,态度大变,自然也是惊到了包括丁坚宏在内的四个游圣宫巡逻弟子。文┡学迷WwΩW.*WenXUEMi.COM

        不过,转念一想,想到段凌天那一身强大的实力,他们又释然了。

        “如果这个段凌天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想要加入我们游圣宫……哪怕今日宫主大人在场,恐怕都未必会怪罪他杀死陈通、陈安父子和林远长老之事!”

        丁坚宏暗道:“毕竟,如他这般的圣仙第九变强者的‘价值’,就算是陈通、陈安父子和林远长老加起来,也是远远比不上!”

        想到这里,丁坚宏暗自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是向着段凌天一躬身,行礼道:“段凌天大人!”

        眼见丁坚宏继彭来之后恭敬向段凌天行礼,剩下的三个游圣宫巡逻弟子,就算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却也还是连忙跟着躬身行礼:

        “段凌天大人!”

        三道尊呼声异口同声的响起以后,现场又是陷入了一片死寂。

        面对彭来的询问,段凌天淡淡说道:“我倒是很有诚意想要加入你们‘游圣宫’……只不过,你们游圣宫的人,似乎并不怎么欢迎我。”

        说到后来,段凌天又饶有深意的看了彭来一眼。

        “意外,意外!”

        察觉到段凌天大有深意的目光,彭来连忙摆手说道。

        紧跟着,彭来面色肃然的说道:“如果段凌天大人真想加入我们‘游圣宫’,我们游圣宫自然也是万分欢迎……我相信,就算是我们游圣宫的宫主大人得知段凌天大人要加入我们游圣宫,肯定也会很高兴!”

        “哦?真的?我刚才可是杀了你们游圣宫不少人。”

        段凌天双眼眯起。

        “段凌天大人所杀之人,都是该杀之人!若非他们主动挑衅,段凌天大人你又岂会杀死他们?”

        彭来脸上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

        他这番话,看似是在奉承段凌天,其实说得也是他自己的心里话。

        “段凌天大人,还有两位夫人,你们请随我来,我这就为你们安排落脚之地……待我禀明我们游圣宫的宫主大人,到时宫主大人肯定会亲自来见段凌天大人,并且为段凌天大人安排职位!”

        紧跟着,彭来又对段凌天和可儿、甘茹嫣说道。

        听到彭来说‘两位夫人’的时候,甘茹嫣皱了皱眉,最后却又是什么都没说。

        “她不是我的夫人。”

        然而,随着彭来话音落下,段凌天却又是伸手一指甘茹嫣,纠正道:“她是我妻子的姐姐。”

        “段凌天大人,对不起。”

        “夫人,对不起。”

        “这位小姐,对不起。”

        听到段凌天的话,彭来顿时又是一脸尴尬的向段凌天、可儿和甘茹嫣三人道歉,没想到自己在无意间闹出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

        道完歉后,更小心翼翼的看了段凌天一眼,似乎深怕段凌天会追究此事一般。

        不过,看出段凌天没有追究的意思以后,他又忍不住松了口气。

        紧跟着,他便在前面带路。

        而在段凌天向彭来纠正的时候,甘茹嫣的脸色又是略微阴沉了下来,心里更是暗自喃喃:“谁稀罕……”

        眼看彭来向着游圣宫驻地方向进去,段凌天也抱着段思凌跟了上去。

        至于可儿和甘茹嫣,这一次他没有携带她们。

        因为没有必要。

        彭来的度很慢,似乎深怕段凌天三人跟不上,所以段凌天也是没必要带着二女前行。

        而在段凌天一行人跟着彭来进入游圣宫驻地的时候。

        包括‘丁坚宏’在内的四个游圣宫巡逻弟子,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且直到现在都还有些心有余悸。

        “那位段凌天大人,如若真的加入我们游圣宫……恐怕直接就能成为‘副宫主’一流的存在吧?”

        丁坚宏喃喃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还是不大,但却又是被另外三个游圣宫巡逻弟子听到了,且得到了他们一致的赞同:

        “以那位段凌天大人的实力,成为我们游圣宫副宫主,绰绰有余!”

        “如果他真的成为了我们游圣宫副宫主……我们游圣宫,也将实力大增!之前死在他手里的两位长老给我们游圣宫所带来的损失,也能完全弥补。”

        “他若成为我们游圣宫副宫主……我们游圣宫‘第一副宫主’的头衔,恐怕要落在他的头上。”

        “那是自然!”

        ……

        几个游圣宫巡逻弟子议论纷纷之间,也是猜测段凌天即将成为他们游圣宫的‘副宫主’。

        “今日生之事,恐怕是不好隐瞒了。”

        与此同时,丁坚宏似是现了什么,往周围看了一眼,随即又叹了口气。

        周围高空之上,云雾之后,赫然藏匿着一些身影。

        不用猜,他也知道这些人是和他一样的游圣宫巡逻弟子,且应该已经来了一段时间,十之**也将刚才的一幕幕情景收在了眼中。

        另外一边。

        在游圣宫长老‘彭来’的安排之下,段凌天一行人住进了一座独立的府邸之中。

        与此同时,彭来也善解人意的为他们一行人安排了几个丫鬟。

        “这个彭来,倒是一个聪明人。”

        彭来离开以后,段凌天心里一动。

        在他强势击杀游圣宫长老‘林远’以后,这个彭来不只不再对他有敌意,甚至还对他恭敬得很。

        而且,段凌天看得出来:

        彭来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恭敬,是自内心的,并没有作假。

        今日来到游圣宫,到目前为止,彭来是唯一一个让他有好感的游圣宫之人。

        “以后若是在这游圣宫落脚,身边肯定也是要有一些帮手。这个彭来,倒是一个可造之材……不过,在向他透露一些事情之前,却又是需要让他先立下‘雷罚誓约’!”

        段凌天暗道。

        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在这个步步惊险的世界里面,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忠诚,还是‘雷罚誓约’来得直接、干脆,且没有隐患。

        最重要的是,段凌天想要做的事,放在人魔族的角度来说,那是属于彻头彻尾的‘叛逆’!

        这种事,自然要小心翼翼。

        “爹爹,爹爹……这里的人都好奇怪。一开始对我们凶神恶煞的,可后来爹爹赶跑了他们几个人,他们又变得客气了许多。”

        被段凌天抱在怀里的段思凌对段凌天说道。

        “嗯。这些人就这样,不揍不行,不揍不听话。”

        段凌天笑着点头应声道。

        而听到他的这话,可儿还好,只是淡然一笑。

        至于甘茹嫣,则有些面色古怪。

        就在游圣宫‘彭来’去找游圣宫宫主的时候,一个个惊人的消息,也是在游圣宫驻地之内传扬了开来。

        这些消息,一经传扬开来,便在游圣宫内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巡逻弟子‘陈安’,就在我们游圣宫驻地之外被人杀死?”

        “陈安的父亲,我们游圣宫长老‘陈通’,想要为陈安报仇,也被那人杀死了?”

        这两个消息已经传开,毫无意外的轰动了整个游圣宫。

        在游圣宫的历史上,很少出现这般胆敢在游圣宫驻地之外杀游圣宫弟子的人,更别说是连游圣宫的长老都敢杀的人。

        这是打脸,**裸的打脸!

        打‘游圣宫’的脸!

        “什么人这么大胆?”

        “他不想活了吗?”

        ……

        一时之间,大多数游圣宫之人勃然大怒,只觉得那个‘狂徒’是在找死。

        然而,当另一个消息传来,他们却又是暂时哑声了。

        “林远长老,在接到巡逻弟子捏碎传讯玉简传回来的‘消息’以后,亲自出马……但,最后却还是被那个狂徒杀死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林远长老,那可是‘圣仙第八变强者’,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人杀死?”

        “据说那个狂徒杀死林远长老,跟杀死陈通长老一样,都只用了两招!”

        “两招杀死林远长老?开什么玩笑!”

        “这可不是在开玩笑……据说,那个狂徒一开始还故意戏弄林远长老,带着两个女人一个小女孩让林远长老追,最后他似乎觉得戏弄够了,方才雷霆般出手,两招杀死林远长老!”

        “这些你听谁说的?”

        “一个隐藏在暗处窥视的巡逻弟子跟我说的。”

        ……

        游圣宫上下到处传扬着类似的言论。

        而这些言论,传入丁坚宏和另外三个在场的巡逻弟子耳中,却又是让得他们不由得直皱眉头。

        “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巡逻弟子,根本不了解情况,竟然就在那里以讹传讹……太过分了!”

        丁坚宏面色阴沉的说道。

        现如今在游圣宫上下传扬的消息,都是对段凌天不利的消息……

        然而,他作为‘当事人’之一,却又是知道:

        即便段凌天杀死了陈家父子和林远长老,段凌天的所作所为,也都是事出有因,并非狂妄、胡来!

        “不行……我必须将‘真相’公之于众!否则,要是再因为一些误会而让那位段凌天大人不满,对我们游圣宫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很快,丁坚宏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