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270章 仇人相见

第2270章 仇人相见

        “这……这怎么可能?!”

        “陈通长老,乃是圣仙第七变强者……只转眼功夫,便被反杀了?”

        “陈通长老出手之前,说一招内必杀这个紫衣青年……然而,结果却是:紫衣青年只用了两招,便将他杀死了!”

        “这个紫衣青年到底是什么人?怎会如此可怕?”

        “杀圣仙第七变强者,如同杀鸡……这个紫衣青年,恐怕至少也是‘圣仙第八变’的存在吧?”

        ……

        一群游圣宫巡逻弟子,在震怖之后,再次看向段凌天之时,眼中、脸上满是惊骇和不可思议之色。文Δ  学迷Ww  W.WenXUEMi.COM

        更有少数几人,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仿佛想要以此验证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般。

        “他……他竟如此强大?”

        中年游圣宫巡逻弟子‘丁坚宏’本以为眼前的紫衣青年必死无疑,甚至以为紫衣青年会被陈通一击轰杀,灰飞烟灭……

        然而,眼前的‘现实’,却又是给了他一个响亮的眼光。

        确实有人被轰杀,且灰飞烟灭了。

        但,那人却不是这个紫衣青年,而是对紫衣青年出手的‘陈通’,他们游圣宫的圣仙第七变长老!

        丁坚宏做梦也没有想到:

        眼前的这个紫衣青年,竟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圣仙第五变、圣仙第六变强者……而是‘圣仙第八变强者’!”

        现在,丁坚宏也深深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只是丁坚宏意识到了这一点。

        便是先前那个在陈通面前唯恐天下不乱的年迈游圣宫巡逻弟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几乎在段凌天一脸平静的看向这个年迈游圣宫巡逻弟子的时候,年迈游圣宫巡逻弟子身体剧烈一颤,继而直接跪伏在虚空之中,不断的对着段凌天磕头求饶。

        见识到段凌天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这个年迈的游圣宫巡逻弟子根本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开什么玩笑!

        强如陈通那样的圣仙第七变游圣宫长老都被两招杀死,更何况是他这个区区‘圣仙第三变’的存在!

        正因如此,他现在将‘尊严’什么的都抛之脑后,只求眼前的紫衣青年饶他一命。

        “哼!”

        然而,这个年迈的游圣宫长老得到的回应,却又是段凌天的一声冷哼。

        段凌天这冷哼声一出,顿时又是吓得年迈的游圣宫长老身体一阵僵硬,瞳孔随之缩起,面露绝望之色。

        轰!!

        众目睽睽之下,在场之人都没看到段凌天有什么动作,仿佛一阵风吹过,在吹向跪伏在那里的年迈游圣宫长老之时,又是掀起了一声惊雷般的巨响。

        巨响过后,年迈的游圣宫长老不见了,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留在原地的,只有一枚孤零零的‘纳戒’。

        顿时,现场又是一阵死寂。

        剩下的以‘丁坚宏’为的四个游圣宫巡逻弟子,大气不敢喘一口,甚至不敢再多看段凌天一眼,一个个低下头,仿佛在默默的等待着段凌天的‘裁决’。

        “哇!爹爹好厉害,竟然把他们都给打跑了……”

        段思凌在段凌天的怀里手舞足蹈,粉雕玉琢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在她眼中的世界里,只以为是她的爹爹将人给打跑了,而非将人轰杀得连渣都不剩!

        “打跑了?”

        而段思凌的话落入四个游圣宫巡逻弟子的耳中,又是令得他们一阵苦笑。

        这个小姑奶奶,在开玩笑吗?

        没见到人没了以后,‘纳戒’都自动解除认主留下了吗?

        “嗯?”

        突然之间,段凌天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目光随之落在游圣宫驻地所在方向。

        片刻之后。

        嗖!嗖!

        伴随着两道迅疾的风啸声掠来,却是两道宛如鬼魅般的身影一前一后自远处飞留来。

        其中一人的度,比之另外一人的度,却又是要快上不少。

        而他也率先抵达段凌天等人所在之地。

        “谁杀我游圣宫弟子?”

        来人现身之时,沉声问道。

        “林远长老!”

        “林远长老!”

        ……

        而几乎在来人现身之时,原本忐忑不安的丁坚宏等四个游圣宫巡逻弟子,却又是心中大定,并且在第一时间恭敬向来人行礼。

        来人是一个年迈的老人,白白眉,鹤童颜,身穿一袭宽松长袍,颇有些仙风道骨。

        四个游圣宫巡逻弟子之所以心中大定,正是因为眼前的这个老人,乃是他们游圣宫长老中的佼佼者,是一位‘圣仙第八变’的存在!

        呼!

        而在这游圣宫长老‘林远’之后,又一人跟着抵达现场。

        “彭来长老!”

        “彭来长老!”

        ……

        顿时,四个游圣宫巡逻弟子也向这个人行礼。

        这个人,也是游圣宫长老,名为‘彭来’,是一个身材短小而精壮的中年男子。

        当然,他的修为比之‘林远’却又是差了一些,因为他只是一位圣仙第七变的存在!

        “丁坚宏,你捏碎传讯玉片说有人杀了我们游圣宫弟子‘陈安’?”

        彭来第一时间看向丁坚宏,沉声问道。

        丁坚宏闻言,目光又忍不住落在不远处正抱着一个小女孩的紫衣青年身上。

        顿时,不管是彭来,还是林远,不约而同的顺着丁坚宏的目光看向段凌天。

        “段凌天!!”

        陡然之间,林远瞳孔一缩,继而暴喝出声,声音中充斥着勃然怒意。

        在他的眼中,更是升腾起阵阵仇恨的怒火,仿佛能焚尽一切!

        这一刻,林远不像是在看一个杀死他们游圣宫弟子的人,更像是在看一个杀父仇人!

        “这……”

        “怎么回事?!”

        “林远长老这是……他认识这个紫衣青年?”

        ……

        见到林远这般,不管是游圣宫长老‘彭来’,还是丁坚宏等四个游圣宫巡逻弟子,都是一脸的懵逼,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看林远现在的样子,更像是早就认识这个紫衣青年,且和他之间似乎有着极大的仇恨!

        “段凌天?”

        片刻,彭来回过神来,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最后,他似是想起了什么,瞳孔陡然一缩,“我记得……杀死林远长老孙儿‘林其刚’的那人,好像就叫‘段凌天’?”

        “莫非……就是他?!”

        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彭来心里又是不由得一蹬。

        “你认识我?”

        另一边,段凌天一脸惊愕。

        这个刚来的游圣宫长老,第一眼看到他时,不只叫出了他的名字,更用仇恨的目光注视着他。

        似乎和他有着‘杀子之仇,夺妻之恨’一般!

        段凌天无比肯定:

        他,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游圣宫长老。

        “我当然认识你!”

        林远怒极反笑,眼中杀意凛然,“一年前,我孙儿‘林其刚’正是死在了你的手里!没想到,时隔一年,你竟然亲自送上门来……看来老天待我不薄!”

        说到后来,林远身上杀气冲天,混淆着同样冲天而起的魔气,仿佛能顶破苍穹!

        “林其刚?”

        段凌天一怔,虽然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儿却又是想不起来了。

        在场的游圣宫之人,除了长老‘彭来’已经心中有数,另外的几个巡逻弟子却又是纷纷瞳孔一缩,面露骇然之色。

        “这个段凌天……就是杀死林远长老孙儿‘林其刚’的人?”

        “听说林远长老的孙儿是在那疑似仙品圣纹师留下的遗迹之外被杀死的,而且是死在一个比雯静小姐还要强大的人魔手里!却没想到,那个人就是他!”

        “这个段凌天,脑子没毛病吧?杀死了林远长老的孙儿,竟然还想加入我们游圣宫?”

        “哼!别忘了,他可是和林远长老一般的‘圣仙第八变强者’!”

        “可问题是……他当初杀死林远长老孙儿‘林其刚’之时,另外也一并杀死了何清长老的儿子‘何森杰’和6玮长老的孙儿‘司徒玉吉’!”

        “一次性得罪我们游圣宫三位圣仙第八变长老,还敢到我们游圣宫来……他的胆子不小。”

        ……

        几个游圣宫巡逻弟子窃窃私语,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还是清晰的传入了段凌天等人的耳中。

        “何清长老?”

        听到几个游圣宫巡逻弟子的窃窃私语,游圣宫长老‘彭来’却又是暗自摇头。

        那位何清长老,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

        他的魂珠,一年前就被现已经碎裂,他们游圣宫宫主更派出几位长老去追查他的死因,但到得后来,却又是一无所获。

        不过,何清毕竟是游圣宫的圣仙第八变长老,是游圣宫的中坚力量,所以他即便死了,游圣宫还是隐瞒了他的‘死讯’。

        因此,下面的游圣宫弟子还不知道何清已经死了。

        “原来你是那人的祖父!”

        听到几个游圣宫巡逻弟子的窃窃私语,段凌天再次看向林远的时候,也是一脸的恍然大悟。

        “至于他们口中的林清长老……应该就是一年前被我杀死的那个圣仙第八变的游圣宫长老吧?那人,好像就是何森杰的父亲!”

        “不过,这几个游圣宫弟子,好像还不知道那个林清已经死了。”

        段凌天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