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210章 真的是你!!

第2210章 真的是你!!

        “到底是谁?破了我在圣女所居院落外布置的‘阵法’?!”

        仓促之间躲开玄刹教太上长老‘朗千金’的一击以后,拜火教教主‘唐轩’飞身宛如鬼魅般掠出的同时,脸色也是非常难看。『『  Ω『文学『迷WwㄟW.*WenXUEMi.COM

        今日,在离开拜火教驻地之前,他便随手在他们拜火教那位圣女所居的院落之外,布置了一座阵法。

        因为是仓促布置的阵法,所以防御力也是并没有多强,哪怕是他们拜火教的‘金焰长老’也能轻易将之破掉!

        而他布置那座阵法,也是为了不让圣女母女二人逃离。

        即便是圣女母女二人身边实力最强的‘甘茹嫣’,也没有能力破掉那个阵法,所以他也是很放心。

        不过,虽然放心,但他却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在阵法上面动了一下手脚:

        只要阵法被破,他都能在第一时间有所感应。

        而现在,他正是感应到那座阵法被人破了,而且是在一瞬之间被人给破掉的!

        也就是说,出手破阵之人的实力,至少也是拜火教‘金焰长老’一流的存在,甚至更强!

        轰!轰!轰!轰!轰!

        ……

        与此同时,被唐轩及时闪让开来的源自朗千金的一击,在落空的同时,也是狠狠的落在他们脚下的荒山之中。、

        顿时,整座荒山一阵地动山摇,仿佛生了一场剧烈的大地震。

        荒山之中,烟尘弥漫,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火的洗礼。

        烟尘散去之后,一个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大坑,也是凭空出现在荒山之中。

        只一眼往里面看去,就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在这深坑之内存在着什么恐怖的妖魔鬼怪一般。

        “唐轩,跟我一战你也还敢分心?”

        一击未果以后,朗千金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凌空立在原地,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唐轩。

        唐轩的失神,他自然也现了。

        正因如此,他觉得唐轩的作为对他而言是**裸的侮辱!

        “郎长老,今日到底为止……我现在有急事****中去处理,我们日后有机会再战!”

        听到朗千金的声音,唐轩适时的看了他一眼。

        这一瞬之间,唐轩目光之冷峻,哪怕是朗千金看了,心里也忍不住一阵剧颤。

        话音落下之后,也不等朗千金回应,他的身体便化作了一道虚影,继而随风消散,仿佛风化于虚空之中一般。

        见此,朗千金的脸色也是愈的难看起来,但却也是没有任何动作。

        只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想追击唐轩也是不可能了,因为唐轩已经施展出了那门在道武圣地上域被公认为‘道武圣地第一身法神通’的神通!

        “唐轩的这门身法神通,到底从何而来?”

        朗千金的面容略微有些扭曲,嫉妒的神色在他略微有些扭曲的一张脸上蔓延,也显示出了他现在的心情,“过去从未听说过拜火教还有这么一门神通……他到底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一门神通?”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奇遇?”

        “当年,即便我凭借一身‘圣仙第九变’的修为,施展出我们玄刹教镇教神通……最后,还是让唐轩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轻松逃走!”

        “那个时候,他的一身修为,只有‘圣仙第八变’!”

        玄刹教的镇教神通,乃是一门非常强大的‘辅助神通’,虽然没有被公认为道武圣地第一辅助神通,但纵观整个道武圣地,也没有几门辅助神通比得上它。

        然而,即便是‘圣仙第九变’的朗千金施展出这一门神通,还是眼睁睁的看着‘圣仙第八变’的唐轩逃了!

        由此,也是更加可以从侧面衬托出唐轩掌握的那门道武圣地第一身法神通的‘不凡’!

        唐轩一身修为只有‘圣仙第八变’时,朗千金便追不上他。

        更何况是现在?

        所以,眼看唐轩施展那一门身法神通离开,朗千金也是没有动身追赶,因为他知道就算追赶了也追不上。

        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力气?

        “嗯?”

        突然之间,朗千金眉头一挑,似是察觉到了什么。

        随着他大手一挥,一道自远处迅飞掠而来的‘绿光’,也是被他抓在了手里。

        摊开手一看,正是一枚‘传讯玉简’。

        啪!

        捏碎传讯玉简以后,一道熟悉的声音,也是清晰的传入了朗千金的耳中,令得朗千金脸色骤然大变,“这……这怎么可能?!”

        脸色大变的同时,朗千金的脸上遍布骇然和难以置信之色。

        只因为,传讯玉简里面传给他的‘消息’,实在是太让人震惊。

        这枚传讯玉简,正是玄刹教教主亲自传给他的,且在里面说了他离开以后所生的所有事情:

        “那个杀死金狮王的幸运毛头小子……竟然一击击败了‘郝爽’?更令得郝爽只能舍弃身体灵魂遁逃?”

        “若非他有意想留郝爽一命,让郝爽在日后找我们玄刹教报仇……他,或许一击就能灭杀郝爽?”

        “在他的威胁之下,教主自断了一臂?”

        ……

        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朗千金懵了,彻底懵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

        在他牵制住拜火教教主‘唐轩’以后,他们玄刹教的一行人在有当今道武圣地圣仙第九变之下第一人‘郝爽’的帮助的前提下,竟然还落得这般下场。

        “那个段凌天,在那三个半步仙人层次的魔族强者留下来的‘独立空间’里面……到底得到了什么‘奇遇’?”

        半响,回过神来以后,朗千金的面容再次扭曲了起来,扭曲到后来,狰狞而可怖。

        “苍天不公!那拜火教的人,为什么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不知何时,朗千金猛然抬头望天,面露不甘之色。

        不管是拜火教教主‘唐轩’,还是拜火教护法‘段凌天’,两人的‘奇遇’,两人在奇遇中得到的‘好处’,都让朗千金嫉妒得几近疯!!

        唐轩,因奇遇得到了那门被公认为道武圣地第一身法神通的‘神通’!

        段凌天,因奇遇在短时间内拥有了当今道武圣地圣仙第九变之下第一人的‘实力’!

        “这事没完,这事没完……拜火教,段凌天,这个仇,我朗千金记住了!我朗千金记住了!!”

        哪怕朗千金不愿意接受,也不得不接受:

        这一次他们玄刹教和拜火教的交锋,是他们败了!

        当然,他现在也可以只身一人杀上拜火教,找拜火教的寻常长老、弟子出气,以泄心头之恨。

        但,那样做的后果,便是拜火教教主也有样学样,杀进他们玄刹教,找他们玄刹教的寻常长老、弟子出气。

        一想到‘后果’,即便他再怎么愤怒,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来日方长!

        他还就不信,日后没有治拜火教的‘机会’!

        拜火教驻地,拜火教教主的修炼之地。

        “可……可儿……”

        段凌天看着眼前让他魂牵梦绕多年的女子,激动得有些口不择言。

        同时,他忍不住颤抖着伸手想去抚摸女子的俏脸,但却又在半途停住了,胆怯了,深怕手伸过去以后会落空。

        眼前的倩影,多少次出现在他的幻想之中,而今真实的站在他的面前,反倒是让他有些手足无措,深怕这又是一场梦!

        “少爷!”

        可儿那堪称绝色倾城的俏脸之上,两行清泪落下,继而娇躯一颤,整个人扑入段凌天的怀中,情难自禁。

        这一刻,什么女子的矜持,完全被她抛之脑后。

        现在,在她眼中的世界里,只剩下这个让他朝思夜想的男人。

        怀中传来的火热,也让段凌天意识到眼前的一切不是自己的幻想,自己不是在做梦!

        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现如今真实的站在他的面前,真实的躺在他的怀中。

        “可儿。”

        段凌天也伸出双手将可儿紧紧的抱住,仿佛深怕她会离自己而去一般,“我来晚了……是我来晚了。”

        “不晚,不晚……”

        躺在段凌天怀里的可儿不住摇头,泪染的俏脸上全是满足,搂着段凌天的手也更是紧了几分,好像也担心这个令她****思念的男人会再次离开一般。

        段凌天抱着可儿,只觉得这一刻自己的内心无比的平静,就好像游子找到歇息的港湾一般。

        温柔乡,英雄冢……

        莫过于此。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打破了现场美好的气氛: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趁着教主他们正在和玄刹教的人交手,偷偷跑回来的吧?现在,你们是不是应该离开再说?”

        不知何时,怀着抱着一个沉沉睡去的小女孩的‘甘茹嫣’,已是站在了段凌天和可儿的身边。

        而甘茹嫣这话落入段凌天的耳中,也是令得段凌天如梦惊醒!

        “对!可儿,我们先离开再说。”

        一瞬之间,段凌天也是终于回过神来。

        而就在段凌天回过神来,对可儿开口的同一时间。

        “凌天护法!竟然真的是你!!”

        一道低沉中夹杂着怒意的声音,宛如惊雷一般,从远至近传来,令得段凌天三人脸色大变。

        呼!

        片刻,一道虚影,出现在段凌天三人眼前,迅凝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