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183章 垂死挣扎

第2183章 垂死挣扎

        “为何伤你?”

        听到蒋钦的话,段凌天淡淡扫了他一眼,继而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看你不顺眼而已……”

        段凌天此话一出,全场顿时又是一片哗然。文学迷Ww*W.WenXUEMi.COM

        原本,在场的一群人,眼看段凌天只对执法堂副堂主‘蒋钦’说了一句话,便对蒋钦出手,还以为是蒋钦之前得罪过段凌天,所以段凌天才会如此……

        却没想到,段凌天出手对付蒋钦,会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

        “只是看蒋副堂主不顺眼,便对蒋副堂主出手?”

        “这个段凌天……也太霸道了吧?”

        “就算他霸道,也是他有霸道的‘本钱’……我现在看出来了:以段凌天现如今的实力,在我们执法堂,恐怕也只有堂主大人一人有可能制得住他!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是啊。就目前为止,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可怕了……一拳轰杀一个‘圣仙第五变强者’,反掌之间镇压另外一个‘圣仙第五变’强者。在此之前,若说谁能做到这一步,我肯定觉得只有我们执法堂的堂主大人,还有我们拜火教的教主大人,以及三位护法大人。”

        “我也一样。”

        ……

        围观的一群人再次议论纷纷,言语之间,也是都非常震撼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

        另一边。

        蒋钦原本还在想,是不是自己在什么地方,不经意间得罪过这个段凌天,所以段凌天才会一言不合对他出手。

        如果是那样,哪怕被段凌天伤了,他也认了。

        毕竟,是他自己‘不长眼’在先。

        而现在,听到段凌天这话,他先是一怔,继而又是被气得浑身上下剧烈颤抖起来,被气得‘哇’一声再次吐出一大口刺眼夺目的淤血!

        “你……你……你……”

        蒋钦被气得身体剧烈颤抖起来的同时,又伸出手指哆嗦着指向段凌天,‘你’了半天,却又是一句话都没说不全。

        他能说什么?

        他该说什么?

        蒋钦完全懵逼了。

        至于出手报复回去,他却又是没那个胆子!

        开什么玩笑!

        出手报复?

        那绝对是自己找虐!

        他还没杀到那个地步。

        如果说段凌天反掌之间镇压白虎坛坛主一事,他只是听说,对段凌天的实力还没有深刻的认知。

        那么,刚才段凌天对着他来了那么一下,却又是让他深深的意识到了段凌天一身实力的可怕,“哪怕是堂主大人……恐怕都未必有他强!”

        “另外,虽说他在执法堂伤了我这个执法堂副堂主,一定程度上也是违背了‘教规’……但,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却又是可以无视这些‘教规’!”

        “也许,哪怕是他今日杀死我,他也不会有什么事……毕竟,他不只是一位实力不弱于我们执法堂堂主的强者,更是一位年纪不足五十岁的武道天才!”

        “这样的存在,对拜火教而言,意义重大……哪怕他将执法堂所有副堂主干掉,教主大人和几位护法大人恐怕也未必会怪罪他!”

        “至于其他人,却又是根本没那个资格怪罪他!”

        一瞬之间,蒋钦的心里转过了许多念头。

        而他心中的怒意,到了这个时候,也是荡然无存。

        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再怒,也是无济于事,因为他根本没办法将这个段凌天怎么样!

        “怎么?蒋副堂主对我还有意见?”

        段凌天看着蒋钦,淡淡问道。

        语气虽然平淡,但落入蒋钦的耳中,却又是无异于晴天霹雳,惊得蒋钦第一时间回顾神来,下意识的急促摇头说道:“没有!没有!!”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敢有意见吗?

        要是敢说有,段凌天一怒之下干掉他怎么办?

        好死不如赖活着!

        这是蒋钦最直观的想法。

        话音落下以后,蒋钦也现周围一群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古怪。

        一时间,他只觉得无比的屈辱,却又偏偏只能默默忍受。

        现在的蒋钦,却又是做梦也想不到:

        段凌天之所以针对他,并非真的是因为什么‘看他不顺眼’,而是因为他将段凌天的妻子女儿送进了执法堂,让他们家人分离。

        若非他只是按照拜火教教规行事,并非有意针对可儿母女,他现在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那就好。”

        段凌天又深深的看了蒋钦一眼以后,方才重新将目光转移到董元晋的身上,淡淡说道:“董副堂主……现在,也是时候解决你我之间的事了。”

        段凌天言语之间,也是直入主题!

        顿时,一群人的目光,也都齐刷刷转移到董元晋的身上。

        段凌天此来的目的,通过段凌天刚来时出的一声‘暴喝’,他们也是听得出来,正是为他们执法堂的这位副堂主而来!

        “段凌天,你别太嚣张!”

        董元晋还没开口,他的儿子‘董林’已经率先跳出来,近乎咆哮的低吼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如何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拥有现在的一身实力……但,你真以为就你这点实力,便足以在我们拜火教作威作福了?”

        “别说是我们拜火教,便是我们执法堂也不惧你!等我们执法堂堂主‘冷鹰大人’过来,你必然吃不了兜着走!”

        说到后来,董林也是抬出了执法堂堂主‘冷鹰’,想要以此威慑段凌天。

        “执法堂堂主,冷鹰?”

        听到董林的话,段凌天眯起了双眼,眼缝中闪过一缕精光。

        几年前,他在执法堂当值的时候,便听说过执法堂堂主‘冷鹰’,知道冷鹰是拜火教中教主、三大护法之一第一人,一身修为随时可能突破到‘圣仙第七变’。

        “不错!我们执法堂的冷鹰大人,乃是‘圣仙第六变巅峰强者’!”

        眼见段凌天眯起双眼,董林还以为段凌天怕了,顿时心中一定,面露傲然之色的说道。

        “那又如何?”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睁开了双眼,嘴角随之泛起一抹冷笑,“别说现在你们执法堂堂主冷鹰不在这里……哪怕他在这里,我段凌天又有何惧?”

        “今日,哪怕他来了,也改变不了你们董家父子二人的命运!”

        段凌天此话一出,顿时又是令得董林脸色大变,“你……你……”

        董元晋瞳孔也是不由一缩,心中为之一颤。

        难不成,这个段凌天的实力,已经强到了可以无视他们执法堂堂主的地步?

        一念至此,董元晋又是忍不住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同时,他再次看向段凌天,沉声说道:“段凌天,我记得,当年你和我儿之间虽然有些‘矛盾’,但最后却又是并没有进一步将‘矛盾’激化……而我,也从没想过要为他出头。”

        “今日你来,莫非是想要重翻‘旧账’?将当年已经封尘的‘小矛盾’进一步激化?”

        董元晋一番话下来,顿时也是让不少人动容。

        “这么说来……今日段凌天来到我们执法堂,正是为了几年前和董林长老的那一点‘小矛盾’?”

        “他这样做也太过于小题大作了吧?不就是一点小矛盾……至于这般咄咄逼人吗?”

        “估计也是因为几年前他没有叫板董副堂主的实力,所以选择了隐忍……现如今,他有了叫板董副堂主的实力,自然也就蹦出来了。”

        “哼!如果几年前董副堂主要对付他,他还能活到现在?”

        “现在,董副堂主肯定非常后悔当年没有对付他,而留下这么大一个‘隐患’吧?”

        ……

        听到董元晋的话以后,围观的一群人议论纷纷之间,也是在暗斥段凌天的‘睚眦必报’,觉得段凌天小题大作,得势不饶人。

        “像段凌天这样的人,就算天赋再高又如何?”

        “他的实力或许很强……但他的为人,他的人品,我却是不敢苟同!”

        “他太过分了。也不想想,如果几年前董副堂主真要杀他,他能活到现在吗?”

        ……

        在场之人窃窃私语之间,却又是都在力挺‘董元晋’。

        这也足以看出:

        董元晋的一番话,也是成功将‘舆论’导向,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没有斩草除根、反遭其害之人,将段凌天塑造成一个不知好歹,以德报怨之人。

        虽然,段凌天并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

        但,眼看董元晋的一番话,造成这样的‘效果’,还是让他非常不爽。

        “董元晋,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垂死挣扎!”

        段凌天目光冰冷的看向董元晋,面露嘲弄的讽刺道:“既然你将自己说得这么可怜……那么,我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这个机会,你若成功把握住了,今日我不杀你们父子二人……而如果你没有把握住,就莫怪我段凌天手下不留情!”

        段凌天一番话下来,落地有声。

        “什么机会?”

        董元晋问道,心里却隐隐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而下一刻,他的预感便应验了:

        “只要你当着在场之人的面,立下‘雷罚誓约’,说三年前我还在拜火教的时候,你没有令人找机会杀死我……今日,我便饶你们父子一命!”

        段凌天的声音继续传来,令得董元晋脸色瞬息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