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167章 金狮王之死

第2167章 金狮王之死

        “大言不惭!”

        雷光电闪之间,身在半途的金狮王‘谢康旬’听到段凌天的话以后,一时也是不由得怒极反笑。『文  Δ  学迷Ww  W.  WenXUEMi.COM

        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他谢康旬,乃是玄刹教四**王之一的金狮王,一身修为早就步入‘圣仙第七变’,纵观整个道武圣地,也称得上是圣仙第七变强者中的佼佼者。

        这一点,从他在《极圣榜》上的排名就能看出来。

        他谢康旬,在《极圣榜》上排名‘第十八’!

        要知道,《极圣榜》上排名之人,修为和他相当,但排名在他之前的,也就只有那么寥寥几人而已。

        而今日,一个毛头小子,竟然如此大言不惭,如此不将他放在眼里……

        他岂能不怒?

        “大言不惭?”

        听到谢康旬的怒极反笑出的冷喝,段凌天顿时又是忍不住嗤笑一声,“是不是大言不惭,你马上就会知道!”

        “那我倒是要见识见识!”

        谢康旬再次冷喝一声,身形动荡之间,也是施展出了他的身法武学和身法神通,以更快的度冲杀向段凌天。

        现在的谢康旬,宛如一只愤怒的狮子,要将戏弄它的‘猎物’撕碎!

        呼!

        几乎在谢康旬加的同时,仙家至宝‘瑰仙剑’已是出现在段凌天的手里。

        随着段凌天体内的太阳圣元灌注到‘瑰仙剑’里面,‘瑰仙剑’上面顿时光华大涨,一股股恐怖的毁灭气息随之弥漫开来,令得围观的一群散修只觉得一阵不寒而栗。

        “这一剑,是因为你教子无方!”

        段凌天再次开口之时,原本被他握在手里的瑰仙剑顿时也是化作一道迅疾的剑芒,‘咻’一声脱手而出,目标直指谢康旬。

        这一剑,除了蕴含着段凌天那提升到目前所能达到的极致的‘太阳圣元’,更是蕴含了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的第三境界赋予他的‘御剑术’。

        《无上心剑》的‘御剑术’一出,谁与争锋?

        就问一声‘还有谁’?

        一切,只生在雷光电闪之间。

        在一群散修的眼里,段凌天手里的剑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只留下一道昙花一现的刺耳剑啸声。

        而在谢康旬的眼里,却又是看到了一闪而过,向着他迅掠去的剑芒。

        “好快!”

        这是他还没来得及心生恐惧之前,潜意识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就在他潜意识里冒出这个念头,继而心生恐惧之时,他又是只觉得肩膀一阵剧痛,继而一道‘咔嚓’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当他下意识的低下头来,这才骇然的现:

        他的右臂,已经离他而去!

        被齐肩斩断!

        断臂处,正不断喷涌着刺眼夺目的鲜血!

        “这一剑,是因为你污蔑我得到了级圣器‘无痕剑’!”

        段凌天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谢康旬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在谢康旬闪电般伸出的左手还没来得及抓住断去的右臂之前,他这一剑又‘咔嚓’一声将谢康旬的左臂齐肩斩断。

        这一次,饶是谢康旬一身实力不凡,也还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为两条臂膀的断臂处止住血的同时,他的身形也随之顿在远处的虚空之中,但却又是没有再去搭理两条断臂,而是目露骇然和惊恐的看着段凌天。

        他做梦也想不到:

        今日之前,从未被他放在眼里的段凌天,今时今日竟然拥有了如此强大而可怕的实力!

        就段凌天刚才挥出的两剑,任何一剑都能取他性命!

        不过,段凌天似乎有意戏弄他,这才没有针对他身上的要害,否则他早已经死了!

        这一点,他完全可以肯定。

        “怎么可能?!”

        “这才三年的时间……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难不成……这三年来,他又有什么奇遇?!”

        谢康旬完全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昔日被他视作‘蝼蚁’一般的存在,今时今日,竟然拥有了可以轻松杀死他的实力!

        这一刻,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嘶!嘶!嘶!嘶!嘶!

        ……

        与此同时,围观的一群散修也终于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以后,又是忍不住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先前的一切,只生在雷光电闪之间,让得他们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直到谢康旬顿住身形,没再冲杀向段凌天,他们方才回过神来,同时也震撼于谢康旬刚才在段凌天的面前吃的‘亏’!

        “天呐!谁能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一个青年散修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的说道。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在《极圣榜》上排名第十八名的玄刹教金狮王‘谢康旬’,还没来得及靠近段凌天,就被段凌天随手两剑断掉了两条臂膀?”

        又一个中年散修惊叹道,继而像见了鬼一般盯着段凌天,久久没有移动目光,就好像段凌天身上有什么特别的‘魅力’一般。

        “玄刹教四**王之一的‘金狮王’,就这么被废了?”

        “虽然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却又容不得我们不信!”

        “金狮王来时,何等意气风,宛如雄狮一般……而现在,却又宛如一条‘丧家之犬’!”

        “金狮王似乎都没来得及回过神来……或许,他也在纳闷,昔日被他视作‘蝼蚁’之人,怎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拥有一身比他还要强大的实力!”

        “金狮王纳闷……我又何尝不纳闷?”

        ……

        段凌天雷光电闪之间展现出来的‘实力’,不只惊到了金狮王,哪怕是一群青年散修,也都被吓到了。

        在金狮王的一双臂膀被废掉之前,他们虽然知道段凌天的实力不错,却也从没想过段凌天的实力会比金狮王还要强!

        当时,他们甚至一致认为:

        段凌天,会被金狮王‘谢康旬’杀死!

        然而,现实却又是狠狠的给了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段凌天,不只没被谢康旬杀死,反而在举手投足之间,废掉了谢康旬的一双臂膀,令得谢康旬成为了一个被废掉双臂的‘废人’!

        “逃!!”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意识到段凌天现在的实力之可怕,非他所能匹敌的金狮王‘谢康旬’,脑海中第一时间升起了这个念头。

        逃!逃!逃!

        ……

        念头一经升起,便再也难以压下。

        嗖!!

        转瞬之间,谢康旬动了,但却没有继续掠向段凌天,而是转身向着和段凌天相反的方向掠去。

        轰!轰!轰!轰!轰!

        ……

        伴随着一道道炸雷般的响声传来,却是谢康旬体表肆虐的浩瀚真元震动虚空,所响彻而起的阵阵气爆声。

        这一刻的谢康旬,一身力量全爆,一身手段尽出!

        只为能逃出生天!

        现在的他,完全将‘杀子之仇’抛之脑后,只想活下来,哪怕机会渺茫。

        “这一剑,是我要证明……我刚才所言,并非‘大言不惭’!”

        而几乎在谢康旬转身逃走的时候,段凌天的声音再次响起,传扬开来,落入周围一群散修的耳中,让得他们只觉得不寒而栗。

        咻!!

        昙花一现的刺耳剑啸声,几乎在段凌天话音落下的瞬间,跟着响起。

        而听到剑啸声的谢康旬,又宛如‘惊弓之鸟’一般,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在度放缓几分的同时,再次加,继续逃窜!

        噗嗤!

        几乎在谢康旬加的瞬间,又一声轻响传来。

        众目睽睽之下,正飞掠逃窜的谢康旬的后脑勺上,赫然多出了一个狰狞可怖的‘血洞’,上面还在不断的喷涌出不要钱一般的鲜血……

        这一幕,顿时又是令得周围的一群散修一片死寂。

        直到他们看到段凌天飞身上前,将谢康旬的‘纳戒’取走,任由谢康旬的尸体坠空而落的时候,他们方才回过神来,像是商量好的一般,目光齐刷刷看向了段凌天。

        在他们的目光深处,尽皆遍布‘恐惧’之色!

        两剑废掉玄刹教四**王之一的金狮王‘谢康旬’,第三剑更是将谢康旬强势杀死……

        那个人,真的是谢康旬?

        真的是玄刹教的金狮王,是《极圣榜》上排名‘第十八名’的强者?

        一群散修的目光,段凌天自然察觉到了,但却又是没有理会。

        现在的他,刚刚将谢康旬的‘天赋灵根’吞噬,让自己的‘天赋灵根’可以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然而,哪怕谢康旬的天赋灵根是‘蓝色灵根’,对现在的他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

        毕竟,他现在的天赋灵根已经是‘紫色灵根’,是凌驾于‘蓝色灵根’之上的天赋灵根!

        “也不知道,我的天赋灵根的颜色,什么时候才能从‘浅紫色’蜕变成正常的‘紫色’……一旦蜕变成功,我的天赋将进一步提升,修炼度也将更快!”

        “到了那时,凭借七宝玲珑塔第四层‘时间流’的辅助……我的修为进境,更将一日千里……不,一日万里!”

        一念至此,段凌天的心情顿时又是一阵激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