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138章 束缚空间

第2138章 束缚空间

        “是七杀盟的少盟主‘欧擎’和千秋盟的少盟主‘东郭智’!他们也被淘汰出来了?”

        欧擎和东郭智的出现,毫无意外的吸引了在场之人的目光,其中一些先一步被淘汰出来的散修也认出了他们。文『Ω┡学ΩΔ迷WwΔW.*WenXUEMi.COM

        察觉到周围扫来的目光,不管是欧擎,还是东郭智,脸色都有些难看。

        就差一点!

        就差一点,他们便能顺利通过那个考验!

        然而,关键时刻,却又是功亏一篑!

        他们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当然,要是他们知道后面还有一个接一个仿佛没有止境且更加艰难的‘考验’在等待着他们,他们或许又不会这样想了。

        “东郭智,你竟然和我同时被淘汰了出来……看来,你这个千秋盟少盟主的实力也就那样。”

        欧擎缓过气来以后,又是看向东郭智,面露讽笑的说道:“你过去不都说我是‘纨绔子弟’吗?你这个千秋盟少盟主,似乎也没比我这个‘纨绔子弟’强多少!”

        东郭智先前怂恿那个黑袍人杀他之事,他至今没有忘记,只是一直藏在心里。

        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讽刺东郭智,他自然也是不会错过。

        “欧擎!!”

        而听到欧擎的讽刺,东郭智顿时也是被气得怒火暴涨,但却又无言以对。

        因为不只他看不起欧擎,便是罪恶之城里面的一群散修,也觉得欧擎不如他东郭智。

        察觉到周围扫来的一道道古怪目光,东郭智羞得想在一旁挖个洞钻进去,因为实在是太丢脸了!

        见此,欧擎笑了,只觉得自己被淘汰也值了。

        呼!呼!呼!

        ……

        片刻,没过多久,一道道身影接二连三的出现,正是一个个被淘汰出来的人。

        这些被淘汰出来的人,起初只是一些‘圣仙第一变’、‘圣仙第二变’的存在……到得后来,更是连‘圣仙第三变’的存在都出来了。

        “于长老!”

        “萧长老!”

        随着两道身影现身出来,欧擎和东郭智几乎在同一时间惊呼出声。

        令得欧擎和东郭智出惊呼之人,赫然是一个七杀盟长老和一个千秋盟长老。

        当然,如果只是各自盟内的寻常长老,还不足以让他们如此失态。

        他们之所以失态,是因为现在出来的这两个长老不简单,至少在他们各自盟内不简单。

        “这不是七杀盟的‘于中长老’吗?”

        “这是千秋盟的‘萧鹏长老’!”

        “这个于中,还有这个萧鹏,可都不是一般的‘圣仙第三变强者’……他们在《极圣榜》上的排名,都在‘前二百名’!”

        “他们的实力,比之百鬼盟第一长老‘游纯武’,都还要胜上几分!没想到,强如他们,也被淘汰出来了!”

        “那个疑似渡劫成功的圣仙第九变强者留下的‘宝库’,淘汰率如此之高……最后能顺利留在里面的人,恐怕都没有几人。”

        “我也觉得。”

        ……

        周围的一群人,大多也都是被淘汰出来的人,如今也是纷纷感叹。

        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人被淘汰出来。

        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都是‘圣仙第四变’以下的存在!

        “七杀盟、千秋盟和万古盟里面的‘圣仙第四变’以下的存在,如今已经全被淘汰出来……还有雄霸盟、百鬼盟里面的圣仙第四变以下的存在,也被淘汰出来了。”

        “另外,其它散修联盟里面的圣仙第四变以下的存在,也都出来了……现在,留在里面的圣仙第四变以下的存在,也就只剩下玄刹教和那几个势力的了。”

        “他们在里面肯定也待不久……之所以现在还没出来,是因为他们比较晚进去!”

        “应该是这样。”

        ……

        在一群人的窃窃私语中,玄刹教和另外几个势力的‘圣仙第四变’以下的存在,在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也是一一被淘汰了出来。

        “果然!”

        “现在,里面应该已经没有‘圣仙第四变’以下的存在了。”

        “不愧是渡劫成功的圣仙第九变强者留下来的‘宝库’,淘汰率之高,简直丧心病狂!现在看来,没有圣仙第四变以上的修为,根本别想染指里面的宝物。”

        “这‘门槛’也太高了!”

        ……

        这个时候,外面剩下的人,九成都是被淘汰出来的人,议论纷纷之时,大多面露苦涩和无奈。

        说实话,他们也不想出来。

        然而,有些事,却又不是他们能控制的。

        “不过,里面的考验也确实太变态了,不只一个比一个难,还好像没有止境一般。”

        “是啊。如果后面再来几个考验,就算是寻常圣仙第四变的存在,恐怕都要被淘汰出来!”

        ……

        不少被淘汰出来的圣仙第三变强者苦笑道。

        如果说被淘汰出来的一群人中,谁最不甘,无疑是他们。

        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是没有‘圣仙第四变’的存在被淘汰出来,他们一时也意识到自己被淘汰出来时所经历的考验,应该是最后的几个考验。

        甚至于是最后一个考验都有可能!

        “那个黑袍人……竟然真是‘圣仙第四变’的存在!”

        黑鸦盟盟主‘黑鸦老人’四顾一望,再略微一打听,顿时也意识到他们黑鸦盟的宿敌确实如他先前所猜的一般,是‘圣仙第四变’以上的存在。

        先前只是猜测,他心里尚且存了一丝侥幸之心。

        现在,他内心的那一丝侥幸,又是彻底被瓦解,支离破碎!

        “从今日起,你们必须放下针对那个黑袍人的‘仇恨’……从今往后,我们黑鸦盟不得再做黄雀在后捡人便宜之事!”

        意识到自己和黑鸦盟永远不可能威胁到那个黑袍人的时候,黑鸦老人也是果决的传音对身后一众黑鸦盟高层下了这个命令。

        而他的这个命令,一众黑鸦盟高层也都没意见。

        那个黑袍人的实力,就连他们黑鸦盟中实力最强的盟主都怕了,又何况是他们?

        外面的一群人,却又是不知道。

        现在,在那渡劫成功的圣仙第九变强者留下来的‘伪位面’之内,正有一群人非常无聊。

        这些人中,也包括‘段凌天’。

        “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现如今,段凌天身处一个全封闭的空间,空间不大,最多容纳两个成年人,所以也是给了段凌天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

        这个全封闭的空间,段凌天也曾经试着想要去打破。

        可即便他毫无保留的手段尽出,还是影响不到这个全封闭的空间。

        这个全封闭的空间,他的力量根本碰不到,却又是偏偏可以限制他的身体,将他牢牢的困在里面,让他无从逃脱。

        “火老,这个空间是什么构成?为什么我的力量碰不到它?”

        为此,段凌天还问过火老。

        “这个空间,是‘伪位面’衍生出来的产物……只要你还在伪位面里面,便注定要被它困住,用任何手段都无法挣脱它的束缚。”

        “当然,如果你也是一个渡劫成功的圣仙第九变强者,却又是可以轻松离开这个‘伪位面’,这个空间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束缚你。”

        这是火老给他的答复。

        按照火老的话来说:

        哪怕是还没有渡劫的圣仙第九变强者,被这个空间困住,也是无法挣脱,因为他没办法自主离开这个‘伪位面’。

        同是圣仙第九变强者,还没有渡劫的,和渡劫成功的,完全是两个层次的存在!

        二者的差距,犹如天壤之别!

        听完火老的话,段凌天顿时也是打消了逃离这个空间的念头。

        开什么玩笑!

        没听火老说,哪怕是还没渡劫的圣仙第九变强者,也没办法挣脱这个空间的束缚吗?

        而哪怕是还没渡劫的圣仙第九变强者,想要杀他,也是只需要动一根手指……

        如果是那种主修灵魂,专注灵魂攻击的圣仙第九变强者,更是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能杀他!

        “不过,在被关进这里之前遇到的那个考验,还真是难……若非我的太阳圣元在进来这‘伪位面’以后,已经恢复了大半,哪怕我最后动用‘瑰仙剑’,也未必能通过那个考验!”

        想到先前最后遇到的那个考验,段凌天又是一阵心有余悸。

        那个考验,若非他动用‘瑰仙剑’,根本闯不过去!

        也正是在通过那个考验以后,段凌天眼前一黑,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是出现在这个奇怪无比的空间里面。

        然而,段凌天却又是不知道。

        现在,不只他被关在这样的空间里面,哪怕是其他和他一样闯过了一系列考验之人,也都被关进了同样的空间里面。

        诸如‘七杀盟’、‘千秋盟’和‘万古盟’的盟主,还有最先进来的两个圣仙第七变强者,‘孟浩’和‘蛇婆婆’,如今也被困着。

        剩下的人,但凡闯过一系列考验,也都被困起来,无人例外。

        就好像在等待着后面进来,还没有闯过一系列考验的人一般……

        “恭喜你,通过了‘淘汰考验’……”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凌天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声音飘渺而诡异,不知道传自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