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120章 黑袍人,救世主?

第2120章 黑袍人,救世主?

        匹夫无罪,怀壁有罪!

        这点道理,段凌天还是很清楚的。

        正因如此,他也感觉到了一定的压力。

        压力宛如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心头,让得他的一颗心略微沉了下来。

        “那个金狮王,这么一搞……也意味着,除非我愿意舍弃‘封魔碑’。否则,在拥有保护封魔碑的实力之前,我都不能轻易在人前暴露身份!”

        喃喃低语之间,段凌天的脸色也是愈的阴沉,仿佛能滴出水来一般。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哪怕他现身于人前,也不能轻易暴露自己‘段凌天’的身份,否则也是会遭到上域强者的截杀。

        封魔碑,作为级圣器,诱惑太大了!

        更何况,那个金狮王传出消息,说他除了拥有‘封魔碑’以外,另外还得到了‘无痕剑’。

        无痕剑,和封魔碑一样,都是名列《十大圣器榜》的‘级圣器’!

        “级圣器,纵观整个道武圣地,一共也就十件……而现在,那个金狮王说我拥有两件‘级圣器’,恐怕只要是个人,都会眼红我、嫉恨我!”

        不知何时,段凌天眼中已经泛起森冷的寒光,择人而噬!

        “金狮王,你的这份‘情意’,我段凌天记下了……待我突破到‘圣仙第七变’之日,便是你去陪你儿‘谢宗’共走黄泉路之时!”

        现在的段凌天,已经被玄刹教的那个金狮王逼入了‘绝境’,在拥有一定的实力之前,注定只能藏匿于‘黑暗’之中。

        正因如此,他心里也是恨极了那个素昧谋面的金狮王。

        “天赋灵根……我需要更多的‘天赋灵根’!”

        自从天赋灵根蜕变成‘蓝色灵根’以后,段凌天可以清晰的察觉到自己修炼度一日千里的变化,所以他也是迫切希望将自己的天赋灵根进一步提升上去。

        “只要我的天赋灵根蜕变成‘紫色灵根’,蜕变成‘深紫色’的紫色灵根……再加上七宝玲珑塔第四层时间流的辅助,最多几年的时间,我便能突破到‘圣仙第七变’!”

        “而一旦我的修为突破到‘圣仙第七变’,也意味着我无需再藏头藏尾……到了那时,我有‘封魔碑’又如何?我有两件级圣器又如何?”

        “谁敢惹我?!”

        一念至此,段凌天的心情又是一阵激动,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一身修为突破到‘圣仙第七变’的一幕。

        当然,回过神来以后,段凌天又好像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彻底清醒了过来。

        “我现在易了容,再加上一身宽敞的连帽黑袍,哪怕我的‘画像’在外面传扬,也不会有人认出我。”

        想到这里,段凌天又松了口气。

        “现在,我的一身修为刚刚突破到‘天圣境中期’,有待巩固……便趁着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在罪恶之城各处逛逛,看是否能再遇到‘黑鸦盟’的人。”

        段凌天喃喃自语一阵以后,也是暂时离开了客栈。

        也是‘黑鸦盟’的人没有听到段凌天这番自语,要不然,他们肯定也是会一阵心惊胆战,不敢再在罪恶之城各处捡便宜。

        以段凌天现在的实力,别说是对付一般黑鸦盟成员,哪怕是黑鸦盟盟主亲临,那也是一剑秒杀的事!

        黑鸦盟,是和‘地斧盟’一个层次的散修联盟,盟主的一身修为也是‘圣仙第三变’。

        现在,黑鸦盟的副盟主‘焦展’也是万万想不到:

        昔日冒充拜火教真传弟子‘步宏’之人,继杀死他的弟弟‘焦图’以后,又准备对他们黑鸦盟的人下手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段凌天穿梭于‘罪恶之城’各处。

        但凡见到黑鸦盟成员想要趁着旁人受伤捡便宜,他都会雷霆般出手,将那个黑鸦盟成员抹杀。

        当然,想要趁着旁人死斗受伤以后捡便宜的人,也不只是黑鸦盟的人,但他们也都无一例外死在了段凌天的手里,‘天赋灵根’也被段凌天吞噬。

        不过,死在段凌天手里的人,还是黑鸦盟的人占据了极大的‘比例’。

        当一个个消息传回黑鸦盟驻地,整个黑鸦盟都轰动了。

        “黑袍男子,但凡见到我们黑鸦盟的人想要趁机捡受伤之人的便宜,便出手将我们黑鸦盟的人抹杀?而且,都是一击秒杀?”

        所有的消息,汇聚成这一个充满震撼、爆炸性的消息!

        顿时,一群黑鸦盟成员人人自危,甚至有不少人想着以后不去捡那些在死斗中侥幸活下之人的便宜了。

        要不然,遇到那个黑袍男子,必死无疑!

        “到底是什么人?他这是在针对我们‘黑鸦盟’吗?他想要与我们黑鸦盟为敌不成?”

        一个黑鸦盟成员低吼道。

        “死在他手里的人,不只是我们黑鸦盟的人……但凡有人生死相斗,侥幸活下来的那个人如果被人盯上,那么,想占便宜之人,都会死在他的手里。”

        另外一个黑鸦盟成员纠正道。

        言语之间,也是对那个‘黑袍男子’的行为颇为了解。

        “他这是想干什么?当自己是‘救世主’吗?可笑!”

        “不管怎么样,我们黑鸦盟都有不少人死在他的手里……这件事,他必须给我们黑鸦盟一个交待!”

        “给我们黑鸦盟交待?别开玩笑了好吗?我们黑鸦盟的人,在外一般都穿着我们黑鸦盟成员的专属服饰,可那个黑袍男子有因为这个而不对我们黑鸦盟的人出手吗?”

        “按我说,那个黑袍男子,根本就是在**裸的挑衅我们黑鸦盟!他若不死,我们黑鸦盟以后也不用在罪恶之城混了!”

        ……

        黑鸦盟驻地之内,各处可听到类似的言论。

        砰!!

        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从黑鸦盟驻地里面的一座府邸的前院传出,正是黑鸦盟副盟主‘焦展’抬手一掌轰碎了原本伫立在前院一侧的石碑。

        不只石碑被轰碎,石碑所在之地,现如今也是出现了一个巨坑,上面尚且弥漫着挥之不去的沙尘。

        “好大的胆子!竟敢杀我黑鸦盟那么多人!”

        满脸愤怒的焦展,语气低沉的开口,一双眸子随之泛起森冷的寒光。

        这一刻,焦展给人的感觉,便犹如一条‘毒蛇’!

        “盟主和另外两位副盟主都不在……便让我焦展来好好会会你!黑袍人!!”

        话音落下以后,焦展宛如化作一阵风,离开了府邸。

        黑袍人,正是黑鸦盟之人对那个‘黑袍男子’的称呼,因为没人知道他叫什么,所以也是以他的穿着称呼他为‘黑袍人’。

        黑袍人,自然就是隐藏了身份的‘段凌天’。

        “慢,太慢了……虽然杀了不少人,但他们的天赋灵根品级却又是不高。对我的‘蓝色灵根’而言,完全是杯水车薪。”

        段凌天在罪恶之城各处游走的时候,时常忍不住皱眉。

        “嗨!听说了吗?我们罪恶之城最近出现了一个喜欢替天行道的‘黑袍人’!”

        突然,一道声音自前面传来,清晰的传入段凌天耳中。

        “你说的是那个杀死了不少捡便宜的黑鸦盟成员的黑袍人?”

        “没错,就是他!”

        “你说他替天行道,我怎么觉得他是在黑吃黑?”

        “你这么一说,倒也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不过,哪怕他真的是在黑吃黑,我也不讨厌他……经由他那么一闹,最近黑鸦盟的人可老实了不少。”

        ……

        类似的言语,这些日子以来段凌天已经听说过无数次,所以也是并不惊讶。

        罪恶之城的人,对他的‘所作所为’,也是有褒有贬。

        有人觉得他是替天行道的‘好人’。

        也有人觉得他是黑吃黑的‘恶人’。

        不过,不管他人如何评说,他也是不予理会,继续游走在罪恶之城各处,等着那些喜欢捡便宜的‘恶人’出现。

        出现一个,他灭一个!

        出现两个,他灭一双!

        总而言之,为了提升‘天赋灵根’,他还就跟那些家伙杠上了。

        轰!轰!轰!轰!轰!

        ……

        耳边传来一声声炸雷般的巨响,第一时间吸引了段凌天的注意力。

        段凌天一眼看去。

        却是现有两人正在交手,看他们的样子,也是不遗余力,仿佛不将对方杀死便不会善罢甘休一般。

        这一场争斗,也吸引了不少散修强者的围观。

        段凌天隐藏在一侧,并没有几人注意到他,否则肯定也是会造成不小的轰动,因为现在的他在罪恶之城里面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一身宽敞连帽黑袍的穿着,俨然已经成为了他的‘专属标志’。

        在罪恶之城里面,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出现身穿宽敞连帽黑袍之人,哪怕那人不是段凌天,也一样会造成轰动。

        “最近越来越多人进行生死厮杀了……”

        看着远处厮杀的两人,段凌天不由暗自苦笑。

        近段时间以来,因为他大肆打击捡便宜之人,所以有很多人在生死厮杀以后,虽然受了重伤,却也是安然无恙。

        这让更多人肆无忌惮的厮杀起来。

        段凌天,无形之间也是成为了他们的‘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