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75章 大殿之内

第2075章 大殿之内

        “慕晴。”

        秋家家主‘秋安平’眼见秋慕晴迎了上来,顿时也是面露微笑,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溺爱之色。

        不过,很快,他又是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

        想到自己先前答应自己女儿的‘事’十之**要食言,他的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要知道,他的女儿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而这一次,却是要让她失望了。

        “大长老,二长老。”

        秋慕晴到了秋安平身边的时候,也是面带微笑的跟秋安平身边的两个老人打了一声招呼。

        这两个老人,正是秋家的‘大长老’和‘二长老’。

        秋家大长老,是一个身材中等的老人,长相普通,听到秋慕晴的招呼,再看到秋慕晴时,脸上顿时也是露出了微笑,并且点了点头,“小晴儿。”

        秋家二长老,较之秋家大长老要高大一些,和秋家家主‘秋安平’差不多高。

        同样是面对秋慕晴的招呼,他却是淡淡看了秋慕晴一眼,继而有些不满的对秋慕晴说道:“慕晴,今日之事,你做得有些欠考虑了。”

        秋慕晴闻言,一时也是沉默了。

        今日,在酒楼拉起段凌天的手,牵着段凌天的手和离开,完全是她心急之下下意识的所为……

        事后想起来,她也有些懵,觉得自己未免有些大胆!

        毕竟,她虽然对段凌天有些好感,但好歹也是第一天认识。

        但,事情生了就是生了。

        她那般作为,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是给了东方家一个响亮的‘耳光’。

        所以,面对秋家二长老的不满,她也是不敢反驳。

        “家主,大长老,二长老!”

        与此同时,秋家二爷‘秋刚毅’也是越过了段凌天,先一步抵达秋安平三人的面前,主动跟三人打了一声招呼。

        看到秋刚毅,秋安平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眉头,继而淡淡点了点头。

        下一刻,在秋刚毅之后,一群秋家长老也跟上去,主动跟秋安平三人打了一声招呼。

        “秋刚毅留下,其他人都散了吧。”

        眼看这么多秋家长老聚在一起,秋家大长老皱了皱眉,随即淡淡开口说道。

        虽只是淡淡开口,但秋家大长老的这番话,却又是蕴含着毋庸置疑的语气,极具威严。

        秋家之中,一共有三位‘圣仙境强者’。

        其中,又以秋家大长老的实力最强!

        所以,秋家大长老的话,一群秋家长老却也是不敢不听。

        在秋家大长老话音落下之时,一群秋家长老在看了秋刚毅一眼以后,便纷纷散去了。

        虽然,他们都想跟着进大殿去凑凑‘热闹’,但他们也知道,既然大长老开口了,哪怕他们再想进大殿也是没戏了。

        不过,虽然没机会进大殿去凑‘热闹’,但他们的‘意志’,却又是有人代为转达。

        他们秋家的二爷‘秋刚毅’足以全权代表他们!

        原本浩浩荡荡聚在一起的一群人,一时也是只剩下‘秋刚毅’一人。

        片刻,缓步上前的段凌天,也终是来到了秋家家主‘秋安平’和秋家大长老、秋家二长老的附近。

        “父亲,他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那个朋友。”

        眼见段凌天上前,秋慕晴也是适时的向秋安平介绍道。

        因为段凌天之前流露出来的‘自信’,所以她现在也是已经没有太大的压力……

        哪怕她知道她的父亲不一定能代表秋家庇护段凌天!

        “秋家主。”

        在秋安平开口之前,段凌天主动微笑着跟他打了一声招呼。

        “你好。”

        面对段凌天彬彬有礼的招呼,秋安平自然也是回予一笑,继而问道:“怎么称呼?”

        “李风!”

        段凌天微笑回应。

        而他的这个回应,起初也是令得秋慕晴一怔。

        因为秋慕晴知道段凌天的‘真名’,乍一听到段凌天报出这么一个陌生的名字,下意识的也是有些懵。

        不过,转念一想,想到段凌天似乎有难言之隐,让她不要暴露他的姓名,她又是释然了。

        “原来是李风兄弟。”

        秋安平点了点头,继而又问:“李风兄弟不是‘空明城’的人?”

        “不是。”

        段凌天摇头。

        “却不知李风兄弟来自何方?”

        秋安平进一步问道。

        问出这话的同时,他的眼中也是流露出几分期待之色。

        因为他知道自己今日几乎没办法庇护眼前的这个紫衣青年,所以也是希望对方有不俗的‘背景’,那样一来,也能让东方家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动对方。

        如此一来,他的女儿也不会因为他无法庇护对方而失望。

        “秋家主,我乃一介‘散修’,四海为家!”

        面对秋安平的询问,段凌天也是在第一时间回应,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来历’。

        散修?

        听到段凌天的话,秋家二爷‘秋刚毅’和那个秋家二长老的眼中都是闪过不屑之色,而秋家家主‘秋安平’和秋家大长老的脸色则是凝重起来。

        特别是秋安平,目光深处满是失望之色。

        至于秋家大小姐‘秋慕晴’,先是一愣,随即又是一阵释然,意识到段凌天应该只是暂时隐瞒自己的‘来历’。

        等到了东方家之人面前时,再暴露出自己的‘来历’,让东方家之人投鼠忌器,从而不敢动他!

        若非如此,他先前不可能那般自信。

        “李风师兄,这是我们秋家的大长老、二长老……”

        秋安平开口,打破现场有些沉寂的气氛,将身边的秋家大长老、二长老介绍给段凌天认识。

        “见过两位前辈。”

        顿时,段凌天彬彬有礼的跟两个老人打了一声招呼。

        秋家大长老淡淡点头,算是回应了段凌天。

        至于秋家二长老,自始至终,只是最初随意的看了段凌天一眼,现在面对段凌天的招呼,也是装作没听到,压根就没有理会段凌天的意思。

        对此,段凌天倒是表现得非常淡定。

        ‘狗眼看人低’之人,自凡人大6一路走来,他看得多了,也就看得淡了。

        “家主,大长老,二长老……我们该进去了。若是让东方家主和东方家的两位长老等久了,倒是显得我们秋家待客不周了。”

        突然,秋刚毅的声音传入段凌天的耳中,听似是在提醒秋安平三人,但却又蕴含着幸灾乐祸之意。

        当然,这‘幸灾乐祸’针对的是段凌天。

        顿时,在秋刚毅的提醒之下,秋家家主‘秋安平’和秋家大长老、秋家二长老三人也是一马当先的向着不远处的秋家大殿行去。

        段凌天和秋慕晴并肩而行,跟了上去。

        至于秋刚毅,则是走在最后面,就好像深怕段凌天会在关键时刻跑了一般。

        走进秋家大殿,秋家大殿里面的一切也是映入了段凌天的眼帘。

        秋家大殿,非常宽敞,里面的各种摆设虽然简单,却又是不失气派。

        “父亲,就是他!就是他!!”

        正当段凌天在观察着秋家大殿的时候,他的耳边又是传来了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且这声音听着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一时间,段凌天的目光也是被声音的主人吸引。

        只一眼,他便看到了今日在空明城城中心的那家酒楼教训过的东方家二少爷‘东方祝’。

        此时此刻,东方祝正站在一个中年男子的身边,一边激动得伸手指着他,一边气急败坏的对身边的中年男子说道。

        而听东方祝对这个中年男子的称呼,中年男子的‘身份’自然也是呼之欲出——

        赫然正是东方家家主:

        东方乾!

        随着东方祝开口,东方乾逐渐阴冷下来的目光也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一瞬之间便让段凌天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

        不过,段凌天只是淡淡扫了东方乾一眼,目光便又落在东方乾身边的另外两个老人身上。

        这两个老人,和东方乾并肩而立,在东方家的地位显然也是不简单,“他们……莫非就是东方家的‘大长老’和‘二长老’?”

        刚才,还在秋慕晴所居的那座独立府邸里面的时候,他便听一个秋家长老说过:

        东方家来人,除了东方家家主父子二人以外,还有东方家的‘大长老’和‘二长老’。

        而放眼东方家,有资格和家主‘东方乾’并肩而立的,又是只有这两人。

        这两人,也是东方家除‘东方乾’以外的另外两个圣仙境强者。

        东方家,和秋家一样,各有三个圣仙境强者:

        且都是家主、大长老、二长老。

        至于站在东方乾几人身后的另外两个老人,段凌天只是淡淡看了他们一眼,便没再多留意。

        可以看出,他们在东方家的地位一般,应该只是普通长老。

        “东方家主!”

        与此同时,秋家家主‘秋安平’和秋家大长老、二长老并肩走向东方乾几人,秋安平笑着主动跟东方乾打招呼。

        而他身边的秋家大长老、二长老,也各自跟东方家大长老、二长老打招呼。

        “贱人!贱人!!”

        眼看段凌天和秋慕晴立在一起,宛如‘神仙眷侣’一般,东方祝气得眼都红了,心里不断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