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47章 段凌天的‘底气’

第2047章 段凌天的‘底气’

        而在看向董林的时候,段凌天眼中也是迸射出一道摄人的寒光,令得董林不由自主得打了一个寒战,整个人如坠冰窟。

        同一时间,董林的脸色也是彻底变了。

        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他们执法堂第一银焰长老‘田东’的面前,段凌天还敢如此有恃无恐的出声威胁。

        拿他威胁董林!

        深吸一口气,和段凌天对视之时,董林也是从段凌天的目光中看到了不可动摇的坚定,让得他一时也是根本不敢质疑段凌天的话。

        这一刻,在他的心里,也是忍不住升起了阵阵寒意。

        升起寒意的同时,又有些后悔,后悔去找他的父亲,让他的父亲找人为他出头!

        要不然,也不至于似现在这般骑虎难下。

        唰!

        而在听到段凌天的威胁以后,田东的脸色也是彻底变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

        在他的面前,段凌天还敢如此这般威胁他,威胁董林!

        但,他偏偏还不能不将段凌天的威胁放在心上。

        作为阅历无数之人,田东自然也是可以看出:

        段凌天刚才说出来的一番威胁的话语,绝对不是说着玩的,而是来真的!

        “如果你不在乎董林……那么,我会去找你身边亲近的人,不管是你的儿女,还是你膝下的亲传弟子!你今日如何对我,日后我便如何对他们!”

        段凌天目光再次转移到田东身上的时候,声音也是愈的冰冷了几分。

        “除非你今日弄死我……否则,日后,我便是你身边亲近之人的‘梦魇’!不管是董林,还是你身边的亲近之人……你总不能一辈子守在他们的身边保护他们吧?”

        段凌天进一步威胁道。

        一番话下来,段凌天的身上也是散出阵阵冰冷的杀意,仿佛让周围空气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威胁!

        **裸的威胁!

        段凌天的一番话,落入田东的耳中,也是令得田东脸色大变,双目赤红,身上随之散出阵阵森冷的杀意,针对段凌天的杀意!

        他没想到段凌天会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他田东,不只有儿有女,更有两个亲传弟子。

        对他来说,不管是他的儿女,还是他的亲传弟子,都非常重要,是需要他去守护的人。

        段凌天如此作为,正中他的‘软肋’!

        “段凌天……竟然威胁田东长老?这……这也太彪悍了吧?”

        “不愧是刚到我们拜火教,便敢得罪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李安’的人……这个段凌天,我算是服了!”

        “我也服了!”

        ……

        围观的几个执法堂铜焰长老看着眼前的一幕,呆愣片刻,回过神来,也是忍不住一阵感叹。

        在他们的眼里,段凌天简直就是一个‘另类’!

        威胁执法堂第一银焰长老‘田东’,这是一般拜火教弟子敢做的事吗?

        当然,另外他们也觉得段凌天很聪明。

        看似‘破罐子破摔’,实则是攻心至上!

        从田东不断变幻的脸色,以及迟迟没有出手,他们便能看得出来……他们执法堂的这位第一银焰长老,被段凌天唬住了,不敢对段凌天出手了!

        他们抿心自问,如果他们是田东,面对段凌天的威胁,恐怕也是不敢再动段凌天。

        田东有一双儿女,有两个亲传弟子,实力虽说都不错,但却是拍马也赶不上段凌天!

        “怎么样?”

        段凌天看着田东,冷冷一笑说道:“你现在是要对我出手呢?还是老实的站在一旁当‘雕像’?反正我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敢弄我,我就敢弄董林,敢弄你的儿女和亲传弟子!!”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段凌天对自己的形容,落入围观的几个执法堂铜焰长老的耳中,又让他们感到无比的贴切。

        是啊。

        现在的段凌天,可不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除非田东长老敢杀死段凌天,或者敢废了段凌天……否则,一旦段凌天缓过气来,完全可以向田东长老施加报复!

        毕竟,田东不是孤身一人。

        他有儿有女,还有两个亲传弟子!

        而段凌天,现如今在拜火教中,却又是孤身一人,无所顾忌。

        他们看出来了,这也是段凌天的‘底气’所在。

        “段凌天,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听到段凌天的话,脸色愈难看的田东,冷声说道:“正所谓‘祸不及家人’……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被人耻笑吗?”

        “耻笑?”

        听到田东的话,段凌天愣了一下,随即却又是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片刻之后,笑声放在停歇。

        “田东!就你,也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这话?”

        段凌天目光一寒,冷笑说道:“我段凌天自问今日之前连见都没见过你,你一出现,便要对我出手!你都不怕被人耻笑,说你以执法堂银焰长老的身份,欺压一个真传弟子……我为何要怕?”

        “我今日话还就放这里了!”

        紧跟着,段凌天语气一变,言辞凿凿,“今日,除非你弄死我、废了我……否则,哪怕你只是碰了我一根汗毛,我也会去找你的儿女,找你的亲传弟子好好切磋一下武道!”

        威胁!

        又是**裸的威胁!

        但,哪怕面对段凌天的威胁之时再怎么愤怒,田东也只是羞怒得面色涨红,身上杀意飙升到极致,最终却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好好当你‘雕像’!”

        眼见田东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段凌天跨步而出,径自踏空走向董林。

        砰!

        砰!

        ……

        也不知道段凌天是不是有意,他每一步跨出,落在虚空之时,都是令得虚空一荡,出一道沉闷的气爆声。

        而这一道道沉闷的气爆声,落入董林的耳中,却又是惊得董林脸色大变。

        段凌天的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了他胸口上,让得他喘不过气来。

        转眼之间,段凌天距离董林已经只有数米之遥。

        “田东长老!”

        察觉到段凌天身上散出来的敌意,再看到段凌天眼中流露出来的寒意,董林心里一颤,第一时间向田东求救。

        呼!

        而几乎在董林话音刚落的时候,田东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董林的身前,将董林护在了身后。

        眼见田东现身,董林不由得松了口气,就好像找到了一面无坚不摧的‘挡箭牌’一般。

        如果是以前,这个时候,他应该歇斯底里的让田东对段凌天出手,以消他心头之恨!

        但,想起段凌天刚才的‘威胁’,他刚到嘴巴的话又被他憋了回去。

        现在,田东是可以虐段凌天一顿,折磨得段凌天生不如死。

        但,事后,段凌天却又是会将田东施加在他身上的仇恨,一五一十的赋予他田东!

        一念至此,田东便怕了、怂了。

        虽然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但田东却又终究是没有开口催促田东对段凌天出手。

        “段凌天,适可而止!”

        田东拦在董林的面前以后,目光冷冽的看向段凌天,沉声对段凌天说道。

        “田东!”

        眼看田东拦住自己去路,段凌天的脸色顿时又是阴沉了下来,“你刚才莫非没听清楚我刚才说的话?我让你老实的站在一旁充当‘雕像’……雕像,懂吗?!”

        “段凌天,你莫非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田东的脸色无比阴沉,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董林被段凌天虐,他还做不出来。

        而且,一旦董林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段凌天虐,事后他也不好跟董林的父亲,那位董副堂主交待。

        所以,这个时候他终究是站了出来。

        原本,他今天是来帮董林欺压段凌天的。

        可谁曾想到,段凌天会如此‘无赖’,竟然用董林,乃至他的儿女、亲传弟子威胁他,让他投鼠忌器,以至于不敢动手!

        “我还就认定了你不敢动我!”

        听到田东的话,段凌天不屑一笑,继而又道:“田东,你若是不想我去找你的二女,找你的亲传弟子切磋武道……你,最好还是让开!你我之间,毕竟无仇无怨,我也不愿平白无故多出你这么一个‘仇人’!”

        段凌天此话一出,顿时又是让围观的几个执法堂铜焰长老一阵无语。

        这个段凌天,也太无耻了吧?

        他用田东长老的儿女和亲传弟子威胁田东长老,已经算是和田东长老结下了不解之仇……

        现在,竟然说他和田东长老无仇无怨,不愿平白无故多出田东长老这么一个仇人?

        “段凌天!你别太过分了!!”

        面对段凌天的再次威胁,哪怕田东再能忍,也终究是燃烧起来熊熊怒火,眼中更是迸射而出森冷无比的杀意,择人而噬。

        “田东长老,你可千万不要让开……否则,我……我一定找我父亲告状,说你临阵倒戈,帮段凌天对付我!”

        听到段凌天对田东的威胁话语,再察觉到田东的气急败坏,董林连声威胁田东。

        这一刻,董林也是真的怕了,深怕田东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女和亲传弟子就这样舍下自己,任由段凌天对付自己。

        没了董林的庇护,他可不是段凌天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