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46章 走狗!

第2046章 走狗!

        田东虽然没有似董林和围观的几个铜焰长老一般懵,但他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生了细微的变化。

        ‘段凌天’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并不陌生。

        有关段凌天来到拜火教以后的种种‘事迹’,他也有所耳闻,甚至于和大多拜火教银焰长老一般,兴起过收段凌天为亲传弟子的心思。

        只是,后来他又是得知:

        段凌天,已经有一个散修师尊,且扬言在得到那个师尊的准许之前,不会再拜另一人为师。

        所以,他也是打消了念头。

        这个消息,早就在拜火教一众高层中流传,他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段凌天,你好大的胆子!”

        而就在这时,回过神来的董林看向段凌天,陡然出一声厉喝,“你知道田东长老的尊贵身份,竟还敢直呼田东长老之名,你可知你这是对田东长老的大不敬?!”

        随着董林出这一声厉喝,田东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泛起冰冷的光泽,身体周围空气间的温度,也仿佛在这一刻下降了好几度。

        当然,田东之所以在这一瞬之间生这么大的变化,并非因为董林所说的什么‘大不敬’。

        他今日来的目的,只有一个:

        教训段凌天,为董林出气!

        围观的几个铜焰长老,看到这一幕,也是不由得心生寒意。

        有关段凌天和董林之间的矛盾,他们早就有所耳闻。

        今日,看到董林和田东一起出现在这里,他们便知道董林报复段凌天来了……而他的底气,都是源自于他身边的田东长老,也是他们执法堂的第一银焰长老!

        田东,除了是执法堂第一长老,同时也是拜火教银焰长老中实力可排进前三的存在。

        在《极圣榜》上,也是赫赫有名:

        排在第一百零九位!

        最重要的是,他们作为执法堂长老,也是早早听说过:

        这位田东长老,其实就是他们执法堂副堂主‘董元晋’麾下的一条疯狗,董元晋让他咬谁,他便咬谁!

        用‘静若处子,动若疯狗’形容他也是非常合适。

        “段凌天!”

        而几乎在董林话音刚落的时候,田东冷喝一声,随即跨前一步,身上涌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在段凌天的身上,仿佛想要将段凌天压垮。

        只可惜,区区‘圣仙第四变’的气势,对段凌天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

        段凌天甚至于无需调动体内的太阳圣元,只是蕴含《无上心剑》的剑势一起,便摧枯拉朽的将田东的气势破开,让得田东的气势分化开来,卸向两旁,从而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压力。

        察觉到这一点,田东的目光深处也是泛起几分惊异之色。

        “这个段凌天,倒是有些门道……不过,得罪了副堂主大人,他今日必定生不如死!”

        董林心中惊异的同时,眼中随之泛起阴冷的光泽。

        他得到的命令是:

        找一切能找的借口,教训段凌天一顿,让段凌天生不如死!

        “我田东,自成为拜火教‘银焰长老’以来,还是第一次见有拜火教弟子直呼我的名字……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如此不分尊卑,我今日少不了要替你那个散修师尊好好教训教训你!”

        田东言语之间,一步步向着段凌天跨出。

        每一步跨出,看在围观的几个铜焰长老眼里,都犹如千万斤重,宛如巨锤砸在他们的胸口之上,令得他们一颗心跟着悬起。

        在他们看来:

        段凌天,今日怕是要倒霉了!

        田东今日摆明了是来为董林出头的,而现在又被他找到了‘借口’,他肯定也是会打蛇随棍上,直到达到目的为止。

        “散修师尊?”

        而听到田东的话,段凌天又是不由得楞了一下。

        当然,也只是愣了一下。

        下一刻,他便意识到:

        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肯定也是将他有一个散修师尊的消息传扬了出去。

        要不然,田东不可能知道他的师尊是什么‘散修’的事。

        纵观整个拜火教,他也只跟郭雄一人提起过他的师尊是一个‘散修’,且说了在得到他的那位师尊准许之前,他不会拜他人为师。

        当初这般跟郭雄说,也是因为郭雄想要将他举荐给玄武坛坛主,让他拜在玄武坛坛主膝下,成为玄武坛堂主的亲传弟子!

        只可惜,他段凌天已经有了师尊:

        剑圣‘风轻扬’!

        虽然,他至今没有见过那位师尊,但却对那位师尊非常感激。

        正因为那位师尊给他留下来的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的传承,他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走到今日这一步。

        也正因如此,在得到那位师尊的许可之前,他不可能再认另一人为‘师尊’!

        “这样也好……既然郭雄长老将消息放了出去,想必也是不会再有人想要做我的‘师尊’!”

        段凌天暗道。

        这个时候,在段凌天的心里,对于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将这件事传扬出去,不只没有反感,反而有些感激。

        “哼!”

        回过神来,再次看向一步步走向自己的‘田东’,段凌天的目光顿时也是冷了下来,继而冷声说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田东此番与董林同来,所为何事,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既然你田东都要为董林出头,前来对付我……我,又何需对你客气?”

        “或许,你田东在旁人眼里,是高高在上的执法堂第一银焰长老……但在我段凌天的眼里:你田东,不过也就是一条‘走狗’!”

        段凌天一番话下来,也是落地有声。

        嘶!嘶!嘶!

        ……

        而几乎在段凌天肆无忌惮的话音落下的瞬间,围观的几个执法堂铜焰长老,顿时也是不由得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下一刻,他们像见了鬼一般的看着段凌天。

        虽然,在执法堂,很少有人不知道田东是副堂主董元晋的‘走狗’,但真的敢将这件事当着田东的面点破,并且说出来之人,却又是从来都没有。

        在这方面,段凌天绝对是第一人!

        “这个段凌天,真是疯了!”

        “他在找死吗?”

        “也许,他认定今日田东长老不会对他留手,所以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吧。”

        ……

        几个铜焰长老心里暗道,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之中,无一例外的流露出几分怜悯之色。

        而听到段凌天针对田东说的话,董林开始也是楞了一下,显然也是没想到段凌天会这么疯狂,竟敢这般对田东长老说话,而且直呼田东长老为‘走狗’!

        “段凌天,你自己找死,也怨不得旁人了。”

        顿时,董林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多出了几分幸灾乐祸之意。

        “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作为当事人的‘田东’,在听到段凌天的话以后,身形不由得顿住,半响才回过神来,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也是泛起了慑人的寒光。

        随着田东这么一问,围观的几个执法堂铜焰长老的目光也是再次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他们都很好奇:

        段凌天,有胆子重复刚才的那句话吗!

        下一刻,他们便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我说……在我段凌天的眼里:你田东,不过就是一条‘走狗’!现在,听清楚了吗?还需要再重复问一句吗?”

        段凌天冷声开口,言语之间,肆无忌惮。

        而段凌天的这句话,顿时又是令得围观的几个执法堂长老一阵头皮麻。

        在他们看来:

        这个段凌天,简直疯了!

        “自寻死路!”

        董林眼中的幸灾乐祸之意更浓。

        “你找死!”

        彻底确认下来的田东,陡然出一声暴喝,下一刻身形一动,便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席卷向段凌天。

        “田东,动了手,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而几乎在田东动身的刹那,段凌天的声音又是紧跟着传来,语气间充满了冷意,让人如坠冰窟,也让得田东在段凌天身前数米之外顿住身形。

        “后悔?”

        田东虽然怒到极致,但此刻却还是目露警惕的看着段凌天,怒意压抑着心中怒火的同时,也是冷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个段凌天还有什么‘凭借’?

        与此同时,围观的几个执法堂铜焰长老暗道。

        “田东长老,别信他!他就喜欢故弄玄虚……动手吧!好好教训他一顿!”

        不远处的董林,适时的开口说道。

        “哈哈哈哈……”

        而几乎在董林话音刚落,田东眼中寒光一闪,又准备动手的时候,段凌天却是陡然大笑起来。

        笑声肆意,传扬开来,声波弥漫,震得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清晰可见的波纹般的涟漪。

        而在众人为此一怔之时。

        陡然,段凌天止住了笑声。

        笑声宛如阵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田东!”

        下一刻,段凌天再次看向田东的时候,眼中也是泛起森冷的光泽,“你可要想好了……你若是对我动手,无非也就是在不将我弄死弄残的情况下折磨我一顿,让我生不如死!”

        “但,如果你真敢对我动手……我段凌天誓,不管你是如何对我的,我都会一五一十的还给董林!”

        说到这里,段凌天又看向董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