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45章 青云府的危机

第2045章 青云府的危机

        “怎么?你知道‘段凌天’?”

        虽然道武圣地下域‘看守者’眼中的惊疑之色只是一闪而过,但却还是被观察入微的‘李安’现了。

        再次开口之时,李安身上再次涌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压在看守者的身上。

        在看守者脸色煞白的瞬间,李安的精神力已经延伸而出,霸道的窜入了看守者的脑海,施展出‘搜魂秘术’!

        搜魂秘术一出,直接控制看守者的心神。

        “你认识段凌天?”

        控制住看守者以后,李安沉声问道。

        “认识。”

        双目无神、一脸茫然的看守者,在听到李安的询问的同时,也是在第一时间点头。

        模样木讷,就好像失了魂一般。

        听到看守者的话,李安目光大亮的同时,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那我刚才问你是否见过画像上面的人……你为何说从未见过他?”

        “我是没有见过画像上面的人。”

        看守者回应道。

        “你知道的那个‘段凌天’,不长那样?”

        听到看守者的话,李安的眉头不由皱起。

        难不成,看守者认识的那个‘段凌天’,和身在拜火教的那个段凌天不是同一人?

        李安可以肯定,拜火教的那个段凌天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易容的痕迹。

        他也可以肯定,眼前的看守者已经被他施展了搜魂秘术,不可能说假话骗他。

        “不长那样。”

        听到李安的询问,看守者继续木讷的回应,直言他知道的段凌天并不是李安手里的画像上面的样子。

        “跟我说说你知道的那个段凌天……将你知道的,一五一十告诉我,不得隐瞒!”

        李安进一步追问道。

        虽然,李安现在几乎已经确认了他要找的那个段凌天和看守者口中的‘段凌天’不是同一人,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进一步确认。

        ‘段凌天’这样的名字,按理说并不多见。

        最主要的是,看守者既然认识‘段凌天’,说明他口中的‘段凌天’在道武圣地下域也不是一般的人物。

        而拜火教的那个段凌天,也不是一般的人物!

        李安潜意识里觉得不可能这么巧:

        都叫‘段凌天’,都那么不一般!

        正因如此,他才会进一步追问眼前之人。

        现在,道武圣地下域的‘看守者’中了李安的搜魂秘术,面对李安的询问,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紧跟着,他便将他记忆中有关‘段凌天’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从他的口中,李安也得知道武圣地下域的那个‘段凌天’是一个绝世天才。

        当然,这里说的‘绝世天才’,指的是道武圣地下域的绝世天才。

        在道武圣地上域,唯有天赋灵根是‘紫色灵根’之人,才有资格被称之为‘绝世天才’!

        “不久之前,通过跨域传送阵,从道武圣地‘下域’去了‘上域’?”

        听说道武圣地下域的那个‘段凌天’前不久去了上域,李安的目光顿时又是亮了起来。

        “懂得神秘叵测的易容秘术,常人哪怕动用神识、精神力,也是无法窥探他易容以后的掩盖的真面目?”

        当李安从看守者口中得知这一点以后,也是彻底确认了下来:

        看守者口中的‘段凌天’,正是在拜火教得罪他的那个段凌天!

        只不过,拜火教的那个段凌天,却又是动用了易容秘术,易了容……因为段凌天掌握的易容秘术非常特殊,所以,哪怕是他,过去也是没有看破段凌天的易容伪装!

        “段凌天,道武圣地下域准三流势力‘青云府’的少府主?”

        确认两个‘段凌天’是同一人以后,李安眼中寒光四射,“这么说来,他的亲人,都在那‘青云府’?”

        “青云府在什么地方?”

        紧跟着,李安看向看守者,语气略显急促的问道。

        从看守者口中得到答案以后,李安也是第一时间踏空而起,迅掠出,目标直指‘青云府’的所在。

        北祁宗五长老‘杨冲’派来跟着李安的一群圣仙境强者,这时也都纷纷踏空而起,跟上了李安。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青云府’而去。

        而现在的‘青云府’,却又是一片宁静,里面的人,也是全然没有意识到一场血雨腥风般的‘暴风雨’即将袭来。

        一场巨大的危机,即将席卷道武圣地下域三流势力‘青云府’。

        远在道武圣地上域‘拜火教’的段凌天,对此却又是全然不知。

        他还以为有朱律奇去通风报信,他爹‘段如风’也会在第一时间带着一群亲朋好友远离青云府,躲藏起来。

        只是,他却又是万万不可能想到:

        朱律奇,在通过‘跨域传送阵’的时候,被意外传送到了群魔汇聚的‘放逐之地’。

        放逐之地,乃是毗邻道武圣地和三大凡人大6所在位面的另一个位面,两个位面同属于一个‘世俗位面’。

        当然,这里说的道武圣地,指的是道武圣地‘下域’。

        至于道武圣地‘上域’,则是包含在道武圣地和凡人大6所在位面里面的一个‘伪位面’。

        正因为朱律奇被传送到了群魔规矩的‘放逐之地’,以至于身在青云府的‘段如风’等人,也是没有收到任何通风报信,全然没有意识到一场巨大的危机正在临近。

        “在这执法堂巡逻,还真是有够无聊的。”

        现在的段凌天,正在执法堂当值的巡逻岗位上。

        未来的一个月,他都将充当执法堂的巡逻弟子,负责巡视一方区域。

        “嗯?”

        突然之间,正在巡逻的段凌天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看向远处,也就是执法堂‘主殿’所在的方向。

        嗖!嗖!

        而几乎在段凌天看过去的时候,两道身影也是迅掠来,转眼之间便已经出现在他的不远处。

        “董林?”

        当来人顿住身形以后,段凌天也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其中一人,正是先前在薪火殿为难过他的‘董林’,也是执法堂副堂主‘董元晋’的独子。

        除了董林以外,另外一人,段凌天却又是不认识。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长相普通,身材中等,属于丢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那一种人。

        如今,他出现在段凌天的面前,也是一脸平静的看着段凌天,看不出他有什么‘目的’。

        “是董林长老!”

        “天呐!是田东长老!他怎么来这边了?”

        ……

        而几乎在董林和中年男子现身于段凌天不远处的时候,在附近当值巡逻的几个铜焰长老,也是纷纷靠近了过来。

        一个个言语之间,语气间也是充满了惊诧之意。

        “田东长老?”

        听到这些铜焰长老的话,段凌天的眉头顿时又是不由得一挑。

        田东,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昨日,在他和柳云‘绝交’之前,他也是听柳云提起过这个名字。

        田东,拜火教银焰长老中的佼佼者,论实力可以排进一众银焰长老中的‘前三’!

        而在拜火教‘执法堂’,田东又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银焰长老!

        执法堂第一银焰长老!

        所以,得知眼前站在董林身边的中年男子是‘田东’以后,段凌天的心里也是有些惊诧,没想到董林能找到这个执法堂长老做他的帮手。

        准确的说,是没想到董林的父亲面子那么大,竟然能令这样一位执法堂长老来帮董林。

        在知道田东的‘身份’之前,段凌天便猜到了眼前和董林一起来的中年男子,是董林找来对付他的帮手。

        一切,都跟他事先想的一样:

        在他来到执法堂以后,董林肯定会找帮手来找他的麻烦。

        虽说不至于杀死他,乃至将他整残,但肯定也会大肆折磨于他!

        “段凌天,我们又见面了。”

        董林看着段凌天,脸上挂满得意的笑容,眼中随之燃烧起熊熊火焰,仿佛能焚尽一切。

        现在的董林,全然没有了之前向段凌天道歉时的‘卑躬屈膝’,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而他之所以敢在段凌天面前如此,自然也是因为身边有了‘田东’这一帮手。

        有田东在,他也是挺直了腰杆。

        否则,在段凌天的面前,他还不敢这么硬气!

        “是啊,又见面了。”

        面对得意的董林,段凌天也是一脸的平静,并没有因为董林找来‘田东’这么一个帮手而流露出任何惊惧之色。

        “段凌天,知道我今天来干什么吗?”

        眼看段凌天到现在还能如此平静,董林心里顿时又是一阵不爽,但脸上却又是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无非就是找来了帮手,想来教训我。”

        段凌天淡淡说道。

        “你知道?”

        听到段凌天这话,董林不由得一愣,继而问道:“既然你都知道,难道你就不怕?又或者说……你不知道我身边的这位是谁?”

        “我知道他是谁……”

        几乎在董林话音落下的同时,段凌天也是看向了董林身边的中年男子,淡淡说道:“田东,执法堂第一银焰长老。”

        而段凌天的话,也让董林和立在远处围观的几个铜焰长老一阵懵。

        段凌天,知道田东长老,竟还能如此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