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38章 一剑

第2038章 一剑

        “你还是跟当年一样,一点都没变。”

        段凌天的这句话,就像是老朋友久别重逢的第一句话。

        而段凌天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因为眼前的‘甘茹嫣’,一如过去的那个‘魑魅’,盛气凌人,无形间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你是谁?你认识我?”

        听到段凌天的话,甘茹嫣不由微微皱眉,同时才认真打量着段凌天,最后却又是现自己从未见过眼前的青年男子。

        “魑魅,好久不见。”

        段凌天再次开口,道出了甘茹嫣当初在道武圣地下域的‘化名’,也是甘茹嫣当初在阴山黑市作为杀手的一个代号。

        魑魅!

        而听到段凌天的这个称呼,甘茹嫣的瞳孔顿时也是忍不住一缩,继而面露骇然之色。

        同时,甘茹嫣也开始回忆着几年前自己在道武圣地下域的那段日子。

        回忆着谁知道她的身份。

        然而,想来想去,知道‘魑魅’就是她甘茹嫣的人,似乎也只有她的妹妹,以及下域的那些与她妹妹有关之人。

        当然,那些下域之人,并不知道那个魑魅是‘甘茹嫣’!

        至于道武圣地‘上域’,包括拜火教的人,包括她的家族‘甘家’的人,都是不知道她在道武圣地下域时的化名‘魑魅’。

        哪怕是她的师尊,拜火教的‘青火护法’,也不知道她当初在道武圣地下域的化名。

        “你到底是谁?!”

        甘茹嫣实在想不出还有谁知道她就是‘魑魅’,一时也是不由得警惕了起来,目光凝重的盯着段凌天,如临大敌。

        “我是谁?”

        听到甘茹嫣的话,段凌天脸上的淡然消失无踪,继而冷冷一笑,“我就是因为你而妻离子散之人……甘茹嫣,这才几年的时间,你就将我给忘了吗?”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听到段凌天的话,甘茹嫣先是一愣,随即皱眉问道。

        “认错人?这话你甘茹嫣也说得出来?”

        段凌天脸上的冷笑更甚。

        而在段凌天冷笑更甚的同时,他那甘茹嫣现不了易容痕迹的面容,也是开始扭曲了起来。

        原本英俊的一张脸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英俊的脸。

        这张脸,剑眉星目,鼻子高挺,嘴唇厚薄恰到好处。

        完美的五官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让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在心里暗赞一声:

        好一个俊俏的青年!

        “是……是你!!”

        如果说,眼前青年男子刚才的那张脸甘茹嫣不认识,那么,现在的这张脸,甘茹嫣却是一辈子也忘不了。

        只因为,这个男人,正是她非常痛恨的男人!

        若非因为这个男人,她的妹妹也不至于违背拜火教教规,面临生死之危。

        当初,在她的妹妹被执法堂带走的时候,她的心里甚至还有些后悔,后悔没有杀死这个害了她妹妹的男人。

        此时此刻,在这个地方再次看到这个男人,甘茹嫣像是见了鬼一般。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怎么进来的?

        这里真的还是他们拜火教执法堂戒备森严的‘监囚殿’吗?

        这一刻,甘茹嫣的心里充满了种种疑问。

        “怎么?现在能认出来我来了?”

        眼见甘茹嫣在看到他的‘真面目’流露出来的惊诧之色,段凌天顿时又是不由得冷笑。

        “你怎么进来的?”

        与此同时,甘茹嫣也是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片刻之后,她才再次看向段凌天,沉声问道。

        “我自然有我进来的办法。”

        段凌天脸上的冷笑逐渐的收敛,继而淡淡的说道。

        “你可知道,我恨不得将你杀死……你这样送上门来,是要自寻死路吗?”

        甘茹嫣沉声说道。

        “你恨不得将我杀死?”

        听到甘茹嫣的话,段凌天哑然失笑,继而目光一冷,冷声道:“甘茹嫣,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难不成,直到现在,你还觉得你将可儿带回来是正确的选择?”

        “若非你将可儿带回来,她又岂会陷入如此险境?”

        “你应该庆幸不是你将可儿交给圣地执法堂的……否则,你必死无疑!”

        说到后来,段凌天的语气也是愈的冰冷,让人如坠冰窟。

        “我必死无疑?”

        听到段凌天的话,甘茹嫣先是楞了一下,随即又是忍不住不屑一笑,“就凭你?”

        她甘茹嫣,好歹也是拜火教《真传榜》排名‘第七’的存在,是拜火教七大天骄之一。

        年纪轻轻,便已杀进《极圣榜》。

        要知道,只有道武圣地最强的一千人,才有资格名列《极圣榜》!

        而今日,几年前被她视作‘蝼蚁’的青年出现在她的面前,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来的,但她还是觉得可笑。

        几年的时间,他的实力,难道还能翻了天了?

        “没错!就凭我!”

        面对甘茹嫣的不屑,段凌天果决开口回应。

        而几乎在段凌天话音刚落的瞬间,他身上早就蓄势好的太阳圣力席卷而出,第一时间施展神通‘小吞噬术’,将周围的天地灵气吞噬一空,将自己体内的太阳圣力壮大到极致。

        咻!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昙花一现的剑啸声响起。

        咔嚓!

        在甘茹嫣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已将甘茹嫣头上扎着长的‘簪’给崩断。

        哗啦!

        而甘茹嫣的簪被崩断以后,甘一头乌黑的长也是散落了下来,略显狼狈。

        “现在,你觉得如何?”

        在甘茹嫣现‘瑰仙剑’的痕迹之前,及时将瑰仙剑收起的段凌天,冷冷扫了甘茹嫣一眼,语气淡漠的问道。

        现在的段凌天,体内的太阳圣力也已没了十之七八,后继无力。

        如果甘茹嫣现在对他出手,他毫无反抗之力!

        当然,段凌天既然敢耗费那么多的太阳圣力这样做,也是有一定把握,认定甘茹嫣不会对他出手。

        要知道。

        他刚才那一剑,如果真的想要杀甘茹嫣,也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

        他相信,这一点甘茹嫣也能感觉得到。

        而甘茹嫣,自然也是感觉得到。

        “怎么可能?!”

        几乎在段凌天一剑崩断甘茹嫣簪的瞬间,甘茹嫣的心里便升起了无尽的惊惧,感觉刚才那一瞬间,自己距离‘死亡’是那么的接近。

        如果对方那一剑的目标不是他的簪,而是她身上的要害……

        她,必死无疑!

        “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这么强?!”

        暗自倒吸一口冷气,甘茹嫣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也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震撼之色。

        只觉得眼前的这个青年男子,跟过去她见过的那个‘段凌天’完全是两个人。

        那个段凌天,在她面前,不堪一击!

        甚至于,她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将对方镇压!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段凌天,一身实力之强,却又是远远胜过了她。

        就刚才那一剑,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捕捉到任何痕迹。

        哪怕当初和拜火教《真传榜》排名‘第一’的那个真传弟子切磋,自始至终,她也是根本没有过刚才那般绝望、窒息的感觉。

        那一刻,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身家性命不受自己掌控。

        可怕!

        太可怕了!

        “你到底是谁?!”

        也正因如此,甘茹嫣再次质疑段凌天的身份。

        因为她怎么也不敢将眼前这个一剑能将她杀死的青年男子,和祸害她妹妹的那个男人联系在一起。

        “怎么?觉得我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以内,拥有这一身远胜你的实力?”

        段凌天冷笑道。

        甘茹嫣现在的心思,他也是不难猜到。

        其实,现在,别说是甘茹嫣,哪怕是他自己,也有一种正在做梦的感觉……

        当年,甘茹嫣以‘魑魅’的身份现身,强势带走可儿。

        那个时候,甘茹嫣的强大,让他窒息,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可儿被她带走。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幕。

        那一刻,面对甘茹嫣,他非常的无力。

        时隔数年,再次见到甘茹嫣,凭借‘瑰仙剑’,他甚至能一剑秒杀甘茹嫣!

        这种感觉,让他扬眉吐气的同时,也有一种不太现实的感觉。

        前后差异太大了!

        正因如此,他可以了解甘茹嫣现在的心情。

        一个几年前被她视之为‘蝼蚁’的存在,几年后拥有了一剑就能秒杀她的实力,只要她是一个正常人,都不太可能接受。

        “你不可能是他……别说几年,就算再给他几十年,几百年的时间,他也未必有你这一身实力!说吧……你到底是谁?跟他有什么关系?为何冒充他?就是为了为他出头,羞辱我?”

        甘茹嫣的脸色愈的难看,但就是不相信眼前的‘段凌天’就是她昔日曾经接触过的那个段凌天。

        “你信与不信,对我而言没有半分影响……我今日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想要见你,而是想要见可儿和我和可儿的女儿。”

        段凌天淡淡说道,同时也是直言说出了自己进入‘监囚殿’的目的:

        他,想见可儿母女!

        而正是段凌天的这句话,令得甘茹嫣眉头深深皱起,用非常不确定的语气问道:

        “你……真的是当年的那个‘段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