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37章 甘茹嫣

第2037章 甘茹嫣

        虽然,段凌天至今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但这并不能磨灭他们彼此之间血浓于水的亲情。

        想到自己的女儿在这‘监囚殿’饱受煎熬,段凌天的心里便异常的难受。

        “爹没用……都是爹没用!”

        这一刻,在段凌天的心里也是充满了自责,想着以后将女儿救出去,一定要好好补偿她,以弥补他这个当爹的对她的亏欠。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方才逐渐的回过神来。

        “孟奇长老,我和你一起进入监囚殿以后,这一路走来,似乎也没见人看守……难道你们就不担心有人劫走被关押在里面的人?”

        段凌天眼中精光一闪过后,看向孟奇,问道。

        自进入监囚殿以后,一路走来,段凌天都没有看到除孟奇和他自己以外的第三个活人。

        不!

        别说是活人,便是死人也没见到一个。

        他想看看,这监囚殿是否有什么‘漏洞’可寻,是否能让他尽快将可儿母女二人救出去。

        他一刻都不想让可儿母女待在这里。

        “劫囚?”

        听到段凌天的话,孟奇顿时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段凌天,你这可真的是小看了我们执法堂的‘监囚殿’……我们这监囚殿,乃是我们拜火教从‘下域’迁移到‘上域’开始,便存在的!”

        “监囚殿内,到处都是杀机遍布的‘阵法’,如果不熟悉这些阵法,圣仙境以下之人,一旦闯入,必死无疑!”

        “哪怕是圣仙第四变以下之人,就算不死也重伤!哪怕是圣仙第四变的强者,一旦触阵法,也会非常狼狈。”

        “除非是圣仙第五变以上的存在闯入我们监囚殿劫囚……否则,就算闯入我们监囚殿,他们也没办法把人带走!”

        孟奇一番话下来,也是说出了监囚殿的‘可怕’之处。

        监囚殿内,到处都是‘杀阵’。

        一旦触,哪怕是天圣境巅峰的存在,也是必死无疑!

        “原来是这样。”

        段凌天闻言,顿时也是忍不住暗自倒吸一口冷气,同时打消了擅闯监囚殿将可儿母女二人带走的念头。

        要知道。

        哪怕凭借‘瑰仙剑’,他也要耗尽一身经由神通‘小吞噬术’提升以后的太阳圣力,才能灭杀‘圣仙第三变’的存在。

        他耗尽一身力量催动‘瑰仙剑’施展的最强一击,也才比拟‘圣仙第四变’的攻击。

        哪怕他能抵挡一波杀阵的袭击而不死,第二波袭击到来,他也必死无疑!

        对于自己现在的实力,段凌天有自知之明。

        “实力,实力……现在的我,实力还是太差!我现在的修炼度,还是太慢了!”

        段凌天暗道:“要是能一路吞噬旁人的天赋灵根,将天赋灵根提升成为‘紫色灵根’……那么,我的修炼度将呈几何倍数提升!哪怕是遇到‘瓶颈’,也将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强行冲破!”

        一念至此,段凌天眼中升起炙热的光泽。

        “看来,也是时候找个机会离开拜火教,去提升我的‘天赋灵根’了!”

        段凌天心里非常清楚:

        在拜火教,因为教规的存在,哪怕旁人与他有矛盾,他也很难将之杀死,掠夺对方的天赋灵根。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和他进生死殿,立下‘生死契约’,进行生死对决!

        就如上次那个《真传榜》排名第九的‘温艳’。

        温艳,哪怕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也不敢跟他进生死殿。

        当然,哪怕进了生死殿,他也不方便吞噬被他杀死之人的天赋灵根,因为旁边有生死殿管事看着。

        那位生死殿管事,乃是拜火教第一银焰长老,眼力惊人,哪怕以他现在的实力施展出‘万剑领域’,也是无法阻挡对方的视线。

        到了那时,对方十之**能看穿他吞噬‘天赋灵根’的手段!

        虽然,吞噬天赋灵根的手段,完全是依靠他掌握的神通‘小吞噬术’施展。

        可谁能保证,一旦这件事暴露出去,拜火教不会将他囚禁,逼迫他共享‘小吞噬术’?

        虽说一门神通需要参悟到极致,方才能分享出来。

        但,拜火教却又是可以现将他囚禁,等他将‘小吞噬术’参悟到极致,再让他分享。

        囚禁,是留住他的最好方式。

        所以,段凌天不敢冒险。

        一旦他被拜火教当作‘白老鼠’囚禁起来,别说是救可儿母女离开,哪怕是他自己也自身难保。

        “你别看我们这一路走来,都没有触‘杀阵’……那是因为我熟悉这里的杀阵,知道怎么走不会触杀阵!你应该也现了,我带着你这一路走来,都是迂回走的。”

        孟奇说道。

        段凌天点头,这个他自然现了,并且他也牢牢的记住了孟奇的前进路线。

        “不过,这里的杀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生变化,那是阵法自己的变化……所以,下次来,却又未必是这样做。”

        孟奇继续说道。

        而孟奇的这句话,顿时也是令得段凌天暗自苦笑。

        他原来还在猜测监囚殿里面的‘杀阵’可能会生变化,现在听孟奇这么一说,他的猜测顿时也是被验证了。

        一时间,段凌天也意识到自己记住的‘路线’以后用不上。

        所以,他干脆不再多想。

        “看来,我得找个机会,在不会惊动那两人的前提下,悄然离开拜火教……如果一直待在拜火教,我的天赋灵根很难提升!”

        段凌天很快下定了决心:

        离开拜火教!

        到外面去提升他的‘天赋灵根’!

        而他口中的‘那两人’,指的自然是四象坛之一的玄武坛的第一银焰长老‘李安’,还有这执法堂的那个董副堂主,也就是董林的父亲。

        若是他离开被那两人盯上,他恐怕刚出拜火教就被干掉了。

        “这一次在执法堂当值满一个月后,便离开拜火教……不过,在那之前,必须想个办法,能让我安然脱身的办法!”

        段凌天暗道。

        他想要离开拜火教,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否则一个不慎,便是身死道消!

        一旦他死了,可儿母女便再也没有希望了。

        如果是那样,他死也不甘心!

        “前面就是关押甘茹嫣的‘监牢’……到时,我会在门口等你。你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突然,孟奇的声音传来,无形间告诉段凌天‘目的地’要到了。

        顿时,段凌天的一颗心悬了起来。

        可儿母女二人,是否和甘茹嫣关押在一起?

        这一点,才是他最关心的。

        如果没有被关押在一起,他将只能见到甘茹嫣一人;如果被关押在一起,他将能和可儿母女团聚!

        很快,段凌天在孟奇的带领下,来到一个石室的前面。

        “这里,就是关押甘茹嫣的地方……现在,我把门打开,你进去。记住,你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孟奇看向段凌天,再次提醒道。

        “明白。”

        段凌天点头。

        紧跟着,段凌天便看到孟奇抬手之间,也是开始打着复杂无比的手印……

        随着孟奇的双手舞动,虚空之中,空气仿佛都被他所操控。

        骤然。

        砰!!

        只见孟奇凌空打出一掌,这一掌没有蕴含任何的圣元,只是纯粹的一掌。

        但,段凌天却又是清晰的看到。

        随着孟奇这一掌打出,虚空之中被抽空的空气,也是如同被挤压在一起,继而撞击在石室的大门之上。

        顿时,石室大门的外层,也是荡散出一圈圈波纹般的涟漪。

        最后,波纹般的涟漪荡散到极致,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正好将石室大门给彻底显现了出来。

        “阵法?”

        顿时,段凌天也意识到石室的外面,笼罩了一层阵法。

        而孟奇刚才的动作,正是在打开阵法。

        阵法被打开以后,孟奇很容易便推开了石门,继而看向段凌天,“进去吧!”

        段凌天点头,继而跨步走进了石室里面。

        轰!!

        而在段凌天刚刚走进石室,还没来得及看里面什么情况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却是石门重新被孟奇给关上了。

        “还真是够小心的。”

        段凌天暗自摇头的同时,也开始打量着眼前的石室。

        石室算不上宽敞,约莫他现在住的那座府邸的两个房间大小,里面非常简洁,除了一张石桌和周围的几个石凳以外,便只剩下一张石床。

        现如今,石床之上,正有一个女子盘腿坐在那里。

        在他进来以后,这个女子也是睁开了双眼,眼中精光一闪,死死盯住了他。

        “可儿!”

        在看到女子面容的刹那,段凌天心里一颤,一阵失神。

        但,当触及女子的目光时,段凌天却又是脸色大变。

        只因为,他看出来了:

        眼前这个和可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并非‘可儿’,而是‘甘茹嫣’!

        而这个监牢石室里面,也只关押着这个女子一人。

        “你是谁?怎么会来这里?”

        而就在段凌天脸色大变的瞬间,甘茹嫣也是警惕的离开了石床,目光凌厉的盯着段凌天,用近乎质问的语气问道。

        “你还是跟当年一样,一点都没变。”

        深吸一口气后,段凌天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