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2017章 历史重演

第2017章 历史重演

        段凌天想要离开。

        只是,温艳会让他离开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想逃?”

        温艳目光一寒,冷喝一声的同时,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一阵飓风,转眼吹到了段凌天前方的去路上,拦住了段凌天的去路。

        这一幕,对于走出‘薪火殿’的一群圣地弟子而言,又是那么的熟悉……

        只是,这一次拦路的人和被拦路的人调换了过来。

        在薪火殿内的时候,是段凌天拦住温艳的去路。

        而现在,是温艳拦住段凌天的去路。

        “逃?”

        听到温艳的冷喝之声,再看到出现在自己前方去路上的温艳,段凌天不屑一笑,“温艳,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想让我段凌天逃,你这个区区《真传榜》第九的‘真传弟子’还不够资格!”

        就在温艳听到段凌天的话,怒到极致,体内圣元咆哮,准备出手的时候。

        段凌天接着开口说道:“我现在准备去生死殿……你若是够胆,便和我一同到生死殿立下‘生死契约’!我想……现在的你,肯定也是恨不得将我杀之而后快吧?”

        “既然如此,我便给你一个杀死我的机会……如何?”

        段凌天话头一转,说出了一番现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话。

        段凌天,竟然想要和温艳进行‘生死对决’!

        “生死殿?生死契约?”

        段凌天的声音不小,除了震惊了从薪火殿内走出的一群圣地弟子,便是中央广场四处的圣地弟子,也在听到段凌天的话以后,第一时间向着薪火殿方向聚拢了过来。

        “段凌天又要去生死殿?”

        “段凌天又打算和谁签订‘生死契约’?”

        ……

        向着薪火殿聚拢过来的一群圣地弟子,只听到了段凌天的后半句话,所以也是不知道段凌天想要和谁立下‘生死契约’。

        “咦?和段凌天对峙的那人,不是温艳师姐吗?”

        “真是温艳师姐!莫非段凌天是想要和温艳师姐进生死殿,立生死契约?”

        ……

        与此同时,不少刚过来的圣地弟子也看到了温艳,认出了温艳。

        温艳,作为拜火教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两个女性真传弟子之一,作为《真传榜》排名‘第九’的存在,在拜火教圣地之内自然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看到段凌天正和温艳对峙,一群刚过来的圣地弟子都是万分疑惑。

        这两人,怎么就对上了呢?

        片刻之后,随着走出薪火殿的不少圣地弟子开口解惑,一群刚过来的圣地弟子顿时也是知道生了什么事。

        “段凌天和温艳师姐肯定有仇!否则他应该不至于那般对待温艳师姐。”

        “我刚才还有些纳闷,温艳师姐的半边脸上怎么会有一个淡淡的巴掌印……原来,那是被段凌天甩了一个耳光留下的痕迹!”

        “段凌天也太彪悍了,不只主动挑衅温艳师姐,更扬言要和温艳师姐立下‘生死契约’……他对自己就那么自信?”

        “也有可能是故弄玄虚!”

        “故弄玄虚?上次,杨文便以为段凌天向他起‘生死对决’是故弄玄虚,可结果呢?他死了!”

        “听你的意思,是觉得段凌天自信能杀死温艳师姐,所以才会向温艳师姐起‘生死对决’?”

        ……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一群圣地弟子又是议论纷纷。

        言语之间,有一小部分人觉得段凌天可能真的有杀死温艳的实力,但绝大多数人却又是不觉得段凌天是温艳的对手。

        对他们闻言:

        温艳的强大,比之段凌天,更加深入人心!

        “也不知道温艳师姐会不会答应段凌天的‘生死对决’!”

        “应该会吧……毕竟,段凌天可是当众狠狠的羞辱了她一番,以她的脾气,应该也是恨不得杀死段凌天!”

        “哼!如果段凌天真敢和温艳师姐立下‘生死契约’……今日,他必死无疑!”

        ……

        大多数圣地弟子都不看好段凌天。

        突然,一个自始至终都在关注温艳的圣地弟子低呼道:“你们难道没有现……温艳师姐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了吗?”

        “看来,她还是对段凌天有所忌惮,未必敢应下段凌天起的‘生死对决’!”

        这个圣地弟子此话一出,顿时也是令得在场圣地弟子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温艳的身上。

        果然,温艳在听到段凌天起‘生死对决’的一番话以后,脸色凝重起来,迟迟没有回应段凌天。

        “不是吧?温艳师姐怕了?”

        “这……这怎么可能?!温艳师姐好歹也是《真传榜》排名‘第九’的存在,难道连和段凌天这个新弟子一决生死的勇气都没有?”

        “不知道温艳师姐怎么想的……也许她还是觉得应下段凌天起的‘生死对决’有些冒险吧!”

        ……

        不少圣地弟子纷纷摇头,言语之间,满是失望。

        正如一群圣地弟子所言:

        现在的温艳,还真的是怕了!

        在段凌天说要去生死殿,和她签订‘生死契约’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月前死在段凌天手里的‘杨文’。

        有关那件事的来龙去脉,她一清二楚。

        一开始,也是段凌天向杨文起‘生死对决’。

        那个时候,不只是杨文,便是其他圣地弟子,也都一致以为段凌天是在故弄玄虚,认定了段凌天不是杨文的对手。

        以至于段凌天和杨文在生死殿签订‘生死契约’以后,没有几个人下注押在段凌天的身上,近乎所有人都下注压在了杨文的身上。

        他们都觉得最后活下来的肯定是‘杨文’!

        然而,结局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段凌天,杀死了杨文!

        这个九成以上的圣地弟子不看好的‘新弟子’,杀死了早已成为‘真传弟子’的杨文!

        今时今日,历史再次重演。

        段凌天,又一次起了‘生死对决’!

        只是,这次的对象却不是杨文,而是她‘温艳’!

        对于自己的实力,温艳当然自信,可对她而言,段凌天却又是一个‘谜’。

        自段凌天进入拜火教,从四象坛崛起,到进入圣地,只花费了一年不到的时间……

        哪怕是上次段凌天杀死杨文,手中是否还藏有底牌,她也不敢确定。

        正因如此,她不敢应下段凌天起的‘生死对决’。

        死,谁都怕,她也不例外。

        人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怎么?不敢?”

        眼看温艳的脸色凝重起来,半天没有回应自己的话,段凌天顿时又是不由蔑视一笑,不屑道:“既然不敢,那便有多远滚多远!好狗不挡道!!”

        看到这一幕,不少圣地弟子都忍不住摇头。

        “真不知道温艳师姐怎么想的……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把握好。”

        “也许,上次杨文的死,也让温艳师姐有‘心理阴影’了……”

        “《真传榜》第九……可笑!如果换作是《真传榜》第七的‘茹嫣师姐’,肯定不会如这个温艳一般怂包!”

        “那是自然!茹嫣师姐,一直都比这温艳强。”

        ……

        一些圣地弟子窃窃私语之间,也是提起了《真传榜》排名第七的‘甘茹嫣’,也就是可儿的那个孪生姐姐。

        “温艳师姐,终究是不如茹嫣师姐!”

        “有小道消息称……茹嫣师姐之所以被‘执法堂’关押,正是因为这个温艳去执法堂举报!温艳此举,明摆着是假公济私,想要借执法堂的手除掉茹嫣师姐。”

        “这个消息可当真?”

        “反正我觉得可信度很高。”

        “如果真是这样……这个温艳也太阴险了!明着争不过茹嫣师姐,处处被茹嫣师姐压过一头也就算了,竟然还来阴的,将茹嫣师姐整进了执法堂!”

        “不管茹嫣师姐以后会被执法堂如何惩罚,反正我心里的‘女神’只有茹嫣师姐一人!至于这个温艳,在我心里永远比不上茹嫣师姐。”

        “我也一样。”

        ……

        随着一个圣地弟子提起《真传榜》排名第七的‘甘茹嫣’,现场的一群圣地弟子又是一阵沸腾,更有人爆出了‘猛料’。

        不少圣地弟子,前一刻还在喊温艳‘师姐’,这一刻却又是直呼其名,敬意全消。

        一时之间,温艳也被推到了风头浪尖!

        听到周围一群圣地弟子的议论,心情原来就非常不爽的温艳,顿时又是火冒三丈。

        “都给我闭嘴!”

        陡然之间,温艳冷喝一声,冰冷的目光随之扫过周围的一群圣地弟子,令得原来还在议论纷纷的圣地弟子安静了下来。

        只是,这些圣地弟子虽然安静了下来,但他们看向温艳的目光,却更是平添了几分鄙夷。

        此刻,无声胜有声。

        “哼!”

        因为察觉到一群圣地弟子的鄙夷目光而羞怒万分的温艳,很快又看向段凌天,冷哼一声,“段凌天,我不要你的命……我要慢慢折磨你,那样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话音刚落,温艳体内的圣元便动荡了起来,阵阵可怕的气息弥漫于体表,散开来。

        “不敢就不敢,找什么借口?!”

        听到温艳的话,段凌天顿时也是不由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