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99章 热身开始

第1999章 热身开始

        轰!!

        浑身弥漫着血色罡气,手握长枪,宛如小山般大小的巨猿,第一脚踏出之时,便令得虚空一震,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轰!轰!轰!

        ……

        紧接着,巨猿以奔行的度冲杀向段凌天,每一步跨出,都令得虚空炸响开来。

        阵阵巨响,震得死亡斗擂周围的一众圣地弟子的脸色也是凝重起来,仿佛巨猿每一脚落下,都正好踏在他们的胸口之上。

        “来得好!”

        面对来势汹汹的巨猿,段凌天双眸一凝,顷刻之间,他的身体也是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在死亡斗擂周围的一众圣地弟子眼中,段凌天变化的只是外露在圣地弟子服饰外的双手和双脚。

        此时此刻,段凌天的双手双脚赫然化作了四只‘龙爪’。

        片刻之后,随着段凌天皮肤表面出现的龙鳞厚实起来,他身上的圣地弟子专有服饰被撑破,黑光冷冽的龙鳞终是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也让得众人看到了化作‘龙战士’的段凌天!

        而这一切,只生在转眼之间,快得众人短时间内都没法反应过来。

        他们的注意力,完全被段凌天的四只龙爪吸引。

        四只龙爪,每一只龙爪上面,都有着九根寒光闪烁的爪子。

        人形龙身,九爪,又仿佛在向周围的人诉说他非凡的身份:

        九爪龙战士!

        “金乌之翅!”

        而在化身为‘九爪龙战士’的同一瞬间,在段凌天的身后,一双燃烧着胸胸火焰的翅膀也是喷射而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宛如燃烧起来的垂天之云。

        呼!

        在段凌天右手龙爪之上,也多出了一柄剑。

        “段凌天!!”

        而在段凌天取出这柄剑的瞬间,远处的杨文瞳孔一缩,继而陡然暴喝出声,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只因为,他认出了段凌天手中的这柄剑。

        这柄剑,正是他弟弟‘杨武’的百纹圣剑!

        下一刻,杨文面色涨红,双手双脚迅动作起来。

        而冲杀向段凌天的那只巨猿,随着杨文动作起来,动作竟也诡异的和杨文的动作一致起来。

        就好像杨文在一瞬之间控制了这只巨猿,如臂驱使。

        “死!!”

        众目睽睽之下,巨猿张嘴之间,竟是口吐人言,出一声愤怒和仇恨的咆哮。

        听声音,正是杨文的声音!

        这一刻,杨文好像附身在巨猿的身上,持枪向着段凌天轰杀而来。

        骤然,被杨文操控的巨猿,双眸上的血光也是愈的强盛。

        同一时间,巨猿右臂的肌肉也是非常夸张得隆起,比起之前粗壮了两倍有余。

        嗖!!

        下一刻,随着这粗壮的右臂一扫,巨猿手中三十余米长的长枪,也是宛如化作了一道血光缠绕的粗壮闪电,直射段凌天而去。

        轰!轰!轰!轰!轰!

        ……

        血光缠绕的闪电,非常粗壮,足有成年人大腿那么粗,所过之处,也是令得虚空一阵动荡,掀起阵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仿佛这片天都要被这一枪给捅破一般。

        看到这一幕,原本还在震惊于段凌天真的化身为‘九爪龙战士’的一众圣地弟子,都是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他们目不转睛的看着,似乎深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画面。

        “来得好!”

        面对巨猿手中横扫而来,化作闪电的一枪,段凌天眼中战意升腾,口中高喝一声的同时,也将手里的‘百纹圣剑’握得更紧。

        并且背后一双金乌之翅上面的火焰,都好像在这一瞬之间凝固了一下。

        骤然。

        段凌天背后的金乌之翅猛然一煽,顿时两团火焰呼啸而出,带着烈火燎原之势,击打在虚空之中。

        轰!轰!轰!轰!轰!

        ……

        顿时,一道道震耳欲聋的气爆声响起,声势之大,甚至盖过了杨文操控的巨猿来势汹汹的一枪所造成的动静。

        嗖!!

        而随着金乌之翅猛然煽动,段凌天整个人也好像化作了一颗大火球,犹如那天外坠落而下的陨石,迎上来势汹汹的巨猿。

        巨猿一枪席卷而来的度很快,但段凌天身形掠动的度更快!

        段凌天的身体,在即将迎上巨猿之时,几乎是擦着它直掠而来的一枪靠近它。

        在贴着长枪飞身掠动而出的同时,段凌天甚至能听到长枪摩擦空气而产生的一丝丝细微而刺耳声音。

        “滚!!”

        巨猿张嘴一声暴喝,手中长枪对着贴近的段凌天横扫而去,想要将段凌天轰飞。

        段凌天身高不过一米八几,在三十余米的长枪面前,显得格外的渺小,要是被枪身砸中,必然也是会被狠狠的砸飞出去。

        到时,就算不死不残,他也必定重伤!

        轰!轰!轰!

        ……

        就在巨猿手中的长枪横扫而出的瞬间,雷光电闪之间,段凌天也是有了选择,猛然一煽金乌之翅,竟是掠向了对着他砸来的长枪的枪身。

        锵!锵!锵!

        伴随着三声轻响,段凌天已经贴在了枪身之上,他那三只锐利的龙爪,宛如钉子一般钉在了枪身之上,只剩一只龙爪握着百纹圣剑。

        饶是段凌天选择在长枪的力量还没有完全爆出来之前,以最快的度落在枪身之上,也还是只觉得全身上下传来一阵剧烈颤抖。

        经由九爪龙战士强横的肉身抵消以后的力量,依然令得他五脏六腑一阵动荡。

        “哇!”

        一口半黑半红的淤血,也适时的从段凌天的口中喷出,令得段凌天的脸色一阵忽青忽白。

        “死!!”

        眼看段凌天竟然如此果断的黏附在它的枪身之上,巨猿张嘴再次出一声恼羞成怒的暴喝,继而以飞快的度冲向下方的死亡斗擂。

        在靠近死亡斗擂的时候,它手中长枪一震,竟是抡起长枪对着死亡斗擂砸了上去。

        而现在的段凌天,正黏附在长枪往下的枪身之上,一旦长枪落地,他会被狠狠的砸在死亡斗擂上面!

        “金乌之翅!”

        段凌天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巨猿抡起长枪对着死亡斗擂砸下的时候,他再次施展身法神通闪让到了一旁。

        而几乎在他闪让开来的瞬间,巨猿手里的长枪,也终于狠狠的砸在了死亡斗擂之上。

        砰!!

        一声巨响,死亡斗擂上面多出了一道深深地裂痕,特别是枪尖落地之处,更是留下了一个狰狞的缺口。

        “好强!”

        “死亡斗擂是由特殊材料铸造而成,哪怕是天圣境巅峰强者全力一击,也难以在上面留下痕迹……而现在,竟然被杨文师兄一击出现了一条裂缝,还出现了一个缺口!”

        “杨文师兄不愧是圣仙第一变的强者,太强了!”

        ……

        死亡斗擂周围观众席上的一群圣地弟子,这时才有机会出声,一出声便是一边倒的赞叹杨文的实力。

        “不过,段凌天的度也不慢!”

        “是啊……连杨文师兄操控的巨猿挥出的那么迅的一枪,他都能躲过。他的度,纵观圣仙境之下,无人能比!”

        “早就听说段凌天掌握的身法神通,比朱雀坛的镇坛身法神通还要强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

        片刻之后,也有不少圣地弟子惊叹于段凌天施展的身法神通‘金乌之翅’。

        “这个段凌天的实力确实不错。”

        与此同时,哪怕是柳云,也忍不住赞叹一声。

        “云哥,我都说了他不简单。”

        坐在柳云旁边的柳慕眉头一挑,只觉得有些扬眉吐气,毕竟之前柳云一点都不看好段凌天。

        “别高兴太早!”

        然而,柳云接下来又给柳慕泼了一盆‘冷水’。

        “到目前为止,杨文也不过施展了一门中级攻击神通……虽然,他的中级攻击神通‘三花聚顶’已经是中级攻击神通中的佼佼者。”

        “但,据我所知,他另外还掌握了一门高级身法神通!不过,这高级身法神通,却要他的本尊才能施展出来。”

        “眼前这巨猿,不过是他以中级攻击神通‘三花聚顶’所凝聚成形的分身,实力虽强,却还不是他真正的实力!”

        柳云一番话下来,也是‘一针见血’。

        听到柳云的话,饶是柳慕对段凌天颇有自信,脸色也还是不由得凝重起来。

        “另外,这杨文毕竟是真传弟子,说不定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就算没有过于强大的隐藏手段,他作为北祁宗五长老之子,手里肯定也有在关键时刻保命的东西,比如‘禁忌丹药’!”

        柳云继续说道。

        刚才,他也是从观众席上不少圣地弟子的口中得知了杨文的另外一层‘身份’。

        北祁宗五长老‘杨冲’之子!

        “禁忌丹药?!”

        而听到柳云的话,柳慕的脸色又是一变。

        圣仙第一变的杨文,如若服用‘禁忌丹药’,那他的实力,岂非有望在短时间内提升到‘圣仙第二变’?

        柳慕有理由相信:

        如果是北祁宗五长老杨冲交给杨文的禁忌丹药,绝对有可能提升这么多!

        “如果这个段凌天就这点手段,不可能是杨文的对手……只是,在他找我抵押这张弓的时候,我又隐隐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强大的自信!”

        看了看手里看似残破不堪的弓,又看了看段凌天,生死殿管事‘聂罪’不由得沉思起来:

        “他,哪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