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76章 禁忌丹药!

第1976章 禁忌丹药!

        洪虚刚才那一击,蕴含不俗的‘刀法招式’和‘刀法神通’。

        这一点,段凌天看得出来,也感觉得出来。

        当然,他可以肯定,洪虚刚才那一击,应该已经是他的最强一击。

        最强一击,都被他击溃。

        洪虚,还拿什么和他战?

        就在包括段凌天在内的绝大多数四象坛弟子,都以为洪虚会知难而退的时候。

        众目睽睽之下,洪虚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丹药瓶。

        啪!

        随着洪虚手上用力,丹药瓶直接被他捏碎。

        下一刻,一枚黑气弥漫,散出阴森的气息的血红色丹药,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洪虚反手一压,丹药已经进了他的嘴里。

        “咕噜——”

        几乎在转瞬之间,洪虚已经一口将丹药咽了下去,声音清晰可闻。

        “这不是疗伤丹药!”

        段凌天面色一变,瞳孔一缩,疗伤丹药他还是看得出来的,但洪虚取出来的丹药却绝对不是疗伤丹药,且给了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轰!!

        就在围观的一群四象坛弟子也在面露疑惑的时候,洪虚的身上,圣力再次暴涨开来。

        不过,洪虚身上现在暴涨开来的圣力,和之前相比,却又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他现在的暴涨开来的圣力,给了包括段凌天在内的在场所有人一种无可匹敌的感觉。

        与此同时,洪虚的一双眸子变成了腥红色,在他身体周围弥漫开来的圣力,也缠绕上了一层阴森的黑气,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禁忌丹药!”

        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顿时也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得现场也是一片哗然。

        “洪虚师兄……竟然服用了禁忌丹药?”

        “不就是为了一个‘甲字房’吗?至于吗?”

        “禁忌丹药,虽说效果和辅助神通的效果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副作用’之大,却远辅助神通的‘后遗症’……洪虚师兄疯了不成?为了一个甲字房,不惜服用禁忌丹药!”

        “就算他现在服用禁忌丹药击败了段凌天,回头药效过去,段凌天完全可以轻松夺回甲字房……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

        随着洪虚服下丹药后,身上的变化展现出来,一群四象坛弟子纷纷哗然。

        言语之间,都有些想不通洪虚为什么这样做!

        “禁忌丹药?”

        听到一群四象坛弟子的话,段凌天眼中顿时也是流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

        禁忌丹药,他自然也听说过,知道那是一种极为可怕的丹药,可以让一个人的实力在短时间内提升到非常可怕的地步!

        当然,副作用也很强!

        “这个洪虚服下禁忌丹药以后,他的圣力,似乎不止提升到一般的天圣境巅峰那么简单……他服下的到底是什么禁忌丹药?”

        据段凌天所知,可以让修为越高之人提升实力的禁忌丹药,越是难得。

        能让一个天圣境后期强者提升到‘天圣境巅峰’的禁忌丹药,哪怕纵观道武圣地上域,也是不多见。

        “嗯?他……他想杀我?!”

        与此同时,段凌天现自己被双目泛着血光的洪虚盯住了,且洪虚的身上,散出一股股嗜血的杀意。

        仿佛不将他杀死,便不会善罢甘休一般!

        下一刻,洪虚动了。

        嗖!

        在段凌天的目视之下,洪虚以一种非常夸张的度向他袭来,给了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金乌之翅!

        顿时,段凌天催动太阳圣力化作一双金乌之翅,金乌之翅煽动的瞬间,他也以一种极快的度射向远处,意图拉开和洪虚的距离。

        然而,施展‘金乌之翅’飞掠而出之时,段凌天却又是现:

        身上杀气闪现的‘洪虚’,度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快,甚至于比他的度还要快上几分。

        洪虚,正在不断的拉近和他之间的距离。

        这一幕,自然也被在场的四象坛弟子现了。

        “天呐!洪虚师兄这是干什么?他想杀死段凌天师兄?”

        “好可怕的杀气!段凌天师兄什么时候得罪了洪虚师兄,竟然让洪虚师兄不惜服用禁忌丹药杀他!”

        “难怪洪虚师兄一开始问的是段凌天师兄在哪里,而非‘甲字房’在哪里……原来,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想要的,不是什么甲字房,而是段凌天师兄的命!”

        “我就说,为了区区一个甲字房,洪虚师兄还不至于到服用禁忌丹药的地步……原来,他是想要杀死段凌天师兄!”

        ……

        与此同时,现场的一群四象坛弟子,也都现了端倪,看出洪虚想要杀死段凌天!

        有几个四象坛弟子匆忙离去,找第一矿区刑罚区的长老通风报信去了。

        平时,在这刑罚区四象坛弟子住处,并没有长老驻守。

        “段凌天,你不用逃了……你最大的凭借便是度!和你的度比起来,你的攻击差了不少……现在,你的度都被我追上,你觉得你的高级攻击神通,能拦下我的攻击?”

        在追击段凌天的过程中,和段凌天越来越近的洪虚,声音冰冷的说道。

        “我现在的实力,无限接近‘圣仙境’,堪称圣仙境之下无敌!除非你的实力步入了‘圣仙境’,否则你今日难逃一死!”

        洪虚再度开口,语气间不含任何感情。

        “洪虚,你不惜服下禁忌丹药,就是为了杀我?”

        段凌天沉声问道。

        在段凌天的心里,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虽然意识到洪虚服用禁忌丹药以后,所提升的实力非常夸张,可他却也没想到会这么夸张,竟然无限接近‘圣仙境’!

        难怪洪虚的度,比施展了神通‘金乌之翅’的他还要快!

        “洪虚师兄服用的到底是什么禁忌丹药?竟然这么夸张!”

        “他只是天圣境后期武修,服用禁忌丹药后,一身实力提升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他服下的禁忌丹药,绝非寻常禁忌丹药!”

        “是啊。寻常禁忌丹药,哪有这么可怕的药效!”

        ……

        围观的一群四象坛弟子也听到了洪虚的话,顿时又是一阵哗然,一个个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这种禁忌丹药,不该洪虚师兄所能有的吧?”

        “是啊。纵观道武圣地上域,这种禁忌丹药也是非常罕见的存在……一般只有擅长炼药一道的‘准仙品圣炼师’才能将之炼制出来!”

        “我听说洪虚师兄背后有一个三流势力家族……如果是他的家族,倒是有机会搞到这样的丹药。”

        ……

        不少四象坛弟子震惊之余,不忘窃窃私语。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怕承认……是!我服下禁忌丹药,便是为了杀你段凌天!”

        洪虚低吼一声。

        “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是我第一次见你!你我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

        段凌天又问道。

        “这些话,还是等到了黄泉路上的时候,我再慢慢告诉你吧!”

        洪虚再次低吼一声。

        唰!

        而段凌天的脸色,也在这一瞬间彻底变了。

        他听得出来。

        洪虚,为了杀他,已经存了必死之心!

        也就是说,洪虚,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将他杀死!

        这得该有多大仇,才能让洪虚如此拼命?!

        而听到洪虚的低吼,周围的一群四象坛弟子再次哗然,他们也听出了洪虚话中的意思。

        “天呐!段凌天师兄是杀了洪虚师兄的父亲,还是抢了洪虚师兄的妻子……竟然不惜让洪虚师兄以命换命找他报仇!”

        “是啊……也只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才能让洪虚师兄这般疯狂吧?”

        ……

        不少四象坛弟子面露惊容的说道。

        “刀王显身!”

        在和段凌天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洪虚陡然暴喝一声,再次施展出他的中级攻击神通‘刀王显身’。

        顿时,在他的身体周围,一尊宛如巍峨巨山般的‘刀王幻身’出现。

        这尊刀王幻身,比之洪虚先前凝聚出来的刀王幻身,大了不止一倍!

        且这尊刀王幻身和他手上的巨刀散出来的气息,也比之前那尊刀王幻身的气息可怕得多……二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见此,段凌天不由脸色大变。

        这时,他也意识到:

        将一身实力提升到无限接近‘圣仙境’的洪虚,不只度过了他,甚至于在这攻击方面,也是已经完全碾压他现在所能施展出来的最强攻击。

        哪怕他领悟了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的第三境界,也不一定能在攻击上和现在的洪虚平分秋色!

        “鬼影千斩!”

        又是一声暴喝,洪虚手中的百纹圣刀,绽放出耀眼的光辉,旋即宛如一轮皎月,对着段凌天呼啸而来。

        同一时间,刀王幻身,也有了动作。

        学着洪虚挥出一刀,刀之所向,第一时间锁定了段凌天。

        在这一刻,刀芒所过之处,天地仿佛为之变色,日月无光。

        “不好!”

        被锁定的段凌天,眼看那一道仿佛能斩断一切的刀芒,分作上千道刀芒,交织成‘刀网’,向他袭来,只觉得一阵窒息。

        他的胸口,在这一刻,也仿佛被压上了一块巨石。

        难受!

        太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