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65章 弟 谁教训谁

第1965章 弟 谁教训谁

        “你……让我在三个呼吸的时间内,滚……滚出你的视线?”

        听到段凌天落地有声的威胁,牛空跟其他四象坛弟子一样愣了一下,当他回过神来,却又是好像见了鬼一般看着段凌天。

        这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所以,才会开口确认。

        哗!

        同一时间,其他四象坛弟子也都回过神来,一阵哗然,也像见了鬼一般看着段凌天。

        “我没听错吧?这个新弟子,在威胁牛空师兄?”

        “他……竟然让牛空滚出他的视线?”

        “他疯了不成?”

        ……

        围观的一群四象坛弟子回过神来以后,也是一阵阵议论纷纷,都觉得眼前的这个新弟子实在是太嚣张了!

        而在四象坛第一矿区‘刑罚区’,嚣张的人,除非有实力,否则都不会好过。

        眼前的这个新弟子,他们怎么看都不觉得像是有实力的样子。

        至少,没看出这个新弟子比牛空强。

        听到周围一群四象坛弟子的议论,牛空顿时也是意识到自己没有听错,眼前的新弟子刚才确实在威胁他。

        “小子,你找死!”

        顿时,牛空火冒三丈,双眸燃起熊熊怒火,身上圣力暴涨,宛如怒龙咆哮,呼之欲出!

        “我给过你机会……”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声音,再次淡淡的响起,到得后来,声音中骤然转冷,“三个呼吸的时间,已经到了!”

        嗖!嗖!

        段凌天话音刚落,早就蓄势待的太阳圣力,也是瞬间自他的背后喷射而出,化作一双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翅膀,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震撼。

        下一刻。

        翅膀猛然一扇!

        轰!轰!轰!轰!轰!

        ……

        骤然之间,一道道宛如炸雷般的气爆声响起,却是段凌天背后的一双‘金乌之翅’一扇之下引出了非常夸张的动静。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也是惊得在场不少四象坛弟子心里一颤。

        嗖!

        几乎在同一时间,施展出高级身法神通‘金乌之翅’的段凌天,也是宛如化作了一颗出膛的炮弹,以快得离谱且夸张的度掠冲向牛空。

        “不好!”

        几乎在段凌天施展出身法神通,并且冲杀过来的一瞬之间,牛空也是反应了过来,心里一颤的同时,脸色骤然大变。

        现在,他也是终于意识到。

        眼前的这个新弟子,之所以敢在他的面前这么嚣张,是真有实力,而非不自量力!

        因为体内的圣力早就蓄势待,所以牛空也是第一时间催动圣力,施展他的身法武学招式,想要躲开正面掠冲而来的段凌天。

        牛空,虽然一身修为已经突破到‘地圣境巅峰’,但他却还没有掌握任何一门中级以上的身法神通。

        想想也是。

        如果他掌握了中级以上的身法神通,以他地圣境巅峰的修为,想要在这刑罚区得到‘特大号箩筐’,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又何需抢段凌天一个新弟子的!

        ”你的度,太慢。”

        淡然的话语,自段凌天口中传出,令得牛空心里一颤。

        下一刻。

        在牛空想要躲闪的时候,雷光电闪之间,段凌天背后的一双‘金乌之翅’再次猛然一扇,顿时他的度又提升了一个层次。

        刹那之间,段凌天已是到了牛空的身边。

        轰!!

        轻描淡写的一掌,蕴含着浩瀚的太阳圣力,骤然拍出,金芒大涨的同时,也是将牛空笼罩。

        虽然,牛空仓促间也施展了一门防御武学招式,但因为准备不够充分,所以也是破绽百出,被段凌天掌上的太阳圣力摧枯拉朽般碾压。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牛空身体一颤,倒飞而出,狠狠的摔在地上,一路擦地而出,去势不减。

        在被段凌天一掌拍飞出去的同时,牛空的口中也是不停的喷出一口口淤血。

        血染一地,触目惊心!

        这一幕,顿时也是让围观的一群四象坛弟子脸色大变,纷纷忍不住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牛空,地圣境巅峰武修,在眼前这个新弟子的面前,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只一个照面,便被重伤!

        “我给你一个机会……三个呼吸的时间内,滚出我的视线!”

        “否则,后果自负!”

        眼前这个新弟子刚才针对牛空的威胁话语,又一次在不少四象坛弟子的耳边回荡。

        虽然是一样的话,但他们先后的感触却又是全然不同。

        在冲突开始之前,他们都觉得这个新弟子过于嚣张,且不自量力。

        而现在,眼看这个新弟子一个照面重伤牛空,他们也是意识到,这个新弟子并非不自量力,而是真有实力!

        “这是四象坛哪一坛犯了错被驱逐到第一矿区‘刑罚区’来的弟子?”

        片刻,当在场一群四象坛弟子的目光重新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他们的心里又是忍不住兴起了疑惑。

        从这个新弟子的实力来看,绝对是‘天圣境’那一层次的!

        天圣境弟子,在四象坛各坛之中,都不是碌碌无名之辈。

        然而,在场的四象坛弟子,虽然来自于四象坛各坛,但此刻却都是面面相觑,都不认识眼前的这个新弟子。

        “难道是刚进拜火教没多久,便犯错被驱逐到第一矿区的新弟子?”

        一时间,不少四象坛弟子暗自猜测。

        “就这点实力,也妄想抢我的东西?”

        段凌天冷冷的扫了狼狈的摔在暗处的牛空一眼,冰冷的目光,吓得牛空脸色大变,连声道歉:“牛空刚才有眼不识泰山,还让师兄恕罪!”

        之所以道歉,也是牛空担心段凌天又对他出手。

        虽然,拜火教中不允许同门相残,但只要不弄残、杀死同门,一般却又是不会有什么事,因为那样并不违反拜火教的‘教规’。

        “你刚才不是说要好好教训我一顿吗?”

        眼见牛空认怂了,段凌天的脸上的怒气也消了不少,淡淡的反问道。

        “不敢!牛空不敢!”

        牛空连忙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段凌天,深怕段凌天一气之下再对他出手。

        “哼!”

        冷哼一声以后,段凌天也没再和牛空计较,径自顺着通道往地底深处行去。

        在得知了特大号箩筐在四象坛第一矿区‘刑罚区’代表的意义以后,对于牛空想要抢他的特大号箩筐,段凌天也觉得无可厚非。

        不过,牛空倒霉就倒霉在实力不如他。

        否则,他的特大号箩筐,如今已是牛空的囊中之物!

        毕竟,牛空自始至终都只是想抢他的特大号箩筐,并没有对他兴起杀意,而抢箩筐这在‘刑罚区’也是非常普遍的事,所以段凌天也就没有继续和牛空计较。

        刚才,段凌天还在的时候,周围的一群四象坛弟子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现在,眼见段凌天的背影渐行渐远,他们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是忍不住议论纷纷:

        “他到底是谁?他的实力,肯定是‘天圣境强者’无疑!我是白虎坛弟子,在我被驱逐到第一矿区来之前,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白虎坛有这么一号人物。”

        “我是青龙坛弟子,我也没有听说过我们青龙坛有这么一号人物。”

        “我来自朱雀坛,也没听说过我们朱雀坛有这么一位天圣境弟子。”

        “我是从玄武坛过来的,我也跟你们一样,认不出他来。”

        ……

        一群四象坛弟子议论纷纷,言语之间,都对段凌天的‘身份’充满了疑惑。

        “刚才他背后出现的那一双宛如燃烧着火焰的翅膀……应该是一门非常强大的身法神通!”

        很快,有一个四象坛弟子的注意力转移到段凌天先前施展的高级身法神通‘金乌之翅’上面,语气间充满了惊讶。

        “那种身法神通,我从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不过,感觉却是不弱于我们朱雀坛的镇坛身法神通,且‘视觉效果’远比我们朱雀坛的镇坛身法神通强!”

        “是啊。他施展的那门身法神通,太强了!那一双有力的翅膀,就好像真的是从他的身上长出来的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感。”

        “我也有这种感觉。”

        ……

        一群四象坛弟子言语之间,都惊叹于段凌天刚才施展的身法神通。

        “我想起来了!”

        突然之间,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压过了在场所有人的议论声,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开口之人,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四象坛弟子。

        他看起来贼头贼脑,小眼睛不停的乱转,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你们难道都忘了吗?”

        眼看众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这个四象坛弟子有些激动的说道:“有一个玄武坛弟子,正好这几天要被驱逐到我们第一矿区‘刑罚区’来……前段时间,我们不是都在讨论他吗?”

        “还有……那个玄武坛弟子掌握的三门高级身法神通之中,不是也有一门背后长翅膀的高级身法神通吗?”

        听到这个四象坛弟子的话,在场的一群四象坛弟子,瞳孔纷纷一缩。

        嘶!嘶!嘶!嘶!嘶!

        ……

        紧跟着,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又是席卷这地底矿洞通道,落地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