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57章 圣地执法堂来人

第1957章 圣地执法堂来人

        “还是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看来,还是要亲眼目睹旁人施展‘玄武护体’,我才能在短时间内将之参悟成功,并且顺利将之掌握!”

        七宝玲珑塔第四层里面,三天的时间转眼过去,段凌天睁开双眼的同时,也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过,拜火教中,成功将‘玄武护体’参悟成功,并且将之掌握之人,却是不过十人……在我们玄武坛,好像更是只有坛主一人掌握了‘玄武护体’!”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道。

        玄武坛坛主,也是拜火教中的‘金焰长老’,据说还是《极圣榜》排名前五十的强者!

        “段凌天!”

        就在段凌天想着如何才能看到玄武坛坛主施展神通‘玄武护体’的时候,一道洪亮的声音没有任何征兆的传来。

        声音极具穿透力,穿过乙字房,穿过七宝玲珑塔,清晰的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谁在喊我?”

        听到声音,段凌天不由面露疑惑之色。

        他可以肯定,这声音他并不熟悉,以前也从未听过。

        声音苍老,可以听出在外面叫他之人,是一个老人。

        “我乃玄武坛银焰长老,孟津!”

        来人叫了段凌天一声以后,便又开始自我介绍,似乎深怕段凌天不理会他一般。

        “孟津?”

        段凌天想了一下,却又现自己好像听过这个名字,正是玄武坛的五个银焰长老之一。

        在李安、郭雄和滕山三人的衬托下,孟津却是没有什么存在感,以至于段凌天要仔细想一下,才能想起他。

        离开七宝玲珑塔,并且将之收起以后,段凌天推门而出,离开了‘乙字房’。

        刚出乙字房,段凌天便察觉到了两道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其中一道目光还好,另外一道目光,却俨然充满了敌意。

        段凌天顺着目光看了过去。

        只一眼,便看到了两道一前一后立在不远处空中的身影。

        前面是一个老人,身穿玄武坛银焰长老的专有服饰,身材非常健壮,要是不看脖子以上的部分,却又是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年迈老人。

        而老人身后站着的那人,对于段凌天而言,却又是并不陌生。

        正是两个月前,和他一战,被他击败,并且败被他夺走‘乙字房’的玄武坛弟子,好像是叫‘张继’。

        至于老人,显然就是刚才叫他的那个银焰长老,孟津。

        “孟津长老,你找我有事?”

        段凌天看向老人,好奇问道。

        “你,随我走一趟。”

        孟津淡淡的扫了段凌天一眼,说道。

        话音刚落,便动身往玄武坛弟子住处之外行去,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段凌天会不跟上一般。

        “恭送师尊!”

        段凌天还没有动身,便又听到立在不远处空中的张继恭敬对着离去的孟津行礼,言语之间,谦恭无比。

        “孟津长老……是张继的师尊?”

        见此,段凌天顿时也是不由有些惊讶。

        刚才,虽然看到张继在那个孟津长老的身边,但他只以为张继是被孟津长老抓来问他的住处的……却没想到,那个孟津长老,正是张继的师尊!

        不过,哪怕知道了孟津是张继的师尊,段凌天也还是跟了上去。

        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担心孟津会对他做什么。

        “段凌天跟孟津长老走了!”

        “孟津长老好像是来找段凌天的……他是想要为两个月前的事,为他的亲传弟子‘张继’出头,找段凌天报仇吗?”

        “你觉得可能吗?那可是两个月前的事……孟津长老要是想要为张继出头,给张继报仇,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今日?”

        “说得也是。”

        ……

        正好看到段凌天跟着孟津离开的一群玄武坛弟子,也是不由得议论纷纷。

        三言两语,始终不离段凌天左右。

        “反正段凌天师兄肯定不会吃亏……两个月前,他在朱雀坛杀了两人,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也不过是被罚去我们四象坛的‘第一矿区’服役十年!那可是杀了同门,并非犯了小错。”

        “不是说是朱雀坛的那两人作死,想要杀死段凌天,所以被段凌天反杀吗?段凌天的行为,纯属自卫,所以才会受到如此轻罚。”

        “事实并非如此!我有一个朋友,是朱雀坛弟子,且他亲眼目睹了当日所生的一切……据他所说,那两个朱雀坛弟子,确实有一人率先攻击段凌天,但那人却未必想杀段凌天,十之**是想要教训段凌天一顿,为我们玄武坛的李安长老出气!”

        “朱雀坛弟子,为李安长老出气?你确定你没说错?”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个朱雀坛弟子,据说是李安长老膝下亲传大弟子的亲传弟子,是李安长老的徒孙!他为自己师祖出气,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且不提李安长老的这个主动对段凌天出手的徒孙,是否想杀死段凌天……另外一个朱雀坛弟子,据说却是根本没动手,却还是被段凌天杀了!在当时在场的朱雀坛弟子看来,段凌天就是在故意杀人……可后来我们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作出的裁决,却只让段凌天去矿区服役十年。”

        “郭雄长老的裁决,朱雀坛的那位执法长老难道就没意见?”

        “据说,针对段凌天的裁决,就是郭雄长老和朱雀坛的那位执法长老一起商量的结果。”

        ……

        一群玄武坛弟子言语之间,更是将话题引到了两个月前,段凌天在朱雀坛闹出来的那件事上面。

        那件事,如今也已经传遍了四象坛。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四象坛弟子质疑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作出的裁决,但却都没什么用。

        正所谓‘人微言轻’!

        久而久之,越来越少人讨论这件事。

        但在不少四象坛弟子的内心深处,却都是在怀疑:

        段凌天,有后台,有背景!

        要不然,又怎么可能故意杀人而不用偿命!

        另外一边,段凌天跟上玄武坛五大银焰长老之一的‘孟津’以后,也是忍不住问道:“孟津长老,你这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去了你就知道了。”

        孟津淡淡说道。

        然而,听到孟津这话,段凌天却是顿住了身形,皱眉说道:“孟津长老,你如果不说清楚,别怪我不配合……谁知道你是不是因为我在两个月前伤了你的弟子,所以想要找我报仇呢?”

        “找你报仇?”

        听到段凌天的话,孟津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你们小辈之间的争斗,我一个老家伙还不至于不要脸面的去干预!再说,你能伤他,对他而言也是一种磨砺……我高兴还来不及,为何要找你报仇?”

        孟津一番话,说得坦坦荡荡,让段凌天不得不信服。

        “罢了,现在就你我二人,告诉你也无妨!”

        片刻,孟津又道:“我这次来找你,是圣地执法堂来的银焰长老‘钱长老’的命令!”

        “圣地执法堂?银焰长老‘钱长老’?”

        段凌天双眼眯起,问道:“孟津长老,你可知钱长老找我所为何事?”

        这一刻,段凌天的心也不由得悬了起来。

        难道李安真的推翻了郭雄长老两个月前对他作出的‘裁决’?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又被他压下。

        因为他觉得不可能!

        以他展现出来的天赋灵根品级,哪怕是圣地执法堂,也会选择保他。

        “可如果不是郭雄长老的裁决被推翻……那圣地执法堂的银焰长老来玄武坛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对此,段凌天百思不得其解。

        “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不过,和他一起来的,还有‘魏赫’。”

        孟津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说道。

        段凌天再次跟上,“魏赫?”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魏赫,便是我们玄武坛李安长老的亲传大弟子……也是两个月前,你杀死的那个朱雀坛弟子‘袁洪’的师尊!”

        孟津又道。

        袁洪的师尊?

        段凌天皱眉,脸上的疑惑愈增。

        在孟津的带领下,段凌天来到了玄武坛北边一座偏僻的宫殿里面,这座宫殿坐落在山林之中,非常不起眼。

        要不是有孟津带路,段凌天未必找得到这里。

        宫殿已经有些破旧,但整体还算干净。

        紧随在孟津的身后,走进宫殿正殿,只一眼,段凌天便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熟悉的身影,也是正殿里面立着的三道身影中的其中一道身影,赫然正是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

        “郭雄长老,你怎么也在?”

        见到郭雄,段凌天忍不住传音询问道。

        “有人控告我以权谋私,谎报你的天赋灵根品级,为你开脱罪名!”

        郭雄传音回应道。

        “什么?!”

        听到郭雄的话,段凌天忍不住一怔。

        紧接着,当他的目光落在那个目光阴冷的盯着他的中年男子身上的时候,也是隐隐猜到了什么,“他就是‘魏赫’?就是他,控告郭雄长老以权谋私,谎报我的天赋灵根品级,为我开脱罪名?”

        “谎报天赋灵根品级?看来,李安不信我的天赋灵根是‘青色灵根’!”

        这一点,段凌天不难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