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51章 拜火教的‘潜规则’

第1951章 拜火教的‘潜规则’

        终于,十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了。

        而段凌天手上握着的两颗灵珠,也开始闪烁起青色的光华,仿佛在向周围的人诉说着什么。

        “真是‘青色灵根’!”

        伍毅的瞳孔陡然一缩。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是不信段凌天的天赋灵根是‘青色灵根’的。

        因为玄武坛那边早就传来消息,说段凌天的天赋灵根只是‘黄色灵根’。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又是让他不得不信!

        “青色灵根!”

        看到段凌天手上两颗灵珠的‘反应’,郭雄一时也有些失神。

        失神过后,便是暗骂当初给段凌天测试天赋灵根的两个玄武坛铜焰长老,竟然将一个身负‘青色灵根’的武道天才,硬生生测试成身负‘黄色灵根’的庸才!

        这不只是在坑害武道天才,更是在将武道天才往拜火教外面推!

        “段凌天……要不然你干脆拜我为师,然后到朱雀坛来,如何?”

        伍毅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小眼睛眯起,泛起希翼的光泽,脸上的肥肉随之舒展开来,露出他自以为温和的笑容。

        现在的他,似乎完全忘记了先前和段凌天之间的不愉快。

        一开口,便想让段凌天拜他为师!

        身负‘青色灵根’的武道天才,在拜火教中,向来都是银焰长老们抢破了头想要收之为徒的存在。

        伍毅身为朱雀坛的银焰长老,自然也不例外。

        “你在玄武坛并没有什么好的……而且你得罪了那个瑕疵必报的李安,继续留在玄武坛,只是给你自己添堵!只要你愿意拜我为师,我立马去请求我们朱雀坛的坛主大人,让他去找你们玄武坛坛主交涉,将你从玄武坛要过来!”

        说到后来,伍毅的语气都多了几分急切。

        “放屁!”

        就在段凌天有些为难,刚想开口拒绝的时候,郭雄第一时间看向伍毅,并且骂了一声,“段凌天是我们玄武坛的武道天才,你伍毅当着我郭雄的面挖墙脚,真当我郭雄是‘死人’?”

        “郭雄,话不能这么说。”

        听到郭雄的话,伍毅顿时也是有些不高兴,板着一张胖脸说道:“现如今,段凌天在你们玄武坛的处境,四象坛中谁人不知?”

        “如果让段凌天继续留在你们玄武坛,没准什么时候就被李安害死了……李安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可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

        “过去,在他的眼里,段凌天不过是一个身负‘黄色灵根’的庸才,慢慢解决也没什么……可如果让他知道段凌天身负‘青色灵根’,他肯定会不择手段对付段凌天!”

        这,也正是郭雄凝出火焰领域,阻挡外面一群人视线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如果让李安知道段凌天身负‘青色灵根’,这个武道天才,怕是要夭折在李安的手里。

        “所以,我觉得段凌天到朱雀坛来是最好的选择……待在玄武坛,太过于危险!毕竟,他身负‘青色灵根’之事,李安迟早也会知道。”

        伍毅一口气说完。

        听到伍毅的话,郭雄的脸色风云变幻。

        “郭雄长老,我知道你也想收段凌天为亲传弟子。但你之所以没有开口,也是因为你不觉得你能保住被李安盯上的段凌天!放手吧,让段凌天到我们朱雀坛来……李安,还不敢在我们朱雀坛放肆!”

        伍毅进一步劝道。

        “哼!”

        郭雄冷哼一声,“虽然,我确实不觉得自己能保住段凌天……但在我们玄武坛,却未必没人能保住他!”

        “你……”

        听到李安这话,伍毅瞳孔微微一缩,继而面露惊骇的问道:“你是打算将段凌天举荐给你们玄武坛的那位坛主大人?”

        “不错。”

        郭雄点头。

        “郭雄长老!”

        看到郭雄一本正经的点头,伍毅顿时急了,他可不想煮熟了的鸭子飞了,“你就看在我一把年纪,膝下还没有一个像样的亲传弟子的份上,将段凌天让给我吧……你这份人情,我伍毅一定记着!一定记着!!”

        段凌天立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一阵无语。

        这个伍毅,自始至终,似乎都没问过他的意见吧?

        被伍毅缠得有些烦的郭雄,眼角的余光也是看到了段凌天无语的脸色,一时目光亮起,说道:“伍毅长老,你跟我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要是段凌天本人不愿意留在朱雀坛,你难道还能将他绑在这里?依我看,你还是先问问他的意见,然后再来劝我……现在,你却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郭雄一下子就将伍毅这个‘麻烦’甩给了段凌天。

        眼看伍毅看了过来,段凌天第一时间表态,面露歉然的说道:“伍毅长老,抱歉……我想留在玄武坛参悟玄武坛的镇坛神通‘玄武护体’!”

        玄武护体,是他留在玄武坛的唯一追求!

        现在,他就差一门高级防御神通。

        而作为拜火教第一防御神通的‘玄武护体’,无疑是拜火教中最适合他的防御神通。

        “我倒是忘了,段凌天你在掌握神通方面,也是非常有天赋!现如今,都已经掌握了三门‘高级神通’。”

        听到段凌天这话,还没等伍毅开口,郭雄已经先一步开口了。

        继而看向伍毅,笑道:“伍毅长老,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朱雀坛的镇坛神通……似乎还没有段凌天掌握的那门‘高级身法神通’强!所以,你还是死心吧。段凌天,不会留在你们朱雀坛。”

        伍毅的胖脸有些僵硬,当他的目光触及段凌天坚定的目光时,顿时也是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

        最后,伍毅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好像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伍毅长老,当务之急,是先解决段凌天的这件事!”

        突然,郭雄面色一正,对伍毅说道。

        伍毅闻言,也是一个激灵,回过神来,面色也凝重了起来,“段凌天,既然身负‘青色灵根’……那么,按照我们拜火教的‘潜规则’,他所犯的这点过错,倒也没什么!”

        “不过,表面上的惩罚,还是要有的……否则难以服众!”

        伍毅和郭雄对视一眼,很快达成了共识。

        “潜规则?”

        听到伍毅的话,段凌天的嘴角也是不易察觉的抽搐了一下。

        虽然,他知道在他展现出‘青色灵根’天赋以后,就他杀死袁家兄弟一事,惜才若渴的拜火教不会真的让他以命换命。

        不过,在此之前,他却是并不知道,这在拜火教被称之为‘潜规则’!

        火焰领域之外。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安心中的不安愈的强烈,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还没结束?”

        “我怎么觉得有点古怪……按理说,如果两位执法长老是要处死段凌天,根本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不会是生什么变故了吧?”

        “变故?能有什么变故!”

        ……

        不少朱雀坛弟子也现了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他们又说不上来。

        “凌天师弟……”

        古力的目光深处,俨然升起了一丝丝希望的光泽。

        哗!!

        终于,众目睽睽之下,遮挡众人视线的‘火焰领域’,被朱雀坛执法长老‘伍毅’收了起来。

        火焰领域被收起来以后,三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

        当看到他们本以为已经被处死的段凌天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一群朱雀坛弟子又都懵了。

        敢情,刚才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两位执法长老并没有处死段凌天?

        既然没有处死段凌天,那他们刚才在干什么?

        不少朱雀坛弟子的心里,疑窦丛生。

        “伍毅长老,郭雄长老……你们刚才在干什么?”

        李安眼中精光闪烁,看向两个执法长老,沉声问道。

        然而,他的声音虽然不小,但不管是伍毅,还是郭雄,却是根本没有搭理他,让得李安的脸色难看至极。

        “凌天师弟,你……”

        与此同时,古力忍不住传音给段凌天,眼前的一切,让他看不透。

        “古力师兄,接下来你好好看着就行了。”

        段凌天打断古力的传音,语气淡然,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古力闻言,顿时也是暗自点头,同时第一时间看向玄武坛的执法长老‘郭雄’。

        今日,有关段凌天的‘裁决’,是由这个郭雄长老判定。

        “咳咳……”

        然而,就在大多数人的目光落在郭雄身上的时候,朱雀坛的执法长老‘伍毅’清了一下嗓子。

        成功吸引众人的目光以后,伍毅朗声说道:“经由本长老再三确认,段凌天杀死袁家兄弟二人,确实都是自卫反击!”

        杀死袁家兄弟二人,都是自卫反击?

        古力傻眼了。

        一群朱雀坛弟子也傻眼了。

        “不过,在明知可以留手的情况下,他还下狠手杀了袁邝……如此作为,相当之不可取!现在,由郭雄长老针对段凌天犯下的罪行,作出最后的‘裁决’!”

        伍毅继续说道。

        听到伍毅前面那句话的时候,李安的脸色就已经变了,以至于后面这句话被他直接无视。

        不详的预感,终究是应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