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45章 袁洪之死

第1945章 袁洪之死

        “不可能!”

        听到有人说段凌天可能掌握了‘高级攻击神通’,顿时就有一个朱雀坛弟子开口否决道:

        “段凌天的身法神通,可以确认是‘高级神通’……他的辅助神通,能让他的力量提升到如此地步,十之**也是‘高级神通’!”

        “他能掌握两门‘高级神通’,已经算是运气不错,非常难得……你们竟然说他可能掌握了第三门‘高级神通’?你们想多了吧?真当高级神通是菜市场里面的‘大白菜’,说有多少就有多少?”

        这个朱雀坛弟子说到后来,言辞也有些激烈。

        这个朱雀坛弟子话音刚落,便得到了不少朱雀坛弟子的认同,“不错!这个段凌天不可能掌握了第三门‘高级神通’!”

        “高级神通可不是想掌握多少就能掌握多少的……别人且不说,就说袁洪师兄,一身修为早已突破到‘天圣境初期’,可却至今未能掌握哪怕只是一门‘高级神通’。”

        “这个段凌天,要败了!”

        “若是败了,那他可就惨了……也许,袁洪师兄因为教规,不会将他弄残、弄死,却也肯定会折磨得他生不如死!”

        “看来,袁洪师兄这次是打算为他师祖出气,讨他那位师尊的欢心!”

        “可怜的段凌天,成了袁洪讨他师尊欢心的‘道具’。”

        ……

        听一群朱雀坛弟子话中的意思,明显都觉得段凌天马上要败在袁洪的手里,并且要受尽袁洪的羞辱、折磨,乃至生不如死!

        那一小部分觉得段凌天可能掌握了‘高级攻击神通’的朱雀坛弟子,在听到其他同门的话以后,绝大多数转移了立场,却也有一小部分人还在坚持内心的想法。

        当然,他们现在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若是说出来,肯定会遭到其他朱雀坛弟子唇枪舌剑的围攻。

        眼见袁洪一拳将段凌天轰飞了出去,袁邝放下心来的同时,也是不忘看向手里提着的古力,面露蔑视的不屑道:“古力,看到了吗?这段凌天的度比我哥快又如何?正面交手,哪怕他手里有‘百纹圣器’,也一样不是我哥的对手!”

        古力面色凝重,远远看着段凌天,目露担忧之色。

        “凌天师弟,趁着你‘辅助神通’的效果还没有过去,施展你的高级身法神通离开‘朱雀坛’吧!别再回来!至少,在拥有过袁洪的实力之前,不要再到朱雀坛来。”

        与此同时,古力急忙传音给段凌天,催促段凌天。

        然而,他的传音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段凌天就好像压根没听到一般。

        顿时,古力急着继续传音,但一样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凌天师弟在干什么?!”

        一时间,古力急得牙齿都快他自己咬碎了。

        轰!轰!轰!轰!轰!

        ……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身后的一双‘金乌之翅’猛然一扇,令得周围的空气被抽空,当空气再次席卷进入被抽空区域的同时,一阵阵炸雷般的气爆声随之响起。

        嗖!

        与此同时,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宛如化作了一支利箭,冲霄而起,转眼隐没在天际。

        看到这一幕,古力松了口气。

        只以为段凌天是听了他的话,准备离开朱雀坛。

        “想逃?!”

        袁洪冷冷一笑,随即也跟着踏空冲天而起,追向段凌天,同样隐没在天际,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走!上去看看!”

        与此同时,在场的一群朱雀坛弟子也准备跟着冲天而起,跟上去凑热闹。

        然而,他们身形刚刚有了动作,还没来得及冲天而起,便又顿足了身形,并且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向天际。

        准确的说,是天际悬挂的一团云雾。

        云雾之后,他们本以为已经逃走的段凌天出现了。

        不只如此。

        另外,在段凌天的手里,还提着一个人,仔细一看,可不就是袁洪?

        此时此刻,身上有着三个血洞在不断流血的袁洪,却又是昏死了过去,宛如一件货物般被段凌天提在了手里。

        之所以能看出袁洪只是昏死了过去,也是因为袁洪还在呼吸。

        在一片死寂的环境里,袁洪沉闷的呼吸声格外的响亮。

        段凌天伸手像提货物一般提着袁洪的一幕,对在场的朱雀坛弟子而言,却又是怎么看怎么熟悉。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朱雀坛弟子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的袁邝,以及袁邝手里提着的古力,目光随之变得有些古怪。

        无论他们怎么看,都觉得是段凌天在模仿袁洪。

        “这怎么可能?!”

        不过,更多人还是震撼于段凌天的实力。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段凌天的实力,俨然还要胜过袁洪……要不然,袁洪又岂会栽在他的手里?

        “哥!”

        而看到袁洪昏死过去,被段凌天像提货物一般提在手里的袁邝,面露不可思议的悲呼出声的同时,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流露出几分惊恐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段凌天的实力如此强大,竟然能制服他的哥哥‘袁洪’。

        “难道他真的还掌握了一门‘高级攻击神通’?”

        围观的一群朱雀坛弟子,在一阵窃窃私语之中,又是确认了一件事:

        段凌天,确实掌握了一门高级攻击神通!

        否则,段凌天根本不可能制服袁洪。

        “变态!竟然掌握了三门‘高级神通’!”

        “要知道,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地圣境武修。要是他的天赋灵根不是‘黄色灵根’,而是‘绿色灵根’以上的天赋灵根,他的前途必然不可限量!可惜了。”

        “确实可惜。身负‘黄色灵根’之人,十之**无法步入‘天圣境’,哪怕侥幸步入‘天圣境’,这一生也断然没有可能进一步突破到‘圣仙境’!而身负‘绿色灵根’之人,却又是有一定机会步入‘圣仙境’,成为我们拜火教中真正的强者!”

        “如果这个段凌天的一身修为能突破到‘圣仙境’,凭借他的那三门神通,一般的圣仙境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

        “可惜了,他只是身负‘黄色灵根’的庸才。”

        ……

        提起段凌天的天赋灵根‘黄色灵根’,在场的朱雀坛弟子都是纷纷摇头,都觉得非常可惜。

        一个掌握了三门‘高级神通’的存在,竟然只身负‘黄色灵根’。

        这样的存在,任何一个人,都会为之感到可惜。

        “松手!”

        段凌天提着昏死过去的袁洪踏空而落的同时,目光冷厉的扫向袁邝,陡然爆喝一声。

        而在出这一声爆喝的同时,段凌天左眼‘诡瞳’一闪,射出一道龙形的灵魂攻击,迅窜入袁邝的体内,狠狠的撞向他的灵魂,让得他的灵魂一阵颤抖。

        灵魂颤抖的同时,袁邝下意识的松开了抓着古力的手。

        袁邝一松手,古力自然是恢复了自由,再没人限制他体内的圣力。

        “凌天师弟!”

        恢复自由以后,古力并没有因为惊喜而失去理智,第一时间飞掠出,直到出现在段凌天的身边,他才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

        段凌天的真实修为,不过‘人圣境中期’。

        所以,以他现在的灵魂施展的灵魂攻击,根本不足以击溃袁邝的灵魂!

        袁邝,乃是货真价实的‘地圣境武修’,灵魂比他强多了。

        当然,段凌天施展灵魂攻击,并没有想过能杀死袁邝,只是想让袁邝在失神之下还古力自由而已。

        虽然知道袁邝不敢杀古力,但段凌天却是不愿意看着古力被袁邝控制在手里,那对他而言非常之‘被动’,而他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被动’的感觉。

        片刻,袁邝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以后,他也是现手里的古力不见了,顿时又是脸色一变。

        深吸一口气,袁邝看向段凌天,冷声说道:“段凌天,放了我哥!”

        “放了你哥?我为什么要放?”

        段凌天淡然一笑,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邪异,让袁邝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不放你又能如何?难道你还敢杀了我哥?”

        袁邝沉声说。

        “还真被你说对了……我,就是要杀了你哥!”

        段凌天冷笑。

        “杀了我哥,你也活不了!”

        听到段凌天的话,袁邝瞳孔一缩的同时,冷喝道:“别忘了我们拜火教的教规!”

        咔嚓!!

        而就在袁邝口中‘教规’二字刚刚脱口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却是段凌天抬手之间扭断了袁洪的脖子。

        咻!咻!

        扭断袁洪脖子的同时,段凌天不忘补上两剑。

        一剑,击溃袁洪的灵魂。

        另外一剑,穿透袁洪的心脏。

        此时此刻,哪怕是神仙下凡,也是断然不可能救活袁洪,因为袁洪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而在袁洪被杀死的一瞬之间,现场陷入了一片死寂。

        在场的一群朱雀坛弟子目瞪口呆,他们都没想到段凌天敢无视拜火教的‘教规’杀人。

        片刻,面色苍白、目露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的袁邝率先回过神来,像见了鬼一般看着段凌天,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竟然敢杀了我哥?”

        “你……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说到后来,袁邝语气悲愤的冷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