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37章 你,自裁吧!

第1937章 你,自裁吧!

        “老朋友……小武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面对风尘仆仆而来的‘杨冲’,还没等杨冲开口打招呼,李安先一步开口道歉,面露愧疚之色。

        杨冲,是一个身材高大、容貌普通的老人,白白眉,立在那里,宛如一尊铁塔。

        面对李安的道歉,杨冲摇了摇头,“你的难处,我能理解。换作我是你,我也会做出和你一样的选择……所以,小武之死,我不怪你。”

        当日的情景,他已经从跟在他儿身边的那个‘老奴’口中得知,所以也可以理解李安的选择。

        如果当时李安插手,事情必然会闹大。

        事关拜火教的名声,拜火教那些高层势十之**会选择舍弃李安,以保全拜火教的名声。

        到时,李安十之**会被逐出‘拜火教’!

        所以,他可以理解李安当时的见死不救。

        “你放心,小武的仇,我一定会帮他报!”

        面对杨冲的善解人意,李安心里愧疚更增,目光随之冷下,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带我去见见杀死我儿的那人。”

        然而,杨冲却好像并不在意李安信誓旦旦的保证,他看向李安,淡淡说道。

        “嗯。”

        听杨冲说要去段凌天,李安并不意外,第一时间便在前面带路。

        路上,眼见杨冲沉默寡言,李安也知道,杨冲虽然嘴上说不怪他,其实心里肯定还是或多或少怪他的。

        不过,这很正常,他也不在意。

        “那个段凌天,十天前将我准备收归膝下的一个亲传弟子杀死了……他不死,我寝食难安!”

        突然,李安沉声开口,眼中杀机迸射。

        而李安之所以提起这件事,除了确实恨段凌天以外,也是为了打破他和杨冲之间沉寂的气氛。

        “你准备收归膝下的亲传弟子?”

        果然,听到李安的话,杨冲第一时间看了过来,看向李安的同时,面露讶异之色。

        据他所知,李安的眼光非常高。

        膝下三个亲传弟子,全是身负‘青色灵根’的武道天才。

        “是。”

        李安点头,同时跟杨冲提起了‘顾春’,然后提到了顾春的堂哥‘顾龙’,以及顾龙被段凌天杀死一事。

        说到后来,眼中凶光四射,身上杀意凛然而森冷,弥漫开来之时,仿佛让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我现在更加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敢将你这个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得罪到这等地步!”

        不得不说,李安的‘诉苦’,也让杨冲的心态平衡了许多。

        原来,死的那人手中的不只是他的儿子,还有李安梦寐以求的身负‘青色灵根’的亲传弟子!

        这一刻,面对李安,杨冲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心里仅有的一丝不满荡然无存。

        “听说了吗?那个新来的‘段凌天’,继十日前杀死顾龙以后,今天又大出风头了!”

        李安和杨冲一起经过玄武坛中心祭坛的时候,突然听到下方空中一个玄武坛弟子的高呼声。

        因为李安两人是在高空云雾之上御空而行,所以下方祭坛周围的人也是没有现他们……否则,祭坛周围的玄武坛弟子早就主动上前来跟李安打招呼了。

        “段凌天?”

        听到‘段凌天’的名字,李安和杨冲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竖起耳朵听着下方玄武坛弟子的对话。

        “你说的是今天段凌天争夺‘乙字房’,强势击败张继师兄的那件事?”

        “不错!看来你也听说了。”

        “能没听说吗?现在,只要是没有闭死关,以及没有离开玄武坛的玄武坛弟子,怕是没几人不知道这个消息吧?”

        “说起来,那个段凌天,还真是彪悍!竟然连张继都能击败。”

        ……

        两个玄武坛弟子的对话,一五一十的传入了李安和杨冲的耳中。

        乙字房?

        杨冲瞳孔陡然一缩。

        他虽然不是拜火教的人,但因为和李安是至交好友,所以过去也是从李安口中得知过玄武坛弟子住处的一些情况。

        据他所知,乙字房里面居住的人,都是‘天圣境’以上的玄武坛弟子!

        “李安,你刚才不是说,段凌天十天前展现出来的实力,不过堪比‘地圣境巅峰武修’中的佼佼者……怎么这才十天过去,他都能争夺玄武坛弟子住处的乙字房了?”

        杨冲皱眉看向李安,问道。

        片刻,还没等李安回应,他又继续说道:“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玄武坛弟子住处中的乙字房,乃是天圣境弟子的自留地!他们说的那个‘张继’,是住在乙字房的天圣境弟子?”

        杨冲话音落下以后,李安却是没有回应。

        紧接着,杨冲骇然的现,原本还有些呆滞的李安,瞬息脸色大变,面露不可思议之色,眼中闪烁着难以置信的光泽。

        “怎么?”

        见此,杨冲忍不住问道。

        “张继,乃是我们玄武坛一位银焰长老的亲传弟子,是我们玄武坛天圣境初期弟子中的佼佼者,一身修为之强,距离‘天圣境中期’也不过一步之遥!”

        李安面色凝重的说道。

        “玄武坛天圣境初期弟子中的佼佼者?这样的存在,竟然败在了段凌天的手中?”

        杨冲被吓到了。

        然而,更加吓人的还在后面!

        “听说张继师兄和段凌天一战,最后更是施展出了高级攻击神通‘拳破山河’……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败了!”

        当听到有个玄武坛弟子说出这一句话,李安的瞳孔顿时也是再次一缩,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怎么可能?!”

        下一刻,李安忍不住低呼出声。

        “掌握了高级攻击神通,还是败在段凌天的手中?”

        杨冲的脸色也凝重起来,继而喃喃说道:“看来……哪怕是十天前和顾龙一战,那个段凌天也未必尽了全力!”

        紧接着,李安和杨冲进一步得知了今日段凌天和张继一战的情况,连一点细节都没有错过。

        后来,他们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骇然之色。

        段凌天,竟然掌握了三门‘高级神通’?

        另外,段凌天掌握的那门‘高级辅助神通’,更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吞掉了张继的攻来的强大力量,继而以张继的力量,配合自身力量宣泄而出,一举重伤、击败张继!

        “那是什么辅助神通?”

        李安和杨冲对视一眼,又一次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骇然之色。

        很快,他们又从彼此的口中得知,他们以前都没听说过那种辅助神通。

        “好霸道的辅助神通!”

        杨冲沉声说道。

        “确实霸道!那个段凌天,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老天这般眷顾,不只参悟了三门高级神通,其中的这门辅助神通,更明显不是一般的高级神通……甚至可能是顶尖一流的高级神通!”

        李安说到后来,眼都红了,面露疯狂的嫉妒之色。

        玄武坛弟子住处。

        ‘乙字房’里面,恢复了一阵的段凌天,终是有力气站起。

        站起来以后,他第一时间进入了七宝玲珑塔第四层里面,打算借助里面缓慢的时间流尽快恢复一身太阳圣力。

        体内空虚的感觉,令得他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恢复以后,便闭关修炼,先将一身修为提升到‘人圣境巅峰’再说!”

        与此同时,段凌天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一个计划。

        至于‘地圣境’,段凌天暂时不敢想。

        现在的他,一身修为也不过刚突破到‘人圣境中期’而已。

        “段凌天!”

        段凌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体内的‘太阳圣力’刚刚恢复了约莫十分之一,外面便传来了一道冷漠的声音,彻底将他惊醒。

        “李安?”

        对段凌天而言,这道声音并不陌生,正是那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李安’的声音。

        “他来做什么?难不成,那个张继也和他还有什么关系?”

        段凌天皱了皱眉,随即还是离开了七宝玲珑塔。

        收起七宝玲珑塔以后,他推门走了出去,来到乙字房前的小院里面。

        走出乙字房的同一时间,段凌天清晰的察觉到了一道道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在这些目光中,尤以其中两道目光最是凌厉。

        这两道目光里面都充斥着凛然杀意,择人而噬!

        “他是谁?”

        段凌天的目光掠过李安,落在李安身旁的那个高大老人身上,眼中流露出几分疑惑。

        李安对他兴起杀意,他不奇怪。

        可这个老人,他可以无比肯定,他是第一次见。

        而且,老人身上并没有穿拜火教之人的专有服饰,十之**不是拜火教之人。

        段凌天想不通,他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个老人,让其对他兴起了如此杀意,仿佛恨不得直接出手将他杀之而后快!

        “你就是段凌天?”

        而就在这时,高大老人开口了,声音低沉无比,用近乎质问的语气询问道。

        “你是谁?”

        面对老人近乎质问的询问,段凌天反问道。

        “你……自裁吧!”

        众目睽睽之下,高大老人看着段凌天,不紧不慢开口,言语之间,满是毋庸置疑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