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25章 顾龙的凭借

第1925章 顾龙的凭借

        嗡!!

        刀鸣声凭空响起,却是顾龙在抽出背负的长刀以后,一刀对着段凌天当头落下,刀芒暴涨,宛如一轮皎月当空。

        下一刻,一道上百米的刀芒,直接锁定段凌天,并且以无匹的威势对着段凌天席卷而落。

        所过之处,空气仿佛都被抽空,只剩下刺耳的刀鸣声。

        唰!唰!唰!唰!唰!

        ……

        在场的玄武坛弟子纷纷色变,他们都没想到顾春的哥哥会这般大胆,直接对段凌天出手,完全无视拜火教的教规。

        他找死吗?

        雷光电闪之间,在场的玄武坛弟子心里下意识的冒出同一个念头。

        在拜火教残杀同门,那可是重罪!

        唰!

        此刻,又何止是在场的一群玄武坛弟子脸色大变,便是段凌天也忍不住色变。

        因为他也没想到顾春的哥哥会对他出手!

        而且,看对方的架势,明显是想要将他杀死!

        “金乌之翅!”

        面对破空而落,转眼到了他不远处的巨大刀芒,段凌天心里陡然爆喝一声,体内九十九条圣脉里面的太阳圣力迅运转了起来。

        太阳圣力,顺着九十九条圣脉转眼便覆盖段凌天的体表,凝聚出了一双宛如火焰构造而成的巨大翅膀。

        正是段凌天掌握的高级身法神通,金乌之翅!

        轰!!

        随着段凌天身后的一双金乌之翅猛然一拍,顿时也是让得虚空震荡,出一声炸雷般的巨响,令得那一片虚空几近抽空。

        嗖!

        同一时间,段凌天的身体宛如出膛炮弹般飞射出,几乎和那一道从天而落的巨大刀芒擦肩而过。

        刀芒的度,还有刀芒上蕴含的浩瀚圣力,令得段凌天一阵心有余悸的同时,也确认了一件事:

        顾春的这个哥哥,就算不是‘天圣境’层次的存在,必然也是‘地圣境巅峰’一流的存在。

        否则,单是随手掠出的一刀,绝不可能这般可怕!

        轰!!

        就在段凌天心有余悸,猜测顾春的哥哥的一身修为时,他的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轰塌了一般。

        正是他所居的那一处丙字房,被那一刀直接斩成了两半,轰然倒塌,掀起灰尘漫天。

        一切,只生在雷光电闪之间。

        包括顾龙出刀,到段凌天躲开顾龙的刀,再到段凌天所居的丙字房的轰塌。

        直到丙字房轰塌,在场的一群玄武坛弟子才纷纷回过神来。

        “出什么事了?”

        “生了什么事?'

        ……

        顾龙闹出来的动静,不可谓不大,惊得不少玄武坛弟子从各自的住处走出,一个个面露迷茫、疑惑之色。

        不过,他们出来以后,很快就从原先便在场的一群玄武坛弟子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顾春的哥哥?也是我们玄武坛弟子?”

        “见到段凌天,直接下杀手?无视我们拜火教的教规?”

        “他不怕死吗?要是他杀死了段凌天,按照我们拜火教的教规,他也必死无疑!”

        ……

        刚从各自住处出来的玄武坛弟子大惊失色,议论纷纷之时,三言两语不离拜火教的教规。

        顾春的哥哥无视拜火教教规,让他们感到震撼!

        “顾春的哥哥难道不怕死?”

        便是原来就在场的一群玄武坛弟子,这时也回过神来,再次看向顾春身边的‘顾龙’的时候,眼中充满了疑惑。

        无论怎么看,他们都看不出顾龙是那种悍不畏死之人!

        究竟是什么,让他敢于无视拜火教的教规?

        “难怪我堂弟奈何不了你……实力倒是不错!只可惜,在我‘顾龙’的面前,这点实力根本不值一提!刚才那一刀,不过是我随手挥出的一刀。”

        众目睽睽之下,顾龙双眸间射出冰冷的目光,继续锁定段凌天,冷声说道:“接下来,你可就没那么走运了!”

        “顾龙?”

        “他叫顾龙?以前听都没听说过!”

        “我们玄武坛,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号人物?”

        “刚才……他好像是一位铜焰长老亲自送过来的,那位铜焰长老对他似乎也非常客气。”

        “不会是今天刚来的新弟子吧?”

        ……

        一群玄武坛弟子窃窃私语的同时,目光也再次落在顾龙的身上。

        其中一些人,已经面色凝重的猜测道:“这个顾龙,如果真的是今天刚到我们拜火教来的……那么,他岂不是拥有‘青色灵根’以上天赋灵根的武道天才?”

        “有可能!”

        “在我们拜火教,也只有天赋灵根是‘青色灵根’以上的武道天才,才能随时进来……这个顾龙,十之**是身负‘青色灵根’的武道天才!”

        “青色灵根……那可是步入‘圣仙境’的通行证!这个顾龙,如果真的身负‘青色灵根’,以后最差都能混成我们拜火教的‘银焰长老’!”

        “是啊。如果他真有‘青色灵根’,日后再争气一些,便是成为‘金焰长老’一流的存在都有可能。“

        ……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到得后来,在场的玄武坛弟子几乎确认了一件事:

        顾龙,乃是身负‘青色灵根’的武道天才!

        “如果他的天赋灵根真是‘青色灵根’,那眼前的一切就都好解释了……他正是仗着自己的一身天赋,才敢无视我们拜火教教规!以他的天赋,就算杀死了段凌天,我们拜火教也不可能杀死他为段凌天偿命!”

        突然,一个玄武坛弟子说道。

        他的话一脱口,顿时也是让周围的一群玄武坛弟子恍然大悟。

        “是啊!身负‘青色灵根’的武道天才,那可是我们拜火教重点栽培的对象……那个段凌天,天赋灵根只是‘黄色灵根’,就算被身负‘青色灵根’之人杀死,我们拜火教也不可能处死后者,最多象征性的惩罚一下后者,无关痛痒!”

        “如此说来……就算顾龙杀死段凌天,他也不会有什么事?”

        “理论上是这样!”

        “这个段凌天,看来要倒霉了。”

        ……

        一群玄武坛弟子的窃窃私语,自然而然的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令得段凌天脸色一变。

        准确的说,是令得段凌天的神容一滞。

        “你的天赋灵根是‘青色灵根’?”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目光落在顾龙的身上,死死的盯着他。

        如果现在有人仔细看段凌天的一双眸子,肯定也是可以现:

        在段凌天的一双眸子深处,俨然闪烁着一缕缕炙热的光泽,就好像见到了什么‘宝物’一般。

        “哈哈……段凌天,知道我堂哥的天赋灵根是‘青色灵根’,是不是怕了?”

        顾龙还没开口,顾春便已哈哈大笑,脸上充满了快意,只觉得扬眉吐气。

        与此同时,他又传音给段凌天,说了一些明面上不方便说的话,“段凌天!我哥身负‘青色灵根’,就算违背教规杀了你,教中最多也就象征性的惩罚一下他,无关痛痒……现在,你是不是特别后悔,后悔得罪了我顾春?”

        “只可惜,天下没有后悔药可吃……要怪,就怪你段凌天不长眼,得罪了我顾春!”

        传音说到后来,顾春的语气间也是充满了得意。

        只是,很快他脸上的得意笑容又凝固了,因为他现段凌天压根就没理会他,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段凌天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他的堂哥‘顾龙’的身上。

        “青色灵根?好……很好,很好!”

        没有人了解段凌天现在的心情,他现在的心情非常激动,因为顾龙的身上有他梦寐以求的中高级天赋灵根:

        青色灵根!

        “要是我能吞噬他的‘青色灵根’,哪怕半途流失了一些……我的天赋灵根,必然也能直接蜕变成‘绿色灵根’!”

        难怪段凌天看向顾龙的时候,犹如在看着一件宝物。

        原来,他正在打顾龙体内的天赋灵根的主意!

        在顾龙对他下杀手的那一刻起,他和顾龙便只剩下不死不休的结局……吞噬顾龙的天赋灵根,对他而言,没有负罪感,只有兴奋感!

        “就目前来看……这个顾龙,应该是地圣境巅峰武修!”

        一念至此,段凌天也是不由松了口气。

        如果是‘天圣境’以上的存在,天圣境初期还好,现在的他手段尽出,配合‘瑰仙剑’,有很大的把握将之斩杀!

        可如果是天圣境中期以上的存在,哪怕他毫无保留,也不可能杀死对方!

        “小春,跟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顾龙冷笑一声,看向段凌天的目光愈的冰冷,“段凌天,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废了我弟的天赋灵根……但那都已经不重要了!今日,你必死无疑!!”

        话音刚落,他身形一动,宛如利箭破空,直射段凌天而去。

        跟先前立在原地出手不同,现在的他动身出手,配合手中的‘百纹灵刀’所展现出来的攻击力,远非先前那一刀所能比。

        “段凌天废了顾春的天赋灵根?”

        而顾龙的话,也让不少人一怔。

        据他们所知:

        顾春的天赋灵根,好像不是段凌天废的吧?

        一个月前,顾春随李安长老上门找段凌天兴师问罪,真相便已经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