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920章 兴师问罪

第1920章 兴师问罪

        “他来做什么?”

        听到李安的声音,段凌天皱起眉头的同时,也没再继续参悟神通‘玄武护体’。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在七宝玲珑塔第四层花费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去参悟‘玄武护体’。

        不过,半年下来,却也只参悟了一些皮毛。

        也许,单是这些‘皮毛’,便足以让许多参悟‘玄武护体’的玄武坛弟子感到满足。

        但段凌天却是看不上眼!

        过去,不管是参悟同为高级神通的‘小吞噬术’,还是‘天外飞仙’,他都没花多长时间就将它们成功参悟,并且顺利将之掌握。

        然而,这次花费了整整半年的时间,他却只是参悟到了‘玄武护体’的一些皮毛。

        对比之下,他心里自然不平衡,乃至不满意!

        也是旁人不知道段凌天参悟‘玄武护体’的进境,要是让那些费尽心思参悟‘玄武护体’而一无所得的玄武坛弟子得知段凌天的参悟进境,肯定会嫉妒的双眼红。

        要是他们知道段凌天现在的想法,更会恨不得给段凌天两脚,以泄心中的愤怒!

        “看来是因为顾春的事!”

        段凌天脑海中灵光一闪,第一时间便猜到了李安怒气冲冲上门的‘原因’。

        就目前来看,也只可能是这个原因。

        不过,虽然已经猜到李安为什么上门来找他,且来者不善,但看段凌天的脸色,却是一点都不担心,一脸云淡风轻,就好像泰山崩于前都不会面不改色。

        呼!

        念头一动,段凌天离开了七宝玲珑塔。

        收起七宝玲珑塔以后,段凌天推门走出了‘丙字房’。

        刚走出丙字房,段凌天便现有数千道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令得他在这一瞬间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所在。

        其中,有两道目光尤为特殊。

        这两道目光,在看向他时,隐隐流露出彻骨的寒意,另外还充斥着森冷的杀意!

        还没来得及抬头去看这两道目光的主人,段凌天便已猜到了他们是谁。

        肯定是李安、顾春师徒二人!

        之所以能轻易猜出是李安师徒二人,也是因为段凌天在玄武坛除了李安师徒以外,并没有和第三人生矛盾,更别说是让人记恨他!

        就在一群玄武坛弟子目露怜悯之色的看向段凌天的时候。

        “李安长老,你找我有事?”

        段凌天踏空而起,片刻之后,便到了李安不远处的空中,一脸平静的看着李安,像个没事人一样。

        “段凌天,你好大的胆子!”

        就在一群玄武坛弟子惊讶于段凌天的镇定的时候,李安目光一冷,陡然爆喝出声,声如炸雷,惊得在场毫无准备的玄武坛弟子心中一颤。

        一些修为较低的玄武坛弟子,更是被惊得脸色白。

        反倒是作为当事人的段凌天,自始至终一脸平静。

        他的脸色,并没有因为李安的爆喝而出现任何涟漪,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这个段凌天,好像真的激怒了李安长老!”

        “我来到玄武坛好歹也有六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李安长老这般愤怒……实在想不通段凌天做了什么事,竟能让他愤怒到如此地步。”

        “看下去就知道了。”

        ……

        不少玄武坛弟子窃窃私语,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对他们而言,这便如同一场‘好戏’。

        “李安长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恕我听不明白。”

        随着李安的暴喝声落下,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的眉头微微皱起,目露疑惑,面露迷茫的问道。

        “段凌天,你少装蒜!”

        而就在这时,还没等李安开口,立在李安身后的‘顾春’便已经忍不住怒喝出声,“你废了我的天赋灵根,还想装傻?!”

        “废了你的天赋灵根?”

        听到顾春这话,段凌天脸上迷茫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诧异之色,随即第一时间看向顾春,面露冷笑的说道:“顾春,你就算想要污蔑我,也该找个合理的理由吧?废了你的天赋灵根?你觉得……那是我段凌天能做到的?”

        “你是当我们是白痴,还是当李安长老是白痴?”

        说到后来,段凌天更是像看‘白痴’一般看着顾春。

        “你……你……”

        眼见段凌天不承认,顾春顿时又是怒上加怒。

        让他更加愤怒的是:

        现在,不只是段凌天像看‘白痴’一般看着他,便是在场的数千玄武坛弟子,看向他的目光,也如同在看着一个白痴。

        “这个顾春,说段凌天废了他的天赋灵根?”

        “开什么玩笑!谁不知道天赋灵根隐藏在灵魂深处,想要动天赋灵根,必定触及灵魂……哪怕是‘圣仙境强者’,也不可能在不毁掉一个人灵魂的情况下,废掉那个人的天赋灵根!”

        “说谎也不打草稿……这个顾春,真当我们跟他一样是‘白痴’?”

        “他就算真想污蔑段凌天,也找一个合理点的理由吧……不知所谓!”

        “李安长老就是为这个来的?他不会是信了这顾春的话吧?”

        ……

        在场的玄武坛弟子,议论纷纷。

        言语之间,没有一个人相信顾春的话,因为顾春所言完全违背了他们所知的‘常识’。

        与此同时,不少玄武坛弟子看向李安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古怪。

        李安,乃是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他们作为玄武塔,自然不敢明着说他什么。

        毕竟,‘段凌天’只有一个!

        不过,虽然不敢明说,但一些彼此相熟的玄武坛弟子,却还是在暗中传音议论开来,“李安长老要是真信了顾春的话,那他就是跟顾春一样的‘白痴’了!”

        “我觉得李安长老不可能相信顾春的话。”

        “要是不相信,他为何来势汹汹,一副要找段凌天算账的样子?”

        “兴许他就是想要找一个借口,一个可以名正言顺除掉段凌天的借口……虽然,我们都觉得段凌天不可能废掉顾春的天赋灵根。可若是段凌天的这个罪名坐实,也意味着他违背了我们拜火教的规矩,这也是将同门致残的一种!”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要是他将段凌天的这个罪名坐实了,完全可以名正言顺的对段凌天出手,乃至杀死段凌天!李安长老好狠!!”

        ……

        类似的传音议论,在数千玄武坛弟子中传扬开来。

        一时间,他们看向李安的目光,俨然浮现起几分忌惮之色,深深的意识到了他们玄武坛这位第一银焰长老的心狠手辣!

        这位银焰长老,为达目的,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与此同时,他们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的怜悯更增。

        更有不少人暗叹一声,不觉得段凌天今天能活下来。

        “段凌天!”

        众目睽睽之下,李安开口了,声音冷厉无比,“我知道你不会承认你废掉我这弟子天赋灵根之事……但我这亲传弟子‘顾春’失去天赋灵根一事,却是实实在在的事。这件事,甚至经得起我们玄武坛坛主大人的亲自确认!”

        说到后来,李安眼中冷光迸射。

        而李安的这话,一时又是让在场的玄武坛弟子愣住了。

        他们没想到李安会将他们玄武坛的坛主都给抬了出来!

        要知道,在玄武坛,‘坛主’便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如果李安说的不是实话,也相当于亵渎了坛主,坛主绝对不会放过他。

        正因如此,他们也隐隐意识到李安说的应该是真的……

        顾春,确实失去了天赋灵根!

        “这……这怎么可能?!”

        “从没听说过有人能在废掉一个人天赋灵根的情况下,还能让那人活下来……可李安长老既然抬出了坛主大人,这件事无疑又是真的!”

        “到底什么情况?难道段凌天真的废了顾春的天赋灵根?”

        ……

        一群玄武坛弟子窃窃私语,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段凌天的身上,一道道目光的最深处,俨然升起几分忌惮和惊惧之色。

        不得不说,李安作为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确实有些手段。

        三言两语之间,便将舆论的方向,完全指向段凌天!

        哪怕段凌天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李安的手段非常高明。

        “李安长老,既然你都将坛主大人抬出来了,对于顾春失去天赋灵根一事,我虽然还是不太愿意相信,但却又不得不信!”

        就在众人的目光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段凌天直视李安,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相信,李安长老应该还不会拿坛主大人开玩笑!”

        “坛主大人乃是我们玄武坛之主,我自然不可能拿他开玩笑,更不敢拿他开玩笑!”

        李安冷笑。

        若非他必须在名正言顺的情况下杀死段凌天,他绝对不会跟段凌天多废一句话。

        “就算如此,李安长老凭什么说顾春的天赋灵根是我段凌天废掉的?”

        段凌天面不改色,“据我所知,只有‘圣仙境’以上存在的神识,才能探查、感应到一个人天赋灵根的存在……以我现如今的神识,想要探查、感应到天赋灵根都不可能,又怎么可能废掉顾春的天赋灵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