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90章 西域

第1890章 西域

        “到底是谁?竟敢洗劫我孙英的药园!该死!!该死!!!”

        想了半天,孙英还是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人洗劫了他的药园,一时心里又是不爽,又是憋屈。

        到得最后,更是暴跳如雷。

        这种感觉,无异于在人群中被人甩了一个耳光,却找不出那个甩他耳光的人是谁。

        正所谓‘哑巴吃黄连,有苦也难言’,说的便是现在的孙英!

        堂堂药王‘孙英’,就这样吃了一个哑巴亏。

        这事要是传扬出去,还不知道会在上域造成什么样的轰动!

        另一边,远远逃离了药园的段凌天三人,却是并不知道。

        先前将他们囚禁在药园的那个老人,哪怕是放眼整个道武圣地上域,也是非常有名的人物!

        若非孙英不愿意被束缚,哪怕他去了三大教派中的任何一个教派,也能获得不俗的地位,受万人敬仰。

        或许,他的实力放在三大教派没有太大优势,但他在丹道上的成就,却不是谁都能比的!

        段凌天、古力和朱律奇三人一路往西而行,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他们才停了下来。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他们也多次遭遇截杀。

        道武圣地,强者如云,其中不乏亡命之徒。

        这些亡命之徒,为了收敛财富,更是在外守株待兔,杀死过路之人,劫掠过路之人身上的财富。

        不过,段凌天三人遇到的亡命徒,大多都是实力一般的存在,他们可以轻松应付。

        只有一次,遇到了两个棘手的人物,两个地圣境中期武修。

        其中一个地圣境中期武修,也是半只脚踏入地圣境后期的存在,实力和朱律奇相当,和朱律奇战得不相上下,难分胜负。

        现自己无法分心对付另一个地圣境中期武修,朱律奇的脸色都变了。

        直到看到段凌天化身成传说中的‘龙战士’,三两下将那个地圣境中期武修杀死。

        朱律奇的脸色才再次生变化,变得非常精彩。

        也正是因为段凌天杀死了那个地圣境中期武修,影响到另一人的心情,最后另一人也死在了和他势均力敌的朱律奇手里。

        可谓死得冤枉!

        要是一对一正面对决,他的实力不在朱律奇之下!

        就算一直战下去,到最后一般也是以平局收场。

        然而,因为同伴被杀,有所分心,所以他死在了朱律奇的手里。

        死的憋屈,死得冤枉。

        “段凌天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朱律奇才意识到:

        原来,他们这个三人小团体里面,他的实力并非最强。

        最强是段凌天,一个修为比他低了两个层次的‘人圣境巅峰’层次的武修。

        他却是不知道,段凌天的真正修为,并非人圣境巅峰,而是‘大圣境巅峰’!

        “以我现在的实力,配合化身为九爪龙战士的能力,手段尽出,哪怕是地圣境中期武修,在我手里也走不过几招……我的实力,就算比起大部分地圣境后期的存在都强,直追地圣境巅峰的存在!”

        也正因为那一次出手,让段凌天对自己现在的实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

        道武圣地上域临近西边之地,一座沧桑而古老的城市里面,段凌天三人找到一家客栈暂且住下。

        然后,找了一家酒楼喝酒、吃饭。

        当然,喝酒、吃饭只是其次。

        实力到了段凌天三人这个层次,就算不吃不喝也没什么影响。

        他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们想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一个月的逃亡,一路上他们不敢停歇,所以也不知道最后到了什么地方。

        “嗨!听说了吗?‘封魔碑’又出现了!”

        在段凌天三人这一桌附近的另外一桌,四个五大十粗的中年汉子正聚在一起闲聊。

        其中一人突然挑起了这么一个话题。

        “封魔碑?那封魔碑,不是五年前就出现了吗?我记得,还是出现在下域!为了封魔碑,我们上域有不少人特意去了下域,最后却都一无所获。”

        另一人说道。

        “我也听说过这件事。据说,得到封魔碑的是下域的一个年轻人,最后好像彻底销声匿迹了。”

        又有一人说道。

        “你们的消息太落后了……前不久,在那下域,当年得到封魔碑的年轻人便现身了!据说,他还是下域准三流势力‘青云府’的少府主。”

        最后一人说道。

        “青云府?我听说过,是下域一等一的势力,府主‘段如风’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杰!不过,没想到当年得到封魔碑的那个年轻人会是青云府的少府主。”

        听到这里,段凌天有些惊讶。

        没想到上域也有人知道他爹的存在。

        “青云府,在下域是一等一的势力,可放在上域,却又是什么都算不上!既然当初得到封魔碑的年轻人身份曝光,想来他手里的封魔碑也是保不住了。”

        “你还真说对了……那封魔碑,最后被玄刹教的长老‘谢宗’夺走了!”

        “谢宗?他下手可够快的!这么说来,封魔碑现在已经是玄刹教的东西了?”

        ……

        几个中年汉子聊的都是有关段凌天和封魔碑的事。

        传入段凌天的耳中,也让段凌天回忆起了当初在青云府生的一些事。

        那玄刹教长老‘谢宗’的嗜杀和趾高气扬,历历在目!

        一时间,段凌天的脸色也被影响得阴沉了下来。

        见此,古力和朱律奇彼此对视一眼,最后却都默契的什么也没说。

        因为他们知道这个时候说再多也是画蛇添足,倒不如不说,兴许段凌天还能恢复得快一些。

        随着另外几桌议论的话题传来,段凌天的脸色才逐渐的缓和下来。

        “听说圣教当年选定以后却意外失踪的圣女找到了?”

        一道略微压低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段凌天的耳中,也吸引了段凌天的注意力。

        只因为,他知道这人口中的圣教是‘拜火教’。

        在这个地方,拜火教之所以被称为‘圣教’,是因为这里已经是‘西域’的边缘地带。

        而西域,正是拜火教的地盘!

        在道武圣地上域,拜火教统领西域一带。

        因此,拜火教也被称之为‘西域拜火教’。

        但凡西域之人,尽皆称呼拜火教为‘圣教’。

        刚知道自己在拜火教的地盘以后,段凌天心里还感慨了一阵。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刚到上域不久,便意外的来到了这拜火教的地盘,西域。

        “圣教当年失踪的圣女?”

        段凌天眉头一挑,心里莫名一颤,“可儿?”

        还在道武圣地下域的时候,段凌天便听他爹说过,可儿好像是拜火教教主当年选定的圣女,不知为何意外流落到云霄大6。

        自那时开始,拜火教便开始派人到下域寻找可儿,但却都是一无所获。

        直到可儿的那个孪生姐姐来到云霄大6,找到可儿,将可儿带了回去。

        “是找到了……不过,我听说那位圣女流落在外以后,不知自爱,还和人生下了一个女儿。现在,圣教执法堂就等教主大人出关,好裁决她们母子二人的生死!”

        “不知自爱?这话说的有些过了。据我所知,那位圣女流落在外的时候,还在襁褓之中。也就是说,自懂事以来,她便不知道自己是圣教的圣女……在那等情况下,还要求她洁身自爱、守身如玉?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嘘……小声点。要是让圣教执法堂得知你说过这话,你必然吃不了兜着走!”

        “哼!我说的只是实话而已。”

        ……

        一道道轻微的声音,适时的传入段凌天的耳中,也让段凌天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

        脸色阴沉的段凌天,眼中隐约闪烁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就在段凌天担忧可儿母女二人安危的时候。

        “一个月后,便是圣教三年一次招收精英弟子的日子……也不知道,圣教这一次是否能挖掘出什么隐世奇才。”

        远处一道声音传来,让得段凌天一愣以后,也是不由精神大振!

        拜火教,一个月后,招收精英弟子?

        每隔三年一次?

        顿时,段凌天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双眼放光,像极了一头饿狼见到了猎物。

        “古力师兄!”

        段凌天看向古力。

        刚想说什么,话还没说完,就被古力打断了,“我陪你去!”

        “你们在说什么?”

        眼见段凌天和古力如此,朱律奇疑惑。

        不过,很快他就从古力口中得知:

        拜火教昔日流落在外的圣女,便是段凌天的妻子!

        圣女的女儿,便是和段凌天所生!

        他为之震惊的同时,也意识到段凌天和古力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段凌天,明显是想趁着一个月后拜火教招收精英弟子的机会,混进拜火教!

        而古力也想陪他一起去。

        “既然你们都去,那我也一起吧。”

        沉吟片刻,朱律奇对段凌天和古力说道。

        如果说,他当初决定和段凌天、古力一起闯上域,是为了多一份安全保障的话。

        那么,在经历药园一劫以后,他却是已经逐渐融入这个小团体,将自己真正当作是这个小团体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