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83章 悔悟

第1883章 悔悟

        再次见到段凌天,朱律奇对段凌天的称呼,也已经不再是‘凌天’,而是‘段凌天’。

        哪怕段凌天现在的样子跟以前不同,他也还是通过古力猜到眼前的青年男子就是青云府的少府主‘段凌天’。

        也是曾经的玄空府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凌天’!

        自从段凌天前往龙族履行‘五年之约’,且古力当时跟在青云府府主身边一事曝光,段凌天过去的假身份随之浮出水面。

        玄空府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凌天!

        那个曾经以一身天赋惊动了下域所有准三流势力的天才,竟然是青云府少府主!

        这个消息,随着五年之约的落幕,也如飓风般传开。

        旁人听到这个消息,或许只是略微有些惊讶。

        可朱律奇听到这个消息,感受却又是和一般人完全不同。

        因为他原来是玄空府天殿殿主,而段凌天就在天殿,他也算和段凌天打过交道。

        然而,他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妖孽般的天才段凌天,竟然是青云府的少府主!

        “怎么?你不怕我?”

        面对一脸平静的段凌天,朱律奇一边晃了晃手里染血的大好头颅,一边面无表情的问道。

        他手里的头颅的面容,虽然被鲜血遮掩了大半,但段凌天和古力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是阴山黑市副领‘冯不异’的头颅。

        冯不异,不只被朱律奇杀死,并且头颅也被撕了下来,不可谓不惨!

        “我为何要怕?”

        面对朱律奇的询问,段凌天反问道。

        一时间,朱律奇没说话,段凌天也没再说话,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他们不急,却看急了一旁的古力,古力匆忙传音对段凌天说道:“凌天师弟,这个朱律奇已经不再是我们玄空府过去的朱殿主……他修炼了《噬阴魔功》,现在的他,是一个杀人如麻的魔修!”

        “你可千万不要乱来……要是激怒了他,我们就完了!”

        现在,古力深怕段凌天激怒朱律奇。

        朱律奇,既然能杀死阴山黑市的副领‘冯不异’,那么,他现在的一身修为,要么步入了‘地圣境后期’,要么是半只脚踏入地圣境后期的‘地圣境中期’!

        这样的存在,根本不是他能对付的。

        至于段凌天,手段尽出,乃至动用身法神通,也就施展出‘地圣境中期’的度。

        攻击,远达不到地圣境中期的地步。

        这一点,从段凌天在五年之约的时候,一昧闪躲帝绝的攻击就能看出来。

        所以,他并不认为段凌天是朱律奇的对手。

        朱律奇可不比帝绝,他是实实在在的地圣境中期以上强者,而非帝绝那种用了后遗症很大的传承神通的半吊子地圣境中期强者。

        “朱殿主将冯不异的头颅扯下,是为了向道武圣地上的所有人宣布:你杀死了冯不异?”

        最终,还是段凌天率先开口打破了现场的平静气氛。

        “不错!”

        朱律奇点头,“段凌天,不得不说,你真的很聪明。不过,你就真的不担心我杀了你?”

        说到后来,朱律奇眼中厉芒一闪。

        “你会吗?”

        段凌天反问道。

        朱律奇没想到段凌天直到现在还能这般淡定,一时也是有些无语。

        无语的同时,他摇了摇头,“不会。”

        “那不就行了?”

        段凌天淡淡一笑。

        “妃瑄他们……还好吗?”

        深吸一口气,朱律奇问道。

        “他们现在都很好。”

        段凌天还没开口,古力已经接话道:“之前,你离开玄空府以后,他们还被赵家一脉的人为难了。是凌天师弟为他们出头,更是和赵家一脉的人签下了生死契约,杀死了赵家一脉的人。”

        “自那以后,虽然谁都知道他们没了你这个师尊作为依靠,却也没再为难他们。”

        古力一番话,颇有‘邀功’的意味。

        而他也正是这样想的。

        在他看来,只要朱律奇因为这件事感激段凌天,就不可能对他们出手。

        哪怕到目前为止,朱律奇还没有对他们出手的意思。

        但却不得不防!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谢谢。”

        听完古力的话,朱律奇变幻的脸色恢复了过来,继而看向段凌天,微微前身道谢。

        “朱殿主不必如此……王妃瑄是我的朋友,哪怕她不是你的弟子,她的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段凌天摆手说道。

        “不管如何,该谢的还是要谢。我朱律奇,向来恩怨分明!”

        朱律奇认真说道。

        “看得出来。”

        看了一眼朱律奇手里的染血头颅,段凌天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若非恩怨分明,朱律奇又岂会为了杀死冯不异,而自甘堕落,修炼那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魔道功法《噬阴魔功》。

        “不过,我以前是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是青云府的少府主……段凌天,你当初骗了所有人,包括我。”

        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朱律奇看向段凌天,岔开话题的同时,感慨道。

        话虽然这么说,但看朱律奇的表情,却显然没有怪段凌天。

        “朱殿主,这个你怕是误会了……我并没有骗你们。”

        段凌天摇了摇头,“还在玄空府的时候,我虽然知道我爹在道武圣地下域,但却不知道他是青云府府主……后来,我知道自己是青云府少府主以后,方才离开玄空府,到青云府去和亲人团聚。”

        “是这样。”

        古力也点头,及时开口为段凌天证明。

        “原来是这样。”

        朱律奇恍然大悟,“这么说来,确实是我误会你了。”

        显然,朱律奇并不怀疑段凌天的话,而段凌天也确实是没必要骗他。

        “朱殿主,你当初修炼《噬阴魔功》,应该单纯只是为了报仇吧?”

        段凌天看向朱律奇,问道。

        没想到段凌天会突然问起这个,朱律奇瞳孔不由微微一缩。

        “凌天师弟!”

        古力却是急了,慌忙传音说道:“你问他这个干什么?”

        在古力看来,《噬阴魔功》就好像是朱律奇身上的伤疤,如果没人去揭开倒也没什么,可一旦有人将其揭开,十之**会让朱律奇恼羞成怒。

        而现如今段凌天的作为,便是在揭朱律奇的伤疤!

        “是。”

        不过,让古力意外的是,面对段凌天的询问,朱律奇在沉吟片刻以后,点了点头。

        “后悔吗?”

        段凌天又问。

        “原来不后悔……杀了他以后,却又有些后悔了。”

        看了手上冯不异的头颅一眼,朱律奇叹道。

        “现在后悔又能怎样?难不成你还能不吞噬年轻女子的精气血修炼?”

        段凌天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可以。”

        出乎段凌天意料的是,朱律奇竟然点了点头,“《噬阴魔功》,最初是吞噬夜间阴性的月华之力修炼,属于比较正常的顶尖魔道功法!不过,后来却是被人创出了一条‘捷径’,只要吞噬年轻女子的精气血修炼,修炼度之快,远胜正常修炼的数倍!”

        “现在既然已经报了仇……以后,我不会再走捷径!”

        看着手里冯不异的头颅,朱律奇喃喃说道。

        “希望朱殿主能说到做到。”

        段凌天深深看了朱律奇一眼,随即招呼古力一声,也没跟朱律奇打招呼,直接便离开了。

        这一次,他们没再绕路,而是直往北边而行。

        遥遥看着段凌天两人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朱律奇终是有了动作。

        他带着冯不异的头颅,直接去了阴山黑市总部驻地。

        噗通!

        随着一声轻响传来,也是吓了阴山黑市总部大门口的几个守卫一跳,“什么东西?!”

        当他们凝眸看去,却现掉在不远处地上的是一个大好头颅,和他们一样的人类的头颅。

        顿时,他们又被吓了一跳!

        “烦请转告独孤领,这是我朱律奇送给阴山黑市的一份‘大礼’!”

        阴山黑市总部大门口的几个守卫还没看清那颗头颅的脸长什么模样,一道洪亮的声音,适时的自天边传递而落。

        听到这声音,几个守卫顿时脸色大变。

        这个时候,如果他还不知道有人来挑衅他们阴山黑市,那他们也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嗖!嗖!嗖!

        ……

        伴随着一声声如风般的呼啸声响起,却是那阴山黑市总部驻地上空的巡逻弟子在听到刚才的声音以后,第一时间踏空而起,射向声音传来处,意欲找到那个挑衅他们阴山黑市之人。

        只可惜,那人似乎在话音落下的时候便离开了,以至于阴山黑市的巡逻弟子没有现他的任何踪迹。

        “副领大人?!”

        而就在这时,阴山黑市总部驻地大门口的几个守卫,也终于看清楚了地上那颗头颅的真容。

        看头颅上的那张脸,可不就是他们阴山黑市的副领‘冯不异’?

        “副领被杀了?”

        “不只被杀了,而且脑袋都被削下来了!”

        “多大仇?!”

        ……

        一个个守卫面露惊惧和骇然,他们没想到在道武圣地下域还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挑衅他们阴山黑市。

        那人不怕死吗?

        “对了!刚才……那道声音的主人,好像自称‘朱律奇’?”

        很快,一个守卫率先反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