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58章 找死?

第1858章 找死?

        帝绝,已经突破到‘地圣境’?

        这个消息,对段凌天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虽然,段凌天也想过这种可能性,但却没想到这个可能性真的出现了,让他有些始料未及。

        帝绝,龙族皇族‘五爪金龙’,一身修为地圣境初期。

        如果是动用‘瑰仙剑’的话,以段凌天现如今的修为,完全可以一剑将帝绝秒杀!

        只是,瑰仙剑是能随便用的吗?

        且不说动用瑰仙剑杀帝绝所需要注入的太阳真元是多么的苛刻,便是他将瑰仙剑曝光一事,便足以令他,乃至他的亲人万劫不复!

        瑰仙剑,乃是‘仙家至宝’。

        这一点,或许道武圣地无人能理解。

        但是,一个实力堪比人圣境的存在,凭借一柄剑,一剑秒杀地圣境初期的五爪金龙……这,也无疑是在向所有人说明:

        这柄剑,不简单!

        要知道,哪怕是《十大圣器榜》上赫赫有名的‘九霄剑’,也远没有这般变态!

        九霄剑,便足以让道武圣地上、下域的强者抢破头……更何况是比九霄剑还要强大的剑!

        “一旦我动用瑰仙剑,必然会被龙族族长‘帝山’,还有阴山黑市领‘独孤’现它的不凡。到时,消息一旦传扬出去,不只我将成为众矢之的对象,便是爹娘他们,也会受到牵连!”

        “到时,青云府肯定是不能待了……他们,只能和我一起亡命天涯!”

        想到这里,段凌天暗自摇头。

        瑰仙剑的诱惑力,可不是封魔碑能比的。

        封魔碑,或许道武圣地上域的一些强者看不上,但瑰仙剑,就算是站在道武圣地上域最巅峰的那些强者,也会为之心动。

        “不能用瑰仙剑!”

        很快,段凌天下定了决心。

        他和帝绝一战,不能动用瑰仙剑!

        “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不用‘瑰仙剑’,应该最少也能和帝绝战成平手……若是我真的不敌,除非生死存亡之际,否则都不能冒险动用瑰仙剑!若不是生死存亡之际,即便不敌,哪怕爹出手救我,让我背负骂名,我也认了!”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的心情才略微平和下来。

        ‘名’和‘命’,在段凌天的眼里,无疑是后者更加重要。

        他现在的命,不只是他自己的。

        留下这条命,他才能去上域,才能去找可儿,找他和可儿的孩子。

        这一世,在他的眼里,有一些人比他自己的身家性命还要重要!

        “你有把握就好。”

        虽然不知道自己儿子哪来的把握,但段如风还是选择相信自己儿子。

        与此同时,似是想起了什么,段如风又传音补充道:“天儿,如果……爹是说如果。如果你真的……”

        “如果我真的不敌,爹你还是会出手救我,对吗?”

        段凌天传音打断段如风的话,问道。

        “不错!”

        段如风点头,“你是我段如风的儿子,也是唯一的儿子,哪怕这一生背负不守信诺的骂名,我也必救你!如果我出手,帝山肯定也会插手……不过,就算他插手,我也一样能将你救下来!”

        段如风一番话下来,满是自信。

        就好像龙族族长‘帝山’在他眼里算不了什么一般。

        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在道武圣地下域,他和阴山黑市领‘独孤’齐名,实力不相上下。

        至于其它三流势力的领袖,包括龙族族长‘帝山’在内,却是都远不如他们两人。

        如果真的进行生死对决,他有把握在十招之内将帝山干掉!

        帝山,虽然是龙族皇族五爪金龙,但因为没有进过龙族圣地‘洗龙池’,所以属于他的五爪金龙的真正潜力并没有完全激出来。

        对他而言,不足为虑!

        “爹,你还特意跟我说这个……莫非是担心我拒绝你救我?”

        段凌天传音笑问道。

        “嗯。”

        段如风应了一声,他最担心的还真是这个,他就怕他儿子太过于迂腐,定下了生死之战,就好像一定要分出生死。

        如若自己不敌,便好像自己真的要死一般。

        将‘名声’看得比身家性命还要重要!

        “爹,我还要去找可儿……我自己的这条命,我可比你更在乎。”

        段凌天笑着传音回道。

        听到段凌天的话,段如风松了口气,幸好,他的儿子并非迂腐之人,懂得取舍。

        与此同时,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回过神来。

        “凌天师弟,你太冲动了!你怎么能主动要求和帝绝立下生死契约,进行生死之战呢?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古力第一时间传音劝阻段凌天,语气间充满焦急。

        “少府主,你太冲动了。”

        就连平时话不多的枯弥,也忍不住传音给段凌天,“少府主,帝绝已经突破到地圣境……你若反悔,这件事便由我来解决!”

        枯弥说的话,跟段如风说的话差不多。

        听到古力和枯弥的话,段凌天心里自然又是一暖。

        他听得出来,不管是古力,还是枯弥,都是真的关心他,深怕他出半点事。

        “放心。”

        段凌天及时的传音回应道。

        “生死契约?生死之战,不死不休?”

        与此同时,包括帝绝这个当事人在内,全场近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显然,他们都没想到他们自始至终都不看好的段凌天,会提出这么一个‘送死’的要求。

        “这青云府少府主,是想要送死吗?”

        “看样子好像是……要不然,他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话不能这么说……也许这位青云府的少府主是有信心杀死龙族的帝绝呢?”

        “就是!敢主动起生死之战的人,一般只有两种……其中一种,是对自己有自信的人;另外一种,便是送死之人。这青云府少府主,怎么看也不像是想要送死。”

        ……

        来自其他准三流势力的人议论纷纷,他们的目光,始终不离段凌天和帝绝两人。

        “青云府少府主‘段凌天’,竟然主动向帝绝起生死之战?”

        在场的龙族成员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愕然。

        有关段凌天现如今一身修为的事,近两天也已传遍了整个龙族……

        据他们龙族的五爪神龙‘青岩长老’所言,段凌天的神识,只是大圣境武修的神识。

        也就是说,段凌天只是一个大圣境武修!

        而帝绝,作为他们龙族族长的继承人,本身就是五爪金龙,天赋异禀,再加上一身修为已经突破到‘地圣境’,要杀一个大圣境武修,还不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在他们看来,今日的一战,已是毫无悬念,一切不过是走一个过场。

        然而,就在他们老神在在,以为青云府少府主‘段凌天’会主动认输的时候,对方却又是没有按照他们心里的想法来,而是直言要和他们龙族的五爪金龙‘帝绝’进行生死一战!

        这不是找死吗?

        这是在场龙族成员共同的想法。

        龙族在场的几个五爪神龙长老,血禅、紫晶和青岩三人,如今也是面面相觑,相顾愕然。

        “青岩,你确定他的神识只是大圣境的神识?”

        血禅沉声问青岩。

        “确定!”

        青岩无比肯定的说道。

        三日前,段凌天意欲窥探他,神识被他击溃。

        那时候,他便现,段凌天的神识只是大圣境的神识,而且还不是大圣境巅峰的神识。

        也就是说,段凌天的一身修为,最多‘大圣境后期’!

        甚至可能比大圣境后期更弱!

        “既是如此……他怎么会主动起生死之战?他可是段如风的儿子!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送死。”

        紫晶眉头皱起,满脸不解。

        立在三个五爪神龙长老不远处的帝绝,如今回过神来,也是有些愕然,万万没想到在他眼里犹如‘蝼蚁’之人,竟敢主动向他起生死之战!

        这不是找死吗?

        “既然你自寻死路,那就怪不得我了!”

        面对段凌天主动起生死之战,帝绝看着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心中喃喃说道。

        呼!

        骤然,帝绝踏空走出了一步,直视段凌天说道:“我答应……”

        就在帝绝想说他答应段凌天的要求的时候,却又是被一道声音打断了,“等等!”

        话被打断,帝绝自然不爽,第一时间皱起眉头。

        不过,回过神来,意识到这道声音有些熟悉的时候,他舒展的眉头又是舒展开来,并且看向声音传来处。

        那里,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装锁老人,正是龙族族长,帝山!

        刚才,帝绝站出来,虽然话没说完,但在场之人却都清楚,帝绝想要答应段凌天主动起的生死之战。

        不过,关键时刻却是被帝山打断了!

        一时间,在场之人的目光都落在帝山的身上,都不知道帝山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打断帝绝……

        是担心帝绝被段凌天杀死?

        还是临时有什么事要找帝绝?

        “族长?”

        在别人面前,帝绝可以傲,但在帝山这个族长面前,他却是傲不起来。

        但他眼中还是充满了困惑,不知道帝山为什么要打断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