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55章 万魔来朝

第1855章 万魔来朝

        “怎么?要不要试试?”

        独孤眯起双眼,看着段凌天问道。

        “既然独孤领有兴趣,那我自然是奉陪!”

        听到独孤的话,段凌天眉头一挑。

        话音刚落,便将手里抡起的‘封魔碑’对着独孤砸了出去。

        嗖!

        砸出的封魔碑,宛如一颗出膛的炮弹,直冲独孤而去。

        上面弥漫的森冷气息,让阴山黑市的副领‘冯不异’如临大敌,便是独孤,脸色也是逐渐的凝重起来。

        虽然他有把握不被封魔碑镇杀,但再怎么说他面对的也是封魔碑,是魔修的克星,他不敢大意。

        轰!

        封魔碑转眼便到了独孤的附近,周身魔气暴涨,宛如化作一座山,对着独孤当头落下,仿佛要将独孤镇压。

        面对来势汹汹的封魔碑,独孤终是有了动作。

        呼!呼!呼!呼!呼!

        ……

        只见他轻轻向前迈出一步,刹那之间,他的身上涌现出一股滔天的魔气。

        下一刻,在他的身体里面,一道道宛如分身般的魔影掠出,度极快,数量也非常夸张,转眼便将小山谷的‘天’给遮住了。

        “万魔来朝!”

        伴随着独孤一声轻喝,自他体内掠出的成千上万道魔影纷纷动了起来,前仆后继的扑向对着他当头落下的封魔碑。

        轰!轰!轰!轰!轰!

        ……

        封魔碑所过之处,气爆声连绵不绝,宛如雷声阵阵,震耳欲聋。

        魔气肆虐,宛如黑云压城一般。

        嗖!嗖!嗖!嗖!嗖!

        ……

        成千上万道魔影,伴随着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前仆后继的扑向封魔碑。

        宛如一只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

        封魔碑本就有‘镇魔’的特性,面对这些魔影,自然是碾压、碾压,再碾压!

        如果是有血有肉的魔修,面对封魔碑的碾压,或许早已被吓得四散逃窜。

        然而,这些魔影,却是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十个灭了,一百个上。

        一百个灭了,一千个上。

        “咦?”

        就在魔影被灭了上千的时候,段凌天现,剩下的魔影,竟然结成了‘阵法’。

        刹那之间,段凌天甚至有一种错觉:

        这些前仆后继扑向封魔碑的魔影,彼此之间竟然好像产生了某种联系,不再是散兵游勇,而是一个‘整体’。

        轰!

        封魔碑继续下压。

        而就在这时,让段凌天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这一次,面对前仆后继的上万魔影,封魔碑竟然一道魔影都没有灭掉。

        这也就算了,它竟然还反被魔影拦下!

        这些魔影,仿佛联合在一起,形成一张‘巨网’,完全没有将封魔碑阻挡在外。

        “这就是独孤掌握的那门高级神通?万魔来朝?”

        段凌天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独孤的实力竟然强到这等地步,仅凭一门神通,连其它手段都还没用,便拦下了他的封魔碑。

        难怪独孤敢放下狂言,说只有人圣境巅峰以上的存在动用封魔碑,才能镇杀他!

        这个独孤,确实有实力说这话。

        眼见封魔碑奈何不了独孤,段凌天顿感无趣。

        本以为凭借封魔碑镇杀了独孤,可以帮他爹除去一心腹大患,却没想到独孤根本不惧现在的他动用的封魔碑。

        心意一动,段凌天抬手,将封魔碑收了回来。

        “北独孤,名不虚传!”

        收回封魔碑以后,段凌天深深看了独孤一眼,说道。

        “不愧是段如风的儿子,年纪轻轻,便已是‘人圣境’的存在……也许,以后你能过你父亲也说不定。”

        在段凌天看独孤的时候,独孤也在看他。

        独孤看向段凌天时的目光,俨然夹杂着几分赞赏,自内心的赞赏。

        虽然,他过去曾经想要私自抓获段凌天,但他却从未想过要拿段凌天威胁段如风什么,只是想要挫挫段如风的锐气而已。

        他和段如风之间的争锋,他还不屑于用下三滥的手段!

        所以,对段凌天,自始至终,他都没有任何偏见。

        反而赞赏段凌天的天赋!

        “多谢独孤领夸奖。”

        段凌天淡淡点头。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先前出现在玄空府的那个天才‘凌天’,应该就是你吧?”

        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独孤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问道。

        “怎么说?”

        听到独孤的话,段凌天心里自然也是一惊,要知道,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

        而阴山黑市的两个副领,不管是冯不异,还是钟岐山,如今彼此也是面面相觑,“这个青云府的少府主‘段凌天’,就是昔日玄空府的那个天才弟子‘凌天’?”

        可能吗?

        对此,两人深表怀疑。

        “老冯,你去过玄空府,也见过玄空府的那个天才弟子‘凌天’……他和青云府的这个少府主长得像吗?又或者,他易容了吗?”

        钟岐山看向冯不异,传音问道。

        冯不异,毕竟是曾经奉命前去玄空府拉拢‘凌天’的人,论对凌天的了解,阴山黑市无一人能比得上他。

        “玄空府的那个凌天,我可以确定,并没有易容……至于这个段凌天是否易了容,你应该也能看得出来。虽然,他们的身材很像,名字也很像,但容貌却是完全不同,我真的很难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因为他们的脸上都没有易容过的痕迹。”

        冯不异传音说道,语气间充满了不解和疑惑。

        “玄空府的凌天没有易容?这倒是奇怪了……两个没有易容,又长得完全不同的人,怎么可能是同一人!领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钟岐山传音回应,心里同样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怎么说?”

        面对段凌天的淡然,独孤双眼眯成一条缝,不紧不慢的说道:“很简单……名字,还有他!”

        独孤一边说着,一边看向立在段如风身边的古力。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玄空府护法古词云之子‘古力’,因为性格的原因,平生很少交朋友,普通朋友都不多,更别说是知心朋友!”

        独孤不紧不慢的说道。

        一番话,也说到古力心里去了。

        至于独孤为什么知道这些,他并不惊奇。

        要是连这点东西都查不到,那独孤就真的枉为阴山黑市的领了。

        “直到玄空府的那个‘凌天’出现,古力才算有了知心朋友……联想到半年多以前,凌天和古力先后离开玄空府,疑似前往‘上域’一事。今日,古力出现在这里,再加上你的名字和‘凌天’一样,所以我不难猜到你就是那个凌天。”

        独孤一番话,说得有根有据。

        到得后来,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还有一点是我不知道的,也想不通的……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掩盖住了易容的痕迹!”

        不得不说,独孤这一番话下来,也让段凌天对他有了全新的认识。

        这个阴山黑市的领‘独孤’,不只实力惊人,心思竟然也如此缜密,让人震撼。

        在独孤的面前,他甚至于有一种扒光了衣服被审视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爽!

        一旁的古力,听到独孤的猜测,早已瞪大双眼,看向独孤的时候,面露崇拜之色。

        他没想到独孤能猜到这一点!

        反倒是段如风、枯弥两人,表面上却是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因为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和独孤打交道。

        “怎么样?我猜得可对?”

        眼见段凌天面露忌惮的看着他,半天不吭声,独孤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他还是开口问道。

        “不愧是阴山黑市的领,阴山黑市有你,想倒都难!”

        深吸一口气,段凌天由衷的说道。

        “段府主,听到你儿这般夸奖我,你心里可有感到不爽?”

        听到段凌天的话,独孤大为受用,同时第一时间看向段如风,揶揄问道。

        “独孤领心思缜密,在下域也是出了名的……我为何不爽?”

        段如风淡淡回应。

        “那就好。”

        深深看了段如风一眼,又对段凌天点头以后,独孤看向冯不异和钟岐山,“反正也就是几个晚上,凑合着住吧。”

        说完,也不等冯不异和钟岐山回应,独孤走进后面一个小木屋。

        只给众人留下一道潇洒的背影。

        “这个阴山黑市的领‘独孤’,倒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

        段凌天暗道。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因为独孤是阴山黑市领,是他爹的对手,而对独孤有偏见。

        那么,现在,他对独孤却是没偏见了。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会在他爹和独孤的争锋中保持中立。

        若是他爹和独孤斗起来,他一样会站在他爹那边。

        不因为什么,只因为那是他爹!

        “他……竟然是那个凌天!什么时候,道武圣地有如此玄妙的易容秘术了?”

        如果说,现场现在最震撼的人是谁,无疑是过去曾经见过玄空府天才弟子凌天的阴山黑市副领‘冯不异’。

        也正因如此,他也被段凌天掌握的易容秘术震撼。

        钟岐山虽然也惊讶、震撼,但却远不如冯不异来得强烈。

        因为冯不异先后见过段凌天两次,而且先后容貌不同,神识也探查不出任何易容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