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54章 独孤不怕封魔碑?

第1854章 独孤不怕封魔碑?

        钟岐山听得出来,后面的这道声音,正是他们阴山黑市领‘独孤’的声音。

        听独孤的语气,明显是在提醒他!

        然而,就在愣神的刹那,钟岐山还没反应过来,就察觉到有一股让人窒息的气息扑面而来,令得他一时也是觉得有些压抑。

        在这一刹那,仿佛没法呼吸了。

        砰!!

        下一刻,伴随着一声巨响,钟岐山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柄巨锤砸中,被狠狠的砸飞了出去。

        呼!

        眼看钟岐山如离弦之箭般飞出,马上就要撞上山谷一侧的山壁,一道宛如鬼魅的身影适时的出现在他的身后。

        一掌轻轻推出,如有神助,将钟岐山肥胖矮小的身体拦了下来。

        让他不至于撞上山壁。

        虽然,哪怕钟岐山撞上山壁也不会死,但重伤却是难以避免。

        “段府主,下面的人失礼了,还望勿怪。”

        钟岐山刚刚顿住身形,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到耳边传来他家领的声音。

        听他家领的语气,还非常客气。

        能让他家领用这般语气称呼的‘段府主’,纵观道武圣地下域,也就只有一人:

        青云府府主,段如风!

        抬起头来,看到立在远处木屋前的青年男子,钟岐山的脸色一阵忽青忽白……果然是青云府府主‘段如风’!

        在看到段如风之前,他虽然猜到了是段如风,但心里还是渴望有奇迹生。

        当他真的看到段如风的时候,心里忍不住一阵绝望:

        以段如风不下于他们家领的天赋和实力,他根本不可能亲自报仇!

        “独孤领。”

        面对独孤的主动招呼,先前走出木屋,并将钟岐山轰飞出去的段如风,淡淡点了点头。

        “咯吱!”

        “咯吱——”

        ……

        就在这时,另外三个木屋的门也都相继被打开,三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并且站在了段如风的身边。

        正是段凌天、枯弥和古力三人。

        “枯弥!”

        三人现身以后,不管是钟岐山,还是冯不异的目光,都落在了枯弥的身上,眼中不约而同的浮现忌惮之色。

        哪怕他们联手,对上枯弥,都不敢说能百分百击败枯弥!

        不同于钟岐山和冯不异,在段凌天三人出现以后,独孤的目光并不在枯弥的身上,而是落在了段凌天的身上。

        这张面孔,他过去不只见过一次!

        当然,见的都是画像。

        不过,即便是画像,也是栩栩如生,一眼就能认出眼前之人便是昔日见过的画像上的人。

        “他就是段如风的儿子,段凌天?”

        独孤认出了眼前这个和他的老对手段如风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年轻人。

        独孤的目光,很快也被回过神来的钟岐山和冯不异现,两人顺着目光看了过去。

        只一眼,他们便目瞪口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一时间,两人彼此又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愕然和惊喜。

        “这人……好像是当年得到了封魔碑的‘段凌天’?”

        “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遇到段凌天……封魔碑,就在他的身上!”

        ……

        钟岐山和冯不异看向段凌天的目光,除了贪婪,还是贪婪。

        “不对!”

        突然,冯不异率先回过神来,“据龙族先前传出去的消息,段如风的儿子,好像也叫‘段凌天’……难不成就是他?!”

        “得到封魔碑的人,是段如风的儿子?”

        钟岐山也愣住了,同时眼中浮现几分忌惮,对段如风的忌惮。

        段如风,那可是和他家领其名的存在,要杀他,如杀鸡、剪草一般简单!

        虽然,他们对封魔碑兴起了贪婪之心。

        但在生死面前,他们还是强行压下了贪婪之心……要是命都没了,就算得到封魔碑又有何用?

        所以,对他们来说,身家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其它东西都是浮云!

        “段府主,不介绍介绍?”

        半响,独孤的目光方才离开段凌天,继而落在段如风的身上,问道。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眼前这个黑袍青年就是阴山黑市的领‘独孤’,或许段凌天会误以为对方是他爹的朋友。

        因为对方身上自始至终都没有兴起任何敌意,一点都不像是他爹的‘死对头’。

        “这阴山黑市的领,不简单!”

        也正因如此,段凌天的心里兴起了几分忌惮,对独孤的忌惮。

        这般善于隐藏自己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明面上的恶人,反倒没那么可怕。

        “枯弥你认识,我就不介绍了。”

        听到独孤的话,段如风配合的点了点头,继而看向段凌天。

        就在独孤以为段如风马上就要介绍段凌天的时候,段如风的目光又转移到古力的身上,“这是古力!想必你也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是玄空府弟子,也是昔日玄空府《玄空榜》上的第一人。”

        “古力?”

        独孤看着古力,点了点头,“我听说过你,你是玄空府护法古词云之子。”

        刚才,在见到独孤这个和段如风齐名的人物的时候,古力的心跳便没来由一阵加。

        如今听到独孤的话,他顿时也是激动的涨红了脸,激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见过独孤领。”

        深吸一口气,古力对独孤点头,回予招呼。

        独孤点了点头以后,便没再搭理古力,目光重新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应该便是段府主之子‘段凌天’吧?你的运气不错,竟然得到了‘封魔碑’,那可是好东西!”

        言语之间,独孤直接提起了‘封魔碑’。

        顿时,现场的气氛凝重了起来。

        包括阴山黑市的两个副领在内,在场之人,谁也没想到独孤一开口便会提起‘封魔碑’。

        在这个时候提起封魔碑,无疑是一件非常敏感的事情。

        呼!

        而几乎在独孤话音刚落的瞬间,‘封魔碑’便出现在段凌天的手里。

        手握封魔碑的段凌天,死死的盯着独孤。

        此时此刻,他可以感觉到封魔碑里面传来的异动,那是恨不得呼啸而出,将独孤镇杀的异动。

        独孤,阴山黑市领,和他爹一样,都是一个魔修,且是地圣境巅峰魔修!

        不过,以他现如今体内可以比拟人圣境力量的太阳真元,一旦催动封魔碑,理论上,却是可以镇杀‘天圣境’以下所有魔修。

        哪怕是阴山黑市领‘独孤’,也不例外!

        阴山黑市的两个副领,钟岐山还好,他不是魔修,面对封魔碑没什么感觉,反而有些好奇,“这就是封魔碑?”

        他身边站着的冯不异,作为魔修,在段凌天取出封魔碑的刹那,便好像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一时间,他的脸色变得无比凝重,如临大敌!

        “不愧是封魔碑,竟然能让我感觉到危险……”

        不同于冯不异的如临大敌,面对手握封魔碑的段凌天,独孤却是面色不变,淡淡说道:“能让我有这样的感觉,说明催动封魔碑之人,是人圣境以上的存在……不愧是段如风的儿子,天赋当真了得!”

        “你不怕死?”

        面对着镇定如初的独孤,段凌天眉头一皱。

        要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动用封魔碑,理论上,足以轰杀天圣境以下的所有魔修。

        这个独孤,阴山黑市领,只是地圣境巅峰魔修,他有十足把握将之轰杀!

        “死,谁都怕,包括我在内……只是,你莫非真以为以你的实力催动封魔碑,便能镇杀我?”

        独孤说到后来,一脸随意,似乎根本不担心段凌天手里的封魔碑能镇杀他一般。

        紧接着,眼见段凌天面色一沉,目露寒光,不等段凌天回应,他继续说道:“你若不信,大可问你的父亲……别说是我,便是你的父亲,以你现如今的实力催动封魔碑,还镇杀不了他!”

        “想要以封魔碑镇杀我们,最少也要有人圣境巅峰的修为。”

        独孤一口气说完。

        听到独孤的话,段凌天看向他爹段如风。

        只见段如风点了点头,适时的解释道:“一般来说,封魔碑足以镇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大境界以内的人……理论上,哪怕是一个人圣境初期之人,动用封魔碑,也能镇杀地圣境巅峰魔修!”

        “然而,我和独孤领的实力,却不是一般的地圣境巅峰……只要我们愿意,随时都可以步入‘天圣境’!”

        说到这里,段如风看了独孤一眼,继续说道:“且不说我们可以在关键时刻突破到天圣境,哪怕不突破,除了人圣境巅峰以上之人催动的封魔碑,我们都不惧……只因为,我们都掌握了一门高级神通!”

        高级神通!

        这,也是段如风和独孤的凭借。

        凭借高级神通,即便是人圣境初期、人圣境中期,乃至人圣境后期的存在催动封魔碑,作为地圣境巅峰魔修的他们也不惧!

        “原来如此。”

        听完段如风的话,段凌天恍然大悟,难怪这阴山黑市领‘独孤’面对他手里的封魔碑时,还能如此淡定。

        原来,他根本不怕封魔碑!

        准确的说,是不怕他手里的封魔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