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33章 骗子?

第1833章 骗子?

        “具体什么事,却是要见到段府主才方便说。”

        段凌天微笑对十夫长说道。

        哪怕到了青云府驻地之前,段凌天还是小心翼翼,没有急着自曝身份。

        而且,就算他自曝身份,也要别人相信才行!

        在此之前,青云府的其他人,怕是没几人知道他们的府主还有一个儿子……

        他若说他是青云府少府主,对方十之**会以为他是骗子,将他轰出去!

        思亲心切的段凌天,自然是不愿多生波折,所以才会如此小心翼翼。

        “既然如此,我便派人去通报一声……不过,通报的时候,总是要说明你的身份。你是什么人,来自哪个势力?”

        十夫长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

        眼看段凌天半响没开口,十夫长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怎么?连你的身份也不方便说吗?”

        “十夫长,我这里有一件信物,你让你的人将它带给贵府府主一看便是……如果到时贵府府主不愿见我,你大可打我走,如何?”

        段凌天言语之间,将当初他那便宜老爹留给他的‘玲珑玉盒’拿了出来。

        当然,玲珑玉盒是空的,里面的东西早就被他取出来了。

        眼看段凌天竟然拿出了‘信物’,不管是黑甲军的十夫长,还是另外九个黑甲卫士,冷峻的面容都是忍不住一颤。

        能拿出‘信物’之人,只要不是和他们开玩笑的,那么,必然是和他们青云府府主关系密切之人。

        这样的人,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先生稍等。”

        再次开口的时候,十夫长的语气都谦恭了几分。

        在他看来,就眼前之人到目前为止的表现来看,并不像是在跟他们开玩笑的。

        而且,什么人,敢到他们青云府来开玩笑?

        礼貌性的伸出双手接过玲珑玉盒以后,十夫长又小心翼翼将玉盒交给手下的一个黑甲卫士,“你即刻带着这件信物去求见府主大人,就说这是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带来的‘信物’,客人想要求见!”

        “是,十夫长大人。”

        接过玉盒的那个黑甲卫士恭敬领命,紧接着便催动脚下的蛮兽往盘龙湖深处而去。

        一时间,现场便只剩下段凌天和九个黑甲卫士。

        段凌天立在原地,闭目养神,静静的等待着那个传信的黑甲卫士归来。

        而十夫长和另外八个黑甲卫士则陪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通过眼前之人的淡定神态,他们都可以看出对方的神秘莫测,一时更是确定对方和他们青云府的府主关系匪浅,所以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在他们的眼里,他们青云府的府主大人,是他们最尊敬的人,是他们的‘信仰’!

        和府主大人关系匪浅之人,不是他们能怠慢的。

        另一边,黑甲卫士拿着段凌天的玲珑玉盒去求见他们青云府的府主大人,一切倒也颇为顺利。

        当然,他没有见到他们青云府的府主本人。

        甚至于,就算是以前,他也从未见过他们青云府的府主。

        在青云府,只有青云府的一众高层,或多或少见过他们的府主大人。

        黑甲军一千人,更是只有百夫长以上的十一人,才有资格见到他们的府主大人。

        对下面的人而言,府主大人是神龙见不见尾的存在!

        正因如此,青云府府主的形象,在青云府高层以下之人眼中,神秘而高大。

        “荣老!”

        空中岛屿的中央大殿门口,黑甲卫士恭敬的对一个老人行礼。

        这个老人,乃是他们青云府府主的左膀右臂,在青云府的地位,只在府主一人之下。

        便是他们黑甲军的千夫长,那位统领大人见了这位老人,也要毕恭毕敬躬身行礼。

        “有人求见府主大人?”

        荣老,便是‘荣渊’,他看着这个黑甲卫士,微笑问道。

        但凡青云府之人,都知道这位荣老是一个和蔼的长者,不管是面对什么人,都没有什么架子。

        不过,饶是如此,黑甲卫士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禀报荣老,今日有一个青年闯入盘龙湖,正好在我们那一队监管的区域,所以我们十夫长大人率领我们拦下了他……不过,他却说他认识府主大人,且拿出了一件信物,说给府主大人看来,府主大人便会召见他。”

        黑甲卫士一边说着,一边将段凌天给他的玲珑玉盒取了出来。

        看到这个普通的玲珑玉盒,荣渊面露疑惑,将玉盒接过来以后,他再三打量,也没现这个玉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将这个玉盒拿去给府主大人看。”

        跟黑甲卫士说了一声以后,荣渊便拿着玉盒走进了大殿。

        黑甲卫士笔直的站在外面,静静等待。

        时间悄然流逝。

        约莫一刻钟后,荣渊出来了,他的脸色却又是有些难看。

        见到荣渊难看的脸色,黑甲卫士心里一蹬,升起不祥的预感,“莫非……那个人真的是将我们,乃至将我们青云府的府主大人耍着玩?他不怕死吗?!”

        “那个破玉盒,府主大人并不认识……另外,那个人,应该是一个假装府主大人故人的骗子!将这件事告知你们的十夫长,该怎么做,他应该清楚。”

        说完,荣渊恼怒的拂袖离去。

        “那家伙……戏弄我们也就算了,竟然还敢戏弄到府主大人的头上!该死!”

        黑甲卫士的脸色非常难看,回去的时候,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全而行,没多久就回到了盘龙湖的那一片边缘之地。

        “回来了。”

        察觉到动静的段凌天,第一时间睁开了双眼,脸上浮现笑容。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他娘,他的未婚妻,还有他的孩子,他的便宜老爹……他的心里,一时也是雀跃无比。

        不过,当看到回来的黑甲卫士难看的脸色和看向他的愤怒目光时,他的心里又是忍不住一蹬,“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没理由啊……那个玲珑玉盒,是便宜老爹当初在云霄大6留给我的,他肯定一眼就认出来了。”

        与此同时,十夫长也从回来的黑甲卫士口中得知了被骗的事,一时脸色大变。

        “大胆狂徒,竟敢到我们青云府行骗,找死!”

        十夫长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目光冷厉,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客气,恨不得将段凌天大卸八块。

        “行骗?”

        段凌天脸色一变。

        他行骗?

        这哪跟哪啊?

        “十夫长,是不是误会……我敢肯定,我的那件信物绝对没有问题,你们青云府的府主一定认得它。我想问问这位,你确定将我交给你的那个玉盒,亲手交到了你们青云府的府主手里?”

        段凌天一边向十夫长解释,一边看向那个去通报的黑甲卫士,问道。

        “哼!那个玉盒,是我亲自交到荣老手中,然后经由荣老之手交给府主大人的……荣老都说了,府主大人并不认识那个破玉盒!而你,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假装府主大人的骗子!”

        去通报的黑甲卫士冷哼道。

        “荣老?”

        段凌天皱眉,随即舒展开来,“那就对了!肯定是那个荣老有问题……这样,你带我去见你们青云府府主,只要我见了他,真相自然大白!怎么样?如果我有问题的话,也用不着你们,你们府主便会亲自处决我!”

        “荣老有问题?”

        听到段凌天的话,包括十夫长在内,十个黑甲卫士看向段凌天的目光,愈的冰冷,冰冷中还充斥着森然的杀意。

        在青云府,谁不知道荣老就是府主的‘代言人’?

        而眼前这个人,竟然敢说荣老有问题?

        这是认识他们府主的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杀!”

        随着十夫长一声冷喝,另外九个早就蓄势待的黑甲卫士纷纷动了。

        宛如十天没吃没喝的饿狼见到猎物,二话不说扑了上去!

        九道黑色身影齐齐掠出,远远看去,犹如一道黑色洪流横空而过。

        轰!轰!轰!轰!轰!

        ……

        伴随着一声声炸雷般的气爆声响起,九个黑甲卫士纷纷离开脚下的蛮兽,施展出各式各样的攻击。

        五彩斑斓的力量,混淆在一起,齐齐掠向段凌天。

        每一击,都正对段凌天的要害,仿佛都想将段凌天一击杀死!

        段凌天万万没想到,这些黑甲卫士会这么‘野蛮’,自己不过只是说出自己的猜测,他们便好像疯狗一般扑上来,一副要将他撕成碎片的架势,让他也非常无语。

        那个荣老,是他们的爹吗?

        一句也说不得?

        不得不说,这个黑甲军十人小分队,实力都不错。

        除了没有出手的十夫长以外,另外九人,最弱的都是大圣境中期……一共有六个大圣境中期,三个大圣境后期。

        不过,这样的组合,对他而言却造不成威胁。

        所以,他很容易就躲开了他们联手之下的攻击,身形动荡之间,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压力。

        “大圣境巅峰?!”

        而看到段凌天如此轻易便躲过他手下九人的联手攻击,十夫长的双眼也是眯了起来,身上浩瀚真元滚动,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