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32章 青云府,黑甲军!

第1832章 青云府,黑甲军!

        “父亲,凌天师弟都打算去‘上域’了,他没事转投青云府做什么?”

        听到古词云的话,古力顿时也是有些无语。

        “倒也是……不过,他去青云府做什么?”

        古词云点了点头。

        确实,既然都打算去上域了,那个小家伙根本没必要去转投青云府,因为那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青云府是他的家,他回家能做什么?自然是回去和家人团聚。”

        古力感叹道。

        “什么?!”

        古词云瞪眼,“青云府是小天的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天跟青云府到底有什么关系?也不对!如果他跟青云府有关系,没事跑我们玄空府来做什么?”

        “而且,如果他是青云府的人,以他的天赋,必然不是碌碌无为之辈……过去,从未听说过青云府有‘段凌天’这么一号人物!”

        说到后来,古词云径自摇头。

        “父亲,你可还记得那青云府府主段如风的来历?”

        古力问道。

        虽然不知道自己儿子突然问这个做什么,但古词云还是点头,“当然记得!那青云府府主段如风,乃是出自凡人大6的武修,也是我们道武圣地下域的历史上,唯一一个出身凡人大6,掌控一方顶尖势力之人!”

        “那如果我说……凌天师弟,也是来自凡人大6的武修呢?”

        古力又问。

        “什么?!小天也是来自凡人大6的武修?”

        古词云顿时石化,半响才惊讶的喃喃说道:“什么时候,凡人大6出来的武修都这么变态了?”

        “父亲,凌天师弟,便是那位青云府府主之子,也是独子!”

        古力继续说道。

        他的这话,犹如重磅炸弹,炸得古词云呆若木鸡,半响才回过神来,面露骇然的看向古力,“力儿,你说的可是真的?小天……是青云府那位段府主的独子?”

        “千真万确!”

        古力点头。

        “可是……他既然是青云府段府主的独子,又岂会到我们玄空府来?”

        对此,古词云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经由古力一番解释,他方才恍然大悟。

        原来,段凌天失去了他的父亲留给他的线索,所以在来到道武圣地以后,没有第一时间到青云府去。

        直到最近,听说了青云府府主段如风的一些事迹,乃至姓名,他才确认下来。

        那青云府府主便是他的父亲!

        而他也第一时间赶去青云府和家人团聚了。

        “也是赵进和赵登不知道小天的‘背景’……否则,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小天下手!”

        古词云眼中精光一闪,说道。

        “父亲,凌天师弟的身份特殊,却是不好暴露……他不只是青云府府主之子,更是得到了‘封魔碑’之人!一旦他得到封魔碑的消息传扬出去,哪怕是青云府,怕也是护不住他。哪怕是上域的强者,也会被封魔碑吸引。”

        古力面露忧色的说道。

        “是啊,封魔碑的诱惑力太大了!”

        古词云深以为然,紧接着又看向古力,继续说道:“所以,正因如此,我们更不能将小天的‘底细’暴露出去……否则,等待他和青云府的,必然是一场灾难。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明白。”

        古力面色凝重的说道。

        另一边,赵进和赵登父子离开以后,心情也是愈的烦闷。

        到现在,他们的孙儿、儿子是怎么死的,一点线索都没有。

        他们空有一身力气,却又是无处可使!

        “想要找出杀暨儿的凶手,现在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赵进沉声说道。

        “父亲,您指的是那个‘凌天’?”

        赵登问道。

        “没错!”

        赵进点头,继而又道:“据我所知,那个凌天,原本和古家那小子约好了一起去道武圣地‘上域’……可现在,他却独自一人离开了!而古家的那个小子,虽已突破到人圣境,却还是没有和凌天离开。”

        “我总觉得……那个凌天,应该暂时没有去‘上域’。而且,据你所言,他离开的方向,也不是前往‘上域’的方向。”

        赵进一口气说道。

        “父亲,那个凌天去了哪里,我们再去问问古力不就行了?”

        赵登眼中厉光一闪,说道。

        “哼!你觉得古力会告诉你?”

        赵进冷哼一声,看‘白痴’一般看着赵登。

        如果换作是另一个人用这种目光看他,赵登早就暴走了,可现在这样看他的却是他的父亲,他就算心里不高兴,却也不敢表露出来。

        “父亲,那您觉得应该怎么办?”

        赵登又问。

        “盯住古家那个小子……想要找到凌天,他是最关键的线索!他不离开玄空府还好,一旦离开,跟踪他,看他是否是去找凌天。”

        赵进说道。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赵登目光大亮,同时心里暗暗佩服自己的父亲,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玄空府里面生的事,段凌天一无所知。

        现在的他,已经顺利抵达了青云府驻地的附近。

        青云府驻地,位于道武圣地下域以南,位于一座广阔无边的巨大湖泊上面。

        站在这一座湖泊的边上,一眼望去,看不到湖泊的另一边,给人一种站在海边遥望无尽海洋的感觉。

        这里,便是环绕青云府驻地的‘盘龙湖’。

        整条湖泊,宛如一头神龙盘旋而落,将青云府驻地牢牢的围在里面……盘龙湖,由此而名!

        “青云府……娘,天儿马上就能见到您了!”

        “小菲儿,我来了……我来见你和我们的孩子了。”

        “爹,我来了。”

        盘龙湖外,段凌天凌空而立,遥遥望着盘龙湖深处的方向,心情激荡无比。

        半响,段凌天稍微平复下心情,踏空而出,进入了盘龙湖。

        而就在段凌天进入盘龙湖的刹那,平静的盘龙湖湖面,突然一阵动荡,一圈圈波纹涟漪扩散开来,到得最后,出‘轰’一声巨响。

        轰!轰!轰!轰!轰!

        ……

        一声巨响过后,接二连三的巨响跟着响起。

        一道道庞大的身影,自盘龙湖之下掠出,打破了盘龙湖湖面的平静。

        “什么人,竟敢擅闯我们青云府驻地!”

        与此同时,一道炸雷般的声音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段凌天刚踏足盘龙湖上方,便有十道庞大的身影自盘龙湖里面破水而出,踏空而起,宛如众星拱月般将他围在中间。

        “蛮兽?”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目光落在周围十道庞大的身影之上,却现是十只体型巨大的蛮兽。

        在这些蛮兽的背上,又各自站着一道黑色的身影,却是一个个身穿黑甲,面容冷峻的士兵。

        在这些士兵的身上,俨然散出阵阵寒意,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黑甲卫士?”

        这一路走来,段凌天也特意去打听了一些有关青云府的事,知道守护青云府驻地的是青云府里面最精锐的‘黑甲卫士’。

        黑甲卫士,最弱的都是大圣境初期的存在!

        在青云府,也只有大圣境初期以上的存在,才有资格通过考核,成为一名黑甲卫士。

        也正因为黑甲卫士是青云府的精锐,所以一直保持在一千之数,统称为‘黑甲军’!

        据说,青云府的黑甲军,有一个千夫长,十个百夫长,一百个十夫长。

        千夫长,乃是青云府的地圣境强者之一,而下面的十个百夫长,任何一人,都是人圣境后期、人圣境巅峰的存在!

        至于一百个十夫长,最弱的都是大圣境巅峰的存在!

        “难怪都说青云府和阴山黑市比其它准三流势力强得多……阴山黑市暂且不说,就青云府的明面上的实力,就远非玄空府所能比!一千黑甲军里面,便有十个人圣境后期,乃至人圣境巅峰的存在。那黑甲军统领,更是地圣境强者!”

        段凌天心里不由震撼。

        而这股让他震撼的力量,却又是他父亲麾下的力量。

        “我的那个便宜老爹,自当年失踪到重新出现在云霄大6,不过二十年的时间……仅仅二十年的时间,他不只在道武圣地下域闯出了名头,还成为了青云府的新府主,并且带领青云府扶摇直上,成为可以和阴山黑市的下域顶尖势力!”

        段凌天想不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他那便宜老爹是怎么做到的。

        换作是他,他自问做不到。

        “十个呼吸之内,退出盘龙湖……否则,死!”

        眼看段凌天没有理会他们,脚踩蛮兽从盘龙湖下面破水而出的十个黑甲卫士当中的一人,声音冷漠的说道。

        刚才说话的也是此人,显然是十几个黑甲卫士中的为之人。

        段凌天开启‘天眼’,第一时间探查到了他的修为,大圣境巅峰!

        “看来是一个十夫长。”

        段凌天暗自猜测。

        “这位十夫长,我此来青云府,是为了求见‘段府主’。”

        段凌天并没有一开口就暴露身份,说自己是你们的少府主,他只说了要求见青云府府主。

        “你是何人,求见我们府主大人所为何事?”

        十夫长再次开口询问,但语气却又是平和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