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12章 段凌天怒了

第1812章 段凌天怒了

        不过,虽然不敢质问赵暨,但赵昆却也没打算理会赵暨。

        开什么玩笑!

        杀死凌天的机会,就摆在他的眼前,除非他疯了他才会舍弃这个机会。

        一旦他在生死堂杀死凌天,那么他就将成为他们赵家一脉第一人‘赵进’的义子!

        到时,他在赵家一脉的地位,将和副府主‘赵登’并列,就算不如赵登,也比其他人高,哪怕是赵暨见了他,也要尊呼一声‘叔’。

        想到那一幕,赵昆顿时有些飘飘然,哪还有心思去搭理赵暨的话。

        “其实,你不敢也没关系,我可以理解。”

        眼看段凌天没有回应,赵昆淡淡一笑说道,就好像段凌天不敢接他的生死战邀请也没什么。

        只是,他的笑,却是怎么看怎么贱。

        他的一双眸子,更是流露出居高临下的蔑视和不屑。

        说完,赵昆似乎还不够过瘾,继续说道:“能生出这般胆小的儿子,想来那做爹娘的也是胆小如鼠之辈……啧啧,按我说,你不应该叫凌天,应该叫‘鼠天’才对!”

        如果说,赵昆前面那句话还算客气,现在这句话,却无疑是在**裸的激怒段凌天、挑衅段凌天!

        “哈哈哈哈……”

        听到赵昆的话,赵暨身边的另外三个赵家一脉的天殿弟子忍不住大笑出声,“鼠天?这名字似乎挺不错!”

        “是挺不错的……读着感觉比‘凌天’什么的顺口多了。”

        “

        想到杀死段凌天以后所能得到的一切,赵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赵昆,你在做什么?!”

        赵暨看向赵昆的目光,充满森寒之意,厉声传音道。

        他没想到,这个赵昆竟然敢忤逆他的意思,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然而,即便他声色俱厉,赵昆还是没有搭理他。

        现在的赵昆,只想着如何杀死凌天,得到赵家一脉那位护法大人许诺的‘奖励’。

        今日,别说是赵暨,就算是赵暨的老子赵登来了,他也是鸟都不鸟!

        没有谁能拦他赵昆的登天之路!

        而随着赵昆话音落下,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也是齐刷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都想知道段凌天会是什么反应。

        “这个赵昆太狠了吧?他想让段凌天和他去生死堂也就算了,竟然还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激怒凌天!”

        “是啊,这手段也太卑劣了,这是想让凌天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应下他的生死战邀请呢。”

        “凌天肯定看得出他的目的,应该不会上当。”

        ……

        然而,围观一群玄空府弟子的想法,注定是他们自己的想法。

        如果赵昆言语间只是说段凌天自己,他并不怎么在意……当然,只是不在意赵昆的话,赵昆的生死战邀请,他是一定会接下的!

        而现在,赵昆言语之间,竟然在侮辱他的父母!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段凌天的父母,便是他的逆鳞,特别是他娘,在他眼中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而今日,却是被一个宵小之辈用言语侮辱了。

        这一刻,段凌天真的有立马冲上去将赵昆一巴掌拍死的冲动!

        最后,他的理智还是提醒他要冷静。

        如果就这样杀死赵昆,无疑会触犯玄空府的规矩,面对玄空府的执法堂,他自问以他现在的实力还对抗不了。

        所以,他选择了冷静……

        当然,这里说的‘冷静’,是指段凌天眼中的冷静。

        在围观众人,包括赵昆的眼中,段凌天却是一点都不冷静。

        因为,段凌天已经被赵昆的话气得目光森冷下来,再也无法保持先前般的平静。

        “凌天似乎很气啊……”

        “废话!赵昆说出那般侮辱他父母的话,他要是不气才怪!要是有人侮辱你的父母,你还能保持冷静吗?”

        “当然不能!必须干!”

        ……

        一时间,越来越多的人都在怀疑,段凌天是否能保持灵智,不答应赵昆的生死战邀请。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开口了,声音无比冰冷,仿佛自那冰窟中传出,让人听了都只觉得毛骨悚然。

        话音一落,段凌天便踏空而出,离开了天殿峰巅。

        “答应了?”

        段凌天的话传入众人耳中,顿时也是让大多数人一阵愕然,“凌天,答应了赵昆的生死战邀请?”

        “应该是这样……听他这话的意思,他现在应该是准备去生死堂!”

        “不会吧,这就答应了?他也太冲动了吧?!”

        “每个人都有底线……或许,凌天的父母,便是他的底线吧。为了他的父母,哪怕明知会死,也要一拼!”

        “今日,对于这凌天,别的我不评价。但他的孝心,我佩服!”

        “自寻死路!他这是在自寻死路!”

        ……

        在一阵阵议论声中,天殿峰巅的一群人,开始浩浩荡荡往天殿的‘生死堂’赶去。

        当然,也有一些人掠向远处,明显是打算通知其他人过来看热闹。

        别说是天殿的生死堂,便是玄空府的几个生死堂,最近两年来,也是无一个玄空府弟子踏足其中立下‘生死契约’。

        所以,今日段凌天和赵昆之间的生死战,无疑会有很多人感兴趣。

        哪怕是一些《玄空榜》上有名的玄空府弟子,在听说了这件事以后,也是过来凑热闹。

        所以,没多久,天殿的‘生死堂’外便聚满了人。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而站在这条路上缓步行走,一步步迈向生死堂的人,正是‘段凌天’!

        “凌天师弟!”

        突然,一道身影自人群中掠出,拦在了段凌天的身前,“别冲动!”

        出现在段凌天身前之人,不是别人,和王妃瑄一起赶来的‘洪刚’。

        因为刚才受了不轻的伤,所以他的脸色依然苍白至极,完全是强撑着赶到段凌天的面前,阻拦段凌天。

        在他看来,段凌天之所以揽下这件事,乃至应下赵昆的生死战邀请,完全是因为他和他的师弟、师妹!

        正因如此,他不希望段凌天出事。

        “洪刚师兄!”

        段凌天还没来得及开口,王妃瑄也赶来了,现身于洪刚的身旁,第一时间传音问段凌天,“之前你在圣武秘境的时候,展现过堪比大圣境强者的度……你和赵昆一战,真的有把握吗?我相信,即便赵昆那般挑衅你,你也不可能失去理智。”

        虽然,王妃瑄自始至终都觉得,如果段凌天没有把握,根本不可能应下赵昆的生死台邀请。

        但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一番。

        “他今日必死!”

        听到王妃瑄的传音,段凌天双眼眯成一条线,寒光一闪而过,同时传音回应王妃瑄。

        “我明白了。”

        王妃瑄点了点头,随即就准备招呼洪刚一声,让洪刚让开,别挡段凌天的路。

        然而,王妃瑄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冷笑声却又是适时的传来,“怎么?你们两个,莫非也想立下生死契约,与我进行生死一战?”

        声音的主人,正是刚赶到生死堂的‘赵昆’!

        他的话,正是对拦住段凌天去路的王妃瑄和洪刚说的。

        “洪刚师兄,放心吧,凌天一定能杀死他……我们走!”

        同一时间,王妃瑄也传音跟洪刚说了一声,带着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洪刚一起离开,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开了路,没有再拦着段凌天。

        “算你们识相!”

        眼看王妃瑄两人让开了路,赵昆自然以为是两人怕了他,顿时得意的冷笑一声。

        周围的一群人,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小师妹……你刚才说,凌天能杀死他?”

        迷迷糊糊被王妃瑄带离段凌天身前的洪刚,这时才反应过来,瞪大双眼,低声问王妃瑄。

        “放心吧,师兄……凌天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我了解他!”

        王妃瑄说道,说到后来,她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双颊泛起一抹绯红。

        然而,洪刚却没心思去欣赏这些。

        王妃瑄的话,宛如一道晴天霹雳落在他的头上,劈得他的脑子一阵空白,半响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的同时,他的心里充满了震撼和不可思议,“凌天,不是前不久才突破到中圣境巅峰吗?难不成,他现在已经突破到了大圣境?要不然师妹怎会说他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正如王妃瑄相信凌天,他也相信他的这位小师妹。

        虽然他和他的这位小师妹认识的时间没多久,但他却知道这位小师妹绝对不是那种信口开河之人。

        很快,朱律奇的另外两个弟子也都到了。

        “凌天有把握?”

        当他们从王妃瑄口中知道段凌天对这一场生死对决有把握的时候,也是懵了。

        不过,虽然心里震撼,但他们还是选择相信眼前的这位小师妹。

        生死堂,平时几乎没有人来,而今日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自然也是惊到了驻守其中的天殿长老。

        当他走出生死堂,第一时间便从周围众人的口中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就是你们两个,要签生死契约?”

        这位天殿生死堂长老的目光,落在段凌天和赵昆的身上,眯着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