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1811章 生死堂

第1811章 生死堂

        突破到‘大圣境’以后,赵昆的真元也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少,相较于中圣境巅峰的真元而言,大圣境初期的真元,和它确实是天壤之别。

        哗!

        面对洪刚、王妃瑄等四人的联手,赵昆抬手之间,一掌落下。

        浩瀚真元滚动,化作一道如小山般的掌印,笼罩向洪刚四人。

        洪刚四人以真元凝出领域,全力抵抗,毫无保留!

        这个时候,他们就算想保留也是不可能了。

        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位大圣境强者!

        虽然,对方刚突破到大圣境没多久,但本质上却已经是大圣境强者。

        大圣境初期和中圣境巅峰之间,虽然只差了一步,但二者的区别,却又是鱼龙之别。

        如果说中圣境巅峰是‘鱼’,那么,大圣境初期就是越过了龙门变成了‘龙’的存在。

        轰!

        伴随着赵昆一掌落下,洪刚四人好不容易才及时撑起的领域,宛如破墙一般,不堪一击,直接被赵昆的掌印击溃。

        除了领域,他们的手段,他们的真元,也是完全被赵昆这一掌碾压!

        这一刻的赵昆,以一敌四,力战四个中圣境武修,完全是以吊打的方式完虐对方。

        砰!砰!砰!砰!

        洪刚四人的身体淹没在赵昆的掌风之下,尽数被扫飞了出去,狼狈的摔在地上。

        他们原本红润的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苍白如纸。

        面对突破到大圣境初期的赵昆,他们全力施为,乃至联手,依然是不堪一击!

        “好强!”

        “这就是大圣境强者的力量?”

        “一个中圣境巅峰,两个中圣境后期,一个中圣境中期……四人联手,竟然都不是赵昆的一合之敌!”

        “几日之前,赵昆还是洪刚的手下败将……几日之后,面对洪刚和另外三人的联手,他只一击,就将洪刚等人尽数击溃!前后之别,真是让人唏嘘。”

        “赵昆突破到大圣境,如鱼跃龙门,一朝化龙,直冲九霄……他是要逆天啊!”

        ……

        看着眼前的一幕,围观的众人沉寂片刻之后,一一回过神来,目光尽数落在赵昆的身上,语气间充满了感叹。

        “不堪一击!”

        赵昆用居高临下的目光俯视着洪刚四人,脸上满是不屑。

        与此同时,他踏步上前,走向被击飞出去重伤的四人,似乎还想做什么。

        呼!

        而就在这时,仿佛一阵风吹过,一道身影,适时的出现在赵昆的去路上,将赵昆拦下。

        “差不多就够了。”

        来人淡淡的扫了赵昆一眼,语气虽然平静,但却夹杂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凌天!”

        拦在赵昆前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段凌天’。

        他一出场,便被围观的众人认了出来。

        现在的他,乃是被公认为玄空府年轻一辈第一强者的存在,已经不再是刚进玄空府的那个无名小子。

        “凌天!!”

        而看到段凌天出现,立在远处的赵暨瞳孔也是不由一缩,目光深处闪烁着森冷杀意。

        看到段凌天,赵暨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段凌天当众给了他两个耳光的事,随后想到的是段凌天在圣武秘境里面将他踢了出来,让他和圣武秘境里面的神通遗迹擦肩而过的事。

        如果说,他这辈子最恨的人是谁,无疑就是这个凌天!

        甚至于,他迫切想要修炼《噬阴魔功》,迅提升自身实力,有一部分原因,便是为了找段凌天报仇!

        “是凌天!他这是想要为洪刚他们出头?”

        “没听说他和洪刚有交情啊……他这是要做什么?”

        “嘿嘿……你们别忘了,凌天现在和赵家一脉可是势如水火的,在进圣武秘境之前,他就当众给了赵暨两个耳光,大肆羞辱了赵暨。进圣武秘境以后,更是将刚进圣武秘境三天的赵暨踢了出来,随后又将另外三个赵家一脉的弟子从里面踢了出来。”

        “对他而言,今日出不出面,赵家一脉都不会改变对他的态度。”

        “这个我知道……不过,就算赵家一脉不会改变对他的态度,可他这个时候出头,似乎也是有些不理智吧?赵昆可不是赵暨,他可是‘大圣境’的存在!”

        “你们可别忘了,凌天和洪刚是没交情,但他和王妃瑄却是交情不浅……过去我见他们时常在一起,估计关系不简单。”

        “我倒是差点将王妃瑄给忘了……凌天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呐!”

        ……

        一道道目光,时而落在段凌天的身上,时而落在王妃瑄的身上。

        王妃瑄因为被赵昆击伤,本来心情还很不好,可当看到段凌天及时出现,拦了赵昆,她的心情却又是愉悦了起来。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看着段凌天的背影,她的一双秋眸之间,流露出似水的柔情。

        “凌天?你就是凌天?!”

        原本看到有人拦在他的面前,赵昆心里还很愤怒,可当他听周围人说眼前的青年男子就是‘凌天’的时候,他的心脏不由迅跳动起来,十分激动。

        他不得不激动!

        作为赵家一脉的玄空府弟子,他早就听说,他们赵家一脉的那位护法大人放出话来,谁能杀死这个凌天,便能成为他的‘义子’或‘义女’。

        为此,整个赵家一脉的人都疯狂了!

        更有不少人一刻不离的盯着凌天,监视着凌天,就等着凌天什么时候外出,又或是如何将凌天引出去,将之杀死。

        而现在,凌天就出现在他的面前,距离他这么近!

        他能不激动吗?

        “我认识你吗?”

        眼看赵昆看到他,就好像看到了什么绝世宝物一般,段凌天心里纳闷的同时,微微皱眉问道。

        “你认不认识我不重要,只要你是凌天就行了。”

        深吸一口气,略微平复下心情的赵昆,尽可能平静的看着段凌天,沉声问道:“怎么?你这个时候站出来,是想为他们出头?”

        段凌天看着赵昆,没有回应他的话。

        “你不说,我也看出来了。”

        面对段凌天的不理会,赵昆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自顾自对段凌天说道:“你想为他们出头也可以……我给你一个机会,如何?这个机会,甚至于可以让你真正为他们出头,为他们泄愤!”

        “愿闻其详。”

        段凌天终于开口,语气一如以往般平静。

        “你想想……你如果在这里和我交手,就算你的实力胜过我,你也只能伤我,不能将我弄死弄残!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我们到‘生死堂’去,让生死堂长老为证,立下生死契约,尽情的一战,如何?”

        赵昆耐心的说道。

        说到后来,语气平静,却又似乎蕴含着无尽的诱惑,“到时,就算你杀了我,也不会违背府中的规矩,不会受到执法堂的制裁!”

        生死堂!

        段凌天眉头一挑。

        他自然知道赵昆说的是什么地方。

        在玄空府,不管是主府,还是天殿、地殿、玄殿和黄殿,各自都立有一个‘生死堂’。

        生死堂的存在,便是为了给玄空府弟子提供一个可以快意恩仇的地方。

        只要两个玄空府弟子到生死堂去,立下生死契约,将可以进行生死一战,不受玄空府规矩的约束。

        一般来说,只有彼此之间有着生死大仇的两人,才会去生死堂立下生死契约。

        而现在,赵昆竟然提出建议,让他和他自己立下生死契约!

        生死堂!

        段凌天为之感到惊讶的同时,在场其他人此刻也是一阵目瞪口呆,原本噪杂的气氛,也在这一刻沉寂了下来。

        赵昆,竟然向凌天出生死战邀请!

        他是想要杀死凌天?

        这是在场所有人内心共同的想法。

        “这个赵昆……是想要借此杀死凌天呐!”

        “真是好算计,竟然想名正言顺的杀死凌天,为他们赵家一脉出气。”

        “不过,答不答应,却是凌天的自由。”

        “如果我是凌天,我肯定不会答应这么离谱的建议……这个赵昆,既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肯定是觉得自己有必胜的把握!”

        ……

        在场之人,除了段凌天本人和王妃瑄以外,包括赵昆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觉得段凌天会答应。

        “怎么?不敢?”

        眼看段凌天没有回应他,赵昆面露讽笑,眼中浮现出几分不屑。

        “赵昆!”

        而就在这时,赵暨传音给赵昆,冷声说道:“停止你愚蠢的行为!这个凌天,我要亲自出手将他杀死!”

        虽然,他也不觉得凌天会答应赵昆的生死战邀请,但他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忍不住阻止赵昆。

        如果是以前,他不介意凌天被赵昆杀死。

        可现在,他马上就能修炼《噬阴魔功》,要过凌天也只是一两年内的事情……所以,他不希望假借别人之手杀死凌天,他要亲手杀死凌天,以泄昔日之恨!

        为此,他甚至决定,让他爷爷下令,撤销针对段凌天的‘必杀令’!

        “嗯?”

        赵昆万万没有想到,赵暨会传音警告他,让他不要再挑衅段凌天,不要动段凌天。

        “你亲自出手杀他报仇?你有这个实力吗?”

        当然,这个质问,赵昆只敢在心里说。